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快穿之反派拯救事务所 33.第033章

时间:2018-09-15作者:向南旅行家

    “回禀陛下,十一王爷确实如陛下传达口谕中所说改永州去了容乡镇。”周身笼罩在黑衣中的男子说,“经探子回报,王爷已经和目标人物接上头,但二人并未做过多接触,半柱香不到,那人便离开了。”

    冯启翎垂眸看着影卫呈上的密报,神情晦深莫测,密报中巨细无遗地记录着冯启瑞生活的一点一滴,连什么时候吃的饭什么时候喝了茶这些小事都极尽详细地记录了下来。

    眼瞅着皇上的眉头越蹙越紧,影卫的心也跟着提了上来,按理说,这次任务没有难度,十一王爷身边的暗哨但凡有点儿身手的都是自家兄弟,借着护送之名干点儿盯梢的事儿这不常有的事情吗?没道理会出现什么让冯启翎不高兴的纰漏。

    “这里头怎么没有那个目标人物的?”冯启翎突然问道。

    过来禀报的影卫听到冯启翎这么问,当即一愣,他做好了所有与冯启瑞相关的可能被问到问题的答案,但是谁能想到天子竟然对一个平民如此感兴趣。

    “把十一王爷身边的探子撤去半数。”冯启翎说,“以后主要盯着目标人物。”

    “微臣领命。”影卫没有问原因,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皇帝要盯人,都是不需要理由的事情。

    “皇上,”影卫离开之后,门外的詹德海才战战兢兢地进了殿,谁不知道皇上近来心情不大爽快,早朝好几个没事找事的言官被狠狠发落了。想到这一层,詹德海把身体躬得更低了,他带着一个端着茶盏的小太监走上近前,将已经没了热气的冷茶换了下去,然后给了小太监一个“什么眼力见这是你在皇上面前露脸的时候吗赶紧给我退下”的眼神,才轻声细语地说,“御膳房那边做了些糕点,您看……”

    “不用了。”冯启翎示意詹德海剪下一段烛芯,挑亮了烛火,又埋头处理起奏折。

    天色已经接近三更,见冯启翎还没有停下的意思,詹德海眉间的愁色越演越烈,他犹豫再三还是拼了条老命开口道:“皇上,注意龙体,这都三更天了,再不歇下恐怕今夜又过去了。”

    “我处理了这些就歇息。”他仍用力所能及的平淡语调说,大臣呈上来的折子多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少看一两章也没什么大不了,可如今四海平定,除了将时间耗在这些家长里短上,他还能用什么方式将他对江山社稷的用心表现出来?冯启翎心里烦躁,仿若一股无名火借着经脉灼烧着他的每一寸血肉,“对了……”

    正要退下的詹德海回身垂目站定,等着冯启翎的下一步指示。

    “没事了,下去吧。”冯启翎最终只是摆摆手挥退了詹德海。

    *** ***

    “我觉得我基本就是条废鱼了。”万稔觅对系统说,“,系统,我已经一个星期没有见我家亲亲小瑞瑞了。”

    系统自认为算是系统中涵养好的了,但是碰上万稔觅这么个玩意,实在没法用对待常人的态度去对待他。

    “离开瑞瑞的第一天,想他。”万稔觅说,“离开瑞瑞的第二天,想他想他;离开瑞瑞的第三天……”

    “听说男主的管家正在背着男主悄摸给他找大夫呢,说是只问医术不问出身,有识之士皆可一试。”系统也不顾这会儿自己是不是抢了配角戏份,哪怕冒着被主数据库格式化的危险他也要恶意地剧透万稔觅一脸。

    “我的天呐!”万稔觅双眼放光,“这找的不就是我吗?”

