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快穿之反派拯救事务所 69.第069章

时间:2018-09-15作者:向南旅行家

    众人担心的问题并没有出现,切片化验结果出来肿瘤是良性的,这让所有人都长舒了一口气,更喜闻乐见的是, 有了药物调理, 放疗在万稔觅身上体现出的毒副作用也慢慢消失,他的身体一天天好了起来,虽然仍是清瘦, 可好歹吃得下东西, 精神也比过去要好上许多。

    然而方婉清还是担心, 就像冬天老妈觉得你会少穿了一条秋裤一样, 方婉清总觉得自己儿子是在逞能, 每次万稔觅一提回学校,方婉清都要发火, 回上一句“都这样了回什么学校回学校, 再说,学习重要能重要得过自己的身体?”,这万稔觅还能说什么。方婉清唯唯诺诺十几年之后, 借着这次机会终于在万稔觅面前硬气了一把, 不顾万稔觅的意愿,执意要求他休学一年,好好调养调养。

    万稔觅企图再为自己的合法权益争取一下下,结果方婉清眼泪一下来,他就只能回答好好好是是是了。

    女人真狡猾,硬的不行就来软的。

    万稔觅去医院复查,顺带着做放疗,又得在医院待上几天,老五、枪头他们听到音讯,自然没有不来的。

    “那以后老大在学校见到我们不是要喊学长?”老五贱兮兮地笑着,脸上是掩饰不住的大仇得报的嘚瑟,“那多不好意思。”

    万稔觅白眼还没来得及翻,就听到老五又补了一句:“要不现在先喊两嗓子让兄弟适应适应?”

    枪头一巴掌捂住老五的脸,把他推到一边,占据了刚刚老五坐着的位置,问:“接下来这一年你就在家休息了?医院这边呢?”

    “今天放疗做完,还有两次,做完了就没什么事了。”

    “那你当学霸的梦怎么办?”老五耐不住,又插了句嘴。

    万稔觅笑了笑说:“在家学习也一样。”

    “真的要改邪归正哦?”老五挑了挑眉,“换了一年前,要是老大你跟我说出这样的话,我会以为你是被什么脏东西上身,神志不清了。”

    “那时候不懂事。”万稔觅低头看了一眼手中握着的温水,“我妈为了我吃了太多苦,我总得为她的以后多想想。”

    “老大,你知道看着你用这样的表情说出这种话,我的第一反应是什么吗?”

    万稔觅抬头看向老五。

    “特别想颁发你一座感动中丨国的奖杯。”

    “枪头,揍他。”

    柯歆源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枪头把老五按在病床上挠痒痒,老五涕泪横流地求饶,而始作俑者万稔觅在一边笑得直打跌。柯歆源并不是面部表情丰富的人,但是看到万稔觅笑成那样,他不自觉地也跟着扯了扯嘴角。

    万稔觅是三人中头一个发现他的,见他过来还笑着朝他招了招手,动作熟稔的就像多年老朋友。

    “来啦?”

    “今天感觉怎么样?”柯歆源放下手中的东西,坐到了病床另一边。

    “还不错。”万稔觅抛了个丑柑给他,“都跟你说多少遍了,来不用带东西。”

    “补身体。”

    枪头终于从老五身上起来,他没事人一样拍了拍手,老五却笑得连从床上爬起来的力气都没了。

    “听说你要休学一年?”柯歆源问。

    万稔觅啃苹果的动作一顿,责难的目光从老五和枪头身上一扫而过。两人一个摊手一个摆头,万稔觅又把目光转回到柯歆源身上。

    柯歆源坦白从宽:“苏禾告诉我的。”

    “哦。”那就不意外了,毕竟女主的胳膊肘不向着男主拐也说不过去。万稔觅理解地点了点头,一口下去快啃下半颗苹果。

    “已经做好决定了?”

    “嗯。”

    枪头见势拉了老五说:“老大,我们一会儿还有点事情,就先走了。”

    “有事?今天周六啊,我们有什……”

    枪头伸手捂住老五的嘴巴,朝柯歆源点点头,二话不说拉着老五就闪。

    万稔觅看了一眼留下来的柯歆源,头疼地想,有时候朋友太识趣也挺烦人。

    “学校那边已经办好手续了吗?”柯歆源挪到万稔觅身边坐下,“需要帮忙的地方说一声。”

    “不用,都已经办好了。”

