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快穿之反派拯救事务所 37.第037章

时间:2018-09-15作者:向南旅行家

    冯启瑞打万稔觅说出那句话之后,就一直用那种意味深长的表情看着他,看得万稔觅是面红心跳,手生津汗。

    “天啦撸系统小可爱,冯启瑞都看了我快一分钟了,眼睛都没舍得眨一下,我觉得今天的他开始有点喜欢我了,你觉得呢?”万稔觅红着脸问。

    系统“斜眼笑jpg”道:“男主有没有喜欢你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他看你的这长达四十三秒内好感度一分没涨哟,而且,不是打击你,我跟了这么多届宿主,你是我见过的最差的一届,这段时间你就差没黏在男主身上了,结果你跟他的好感度至今没被刷正呢。”

    万稔觅:“……”你不是走恶意卖萌恶心人狂甩表情包路线吗?这会儿瞎说个什么大实话!

    “孤竟不知道堂堂长醉居的主人是个红口白牙想到什么说什么的登徒浪子。”又对视了片刻,冯启瑞开口说话了。

    “诶,王爷,此言差矣。”万稔觅笑了起来,本就长了一张狐狸精脸,一旦发自内心的笑起来更显得顾盼生姿,“倘若能够凭尽欢一己之力,治好王爷的头风病,便是舍得一生剐,又何妨呢?”

    “现在说得好听,不过是还没到时候。”冯启瑞垂眸掩饰住目光中的深色,“等真到了那会儿,怕是你跑都来不及。”

    “尽欢不会跑的。”万稔觅一旦诚恳起来,怕是最铁石心肠的人都忍不住心生恻隐,“只求王爷能留尽欢到那时。”

    冯启瑞挑眉,这次,他终于朝万稔觅露出一个不带轻蔑含义的笑容来,冯启瑞说:“好。”

    “谢王爷成全。”

    “既然如此,你就先将为何只有你能够用那些普通膳食缓解孤的头风病的缘由告知于孤。”为了表达和万稔觅合作的诚意,冯启瑞想了想又加了一句,“可好?”

    好呀好呀,万稔觅很想点头,奈何此方世界同之前的那个一样,不准剧透。

    于是,万稔觅一边咬牙暗恨错过了刷好感度时机一边装的神秘兮兮地说:“时候未到,天机不可泄露。”

    冯启瑞一脸“果然如此”的表情,也没了跟他继续交谈的乐趣,摆摆手让万稔觅退下了。

    赵管家轻手轻脚地帮冯启瑞带上门,领着万稔觅一直走到房廊拐角,才压低了声音开口说道:“尽欢公子,老奴知道你是个有本事的,这么些日子的表现,老奴也都看在眼里,知道你是一心为了王爷。有什么不方便在王爷面前开口的,在老奴面前大可不必有所顾忌。”

    得,还玩起了无间道。

    万稔觅露出一个无奈的苦笑,他说:“赵管家,如果我真的能说出个一二三来,断然不可能在王爷面前藏私。”

    “你这是不信老奴?”赵管家说出这句话的同时,整个人的气场也发生了变化,如果说他在冯启瑞面前如一棵草,那么他在万稔觅面前则如一座山。

    万稔觅讨饶道:“赵管家照顾王爷起居这么些年,王爷最信任的人就是你,我哪里有不信的道理?”

    “那你此时遮遮掩掩,是做给谁看?”

    “赵管家,你且信尽欢一句话。”万稔觅神色微敛。

    赵管家见他如此,浮躁的心态也静了下来,他沉声道:“你说。”

    “我,就是王爷的药。”

    说完,尽欢一拱手,熟门熟路地往厨房的方向去了。

    赵管家眉头紧蹙,一脸褶子挤在一块儿差点儿没让他脸上开出朵璀璨的喇叭花来。

    “爷,那人如此信誓旦旦,莫非此事真有什么隐秘?‘那位’将爷安排到这里,保不齐,打的就是这个主意。”赵管家是决计不可能让冯启瑞的性命拴在一个无关紧要的人腰上,在万稔觅又一次重复了这句话之后,赵管家调头就把刚刚两人之间的对话一五一十地全给抖了出来,要不是冯启瑞懒得听得那么仔细,怕是赵管家连标点符号都要读出来。