    系统:“黑人问号jpg”

    “千年大妖扮绝世神医不是手到擒来的事情吗?、电视都这么演的,前些年不还有一蛇妖成功打入医馆内部成为了里面的一名大夫吗?”万稔觅越想越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接近冯启瑞的方法,当即拍板决定ooc人设,不当祸国倾城狐狸精,只当悬壶济世小神医。

    系统说:“妈的智障jpg你有行医资格证吗你就绝世神医。”

    “我不还有你吗?”万稔觅特别理所当然。

    系统:“……”

    万稔觅:“……”

    相顾无言了一个回合,万稔觅终于要面临一个残忍的现实——他的系统,可能辣鸡到不足以他开启神医金手指。

    “蓝瘦、香菇,想和技术部的谈人生。”万稔觅生无可恋地说。

    “不菇不菇,虽然我的权限不够开神医金手指,但是我有菜谱呀。”

    听系统这么说,万稔觅绝望地意识到,这个系统不仅等级不够不足以开启抱主角大腿金手指,而且还有可能是个劣质产品,不然哪个人工智能上工之前连语文阅读理解都过不了关呢?

    “能不能稍微拿出一点你作为人工智能的职业操守来?”万稔觅诘问道,“我要当医生你给我本菜谱,怎么?不想当医生的厨子不是好狐狸精是吗?”

    万稔觅此刻很想甩一张冷漠jgp到系统脸上,没听过哪个病弱男主不是因为碰到一个清冷孤高却对他一个人温柔的神医弥足深陷而是因为吃了一碗厨子做的饭病痛全消于是欢乐he的。

    这是异端!是邪丨教!

    就像聪慧阴郁病弱王爷攻x高傲禁欲清冷神医受和聪慧阴郁病弱王爷攻x阳光健气土鳖厨子受这两者,是完全没有可比性的。

    这简直就是高干文跟乡土文最本质的区别。

    系统真诚地问道:“颠倒众生的狐狸精但是你不能接近男主和天天跟男主面对面但是你必须当一个乡非,你选什么?”

    “杀马特什么的我最喜欢了。”万稔觅咬牙切齿地笑道。

    系统甜甜一笑,说道:“这才对嘛,颜值诚可贵,气质价更高,若为男主故,二者皆可抛。”

    反正不知道那句话戳中了万稔觅的g点,他一脸自信满满的上门应聘去了。

    赵管家托人打听治疗头风病的大夫这件事情很是隐秘,所以万稔觅大喇喇上门递名帖说自己能够缓解这种病症时,不但没有被锣鼓喧天地迎进门,反倒是引起了对方的猜忌。

    “孤知道你是为了孤着想,但孤也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说了,这病治不好。”冯启瑞懒懒地窝在太师椅里,眼睛都没舍得睁开一下,狐裘披风将他包得严实,连下巴都没了进去,“他既然有这本事连如此隐秘的消息都能弄到手,何苦赖着孤这个名存实亡的闲散王爷。”

    “听闻,此人与闻风楼少主私交甚笃。”

    冯启瑞眉头一挑,差点儿就睁开了眼,但很快,他重新恢复到最初那副懒散模样,冯启瑞说:“他就是容乡镇众人口口相传的尽欢公子?”

    “是。”

    “那他上次还费尽心思编造一出什么江浙人士、和友人走散的粗陋戏码。”冯启瑞唇角勾出一抹嘲弄的笑,“倘若他直接报上大名,孤自然没有不留宿的道理。”

    赵管家的眼睛微微睁大,纵然竭力克制依然没能完全掩饰住他脸上一闪而过的惊诧。

    “把人叫进来吧。”

    “王爷……”

    “孤心里有数。”冯启瑞说,“还不一定到底谁骗得过谁呢。”

    赵管家闻言只能心事重重地派小厮把人迎进来。

    “草民拜见王爷。”嘴里说着拜见,却丝毫没有跪下的意思。

    “大胆刁民,明知王爷身份,为何不跪?”

    冯启瑞丝毫不介意对方的无理,按耐住心中的厌恶,他说:“能人异士总归得有点儿特权,不跪就不跪吧。”

    “谢王爷。”万稔觅见着了日思夜想的梦中情人,高兴得在心里开出了一片向日花田。

    “听赵管家说,你自荐为孤诊治头风病?”冯启瑞语气平淡地说,“还不曾听说闻名遐迩的尽欢公子还有这等本事。”

    万稔觅笑着说:“悬壶济世非我专长。”

    “难不成孤看起来是很好说话的人?”冯启瑞的面色冷了下来。

    “可是我手里有不少药膳方子。”万稔觅见冯启瑞变了脸色,这才把话说完,“众所周知,是药三分毒,并不是只有药才医得好病,寓医于食,药借食力,食助药威,二者相辅相成,方可事半功倍。”

    冯启瑞听到这里,竟然勾起了一个清浅的笑容,他说:“这么说,鼎鼎大名的尽欢公子来孤府上,就是为了给孤做厨子?”