    万稔觅说好相处也好相处,说话都客客气气的,你问一句他答一句;说不好相处确实也不好相处,哪怕这会儿待在他身边却也像是隔着万千银河。

    平日里有老五插科打诨,两人之间的气氛不至于这么尴尬,陡然两个人单独相处,柯歆源觉得自己有些连手往哪里放都不知道了。

    “暑假的时候,我时间很多。”病房安静了许久之后,柯歆源突然说。

    万稔觅啃着苹果核扭头看他,一脸的不解。

    “之前,你让我过来帮你补习。”柯歆源见苹果被啃的只剩下中间那块核了,自然地伸出手来,“给我吧。”

    完全不记得有这一回事的万稔觅做了恍然的表情,干笑着说:“哦,你说这个啊。”

    万稔觅把果核放在柯歆源的手里,由着他丢进垃圾桶,等他从床头柜上的抽纸盒里抽丨出纸巾擦手,他才意识到那上头都是他口水。

    一时间,万稔觅有些不好意思。

    老五和枪头走后,病床边的椅子已经退出来了,但柯歆源却像是没看见一样,依旧坐在了刚刚他坐的的病床床脚。见万稔觅良久不回话,柯歆源撑着病床的手不自觉地用力,大拇指不安地摩挲着食指第一关节,他抿了抿唇之后问:“怎么样?”

    万稔觅笑着应道:“好啊。”

    柯歆源听到这个答案,大松一口气的同时,忍不住也露出个笑容来,他过去从来没察觉,原来“好”这个字的魅力有这么大。

    “够意思啊兄弟,既然你付出这么大,以后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提出来。”

    柯歆源收起了自己的笑容,他反问一句:“兄弟?”

    万稔觅被问得一愣,他说:“你觉得说兄弟太匪气了?那就朋友,哥们?”

    对于根本没有把握事情重点的万稔觅,柯歆源实在是心里憋了气却又说不出。跟自己较了半天劲,柯歆源又有些泄气,他想,兄弟就兄弟吧,总比一刀两断老死不相往来的好吧?

    反正,时间还很多。

    万稔觅身体好些之后,方婉清继续去那家便利店上班,有的时候万稔觅没事也会去帮帮忙,收拾收拾货架或者收收银,一来二去也跟便利店的老板熟起来。

    对方是个长相挺平庸的中年人,偏偏笑起来的模样憨厚,很讨人喜欢。更关键的是,老板目前单身,对方婉清也照顾有加,她请假这么多天,不但没有扣工资反而借了一笔钱给她以解燃眉之急,方婉清对此很是感激。

    “要我说,这个世界上还是好人多,你看看我们赵老板……”

    “十七。”

    方婉清的话被万稔觅打断,也忘了自己要说什么,于是顺着他的话问:“什么十七?”

    “今天你提起你们赵老板的次数。”万稔觅压下嘴角的笑意,用脚拨了拨一直蹭他小腿的猫。

    方婉清哑然,连夹菜的动作都僵硬起来。万稔觅倒是挺理解,他说:“我觉得赵叔叔人是挺好。”

    “唔……”

    “我去帮忙的时候,总担心我累着,还时不时塞些吃的给我。”万稔觅吃了一口菜,含含糊糊地说。

    方婉清小心翼翼地扫了一眼万稔觅,见他的神情并没有不悦,才囫囵地应了一句:“嗯……”

    “除了个子矮点儿好像也没什么地方不好。”万稔觅说,“他不抽烟不喝酒不赌博的吧?”

    方婉清拿筷子头敲了敲万稔觅的碗说:“食不言寝不语,吃个饭你话怎么这么多。”

    “我这不是想替你把把关嘛。”

    “你妈我可没什么需要你替着把关的事情。”方婉清语气不善地说。

    万稔觅低头扒了几口饭,突然抬头看着方婉清,问道:“妈,你为我单身这么久,就没想过再找一个?”

    方婉清边夹菜边说:“没有。”期间连眼睛都没眨一下。

    “原来我小,你怕我被后爸欺负所以不找人,现在我大了,也没人欺负得着我了,你怎么还单着?”

    方婉清放下碗筷,看着万稔觅说:“我们娘俩这些年过的不是挺好的吗?特别这一年,你变得懂事又听话,我更是觉得压力小很多,方寸,妈跟你实话说了吧,我没想着找人,以前没有,以后也不会有。”

    万稔觅一听这论调头都大了,他言辞恳切地说:“妈,这是我在家,以后我读大学了呢?我整个学期整个学期的不在家,你一个人不孤独不寂寞?”

