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快穿之反派拯救事务所 47.第047章

时间:2018-09-15作者:向南旅行家

    万稔觅觉得自己跳跃时间节点最大的目的就是为了保证男主他哥这个在原剧本中并没有多少着墨却掌握着生杀大权的神奇人物不至于在幼年时期死于非命。这三年里, 万稔觅曾很多次天真的以为冯启翎要崛起了, 开始走虎躯一震收小弟霸气侧漏揽人才路线, 结果, 次次被打脸, 冯启翎还是那个一年到头见不到他亲爹一次面的透明小皇子, 除了在自己帮助下每天能吃饱饭睡好觉, 其他的一概没变,搞得万稔觅都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跑到什么平行空间裂缝里来了。

    系统用眨巴眼的兔子表情包活灵活现地表达自己此刻的情绪, 操着一口恶心萌的电子音说:“宿主, 往好里想,你现在至少能用些法术了呢!”

    万稔觅冷漠脸说:“哦, 如果穿墙、瞬移和逃跑算得上法术的话,我确实蛮厉害的,那些过去追我三里地能教我肠子都跑断的侍卫眼下我能一口气甩掉仨。”

    自觉屏蔽掉万稔觅话中满含的恶意,系统笑嘻嘻地转移话题, 他说:“跟你家小可爱都相处三年了, 有没有想过跟男主去接触三天啊?哪怕长不了好感度, 刷刷存在感也是好的呀。”

    “以后有的是机会。”万稔觅对这个提议并不太感冒。

    “消极怠工要扣工资的你晓得哇?”

    “你随意篡改时间节点导致我现在无法回到正确时间线这种危及人身安全的事情我还没跟你算呢。”

    “扎心了, 老铁。”系统说完紧跟着播放了一张“日和抽烟jpg”。

    “你还差点儿要我命了呢。”

    万稔觅觉得自己跟系统是扯不清楚了, 干脆懒得再跟他互怼,晃荡着尾巴跳到冯启翎怀里找个舒服的位置缩着,在对方习惯性地开始轻薅他脑袋上的软毛时眯起了眼。

    繁枝容易纷纷落,嫩蕊商量细细开。1

    跟冯启翎第一次相见,是个冬天,转眼第三个春天都来了。这深宫里,唯一瞧得上这偏殿的,大概也就窗外那些兀自嫩得打眼的叶芽了。万稔觅看着终于有了变化的枯枝,眼神里的光亮渐渐涣散,再然后慢慢闭上了眼睛。

    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狐狸都这样,反正他最近特别容易犯困。

    “乖乖,起来吃点儿东西?”

    万稔觅已经对这个称谓一点儿过激反应没有了,他翘起后爪挠了挠耳朵,哼哼唧唧地说:“你吃吧,让我睡会儿。”

    “你都睡一整天了。”冯启翎紧拧着眉头,手中捋狐狸毛的动作都不自觉带上了焦躁。

    万稔觅又眯了一会儿,在困意和饿意之间摇摆不定,终于还是后者棋高一着,把他从床上拉了起来。

    冯启翎将鸡肉撕成小块放到万稔觅面前的碗里,不等他吃完又赶忙布下一道菜。万稔觅拿爪子推了推他的手,说:“你吃你自己的,我这么大一……狐,我还能不知道怎么照顾自己嘛?”

    “我怕你吃着吃着就把脸埋碗里去了。”十岁将近十一岁的冯启翎最近开始进入中二期,不能有点儿事情不在他的掌握,特别是关于万稔觅,“原先春天的时候,也不见你这么容易犯困,怎么今年格外不同。”

    万稔觅没话说了,因为他自己都不知道原因,没办法,只能顺着冯启翎的意,他怎么捯饬自己怎么来。

    吃过晚饭,万稔觅又想往床上爬,被冯启翎一把揪起来拖到了书房。

    “你要秉烛夜读就自己来呗,干嘛非带上我呀?”

    “暖和。”

    万稔觅:“……”服!

