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从噩梦开始 第十章:妖

时间:2018-09-14作者:南李北柳

    “哦,现在不应该叫你七师弟了,你已经被师傅逐出师门了。呵呵”大师兄笑着说道,瞳孔里却满是冷酷无情。

    “轰隆”

    一只长满了黑色硬毛的粗壮胳膊打破了墙面,随后又是“轰隆”“轰隆”两声,一面青砖墙竟是硬生生被大师兄砸出了一个能让成年男人进入的大洞!

    “哼哧”大师兄的鼻孔中喘出两道粗气,竟然凝而不散,直喷三尺外!

    接着月光,林泽仔细的打量着大师兄:头上近乎秃顶,只有几个短短的毛,倒是手背,胳膊和脑后这些地方,长满了浓密的,黑色的硬毛。

    两只将近十厘米长的獠牙从嘴角处支出,翘起的巨大鼻子,还有一双招风的大耳。

    林泽有些沉默,八戒是你吗?

    “本来还想在你下山后在追上去杀了你,没想到你倒是自己送上了门。”大师兄耳朵呼扇着,对着林泽阴沉沉的说到。

    “为什么,大师兄,我应该,没有招惹过你吧。”林泽小心翼翼的试探,同时观察着周围,看看有没有什么趁手的武器。

    可惜,这只是一个道场边缘荒废的屋子,除了关着二师兄的巨大铁笼子,屋内什么都没有。

    “靠,被飞龙骑脸了怎么赢,难不成要用手去平a?”

    “黄旭东我需要你啊!”

    林泽脑海中刮起了风暴,表面却是十分平静。

    “为什么,呵呵,为什么!”

    大师兄的情绪渐渐激动。

    “你说为什么!我才是大师兄!我才是第一个来的!凭什么涵儿要嫁给你!凭什么你可以学会内十八刀!凭什么你抢走了属于我的东西!”

    两道粗长的白烟从大师兄鼻孔中喷出,同时他的眼睛也冒出血红的的光芒,表情变得更加狰狞。

    “我要把你的四肢一个一个,硬生生的拔下来,然后当着你的面,挖出你的五脏六腑,让你亲眼目睹自己的内脏被活生生的吃掉。”大师兄的眼角流露出嗜血的光芒。

    “那个,大师兄,打扰一下,如果你要扯断我四肢的话,我估计就大出血死掉了,应该挺不到你挖内脏。”林泽小心的举起手,纠正了大师兄的错误。

    “......”

    空气突然安静。

    林泽又放下了手,“对不起,打扰了,大师兄你继续。”

    “不管怎么样,你今天一定要死!”

    话音未落,大师兄脚下一踩,向着林泽扑了过来。

    “死吧!”

    林泽向着旁边一个驴打滚,躲过了这次攻击,大师兄则是收不住力,撞到林泽身后的墙上。

    “轰隆隆”墙壁又被撞塌,激起一片灰尘。

    大师兄的身影在灰尘中若隐若现,只看到两只冒着红光的瞳孔,死死地盯着林泽。

    林泽大喘息,心顿时提了起来。

    看这力度,大师兄妖化以后,是一个力量型的,而撞破墙壁被压在下面,片刻就起身,好像毫发无伤,显然防御力也是顶级,这下麻烦了。

    不过,也不是没有弱点,就看他刚才的撞击被林泽轻易躲过,就可以分析出,大师兄的灵活度很差。

    但是灵活度再查,被打上一下,估计也是个内脏破裂的结果。

    林泽皱了皱眉,好像,进入死局了。

    “哗啦啦。”铁链子的声音响了起来,“小七,接着!”

    二师兄的声音响了起来,对着林泽喊道。随后抛给林泽一片银光。

    林泽伸手一接,发现是一个银色的小巧降魔杵,只有巴掌大小,但上面却刻满了神秘的符文。

    “二师兄,你也给个靠谱点的兵器吧,这巴掌大的玩意,我感觉给人家当牙签都嫌小啊。”林泽嫌弃。

    “这是,这就是!我主想要的东西!林泽,叫出来!我可以给你一个痛苦!”大师兄看到降魔杵,急切地说道。

    “呸,想得美。想要,自己来拿啊!”

    林泽对着大师兄挑衅道。

    “哼哧!”

    “哼哧!”

    大师兄又喷出两口白烟,对着林泽的方向飞撞过去。

    “靠,你是鲤鱼王吗?只会水溅跃的那种。”不知为何,到了生死关头,林泽反而严肃不起来,嘴上也开始耍贱。

    “大师兄,你这个猪头不会是用这招撞出来的吧。”

    “大师兄,我跟你讲,从科学的角度来说,你这种招式对身体是很不健康的,用多了容易提前得老年痴呆。”

    “头这么铁,你家里人知道吗。”

    费力的闪躲着大师兄的撞击,林泽一步一步的引导着大师兄靠近铁笼。

    “哼哧,我要杀了你!!!”

    “杀了我,你先自救多福吧。”林泽嘴角露出轻蔑的笑容。

    “啊?”大师兄一愣,随后是哗啦啦的铁链声响。

    “咳,嗯。”一道铁链围上了大师兄的脖子,把他狠狠地束缚在笼子上。

    “可恶,安坤,你居然!”

    “不得不说,大师兄,虽然你把二师兄所在2笼子里,但多亏你好心好意留下的肉食,让二师兄恢复了些内力,才能让我们设下陷阱困住你。”林泽拿着降魔杵一步步走向前。

    “林泽!”大师兄两只手努力前伸,想要抓住不远处的林泽,可惜还是力有不逮。

    “哗啦啦。”

    铁链又一次舞动,在半空中画了两个圈,将大师兄额两只手也帮助,拉回脖子前。

    安坤在大师兄的耳边说道,“大师兄,下次绑人,别用这么长的链子。”

    “小七,动手!”

    “好嘞,二师兄。”

    林泽手持降魔杵,跨步向前,扎向大师兄的心口。

    “咚!”

    一阵闷响。

    “呵呵,就凭你们,也想杀我?”大师兄阴沉的笑着,“就算你用那玩意怼我胸口对上一天,也扎不破我的皮。”

    二师兄安坤好像空出一只手来捂住额头,“小七,降魔杵不是用来刺的。。。”

    “用三棱带尖的那面,钉他印堂,快!”安坤嘶吼。

    原来大师兄用力挣脱,铁链子已将渐渐变形,二师兄的手腕也再次磨破,甚至听到了骨头断裂的声音。

    林泽甩了甩发麻的双手,再一次上前,在大师兄惊恐的眼神中,狠狠地将降魔杵钉在他的印堂上。

    “嗷!”大师兄的身体开始崩溃,冒出一股股黑烟,被降魔杵吸入。

    不一会,大师兄变回原形,只是身上伤痕累累,好像刚才妖化时接下的伤害在这一刻全部显现出来。

    最大的伤口,就是腹部那可以看到内脏的刀伤,是被姚轩用升龙门划出来的。

    大师兄还剩了一口气,恶狠狠地盯着林泽。

    林泽嘿嘿的笑着蹲在大师兄身边,举起一根手指,“大师兄,你知道猪是怎么死的吗?”

    大师兄不解的看着林泽,不知他为何要在此时问出这种问题。。

    “笨死的啊,笨蛋,刚才明明可以能用脚踢我,为什么不用,果然是一头蠢猪。”

    大师兄一口气不顺,“噗嗤”吐出一口鲜血,断了气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