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从噩梦开始 第十五章:梦醒

时间:2018-09-14作者:南李北柳

    “内力...”安坤虚弱的声音传来。

    林泽勉强恢复了一丝意识,听到安坤的话,下意识的调动起丹田中那股神奇的能力。

    不知为何,之前还不听使唤的内力,现在却是如臂使指一般,轻易的调动了起来,涌向右臂,好像它也知道了,这具身体已经到了存亡的时刻。

    内力运到右臂,好像遇到了某种阻力一般,而且那股阻力十分强大,把内力慢慢的向后压去。

    鳞片的生长慢了下来,但还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一寸一寸的向上爬去。

    疼痛缓解,林泽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强烈的疼痛反而破解了幽屠之前的恐吓效果,让林泽能够冷静思考。

    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如果被妖化,即是梦主人醒后,身体也会是被妖化的身体,万一到时没有理智,恐怕会对周围的普通人造成极大的杀伤。

    怎么办?

    妖化的程度在慢慢加剧,虽然已经减慢了步伐,但却是不可阻拦。

    怎么办?

    林泽脑门冷汗直流,当然一部分是痛出来的。

    对了,幽屠之前,被降魔杵伤过!

    它刀身上,还有着一片颜色不一样的地方!

    林泽左手从地上摸起了降魔杵,眼睛寻找着之前看到的不一样的区域。

    “人类,你还想反抗?慢慢的体验绝望吧!”幽屠的声音变得有些沉闷,可能是它的嘴(?)刺入了林泽的小臂。

    找到了!

    那一片颜色较浅的刀身,此刻已经变得和周围的刀身颜色相差不多,应该是吸收了姚轩全部的精血回复的,不过还是能看出不一样,这可能就是,破局点!

    分出一股内力,汇聚到左臂上,林泽猛地一使力。

    “叮”地一声,那块较浅的刀身碎裂,掉下一块米粒大小的碎片。

    “人类!”幽屠惊呼。

    “你居然敢伤害我!”

    林泽却是不理它,左手像是打桩机一般,一次次的向着幽屠的伤口凿去。

    幽屠想要逃跑,却发现林泽右手一翻,忍着剧痛,硬生生拽着它的刀身,把它留在手臂上。

    “人类,你伤我一次,待你转换成妖的时候,我变要你去屠一座城,把你的灵魂封印在躯体内,让你日夜去承受良心上的折磨!”

    “人类!我改变主意了,我现在就要杀了你,杀了你!”

    “人类,咱们把武器放下,好好说话,我觉得咱们可以谈谈。”

    “哥,大哥,我错了,你别凿了。”

    “咔嚓!”

    在林泽不停地努力下,一道通透的口子出现在幽屠的刀身上。

    妖化的速度渐渐慢了下来,幽屠好像后力无继。

    突然,那股推力好像注入了新力一般,猛地将林泽的内力向后压了几寸。

    林泽刚刚凿穿幽屠,心神放松,哪想到被它来了这么一招?

    一瞬间,鳞片覆盖了林泽的脖颈,向着心脏蔓延去。

    林泽用降魔杵凿了两下幽屠没被伤过的刀身,却发现好像用石头去敲打钢铁一般,没有任何用处。

    难道,真的是,死局?

    不,还有办法!

    当初姚氏老祖发现幽屠和降魔的时候,他们是被包裹在一个包裹里面的,拿出很久后,幽屠才开始蛊惑人心。而且这个包裹内有异文,估摸着对幽屠和降魔有什么压制的效果。

    可是,百年过去了,这包货,会在哪里?或者说,还会不会存在?

    林泽内力拼命抵抗着妖化,脑海里却是推算着包裹的下落。

    眼角一撇,看到了正正当当摆在祖祠中央的画卷,刚才几次战斗,打得那么激烈,这幅画却还是完好无损。

    据说这画是姚氏老祖当年亲自画下,难道?

    林泽站起身子,一步一摆的向着画卷走去。

    “人类,你要干什么?你那里远点!”幽屠突然惊慌的叫道。

    妖化的力量却是在暗暗加剧。

    赌对了。

    林泽嘴角露出一丝笑容。

    “撕拉”一扯画卷,画卷从中撕裂。

    “我....ca?猜错了?”看着手中的半幅画卷,林泽有点蒙13。

    不对,妖化的力量还是越来越快,说明幽屠在惧怕着我手上的东西。

    林泽把画拿到嘴角,用嘴咬住,用力一撕。

    “撕拉”破裂了一些东西,又留下了一些东西。

    外层的画被撕裂,但是却留下了一层薄薄的布匹。

    布匹上面画着玄奥的符文,闪烁着光芒。

    “不!不!不!人类,你怎么能?”

    “我就能!”林泽嘴角露出微笑,幽屠,看你这次还死不死!

    把布匹缠在幽屠的刀柄上,林泽再次举起降魔杵。

    “叮!”刀身出现裂痕,果然!

    布匹的力量压制了幽屠的力量,这样他就可以,彻底毁掉这妖刀!

    感受到身上的疼痛,幽屠一阵惊慌。

    今天,可能要死?

    不,我不能死,我是妖刀幽屠,拥有本名的妖刀!