    “圣意岂是你我能够揣测的,口谕怎么说,我们怎么做,不给人抓到把柄就行。”前些日子折腾得他死去活来的头风病似乎真的在见了万稔觅一次之后就有了好转的迹象,此刻他的精气神也略有好转,说上这么长一串话也依旧脸不红气不喘,“既然如此,哪怕有天我死了,他也得跟着我一道上路。”

    “爷,可不敢说这种晦气话!”赵管家忙接过话茬,就怕冯启瑞越说越过。

    冯启瑞却浑然不在意,他说:“奈何桥上能有个伴,哪怕是自己不太喜欢的,也算是一桩幸事。”

    正切着菜呢,万稔觅就听到系统提示音响起。

    “男主好感度10,目前好感度-5。”中规中矩地报完数据,系统立马换了能恶心掉人一身鸡皮疙瘩的娃娃音说,“眼看着好感度就要刷正了呢,宿主加油哟么么哒。”

    听完那声“么么哒”万稔觅举着菜刀的手都不知道往哪下。

    陪着冯启瑞又吃了一顿寡淡的斋菜,又再三表明自己的衷心,万稔觅就准备起身告辞,吩咐平安去买的片鸭这会儿应该已经配好了作料放在他外间了,步子快点儿,指不准回去吃的时候还冒着热气。

    见万稔觅要走,冯启瑞突然兴起,说道:“如果尽欢公子不嫌弃,就在寒舍小住几日,也能跟孤好好探讨探讨为何好端端的一个人能成为一味药。”

    万稔觅:“……”哦豁,到嘴的鸭子要飞了。

    系统适时提醒:“好感度。”

    万稔觅扯出一个纵使心思深沉如冯启瑞也察觉不出不对劲的欣喜笑容,说道:“那草民恭敬不如从命了!”

    有了冯启瑞做靠山,赵管家没再给万稔觅脸色看,好声好气地领着他住进了客房,又专门调了一名小厮任他差遣,可以说,除了冯启瑞的饭由他来做,其他的事他都可以不动手,这远山居,冯启瑞是老大,赵管家是老二,他万稔觅怎么说都能算得上个二点五。

    “系统小可爱,你说,我家小瑞瑞是不是终于发现他离不开我了,决定接受我的爱呢?”

    系统说:“冷漠jpg心情好的时候喊人家小可爱,心情不好了骂人家辣鸡。”

    万稔觅根本不搭理系统的控诉,自顾自地说道:“原来我进他厨房为他做顿饭都要偷偷摸摸的,现在他都主动要求我留宿了!想想看,月黑风高夜,**千金时,我家小瑞瑞会对人家家做些什么呢?”

    系统:“……”我说人家家这三个字的时候也这么恶心人吗?

    像是这一刻开通了“心电感应”技能,万稔觅贱兮兮地笑着对系统说:“么么哒~”

    系统沉默半晌说:“如果我说么么哒的时候,你的心情如同此刻的我,下次我一定会注意,慎用‘么么哒’。”

    万稔觅说:“请帮我在你的数据库里自动播放‘今天我的也是如此迷人jpg’,感恩。”

    系统:“……”

    终于在系统这里扳回了一局的万稔觅心情好到飞起,连那盘没吃到嘴估计连冷气都冒不出来的片鸭都没法让他抑制住嘴角上扬的弧度。

    住进远山居的万稔觅只想到了前途是光明的,却忘记了道路它是曲折的。

    万稔觅在远山居累死累活地研究怎么把菠菜、小米、木耳、核桃做得翻出花样来让冯启瑞不至于食不下咽,又死皮赖脸地整日往冯启瑞面前凑天天情话甜话说得喉咙起茧,才把冯启瑞的好感度堪堪刷到20,哪成想,一个上门讨水喝的和尚一句“我观施主印堂发黑,怕是近日妖气缠身,恐日后有血光之灾”给打回了解放前。

    等等,原剧情说的是道士啊,不能因为这年头道士不好混,你就剃光了头当和尚吧?你宗教信仰者的尊严呢?