    万稔觅后肢踩在冯启翎膝头,前肢扒在书案上,一目十行地看着兵书,当万稔觅发觉那些字有重影的时候已经晚了,他还没来得及挣扎一下,就被梦境拖进了深渊。

    万仞高峰中密密麻麻站了好些人,接踵摩肩的,看起来似乎是什么喜事,不少人在交头接耳,脸上的神情介乎激动和紧张之间。万稔觅有些茫然地呆立在原地,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自己身为何人又身处何地。他像是附身到了什么人身上,对方的一举一动他只能被迫接受,哪怕此刻他想做的不过是抬抬手,挠挠鼻子上的痒痒都做不到。

    “没想到啊,御虚派千年之后头一个渡劫飞升的竟会是这样的无名小辈。”

    “听说他在御虚派被他的师尊打压得厉害,要不是元婴历劫时候掩日峰上出现的九天玄雷,众人还被埋在鼓里。”

    “他的师尊是谁?”

    “这你都不知道,不就是‘那个谁’嘛!”

    “原来是他!”说话的人语气颇是意味深长,“怪不得这么好的苗子至今才被众人熟知,要我说,如此心胸狭隘之人还是早些逐出门派的好。”

    “可人家修为高啊,眼下谁家有个大乘期的老祖坐镇,怕是掌门夜里做梦都能笑醒过来。”

    “这倒也是。”

    “好在真人自己争气,这不,要飞升了吧。”

    万稔觅感觉到被自己附身的人从人群中收回视线投向群山之中最高的山头,他能感觉得到自己的心脏的跳动,甚至能听到砰砰的声响。

    这个人在担心什么?

    “快看,雷云来了!”不知谁先带头喊了一句,像是浇进了沸油中的冷水,霎时间,人群沸腾起来。

    然后,万稔觅就觉得自己飞身而起,直迎着雷云去了。

    万稔觅:“……”

    不过两息之间,万稔觅已经越过千里,落在了刚刚此人目光所及之处的那座山峰。头顶雷声轰轰,狂风卷积着乌云,万稔觅觉得自己眼睛都要睁不开了,然而这个人却紧紧地盯着面前坐地调息的那个白衣人,目光一错不错。

    历经三千小世界的万稔觅,好看的人见过没一千也有八百了,但是跟眼前之人一比,直教万稔觅喟叹:萤火之光岂能与日月争辉!

    “师尊此次前来,是为了看徒儿笑话的吗?”美人说话间,睁开了双眸,这下,万稔觅可算是见到了什么叫做“眼中落满了一银河的星光”。

    万稔觅以为也就自己那么没出息,没想到被他附身之人也好不到哪里去,跟美人对视了两三秒,便心如擂鼓,话都不知道怎么开口说了。

    “这也难怪,学的是外门弟子都不屑的最低等功法、用得是几近于无的荒废灵脉,倘若真照着师尊的法子,便是阳寿耗尽也破不了结丹的坎儿,可谁让徒儿次次都有贵人相助,如今都要渡劫飞升了呢?”

    一直到这个时候都是挺正常的正反派交锋,万稔觅见惯了这场面没觉得多稀奇,唯一让他不解的是,既然小美人说此人阴私狭隘,为何会在听到对方准备跟他共归于尽时,心情如此坦然?

    “孽徒,为师如此倾心教授,你不但不领情,还处处与为师作对,如今为师众叛亲离,你可满意?”

    声音竟然听起来还挺年轻!万稔觅惊诧地想到,还以为有这么大一徒弟,被附身的这个人怎么说都是个耄耋老人了。

    “自然满意,众叛亲离怕什么,师尊眼中只有我就够了。”

    万稔觅:“……”万万没想到啊,修真界套路也这么深。

    “心魔厚重,这九天玄雷,你怕是过不去了。”

    “过不去又如何?能拉着师尊一起感应这天道之力、享受这灭顶之灾,也算是人生一大快事。”说着便仰头长笑了起来。

    “纪辰逸,你这又是何苦?”说着,嘴角扯起一抹苦笑。

    “强者为尊,既然徒儿弱小时师尊不愿接受徒儿的感情,那就亲眼看看你说的‘等你实力超过我的那天再来同我说情说爱’那句话,是怎么实现的吧。”

