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快穿之反派拯救事务所 34.第034章

时间:2018-09-15作者:向南旅行家

    赵管家看着冯启瑞长大,放眼整个远山居要说谁对冯启瑞最衷心,非赵管家莫属。他是个实在人,但凡需要过冯启瑞的嘴,他都得去验验有毒没毒,更不提这方子是对冯启瑞别有居心的万稔觅给的。

    万稔觅脸蛋长得漂亮不错,不然也当不得赵管家不惜搬上《洛神赋》里的辞藻来夸奖,但那一手字实在是让人没眼看,赵管家连蒙带猜只看出了两三种食材,还都是平日里冯启瑞不怎么吃的,这不禁让赵管家对他的印象又下一层。

    看出了赵管家脸上的不得劲,福贵小声问道:“赵管家,那这方子……”

    “扔了吧。”赵管家说,“还没听过这荣乡镇里还有能活死人肉白骨的角色,多半这个尽欢也只是个徒有其表的登徒浪子,不知打哪儿听来了消息借着这个名目接近王爷。”

    福贵觉着有些可惜,本以为那个被赵管家称作尽欢的青年能跟他一起共事,哪怕对方瞧不上他,自己能多看几眼也是好的,都是败在了这一手鬼都认不出的字上。

    一辈子统共没读完一本书的福贵,头一次竟因为别人书读得不精感到痛心疾首。

    “还愣着干嘛?该干什么干什么去。”赵管家见福贵盯着自己递过去让他扔掉的方子一动不动,当即皱起了眉头。

    福贵意识到自己惹了赵管家的不爽快,立马表忠心一样三两把撕了方子,操起笤帚后边跟有狼狗追似得往前院跑。

    万稔觅在他的长醉居等了三天,望眼欲穿也没等到赵管家派人送信让他进府给冯启瑞做饭。

    “我觉得这条路是走不通了。”万稔觅咸鱼一样躺在塌上,“都赖你的金手指不粗壮。”

    系统觉得自己很无辜,它说:“宿主,外物不可必。”

    万稔觅沉默半晌,才问道:“什么意思?”

    系统:“……”我的宿主是文盲,还非要装很有文化的神医怎么办?

    见系统不回答自己,万稔觅也懒得追根刨底,扭头说:“三天了,整整三天我都没见到我家亲亲小瑞瑞,我都快要忘记他长什么样了。”

    万稔觅觉得自己心里苦。

    “山不来就你你就去就山嘛,”系统说,“看男主给你涨好感度的架势也不是什么坏心肠的人。”

    “你说的是那个-100的好感度?”

    系统:“……”对吼,忘了还有这一茬。

    万稔觅和系统又进入了相顾无言的状态,穿了这么多小世界,见过好感度低的没见过好感度这么低的,果然前世掏过心的就是不一样。

    冯启瑞,一个不敢玩心的少年。

    万稔觅没盼到赵管家派来的人,却意外等到了消失了好些天的闻风楼少当家韦修然。

    “看你这一脸惊诧,那句‘我这长醉居的门,从来都是对你敞开着的’是说来唬我的不成?”

    万稔觅笑着说:“你这说的哪里话,我从来都是把你当做我的挚友。”所以才没想到,你竟然能这么快就从收到好人卡的打击中振作起来,很不错嘛少年。

    听到万稔觅对自己的定义,本以为自己已经不在意的韦修然还是露出了一个苦笑,他说:“我不是来这里找你捅我心窝子的,尽欢,你得给我一些时间接受。”

    万稔觅:“……”所以这么上赶着来我这是为了干什么?

    “近日,我手下的探子发现,有一批人在监视你。”

    听韦修然这么说,万稔觅的眉头不由蹙了起来,他的食指有节奏地敲击着木桌,面色凝重。

    “你也知道闻风楼的探子个个身手不凡,可即便如此,也是因为对方太过轻敌露了马脚才被我们察觉,之后我着人去仔细查探,就什么都探查不到了,尾巴扫得特别干净,一看就是老江湖。”韦修然忧心道,“有实力派遣这等刺候的,举国上下不超过五人。”

    隐约猜出韦修然要说什么的万稔觅将视线投向了他,神色凌厉地问道:“你究竟想说什么?”

    “尽欢,倘若我猜得不错,这批人,要么是永祥巷的主人派出来打探你底细,要么他的地位比永祥巷里的那位还要高,至于为什么那位要专程派人来监视你,除了你近日跟永祥巷里的那位交往过密让对方忌惮了之外,我实在想不出别的原因。”

    万稔觅扯起嘴角刚准备笑着反问一句“我一介平民有什么可让当今皇上忌惮的”,就被娘里娘气的系统满怀恶意地提醒了。

    “哎呀宿主,你说该不会是皇上觉得你要跟王爷串通一气吧?”

    “虽然我确实是站在小瑞瑞这边的,但是这又能说明什么?我手中无权无势,穿来这么久我连自己的小金库都没见着一个,总不能忌惮的点是在皇上嫉妒小瑞瑞能够得到我这样颠倒众生的美人的心吧?”

    系统二话不说就甩了万稔觅一张“我反手就是一个煤气罐jpg”的表情包,然后说:“重点不是你的脸,而是你的年纪啊宿主宝宝。”

    万稔觅:“……”

    哦豁,忘了这一茬了。

    “现在呢,宿主?感觉到了来自帝王家的恶意了吗?”系统一脸“小白兔眨眼睛gif”的表情。

    韦修然也是个察言观色的高手,见万稔觅脸色几变,自然猜到他已经想通了其中的关键所在,他也不避讳,直言道:“尽欢,你同我说说,你究竟是怎么惹到了这么不该惹的人?”

