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快穿之反派拯救事务所 35.第035章

时间:2018-09-15作者:向南旅行家

    “交待御膳房,今晚就按这个方子来做晚膳。”冯启翎将影卫呈上来的消息珍而重之地看了又看,脸上的表情似喜似怒,詹德海觉得自己越发猜不透冯启翎的心事,索性眼观鼻鼻观心当一个只知道听命的哑巴,半句不多言。

    “另外,闻风楼那边不用特地看着了。”等詹德海领命下去之后,冯启翎才继续跟影卫说,“不过一个民间收集情报的据地,还掀不起多大风浪,让你的人别跟他们发生正面冲突,避让着些。”

    “是。”影卫拱手埋头应道。

    “这些日子你们也辛苦了,但该盯的还是得盯。”

    “皇上有令,莫敢不从。”影卫说,“只是据属下连日查看,十一王爷足不出户,也不与人往来,并不像……”

    说到这里影卫停了下来,他额头沁出了一层冷汗,心中大悔。历代帝王都有着同一块逆鳞,不能提不能碰,沾边即死。

    冯启翎从继位以来,这种言论听了没一千也有八百了,一方言:既然削了藩,就不能留下后患,哪怕十一王爷冯启瑞跟他感情再过笃实也不能另当别论;另一方反驳:先帝以仁德治世,没道理换了个皇帝不仅把自己的哥哥弟弟一呼噜撸到底,剩下的个独苗苗还得赶尽杀绝。朝里新贵旧臣为这事情吵起来都把屋顶都掀翻,有什么可吵的,无非就是怕有名的闲王一呼百应揭竿而起。

    “我知道他没有反心。”冯启翎垂着眼眸看着影卫呈递上来的另一份明显比刚才那个厚上许多的折子,“他要是想反,早在离京之前就能把我从这个位子上拉下来,他的聪明才智从来不是用在自己的一己私欲上,也就是那些成天担心自己头顶乌纱帽的老家伙才担心这个事。”

    影卫垂着头偷摸地眼睛上方瞄了冯启翎一眼,心中大惊,谁能想到平日里喜怒不定,哪怕听到西北捷报都吝啬勾勾唇角的冯启翎,这会儿竟一直带着笑容。

    左思右想也没觉得自己递上去的消息里有什么可乐的,影卫在心里捏了一把汗,总觉得自己可能有点儿知道的太多了。

    “你们做得很好,往后消息就这么报吧。”

    “是!”影卫神都不敢分,冯启翎话音刚落就立马接话。

    “对了,那个叫尽欢的……”

    影卫听到这里不自觉地绷紧了肌肉,下一秒就能暴起,然而冯启翎却并不像他想象的那样下达诛杀指令,而是问了一句,他着实没法回答上的话。

    “近日胖了还是瘦了?”

    “宿主,你是狐狸精,不是黄鼠狼精,”系统的声音颇有些无可奈何,“这都你今天吃的第三只鸡了,行行好,能不能保持一下你颠倒众生祸国殃民的大妖形象?”

    “为了向小瑞瑞证实我做的饭真的能吃,哪一次不是我率先吃下一大碗?”万稔觅心里委屈,“看看你给的方子,不是菠菜就是小米,不是木耳就是核桃,在他府上这么多天,我就没闻着肉腥味!”

    系统甩出一张“冷漠jpg”说:“宿主你看吼,虽然你跟着吃了这么多天的素,但是你也涨了差不多三四十点好感度,你觉得这份功劳是不是应该分我一半呢?”

    万稔觅说:“得亏是没法计算宿主跟系统的好感度,不然就凭你那张方子,我都能让好感度下到-100你信不信?”

    “讨厌啦宿主,你坏坏~”

    万稔觅:“……”要不是禁止人兽恋,真想此刻找一只狗丨日一日。

    虽然系统不靠谱还开不了金手指,但是那天它的一席话还是点醒了万稔觅,既然赵管家不来找他,他就干脆用身为狐狸精仅会的那点妖术,混进远山居的厨房,亲手给冯启瑞做了一顿全素宴。

    直到现在,回想起赵管家喊小厮给冯启瑞端上晚膳看到那一桌子菜时的表情,万稔觅还是能乐得声嘶力竭撕心裂肺。

    “哈哈哈哈哈哈身为一个会甩表情包的系统,你竟然还战胜不了一个人类。”

    系统二话不说糊了万稔觅一脸表情包:“放黑丨枪gif”

    相比起赵管家,冯启瑞的反应平平,他甚至没有抬眼正视万稔觅,只是轻飘飘地吐出两个字:“换了。”

    万稔觅身为一个gay,身为一个有气节的gay,他是绝对不允许自己因为喜欢的人不待见他就临阵退缩的,他换上一个人畜无害的可亲笑容说道:“王爷,既然今日我有本事不请自来为您做上一桌饭菜,之后的每一日我都能这么干,我可以天天做,可王爷能够天天不吃吗?”

    赵管家听到这话,胸腔剧烈起伏,他当了一辈子的斯文人,实在不知道该怎么骂人,指着万稔觅的鼻子嗫嗫了半天也只骂出了一句不痛不痒的“无耻”。

    “王爷,草民说过,我心悦你,我也不怕被你看低,哪怕为了给你做顿饭跟狗皮膏药似的黏着你缠着你,只要能让你头风病好点儿,即使最终被你厌弃,我也在所不惜。”

    冯启瑞听了万稔觅如此剖心的独白竟也没在脸上显露出半点情绪,仿佛站在他面前有着通天本事能绕过远山居重重防卫神不知鬼不觉潜入了厨房的万稔觅不过是一颗石子、一片树叶、一粒扬尘。

    赵管家看到冯启瑞面无表情,心里也是直叫苦,过去王府里谁人不知谁人不晓不怕王爷笑不怕王爷哭就怕王爷虎着脸,一旦冯启瑞没表情了,那就是他真的生气了,要死人的那种。

    “出去!”赵管家也不知道自己从哪儿来的勇气,竟然敢在这一刻站出来救万稔觅于水火,“你以为远山居是什么地方,你想进来就进来、想做饭就做饭?别说你……你那什么王爷,就算你把心剖出来给王爷,王爷也不见得稀罕!”