    这flag立的可以的,我敬你是条汉子。

    寒风烈烈,吹得衣摆飒飒作响,两人对面而立,谁也不再开口,静候着雷劫降临。紫色的雷电在云层后涌动,突然一阵巨响,电光火石间天空活似被劈了道口子,然后如巨龙般的雷电直直劈下,在地上砸下一个巨坑。

    美人和被万稔觅附身的那个人丝毫不被雷劫所影响,仍是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接二连三的雷劫落下,直到第五十二道,美人才终于坚持不住,喷出一口血来。鲜血从他的蜿蜒而下,带着一种凄然的美感。

    “师尊,你说的没错,心魔重重,难以登天。”美人看着他,就像是在看一件稀世珍宝,目光温柔得能滴得出水,也凶恶得偏执狠厉。

    “是我之过。”他长叹了一口气说。

    “师尊何过之有?是徒儿妄图争夺本不该属于我的温暖。”

    万稔觅感觉到自己的手按在了别在腰间的剑鞘上。

    “师尊……”

    “是我教徒无方,你的伤势已经累及肺腑,接下来的雷劫,便由为师帮你渡。”

    “不,师尊,别……”

    万稔觅感觉自己深深吸了一口气,短暂调息之后,提剑迎雷而上。伴随彻骨疼痛的,是响彻耳畔的雷鸣。

    “师尊——!”

    “乖乖,乖乖!醒醒!”

    万稔觅被推搡着艰难地睁开了眼睛,他大口喘着粗气,被雷击的痛感似乎还存留在意识中,这让他的身体不自觉跟着瑟瑟发抖。

    “你……”

    万稔觅自动帮他补全了下一句话:“我好像做噩梦了。”

    冯启翎吞掉了原本想问的话,顺着万稔觅的回答往下说:“梦到什么了?”

    万稔觅正要开的口突然停住了,耳畔似乎还回响着某个人凄厉的叫喊,但……就是怎么都想不起来。

    “怎么了?”冯启翎问道。

    万稔觅摇了摇头说:“没事,大概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梦到的我已经忘了。”

    万稔觅说完之后,两人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乖乖。”

    “嗯?”

    “你知道你现在的模样吗?”

    “什么?”万稔觅听得有点懵。

    冯启翎严肃异常地说:“你没发现不对吗?你变成人了。”

    万稔觅脑子浑浑噩噩的,听到冯启翎说这句话的时候,他还没反应过来,只是不甚在意地点点头,过了好一会儿,他才瞪大了眼睛扭头看向冯启翎,用小指掏了掏耳朵,难以置信地问了一句:“啥?”

    “你没有发现不对吗?”

    万稔觅低头看自己的手,不知道该为自己重新为人而开心,还是为自己突然缩小好几个号而难过。

    “我是怎么变成人的?”万稔觅将手搭在冯启翎的手腕上,侧过身子歪头看着他问。刚睡醒的时候不觉得,现在清醒过来,万稔觅听着自己奶声奶气的声音,感觉自己的神经随时都有可能崩溃。

    冯启翎看着他愣了好一会儿才神情飘忽地回答:“我,我刚犯了会儿困,没……没看到。”

    “这样啊……”难免失望。

    “想看看你变成人的样子吗?”

    万稔觅仿佛想起了自己头一次看到狐狸精长相时被“长这样肯定没有小叽叽”念头支配的恐惧。

    “你那是什么表情?”冯启翎被万稔觅生无可恋的表情逗乐了,难得一次笑着说,“很可爱。”

    万稔觅:“……”竟然觉得更加生无可恋了。

    “我是第一个看到你变成人形的人吧?”

    某种角度来说,也没错。于是,万稔觅略带迟疑地点了点头。

    冯启翎笑着将万稔觅的手紧紧握于掌心,朝着他绽放了一个少年人本该有的灿烂笑脸。

    看着随年纪渐长表情越来越少的冯启翎此刻终于露出这种笑容,万稔觅突然觉得,奔三的人偶尔装把嫩也不是什么特别让人接受不了的事情……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