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快穿之反派拯救事务所 第003章

时间:2018-09-15作者:向南旅行家

    要不是看在万稔觅原身姓叶的份上,他估计会重蹈前人覆辙,还没开口自我介绍就被轰出去。

    “不合适。”坐在评审台最边上的一个副导开口了,“撇开演技不谈,你说说,你浑身上下哪一丁点儿和你手上的人设资料有关。”

    万稔觅低头又把资料看了一遍。

    嵇思远,锦衣卫北镇抚司指挥佥事,皇帝鹰犬,其心狠手辣恶名之甚,能止小儿夜啼。与世袭的官家子弟不同,他是一步一步从小旗爬上来的,背景简单。因其“天阉”,为人阴鹜、性格莫测,极其不好拿捏。

    系统安慰他:“觅觅,看看,只是天阉,虽然说是‘太监’,却也没有‘太监’的特别彻底,还是有小弟弟的。”

    万稔觅冷漠道:“都天阉了,有跟没有还有分别吗?”

    系统嘻嘻一笑,说:“当然有呀,虽然你硬不起来,可好歹别人有的你都有呀。”

    万稔觅:“……”好气哦,根本没法反驳。

    “叶烁,不是我们为难你,确实别的演员都选的差不多了,眼下就差你手里的那个角色还没定。”大概看出了眼前人的尴尬,另一名负责选角的人说,“你一直走的是阳光小鲜肉路线,这个角色真的不适合你,要不这样,这次呢,你就先回去,以后有合适的角色了,我们再派人通知你?”

    万稔觅顶着叶烁的壳子从来都是受尽白眼,难得听到这么温言温语的好生相劝,一时之间他竟然有些想用自己的演技回报一下对方。

    奈何系统没手,不然一准拦住他了。

    系统语重心长地说:“觅觅,三思啊!虽然男主是这部戏的男主角,但是这并不代表你要以崩溃这方小世界为代价去刷对方的好感度啊!”

    万稔觅说:“我意已决,无须多言!”

    系统:“……”过不下去了,回去就跟你解绑!

    “谢谢林导,但是我还是想试一下。”万稔觅看向对方的眼神异常诚恳,“如果演完之后你们还是觉得不合适,我会退出。”

    不知是谁发出一声嗤笑,让这段发自内心的自荐显得苍白又可笑。

    林导大概也没想到万稔觅会这么固执,但自己是唱丨红脸的,没道理这会儿突然变白脸,只能盯着周围人不满的目光极其不情愿地点了点头。

    “那你就演嵇思远审问犯人的那一段吧。”

    万稔觅搬了把椅子放在场中央,朝评委们鞠了一躬,表示自己的表演正式开始。

    和一个五音不全的歌手非得用歌声证明自己的实力有异曲同工之妙,看万稔觅原身演戏也挺要命。所有人都无法理解,为什么长着这样一张脸的人,会如此没有戏感,真是白瞎了上天给他这么好的资源。

    也正是因为如此,万稔觅根据导演提出的选段开始表演时,并没有什么人看。

    万稔觅一把撩起并不存在的衣摆,虽然整个背脊都斜靠在了椅子上却挺得笔直,面无表情地玩着自己的手指甲。

    本以为放出那么一段豪言壮语能让他们看到什么令人叹为观止的东西,等了半天,叶烁还是叶烁,那个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花瓶,凭着一张脸和一个有钱的爹将圈儿里的水搅得浑浊不堪。

    就在那个唱白脸的导演瘪起嘴角面带不虞准备喊停的时候,万稔觅突然抬起眼睛视线与他对了个正着。

    登时,万稔觅浑身的气场都发生了质的转变。

    很难说那是一种什么感觉,大抵跟走在荒野小路和一条毒蛇狭路相逢差不多,更令人绝望的是,那条毒蛇显然也注意到了你。

    白脸导演在对上他的视线时,全然忽略了他的长相,也浑然忘却这不是明朝昭狱而是角色试演现场。明明已经深秋,却因为这样一个眼神,他被活活惊出一身冷汗。

    万稔觅勾起一边的嘴角,皮笑肉不笑地说:“哪怕是铁齿铜牙,进了我北镇抚司,还真就没撬不动的,继续审。”