    万稔觅终于分出注意力将视线投在了赵管家身上,他意味深长地反问道:“噢,你真的这样认为?”

    “赶紧出去,别污了王爷的眼!”

    “行了,”冯启瑞终于发声,“他说的没错,他能天天来做饭我却不能天天不吃。”

    万稔觅听到冯启瑞这么说,向他投去了一个赞赏的笑容,却被冯启瑞无视了个彻底。

    “再上副碗筷。”

    赵管家诧异地看了一眼冯启瑞,纵然不认同他的做法,却还是差人多拿了副碗筷过来。

    “吃。”

    冯启瑞没分给万稔觅半个眼神,但是他这个字一出来,万稔觅就跟朝主人讨要食物的小奶狗一样,忙不迭就在他身边坐下了,坐得那叫一个笔挺,脊梁骨恨不能戳破后脑勺。万稔觅深知生在帝王家,对谁都不信任的原理,从每个盘子里都夹了一筷子菜,埋头猛吃,生怕冯启瑞反悔。

    “你也看到了,没毒。”

    赵管家迟疑道:“可这些菜……”

    “都到这里了,还有什么讲究。”冯启瑞说,“只要饿不死就行。”

    说着,冯启瑞还真就端起了碗,一口一口慢慢地吃了起来。

    干掉第三只烤鸡的鸡架子,万稔觅也从回忆中抽身而出,他对系统说:“你说为什么冯启瑞那会儿态度会转变呢?”

    系统甜甜地说:“宿主,你忘了自己身上的光环吗?”

    万稔觅听系统这么问,在“要不干脆就当没这么系统”和“要不直接抹脖子跟着系统同归于尽”这两个选项之中做着激烈挣扎,最终对小瑞瑞的爱占了上风,他说:“‘磨人的小妖精光环’还有什么我没挖掘出来的作用。”

    系统说:“吃惊jpg原来宿主还想着挖掘光环的作用?我还以为宿主光想着怎么卸载了呢。”

    “别以为话尾带语气词恶意卖萌我就不怼你了。”万稔觅说,“你身为系统,就不能体现一下你作为人工智能的科学性及技术性吗?”

    系统觉得万稔觅这么说也没错,于是非常配合地问道:“行吧,那你想问什么呢?”

    “这个光环的具体作用到底是什么?”

    系统沉默半晌说:“我不是给你讲过了吗?”

    万稔觅一脸懵逼,特别无辜地问:“什么时候你就跟我讲过了?”

    “就是那天说漏嘴,不小心爆出光环名字的时候呀。”

    万稔觅:“……”

    系统:“……”

    再次相顾无言一个回合,万稔觅木然问道:“不是我想的那个吧?”

    系统点头,给了他一个“厉害了word哥jpg”表达对他记忆力的赞赏。

    “‘一边恨不能够永远不见你,一边却又不可自拔地被你吸引’算个屁的具体作用啊!”万稔觅一边啃着第四只烤鸡一边号啕大哭。

    *** ***

    “爷,是不是头风病又……”

    “没犯。”冯启瑞躺在太师椅里紧蹙着眉头说。

    赵管家不明所以,追问了一句:“既然头风病没犯,为何也还愁眉不展的?”

    冯启瑞睁开眼睛,如墨一般浓厚的瞳孔深深地看着赵管家说:“正是因为头风病不犯,我才担心。”

    “爷这是说的哪里话,这可是天大的好事,老奴跟在王爷身边,打小就看王爷受此病痛折磨,如今头风病眼见着要好,怎么还担心起来?”

    冯启瑞深吸了一口气,长叹道:“我的头风病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吃了那么多药、看了这么多御医,始终不见好,怎么偏偏到了这里,能叫我遇上一个除了做些难以入口的饭菜之外就什么都不会的‘神医’。”

    赵管家双眼蓦地瞪大,难以置信地看向冯启瑞。

    “也许皇兄说的不错。”冯启瑞喃喃自语道,“这个尽欢公子身上,真的有着一些寻常人没有的本事。”

    “王爷,那密旨里说的,可就是他?”

    “父皇求了一辈子也没能求得的长生不老的秘术,偏偏叫皇兄赶上了。”冯启瑞轻扯唇角,露出一个极浅的笑容,“这就是天命。”

    “可老奴瞧着,那尽欢公子就是个浪荡子,整日没脸没皮地往王爷跟前凑,让人看了好生厌烦。”

    冯启瑞又看了他一眼,笑着问道:“真的厌烦吗?”

    “这……”

    “有那么一副讨巧面容,看多久都不会厌烦吧?”就连我,也一日日被同化,看不到的时候脑子里也会想上一两回。

    赵管家知道再说下去就不是冯启瑞爱听的了,忙说:“眼瞧着也快到饭点了,我差人把他喊回来?”

    “不,”冯启瑞制止道,“还是那些菜,就让厨房里做了给我送上来。”

    赵管家不解地看着冯启瑞,知道他的话还没说完,于是站在原地没动。

    “我不过是为了证实一件事。”冯启瑞说着又缓缓躺回了太师椅,闭目养神起来。

    赵管家静立了片刻,见冯启瑞呼吸变得绵长,才轻手轻脚地带上门出去,原先不显的愁色这会儿才陇上眉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