    我是要成为刀中之主的存在!

    我怎么能死在这里!

    幽屠一阵发狠,用上了本源的力量,刀身上的血红色好像又鲜艳了几分。

    一股红色从伤口向林泽的心脏蔓延,原本偏黑色的妖化鳞片,一片片的变成了红色。

    红色到后,内力节节败退,妖化直逼心脏!

    “只要妖化了他的心脏,我就能控制住他,就差一点了!”幽屠。

    “还差一点,就能彻底砸断它!”林泽。

    “最后一击!”x2。

    “叮!”降魔杵砸到了幽屠身上,却没有彻底凿断,但血红色的妖化之力却是彻彻底底的进入了心脏。

    “我成功了?我成功了!我幽屠活下来了!”幽屠感受着林泽的意识,心里一阵狂喜,随后而来的是无边的怨恨和愤怒。

    “人类,我要把你改造成僵尸之体,让你受尽无限折磨!”幽屠的力量想要彻底进入心脏,掌控林泽。

    “滚!”一阵古老的声音从意识层面上传来,幽屠的意识体被震得连连后退,元气大伤。

    恢复意识的林泽,下意识再次用降魔杵凿到了幽屠的伤口处。

    “嗷!”幽屠从中间断成两截,一阵哀嚎似有似无的响起,回荡在林泽耳边。

    林泽扔掉降魔杵,用左手拔出幽屠剩余的刀身,身体一软,倒在了地上。

    “噼啪”一阵破碎的声音响起。

    林泽抬头一看,周围的空间好像镜面一般,出现了裂痕。

    “这是怎么回事,小七,你?怎么会这样?”一道声音响起。

    这声音好似甘泉,给与了林泽力量。

    林泽坐了起来,看向门口的那道身影。

    三师姐,姚涵。

    “侄女,救命啊救命啊!”

    “杀了他,快杀了他!他对你父亲的判处不满,竟然下毒来害了你父亲啊!”

    “姚兄,你的亲女儿将手刃仇人,以迹你的在天之灵啊!”一道身影摸趴着滚到姚涵脚下,哭喊着。

    是那个王兄!

    本以为他已经被二师兄杀死了,可现在却突然蹦了出来。

    “小七,是真的吗?”姚涵不敢相信的看着林泽。

    “三师姐,我....”

    “你不要狡辩,就说姚兄是不是你联合安坤那个孽畜一起杀的?”王兄站在姚涵后面大声嚷嚷,他现在也就有嚷嚷的力气,所以才会唆使姚涵去杀人。

    “我....”林泽张口,却发现什么也说不出来。

    是啊,人虽然不是他杀的,但也有他一份力,要不怎么说,难道要和三师姐说:你父亲是个疯子,想要称霸武林?然后生祭百人来复活你母亲?

    之前身体的本能在告诉林泽,什么都不要隐瞒姚涵,唯独这次,没了反应。

    可能,原身也不想姚涵知道,自己的父亲是个反派吧。

    林泽苦涩的点了点头,想说什么,却发现姚涵已经持刀指向林泽。

    “噼啪。”又是一阵破碎声,空间碎裂,林泽面前的景象渐渐扭曲,像是被吸尽抽水马桶一样。

    在姚涵眼中,林泽却是化为了光点,慢慢消散。

    姚涵下意识伸手去拉,却发现什么也握不住,只有漫天的光点。

    “小七!我发誓,不论你去了哪!我一定会找到你,报我杀父之仇!”姚涵向天咆哮,眼里却噙满了泪水。

    林泽,也不知道有没有听到。

    “唰!”一道亮光闪过,几名身穿银甲的士兵乘云而落。

    “禀报将军,就是此地,曾出现巨大妖力,可是现在却消失了。”

    领头的人一看现场的情景,之前的情况就明白了七七八八。

    “原来是幽屠。幽屠已被凡间人士剿灭,带着降魔,回去吧。”说完,一个士兵走了出来,伸手一招,降魔杵飞到了他的手上。

    几人来得快,去的也快,眨眼间就不见。

    而姚涵,却是什么也没看到,没发现降魔杵的消失。

    两处坟包在山上立起,天色又到了黄昏,山顶上的姚氏道场不知何时已经化为了一团灰烬,王姓中年人还记得姚涵投掷火把时,眼神里透出的失落,和绝然。

    “刷拉拉”一只手穿透土层,随后是身子。

    正是安坤!

    “大人。”王姓中年人躬腰站在身后,小心翼翼的打着招呼。

    “克拉,克拉”安坤扭了扭脖子,发出骨头碰撞的脆响。

    “那个小丫头可是把你的原身带走了,不介意?”安坤不经意的问道。

    “幽屠当然不介意,只要能跟着大人,身体只是一具废物。”中年人,不,幽屠的身子压得更低,恭敬地说道。

    “心情不错,你可以问个问题。”

    “不知大人,为何要亲自来这个低级的位面,配一个蝼蚁演一场戏?”幽屠小心翼翼的抬头,试探性的问道。

    “只是为了,看看故人还在否。”

    “那看大人的样子,大人的那位故人还健在?”。

    安坤瞥了他一眼,留下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谁知道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