    看着自己好感度重新变为0的万稔觅略感生无可恋,别说系统了,他这个光环事务所的老员工都是头一次遇到这种事。

    “系统,我要求砍号重来。”

    系统说:“‘葛优躺jpg’要不你砍了我,让我重新随机一次宿主吧?”

    万稔觅:“……”

    韦修然一来长醉居,最先引入眼帘的就是在自家庭院喝的烂醉如泥的万稔觅。清醒的时候,他尚且克制,知道自己是狐狸精,轻易不用妖力惑人,可是这会儿醉得连男主长什么样都不知道了,他还能克制个鬼。

    韦修然见一个劲要往他身上爬的万稔觅,活跟个未经人事的初哥一样,脸红得滴血。

    “平安,过来搭把手,没看到你主子喝成什么样了吗?”

    平安欲哭无泪,说道:“主子说了,他喝酒的时候,我不能近身。”

    韦修然:“……”

    头一次,韦修然不知道该为万稔觅的识时务高兴还是无奈。

    “行吧,你去准备些醒酒汤,再上盆热水,”韦修然将万稔觅的胳膊搭上自己的脖子,“眼瞧着就要腊月了,这天一日凉过一日,他不知道轻重穿得这么单薄在院子里喝酒,你是个有分寸的,怎么由着他的性子胡来,也不知道劝劝。”

    平安没敢说他连自家主子什么时候进门的都不知道,听了韦修然的吩咐,忙不迭地下去准备了。

    “不能再这么由着他了。”冯启翎这次是真的怒火中烧,“让他回京,他竟次次都能找出由头抗旨不从,辰五,就说朕说的,年前,他不肯亲自回,那你们绑也给朕绑回他来。”

    “卑职领旨。”刚刚冯启翎一巴掌拍在龙案上时,他就跪下了,到这会儿冯启翎也没给他个准信让他起来。

    “还有,告诉他,该带回来的‘东西’,必须一样不差地给朕带回来。”

    “是!”

    辰五本来还跪着,眼角余光瞥到詹德海的时候见他朝外努嘴,立马领会了他的意思,踩着比他来时利索得多的步子出去了。

    寅三见辰五进去的时候兴奋得满脸通红出来的时候被吓得脸色惨白,从树梢飘然而至,刚巧落在辰五身边,没发出一丁点儿声音。

    “见着龙颜了?”

    “没敢抬头。”辰五老实回答。

    “都说了不是好差事,硬要往前凑。”说着就接过了辰五手中的密旨,“行了,我会跟子一说,让他明天放你一天休沐。”

    “师兄。”辰五喊住寅三。

    “嗯?”提脚就准备飞的寅三收回了将发未发的那口气。

    “皇上,是真的舍不得打小一块儿长大的十一王爷,才这么急着让他年前就回京吗?”

    寅三提溜这辰五飞上最近的一棵树梢,顺带给了他一个爆栗,小声怒喝道:“这也是你能打听的?”

    辰五揉着通红的额头,瘪瘪嘴说:“我就是好好奇。”

    “不该打听的事,哪怕听着了,也得烂在肚子里。”寅三气急下手重了些,这会儿也有些后悔,他讪讪地伸手附在辰五的手上,跟着他的动作一齐缓慢捻揉着。

    辰五见寅三的表情就知道他已经不气了,讨笑说:“师兄,以后我不跟你抢这活计了,皇上再好看能好看得过师兄去?”

    寅三的手心没由来变得滚烫,附在辰五手上的每一寸肌肤都火烧火燎的,他不动声色地收了回来,克制着自己的表情,矜持地朝辰五点了点头,然后不发一言地飞走了。

    辰五喃喃自语道:“师兄什么都好,就是随时随地老把人往树上带的毛病改不了。”

    耳清目明的寅三正借着不远处的树干的力往高了飞,听到这么一句,差点儿没脚一滑摔个劈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