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快穿之反派拯救事务所 第016章

时间:2018-09-15作者:向南旅行家

    感觉剧情线完全跑偏还不知道该怎么拉回来的万稔觅一脸恍惚地回了家。

    “统儿,老板不会因为我拆了男女主的cp降低了这个世界的爽度就给我扣工资吧?”万稔觅想着银丨行卡里本就不多的存款,西子捧心道。

    系统笑嘻嘻地说:“怎么会呢我的傻宿主。”

    “听到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蔫儿茄子一样的万稔觅听到这句话立马精神了。

    “最多就扣扣年终奖而已。”

    万稔觅:“……”不要搞事情啊我跟你讲。

    当他打开门走到客厅抬头的那一瞬,万稔觅觉得墨菲的棺材板大概是没盖住,不然怎么自己会被“越是不好的事情越会发生”这一铁律当头棒喝。

    平日里不忙到三更半夜不回家的叶景曜,此时正抱臂地坐在沙发上一脸阴鹜地看着他,眼神活似带了钩子。

    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装束,万稔觅在心里哦豁了一声。

    “宿主啊,让你不要搞事情你不听,现在好了吧!”系统幸灾乐祸地说,“啧啧啧,看看叶景曜的眼神,简直是要把你生吞活剥了。”

    万稔觅应:“滚滚滚,我没你这样只知道嘲讽的辣鸡系统。”

    “还站在那里干什么?需要我请你过来吗?”

    万稔觅不由自主地吞咽了口唾沫,认真地思考了一下逃跑成功的几率,在得到一个无限趋近于零的数值之后,只能视死如归地去了。

    “哥……”一股被野兽盯上的危险预感在对上叶景曜视线的瞬间席卷全身,这让惜命的万稔觅识时务地选择了先服软。

    “不要叫我哥!”叶景曜打断他的话,“我没有你这样的……”

    说到这里,叶景曜卡了一下壳,很显然,他看着一身女装的万稔觅,不知该开口喊弟弟还是妹妹。

    这真是神他喵的尴尬。

    “去见边潇潇了?”

    万稔觅低垂着脑袋站在叶景曜面前,没点头也没摇头。

    “是不是不记得我说过什么了?嗯?”叶景曜站起来,用食指勾起万稔觅的下巴迫使他抬起头来,“为什么总是不听话呢,我亲爱的弟弟?”

    被迫与叶景曜对视的万稔觅眉头微蹙,双目宛若一泓清泉,此刻含嗔带怨别有一番风情,眼尾眉梢更是不自觉流露出一丝楚楚可怜的意味,随着年岁渐长已初显英气的轮廓在长发的遮掩下也跟着雌雄莫辩起来。

    万稔觅似乎是想要解释,他张开嘴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叶景曜的眼神吓得忘了词。

    而在叶景曜看来,万稔觅此时微启的朱唇活像是无声的邀请,他的理智被一把滔天欲丨火焚烧殆尽。

    “叶景曜脑补了什么鬼,怎么眼神这么可怕?”万稔觅被盯得发毛,心里犹如十五只吊水桶打水七上八下。

    系统还没来得及回话,叶景曜已经双膝微曲单手操过万稔觅的屁股蛋把他抱了起来。

    “这他妈的什么怪力!”万稔觅被端着屁股抱起来的那一瞬间,头一次对牛顿发现的万有引力定律产生了强烈的质疑,他在心里嚎啕,“我再也不敢惹叶景曜了,感觉他一拳头下去能打死两个我!”

    系统沉默良久,不知该怎么反驳。

    为了避免自己走上菊花还没开屁股就先开的悲惨道路,他下意识地将双手撑在了叶景曜的肩头,在叶景曜一个不知刻意还是无心的趔趄下,他的双腿先一步他的理智,盘上了叶景曜的腰。

    大概是被万稔觅的反应取悦了,叶景曜从胸腔里发出一声低沉的闷笑。

    叶景曜说:“我说过我不会逼你……”

    万稔觅:“???”那我这树袋熊的造型怎么来的?

    “但我叶景曜也不是那种连自己跑到嘴边的肉都不吃的人。”说完一手便按住了万稔觅的后脑勺,仰头吻住了他的嘴。

    这波可以的兄弟,套路还是城里的深。

    宛若凶兽般的啃咬到最后变成了蜻蜓点水般的缠绵,灵巧的舌头像是在巡查自己的领地,这戳戳那探探,直把万稔觅吻得气喘吁吁。

    “怎么办统儿,我觉得再继续吻下去,我就要硬了。”万稔觅焦急的语气中带着一丝显而易见的欣喜。

    “恭喜你啊,至少在这个世界你的小兄弟还能硬。”系统毫无诚意地祝贺道。

    虽然知道每次穿越的世界不可能由系统决定,万稔觅还是被这句话中包含的恶意吓到。

    “你给我透个底,是不是有人跟你输入了什么数据,让你提前知道了我下个世界的消息?”

