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快穿之反派拯救事务所 41.第041章

时间:2018-09-15作者:向南旅行家

    “系统,说实在话,过去我以为你只是技术部那边以技术指导为名派来坑我的,没想到啊没想到,你认真起来连男主都坑。”

    系统:“???黑人问号jpg”

    “听你这么一说,我觉得我对小瑞瑞的感情更深刻了,哪怕皇上的颜值很对我的口味,每天丨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很得我的欢心,但无论如何,也没有我跟小瑞瑞的阶级革丨命感情来得浓烈。”万稔觅情深意切地说,“谢谢你帮助我认清了自己的感情站稳自己的cp,我一定好好改造重新做人,绝对不对小瑞瑞之外的人产生非分之想!”

    系统:“……”你爱说什么说什么吧。

    “对了,再问一句。”万稔觅说,“虽然不太记得上个世界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是我隐约记得我快触碰穿越条例里的那条硬性规则了。”

    系统毫不留情地说:“你在此方小世界都快把硬性规则碰射了也没见你提心吊胆啊?”

    万稔觅沉默了半晌,友好地提出一个个人建议:“作为一个高智商群体中的一员,规则束缚着你不能随时随地飙脏话,我知道你很憋屈,但即便这样,你能不能也不要一言不合就发车?”

    “滴,小儿代步车。”系统嘎嘎直笑。

    万稔觅说:“这种情景,请自动播放‘我这他妈还能说什么jpg’表情包,谢谢。”

    “有事说事啵,你难得这么认真地问我问题,我也会调整心态好好回答你的呢。”

    怎么感觉你句尾的语气助词让这句话变的一点说服力都没有。

    万稔觅深知什么叫做见好就收,毕竟作为一个连男主都敢坑的系统,这个世界已经没有什么能够阻止它了。

    “穿越条例有一条硬性规则是‘不可以对原世界住民产生实质感情,否则要么被困要么强制脱离’,我对小瑞瑞如此情根深种,是不是这个任务没法完成了?”

    系统:“……”

    万稔觅:“……”

    又来?

    “你是回答不出,还是不能回答?”万稔觅感觉自己接收到了系统发来的电波,非常机智地追问了一句。

    系统瞬间泯灭一切感情恢复到初始化阶段时那种冰冷的电子音语调,它说:“宿主权限不够,此问题不予解答。”

    好的,你是系统爸爸,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冷漠jpg

    “系统小可爱,我就直说了啊,”万稔觅说,“如果我现在没有出现被强制登出情况,而你也没有依据数据库反馈提醒我有被困危险,是不是说明……我其实并没有真心实意地喜欢上冯启瑞?”

    系统:“……”你智商全部点在了怎么为难系统上了是吧?

    “系统小可爱,你别不说话啊,你这样的沉默不但让我很尴尬,还让我觉得好危险啊。”

    万稔觅觉得穿越个低度文明小世界搞得自己三观都要裂了!

    没道理那种怦然心动的感觉是假的,也没道理自己一见到冯启瑞就脸红心跳恨不能够对他说上一世情话的心情是虚构的,要是在此方世界,感情都能作伪,那还有什么值得或者说能够令人相信。

    “宿主权限不够,此问题不予解答。”沉默半晌,系统决定装起复读机。

    可以的,系统,你能的!

    万稔觅的声音带着显而易见的低迷,他说:“那么我究竟是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错觉?”

    “宿主权限……”

    “‘权限不够不予解答’是吧?我知道了。”

    系统作为一个有着自主感情的高智商无生命特征人工智能,它此时此刻是同情万稔觅的,正当它在数据库里搜寻“安慰人最有效的一百句话”时,万稔觅突然乐得直打跌。

    系统:“???”

    “我就说我不可能同时喜欢上两个人吧嘎嘎嘎,果然喜欢冯启瑞是因为完成任务必备的某种不可描述的原因,而喜欢……”万稔觅的声音戛然而止。

    “怎么不继续说了?”系统用表情包斜眼看他。

    万稔觅说:“噫,差点又碰硬了硬性规则,还好及时刹了车,穿越老司机,光环事务所的好员工,点赞!”

    系统:“……”事务所是收了敌对公司多少钱才愿意把这样的人招聘进公司?