    与少年人本该清亮的声线不同,此时的万稔觅声音略微尖细,听起来让人感觉毛毛的。

    没有下达进一步审问的指示,视线也与白脸导演身后的摄影机错开,他懒散地从边上的空气中端起一杯莫须有的茶,似是不满茶水过高的温度,阴鹜的情绪从眉峰传达到整张脸上。

    白脸导演生出的冷汗顺着额头流至鬓角,他的喉结不自觉地上下动了动,仿佛下一秒就能看到对方气定神闲地手起刀落,血不沾刃地干掉那个咬紧了牙不肯认罪的犯人。

    然而,他仅是撇了撇漂浮在茶面上的叶沫,轻吹了一口气,缓慢而意味深长地喝下了那口茶。

    放下茶盏之后,众人以为他要有什么大动作了,个个屏气凝神等着全段高丨潮,万稔觅却偏偏不如人所愿,他露出一个与人设极其不相符的灿烂笑容,礼貌地站起来又鞠了一躬,表示自己的表演已经结束。

    白脸导演跟随万稔觅表演的结束,这才敢把憋在胸口的那口快要导致他心梗的气悄摸地吐出来。

    大家面面相觑,对于万稔觅这种跟突然打通任督二脉似得的演技表示十分不解,但不可置疑的是,他确实是这些天来,唯一一个把嵆思远那种气场和阴鹜演活了的人。

    万稔觅安安静静地等待着最终讨论结果,在窃窃私语停下来的时候,他再一次对上了白脸导演的目光,只是这一次,他表现得如同一个初出茅庐的小伙子,脸上甚至带着不太明显的羞赧。

    白脸导演:“……”仿佛刚才的死亡视线只是一场梦。

    轻咳了一下嗓子,白脸导演对万稔觅说:“你刚才的表现,大家都有目共睹,但是我们并不能现在就给你答复,你先回去,如果在接下来的试镜表演中没有人超越你今天的表现,我们会通知你进组。”

    这种模棱两可的话显然在万稔觅的意料之中,他没有像白脸导演他们以为的那样同过去一样一个不满就大发雷霆,他穿着明理知趣的皮,自然只能做文明人做的事情。他向发言的导演点了点头表示对他们决定的理解,然后面带笑容脚下生风地走了出去。

    王小胖见万稔觅出来,立刻火箭一般地冲了上去,显然这个姿势之前已经在他的脑子里模拟了成千上万遍。

    “叶少,怎么样,他们为难你了吗?”

    万稔觅还以为他第一句话会是通没通过,没成想虽然这个小胖子模样看着不大入眼,却是个心思细腻的。

    “没事,回去等通知,走吧。”

    听万稔觅这么一说,王小胖竟然拍了拍胸口,还双手合十默念了一句阿弥陀佛,估计是觉得万稔觅试镜没过,正谢天谢地谢佛祖呢。

    万稔觅没想到,就在一墙之隔,他的抱大腿对象把他今天所有的表现都看在了眼里。

    “这就是你们口口相传的花瓶?”

    周良才一脸吃了屎的表情看向发问的人,他说:“他是花瓶的事实圈儿里谁人不知谁人不晓?鬼晓得是不是吃错了东西才有了今天这样的表现。”

    季子瑜皱了皱眉头,不知在想些什么。

    “呐呐呐,别皱眉头啊,我跟你说子瑜,不行!”

    “我还没开口说话。”季子瑜的口吻颇为不满。

    “不用你说话,你眼睛一瞟我就知道你要干什么。”

    “你也看到了,以这样的表现,确实够格加入这部电影。”

    周良才简直要抠破头,他说:“祖宗诶,不能因为你钱多就把钱不当钱啊,你不知道叶烁他是票房毒丨药啊,你还想不想处丨女投开个好头了?”

    “那个除了胸和脸一无是处的什么小花旦都能进组,我看中的人没理由进不来。”季子瑜显然不想跟他多说,“事情交给你了,如果开机那天我看不到他的人,我就撤资。”

    说完,季子瑜也不管周良才的脸色,径直地离开了。

    周良才这会儿真是恨万稔觅恨得牙根都痒痒了,他瞧着季子瑜的背影暴躁地嘀咕:“这话你冲王导说去,朝我喊个什么劲啊真是的。”

    “嗯?男主好感度涨了。”从万稔觅决定不走寻常路并表示对天阉那个角色势在必得时,系统就拒绝跟他交流,一直安静如鸡地待到现在,然而突如其来的好感度增长提示还是让它破了功。

    万稔觅一脸懵逼:“我们什么时候碰到男主了?”

    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稀里糊涂都能涨好感度的宿主,也是一脸生无可恋,它说:“我怎么知道。”

    “这么一想,我试镜的决定做得还挺正确的嘛。”

    突然万分理解技术部心情的系统无言以对,过去没合作过不清楚,现在可算是知道技术部口口相传的那句“我的希望是,没有万稔觅”是怎么来的了。

    摊上这样一个不按常理出牌,还能莫名其妙完成任务顺带搞崩溃小方世界的同事,确实挺不容易。

    一想到自己只是一个ai,系统长舒了一口气还觉得有点开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