    系统朝万稔觅翻了个白眼。

    “我不想当太监。”万稔觅用前所未有的诚挚语气说。

    “反正你是靠后面爽,有没有前面又有什么关系呢?”系统一本正经地问。

    万稔觅:“……”这么一说,好像穿成太监也没那么可怕了呢。

    “怎么,和我接吻也能走神?”叶景曜发觉了万稔觅的不对劲,极具情丨色意味的在他嘴唇轻咬一口,聊以惩罚。

    万稔觅还没来得及做出反抗,叶景曜就先他一步发现了他身上的反应,于是毫不掩饰地轻笑出声,他说:“看吧,你的身体总是比你的嘴诚实,它在用实际行动告诉我,它很喜欢我这么对它。”

    “任何一个人这么吻我,我都会起反应。”万稔觅说。

    “是吗?”

    叶景曜没给万稔觅再一次反驳他的机会,疾风骤雨般的吻接连落下,让万稔觅连找个呼吸的机会都困难。

    “我的天呐!统儿,我觉得今晚我要贞操不保了!”万稔觅低泣道。

    眼前一片雪花点的系统冷漠地说:“收敛一下你语气中的期待,我大概会信你个十分之一。”

    “咦嘻嘻,大哥吻技贼好,而且连我上颚是敏丨感带这么私密的事情都知道,开心~”

    系统:“……”妈的它就知道!

    万稔觅企图用他最后一点引以为傲的自制力推开叶景曜,结果可想而知,不但没把人推开,还激怒了对方。

    “边潇潇可以,季子瑜也可以,为什么就只有我不可以?”叶景曜通红着双眼撕扯着万稔觅的衣服,“我究竟比他们差在哪里,为什么你的眼中就不能看到我,明明你以前……”

    说到这里,叶景曜停顿了片刻,小心翼翼地瞥了眼万稔觅的反应,见对方一个劲地用蛮力抗争根本没注意他说的话之后,就跟被点着的炮仗一样,手上的动作更加毫无章法起来。

    瞧万稔觅这拼死抵抗的架势叶景曜也知道多说无益,干脆专心致志地当起了扒手,不再做任何反派陈词。

    哪怕万稔觅拼死推拒,然而纤细柔弱小娘炮无论如何没法跟猿背蜂腰腱子肉相提并论,没过一会儿,万稔觅就被扒了个精光。

    他暴露在空气中的乳丨珠因为骤然增强的凉意挺立了起来,挣扎后剧烈的起伏的胸口让那两点更显娇嫩可口。大概是被气的,此时他平日里瓷白的皮肤泛着桃一样的粉,从脖子一直延伸到两肋,一颦一笑皆带风情的桃花眼此刻更是饱含水雾,让人恨不能够将他欺负得更厉害。

    叶景曜跨坐在已经被撂倒在沙发上的万稔觅身上,一手将他的两只手束缚在头顶,一手拉扯着领带,脸上的表情难说是隐忍还是阴鹜。

    “你是我的哥哥。”万稔觅铁青着一张脸对叶景曜说。

    “我不过一个福利院里领回来的野种,可当不得你的这声‘哥哥’。”趁手的工具自然不用白不用,叶景曜用领带将万稔觅的双手绑住,藏蓝色领带在他手腕上勒出扎眼的红痕,让叶景曜眸色更深一层。

    飞快地脱掉西装,趁着万稔觅被绑住的双手还没能挣脱开,叶景曜再一次将其按在了万稔觅的头顶上方。

    万稔觅强装镇定道:“你要是不喜欢我在别人面前穿女装,我以后再也不穿了,你要是不喜欢我跟季子瑜合作,演完这部戏,我就再也不跟他见面。”

    “嗯?”叶景曜从慌不择言的万稔觅口中又得到了一个非得惩罚他一下不可的理由,“原来还得算上季子瑜那一份吗?”

    “……”万稔觅深刻领会到了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怎么办,一想起上次你看他的眼神,我就恨不能够将其手刃。”

    万稔觅惊恐地问系统:“统儿统儿,这个小世界里杀人也是犯法的吧?”

    “谁知道呢?要不让我先拿你试试手?”

    万稔觅:“……”我怎么搭上了这么个混账玩意。

    “我……我也没有跟他说什么话。”万稔觅小声说道。

    “那就还是说了?”叶景曜简直致力于找万稔觅话里的漏洞一百年。

    万稔觅连忙表态:“再也不说了,除了剧本需要之外,我绝对再不跟他有任何私下往来。”

    “然而,坏孩子的保证永远不具有效益,过去你是怎么答应我的?你戴着那个猫尾巴,哭得可怜兮兮的,一个劲地说再也不跟他们接触,可是一回国,你就把你说的那些话抛到了脑后。”叶景曜嘴角勾起一抹笑,但是这笑意不及眼底,以至让他看上去显得有些暴戾。

    “这次是真的……”

    叶景曜打断万稔觅的话,他说:“我还是比较倾向于,身体力行地让坏孩子记住,什么事情可以做,什么事情不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