    “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

    “妈,我觉得赵叔叔人不错,做事踏实人也老实……”

    方婉清打断万稔觅的话,她说:“你才多大你就你觉得你觉得的,妈吃的盐比你吃的饭还多,这件事,你别跟着操心了。”

    这个话题就此打住,万稔觅没能说服方婉清,方婉清也没能彻底打消万稔觅的念头。

    没了系统帮着拉进度条,万稔觅的日子就只能一天一天地过,他熬过了最后的几次放疗又熬过了跟柯歆源单独相处的暑假,盼星星盼月亮地迎来了他的又一个高一。

    高一新生的脸上还带初中刚上来的稚气未脱,疯玩了一个暑假之后,心根本收不回来,万稔觅进教室的时候,差点儿被里头沸反盈天的气氛掀翻头盖骨。他随便找了个后排的空座,把书包放下,百无聊赖地盯着窗外的梧桐叶发呆。

    在一层不变的领书、自我介绍和任命班干之后,万稔觅又一次开始了自己的高一生活。

    高一高二不在同一栋教学楼,万稔觅碰到老五跟枪头的几率很小,倒是偶尔能在做课间操的时候远远地瞧见柯歆源和苏禾走一起。

    “我到底为什么头脑发热当初要选理科。”老五把笔一丢,开始疯狂地揉自己脑袋。

    万稔觅将写到一半解题步骤停下,看了老五一眼说:“休息一下。”

    老五绝望地看了一眼还剩大半没讲解的练习册,叹了口气说:“继续吧。”

    枪头躺在床头,抱着一本历史书看得起劲,听他们的对话后,一心二用地说:“这个场景真让人感动,要让初中物理老师知道,他能成为既孟姜女之后又一哭倒长城的奇人。”

    老五扭头恨恨地瞪了枪头一眼,说:“你个文科生懂什么。”

    枪头瞅了他一眼,笑而不语。

    “话说回来,”老五扫了万稔觅一眼,装作不在意地说,“苏禾跟柯歆源都选了理科,还分在了同一个班。”

    “这一个步骤错了。”万稔觅拿笔头点了点老五的练习册。

    “我瞧见他们经常出双入对的……”见万稔觅没反应,他又说,“老大,这样下去,苏禾还有可能成为我们的大嫂吗?”

    枪头把书往自己脑门一扣,彻底对老五绝望了。

    高一一三五下午第二节课后的一小时运动,万稔觅鲜有到场,柯歆源、苏禾照例一边讨论着习题一边跟着人群慢慢往操场走,就在柯歆源说话的当口,他莫名一抬头就看到了操场西南角乒乓球台边站着的万稔觅,再然后喧嚣的人声离他远去,整个浩渺的宇宙,颜色光鲜的,也仅剩他一个而已。

    “干嘛呀挡路中间。”直到后面的同学不满地推搡,柯歆源才有了下一步动作。

    “柯歆源,你去哪儿?要集合啦。”

    柯歆源拨开人潮,头也不回地说:“我一会儿就去。”

    在层层人流中,柯歆源的目光一错不错地盯着万稔觅的身影,只恨自己不能快一些再快一些,可真的快走到近前,他的脚步却又不自觉地放慢放轻,生怕会惊醒这一场美梦。

    “方寸,你数学作业做完后借我对对呗?”

    柯歆源还没来得及跟万稔觅打招呼就被其他人抢了白。

    “在桌膛里。”

    “谢谢,晚自习下了请你喝奶茶啊。”

    万稔觅没再应话,只客气地摆了摆手。

    等和万稔觅说话的女生走后,柯歆源才上前,他思考了好几种让万稔觅转身的方案,结果哪一个都没用上,是万稔觅觉察到身后有人,自己转的身。

    “柯歆源?”

    见万稔觅主动跟自己打招呼,柯歆源低落的心情好了些。

    “好久不见。”

    “嗯。”

    “怎么想着来打乒乓球?”

    “过来运动运动。”

    自从万稔觅生病之后,运动这类的词似乎都成了禁忌,大家不约而同的都不再提起。

    “不是说……”

    大概是猜到了柯歆源想说却说不出口的下半截话,万稔觅笑着应道:“哪里有那么娇贵,只要不太剧烈,都可以的。”

    “你还是注意点。”柯歆源不太放心。

    万稔觅点头,他看了一眼柯歆源又往他身后开始跑步的学生们瞧了一眼,问:“你们班都开始跑了吧,你不去?”

    “过来跟你打声招呼。”

    万稔觅笑着朝他点了点头,说:“去吧。”

    好像确实没了继续待下去的借口,柯歆源挥了挥手,略微失落地转身走了。

    看着柯歆源离去的背影,万稔觅轻舒了一口气。没了系统的提示,他每次跟柯歆源相处都如履薄冰,怕对方欢喜又怕对方迟疑,简直比他花在解数学附加题上的时间还多。

    看来还是得早点结束这个世界,万稔觅在心底小声地对自己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