    “诶,也不知道为什么,到了这个世界之后,自己的感情变得好充沛,总有一种见一个就能爱一个的感觉。”

    系统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当即连“卖萌可爱型系统”的人设都ooc了,就为了吐槽一句:“见异思迁就见异思迁呗,还用感情充沛来标榜自己,宿主,你知道渣男两个字怎么写吗?”

    明明是感叹一下自己面临的真实情况却一不小心“被渣男”的万稔觅简直无语凝噎。

    “怎么?你还在为十一弟的身体忧心?”冯启翎虽然话语里满是关切,但是眼中并没有任何暖意。

    “既然皇上说十一王爷身边有能人志士照顾,尽欢又何必操这个闲心。”收起一不小心泄露的情绪,万稔觅露出面对冯启翎时最长有的表情——高深莫测。

    “你能这么想最好。”总算,冯启翎这次脸上的笑意浓了一些,“尝尝这个,入口清淡回味绵长,应该很合你的胃口。”

    这样不行啊,得在冯启瑞回来之前扭转自己在冯启翎面前建立的只知道吃的形象,万稔觅心想,哪怕是假装的,也得装作自己因为担心冯启瑞夜不能寐寝不能安,要是能够瘦个几斤,显出狐狸下巴就更好了。

    见万稔觅举着筷子抬着手就是不往下落,冯启翎贴心地帮着他把菜夹到碗里,说:“别拘束,就当自己家一样。”

    “谢皇上好意,草民已经吃饱了。”说着,万稔觅强忍着胃部的空虚放下了筷子。

    那个点心我还一口没尝,心痛!

    “可是你才……”冯启翎看着刚夹到他碗里几乎没有怎么动过的食物,眼中的深色一闪而过,“既然如此,你先喝口茶歇息片刻,院子里的腊梅花这个时节开得正好,近几日朝中无事,我也能忙里偷个闲,不如我们去……”

    “不瞒皇上说,草民有些乏了,今天不怎么想出门。”万稔觅硬生生抵制住了美□□惑再次拒绝。

    冯启翎收起了脸上的笑容,可即便他的脸色不好看,说话的语调仍不自觉放得很轻,冯启翎说:“既然你累了,就在屋里好好休息,晚些时候我再来看你。”

    “恕草民身乏体累,不能远送。”

    系统见冯启翎走远,诧异地问万稔觅:“你是要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决定不管遇见多少个只喜欢你小瑞瑞一个吗?”

    万稔觅坚定地说:“不,是因为我不管喜欢了多少个都没法带回去,还不如从一开始就不喜欢。”

    但是好不容易碰到一个长得如此对他胃口的,不沦陷真的说不过去,以后跟冯启翎相处得时时刻刻保持着自己引以为傲的自制力了。

    呜呼哀哉。

    系统对于万稔觅这种从源头上杜绝犯错误的做法很看好,甚至为了避免他一个人待在房间里无聊还特地奖励他看了一眼男主现在的境况。

    万稔觅是被冯启翎的影卫一路护送回来的,也不知道他们使用了什么法子,反正万稔觅觉得自己只是睡了一觉就从容乡镇来了皇宫,除了脖子后边有点儿疼,其余一切不适应的症状没有。

    对象换成冯启瑞,就没这么好命了。

    冯启瑞身子骨在万稔觅离开之后,俨然变得更差了,大概是应了系统的说法,他这会儿面色看上去几近灰败,颇有油尽灯枯之相,要不是万稔觅跟他接触过这么长时间,根本不相信这个半截膝盖都入土的人事冯启瑞。

    因为头风病,冯启瑞几乎没法入睡,连带着他的各个器官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问题,最明显的就是肺部。有的时候冯启瑞咳嗽咳得都止不住,活像是要把肺都给咳出来。

    冯启瑞又是个逞能的,都这样了,也不让赵文石搀着,自己一个人靠在车厢内,身体跟着车轱辘颠簸的频率上下起伏。那样子落在万稔觅眼里,跟剜他心口上的肉一样。

    “启瑞此刻正遭受这病痛折磨,我怎么能够什么都不做光在皇宫里享受。”哪怕对冯启瑞的喜欢是假的,但是此刻的心疼是真的,万稔觅不自觉攥紧的双手让他的指甲深深地刺进了肉里。

    “等着吧,”系统说,“皇宫副本就要开启了,到时候你可别因为每天都生活在修罗场里向我哭诉。”

    万稔觅现在一心都是冯启瑞歪着头靠在车厢里面无血色的模样,哪里还听得进去系统明显就在立flag的话,他急切道:“系统不应该都能拉快进度条吗?帮帮我,让我早些见到启瑞。”

    系统见万稔觅这样,实在不忍心提醒他,拉快进度是对于他而言,冯启瑞遭受的,却是一点儿都没少。

    “请宿主选择拉动进度条时间节点。”

    万稔觅小声惊呼:“还能自己选节点?”