    万稔觅不以为杵,反倒跟着笑了起来,说:“正是如此。”

    “孤何德何能?”

    “不知王爷听没听过一则市井流言。”万稔觅眼尾上挑,将笑不笑地问道。

    冯启瑞眼皮一跳,心里生出一股不好的预感。

    果不其然,接下来他就听到万稔觅用一种近乎耳语的声音说道:“我心悦你。”

    “荒唐!”这是冯启瑞的第一反应,伴随着彻骨的厌恶的,是一股不属于他的狂喜,两者兵戎相见最终还是后者占了上风,席卷了四肢百骸,让他惊恐万分。

    “好感度20,目前好感度-80。”系统报完好感度,立马接了一句,“哟~男主大方呀,动辄两位数。”

    “有谁会拿这种事情开玩笑呢?”万稔觅走近一步,蹲下身,仰视着已经坐起身来的冯启瑞,说道,“我心悦你,想待在你身边,想为你治好头风病,想看你快快活活的。”

    看到心情似乎更好了的冯启瑞危险地眯起了眼睛,他阴测测地说:“你知道上一个队孤说这种话的人,如今是个什么下场了吗?”

    万稔觅将手附在冯启瑞搁在膝盖的手背上,冯启瑞下意识地往外抽但某股莫名的情愫操纵着他让他放弃挣扎最终让万稔觅得逞了。

    “男主好感度5,目前好感度-75,宿主请再接再厉哟,么么哒~”

    “王爷,我不会打扰你,你不想见我的时候我绝不会出现在你面前。”万稔觅此刻眼中之后冯启瑞,系统说什么都被他自动屏蔽。

    冯启瑞没有应话,冷笑了一声,闭上了眼睛。万稔觅起身看向矗立在一旁围观了全程的赵管家,那表情是和面对冯启瑞时的温柔缱绻截然不同的冷静自持。

    赵管家和万稔觅对视一眼,突然怀疑起自己是不是真的老了,不然怎么不记得什么时候吃下了十斤黄连,他露出一个妥协的苦笑,朝万稔觅做了个“有话外面说”的手势。

    万稔觅轻手轻脚地带上门,跟着赵管家走到拐角,才听到对方说:“依王爷的意思,你可以留下。”

    意料之中的事情,万稔觅笑得很矜持。、

    赵管家看着万稔觅一脸理所当然的表情,牙后跟都泛起了疼,他说:“记住你说的话,王爷喜静,也不能有太大的情绪起伏,你轻易不要出现在他的面前。”

    “这是自然。”

    “以一个月为期,倘若王爷的头风病不见丝毫好转……”

    万稔觅截断赵管家的话,说道:“不用你们多说,我自己会走。”

    “希望你记得你今日说的话。”尽管万稔觅很识趣,但一想到对方可能居心叵测带着某些不可告人的原因故意接近冯启瑞,赵管家的脸色就更加阴沉了。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得尝所愿的万稔觅笑得更开了,“请问管事,我何时能够上工?”

    “你把需要采买的药材和食材列出来,准备好了我会着人通知你。”赵管家到底不放心,他准备找人过目万稔觅列出的单子,确认不会对冯启瑞造成伤害之后再做决定。

    万稔觅得了接近心上人的机会,自然是赵管家说什么他就是什么,二话不说把系统给他的方子写了下来。

    系统痛心疾首道:“宿主,如果他只是想把你的方子骗去呢?”

    万稔觅没有回答系统的话,反而反问了一句:“你说,他把我的方子骗去之后会给谁用呢?”

    答案不言而喻——冯启瑞。

    “殊途同归,差别不过我能不能亲自为我的亲亲小瑞瑞洗手作羹汤。”

    系统一改往日软萌,冷漠地说道:“不是针对谁,我是说所有陷入单恋的人,都没有理智可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