    万稔觅伸出食指蘸了蘸茶水,在桌上写道:“隔墙有耳否?”

    韦修然说:“你这是不信我闻风楼的本事?我韦修然不想让人听到的消息,对方拼了性命也枉然,哪怕是那位,没问过我的意见,也休想在我的地盘上做出我不乐意让他们做的事情。”

    估计闻风楼的探子跟皇帝派来的实力相当,你绕不过我我也打不过你,意外的起到了相互制衡的作用。

    想通了这一层,万稔觅才放心地点了点头,说道:“你听过容乡镇口口相传的那个野史吗?”

    万稔觅这么一问还真把韦修然给问到了,容乡镇除了销金窟和温柔冢之外最不缺的就是野史,所以韦修然思忖半晌也不实在是没想起来万稔觅说的“野史”究竟是哪部野史中的哪一条。

    “就是容乡镇是我一手建造的那个……”万稔觅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尴尬地提点到。

    韦修然恍然大悟,说道:“原来是这个!”

    “是啊。”

    “此等无稽之谈竟然真的有人相信?”韦修然说。

    万稔觅差点儿伸手捂脸,他说:“……对啊,这么荒谬的事情还就是有人信。”

    韦修然大笑,他说:“照这么说,我都该叫你爷爷了。”

    万稔觅心道:按辈份,你可不止喊爷爷了乖孙。

    “难道今上就是因为这件事……”

    万稔觅意味深长地看了韦修然一眼,说道:“谁不希望自己寿与天齐呢?”

    想到其中的严重性,韦修然也没有了说笑的心情,他严肃地说:“总得找个办法让这个流言消弭。”

    “怎么消?”万稔觅一本正经地说着瞎话,“我的相貌与父辈相差无几,又向来深居简出,旁人错把我们当成一人实在是情有可原,况且三人成虎,哪怕不是真的传了这么多年,也合该变成真的了。”

    何况这就是真的。

    “尽欢,别着急,此事交与我,我定当处理妥当。”韦修然说。

    万稔觅忙按住说着就准备起身去处理的韦修然,肃然道:“修然,你知道你刚才应承下的是什么吗?这件事情不是你,甚至不是闻风楼能解决的!”

    “哪怕赔上……”

    “我不需要你搭上身家性命为我一搏。”万稔觅打断韦修然的话,“过去不行,现在更不能够。”

    “说到底,你是不愿承认我这个朋友?”韦修然提高了自己的语调,

    万稔觅遇刚则柔,他好脾气地摇了摇头,说道:“正是因为我重视你这个朋友,才不能把你拉进这龙潭虎穴中来。”

    见韦修然嘴唇嚅嗫正要开口说话,万稔觅忙截住他的话头,继续说道:“倘若对方势小,以你一己之力能够与之相博,我自然不会阻拦,我欠你的人情太多,差着一条不少欠这一条不多,可是修然,你想想清楚,这次你不是同哪个人或者哪个势力对上,而是同当今圣上——掌握着整个国家武器和兵权的至高无上的权利对抗,修然,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但这一次,我断然不会让你以命相搏。”

    “尽欢……”

    “行了,你不用说了。”万稔觅决然说道,“我意已决,你能把这个消息告知我于我而言已是天大的恩惠,其他的事情,你千万不要插手,我知道怎么处理。”

    韦修然心知万稔觅定下来的事情谁也改变不了,当即也不再多劝。喝了两盏茶,又说了些别的趣事,见万稔觅谈意不浓,索性告辞。

    系统问:“宿主,你真的知道怎么解决吗?皇帝在此方小世界可是最高的权力代表呀,以你现在身上自带的‘磨人的小妖精光环’……”

    万稔觅本来还认认真真地听系统说话,这会儿也实在没法不打断它,万稔觅说:“等会等会,你说什么光环?”

    哦豁,说漏嘴了。

    “技术部能不能靠谱点儿!说好的‘主角弱智光环’呢?上个世界‘万人迷光环’我就算了,怎么到了这个世界直接就‘磨人的小妖精光环’了?不带着主角弱智光环我怎么才能把小瑞瑞一来就-100的好感度刷满!不带着主角弱智光环我怎么跟‘普天之下我最大’的皇帝硬碰硬!”

    系统语重心长地说:“宿主,你冷静些……”

    “我冷静不了!”万稔觅痛哭着说,“莫名其妙对男主一见钟情就算了,男主对我初始好感度-100我也算了,系统开不了神医金手指只给了我一本稀烂的菜谱我也没说什么,但是次次光环都弄错这个bug我真的受不了,不带这么玩儿的!”

    系统宽慰他:“根据客户脑洞,男主虽然对你厌恶至极,但是却也实在拿你没办法,一边恨不能够永远不见你,一边却又不可自拔地被你吸引……”

    万稔觅觉得自己再听下去就是对自己耳朵的不尊重,他说:“求求你别说了,现在那什么馆的言情都不敢这么写,编辑部干什么吃的,竟然还让我亲身上阵演出来?”

    系统说:“不然怎么新手来不了非得派你这个老资历过来呢?”

    被系统隐晦地拍了一通马屁的万稔觅心情终于好了一点,他哭唧唧地问道:“那这个光环有什么用?”

    系统思考良久,才不太确定地回答万稔觅:“大概就是‘一边恨不能够永远不见你,一边却又不可自拔地被你吸引’吧?”

    万稔觅憋了半晌没憋住,终于被这个屁大点儿作用没有的光环气得哇哇大哭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