    “宿主已确认随机节点。”系统用冰冷的电子音说,“节点随机已确认,开始实行。”

    万稔觅:“……”你根本没有认真听我说话吧?这个节点从一开始你就是打算随机的吧?

    拉动进度条时,那种眩晕感又来了,窗外日升月落几经交替,屋子里众人来了又去多番轮回,终于在万稔觅以为自己要吐了的时候,进度条停止了。

    此刻窗外月明星稀,半点风也无。

    万稔觅问:“这是什么时候了?”

    系统大概是在查数据库,在他的问题过后,停顿了几秒才回答:“腊月二十九的凌晨,冯启瑞在三天前就陷入了昏迷,现在性命危在旦夕。”

    万稔觅:“!!!”这什么鬼坑爹的系统啊,男主性命危在旦夕这种话就不要用“宝宝棒不棒快来夸奖宝宝”的语气念出来了吧?!

    心里吐着槽,手中穿衣的动作却一点也不慢,万稔觅熟练地穿好繁复的衣衫,连貂裘都来不及披,脚步匆忙地往系统给出的冯启瑞所在的地图赶。

    “公子,公子您慢点儿!”

    “公子天色已晚,有什么事情咱们明天再说呀公子!”

    谁也没有想到万稔觅三更半夜不睡觉,在皇宫里来了个千里奔袭,他是冯启翎金口大开说要好好伺候的人,要是出了什么闪失,就算他们每个人有六个头都不够冯启翎砍的。

    “快!快去禀告皇上,就说公子往王爷原来住的偏殿去了。”

    “是。”

    太监得了吩咐,脚不沾地地去了。难为了这个管事的,一把年纪了,还得跟在万稔觅身后锻炼身体。

    宫里伺候的,平日里也没多少人运动,刚开始还好,后来渐渐就跟不上了,万稔觅后边缀着的尾巴没了,他的行动更加方便。

    轻轻松松横跨大半个皇宫,万稔觅来到了冯启瑞所在的宫殿。不比他住的那个气势恢宏的正殿,这里冷冷清清,走上半晌都没瞧这个活人,实在叫人没眼看。

    万稔觅推开房门的时候,门轴发出一声喑哑的“吱呀——”,在灯影幢幢的偏殿,这声音足以打破骇人的寂静。

    赵文石面带警惕快步从屋内走了出来,见出现的是万稔觅,他提起来的心不知怎么竟安安稳稳地落了回去。

    “尽欢公子。”赵文石向他点了点头,权当行了礼。

    万稔觅抬了抬手,示意他动作轻点儿,随后在赵文石的引领下,轻手轻脚地走到了冯启瑞的床前。

    冯启瑞看起来很不好,不过短短数日,竟然瘦得只剩皮包骨头,万稔觅伸出的手久久不敢落下。赵文石不忍心看到这一幕,偏过头去,强忍着快要落下来的泪花。

    “他……”万稔觅的声音嘶哑得不能听,才说一个字他就停了下来,他清了清嗓子才往下说,“王爷这样多久了。”

    “爷已经昏迷三日了,这些日子滴米未进,我只能勉强给他灌些参汤。”赵文石说着,声音也有些哽咽。

    万稔觅将冯启瑞散在额前的碎发往鬓边捋了捋,动作极尽轻柔,他像是怕吵到冯启瑞似的,压低了声音询问道:“那个和尚呢?”

    赵文石心底惊诧,头一次恭恭敬敬地回答了万稔觅的问题,他说:“高僧从王府离开之后就不知去向,老奴实在……”

    “是我为难你了。”

    万稔觅这才想起自己问错了人,冯启瑞有本事不代表他身边的仆人也有通天之能,这件事背后估计少不了闻风楼的手笔,得找个机会给韦修然寄封信去。

    “这几日,你费些力,好生照顾启瑞,等得了准信知道该怎么做,就按着那个和尚说的法子……”

    “朕不准!”万稔觅话音未落,就被匆匆赶来的冯启翎打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