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快穿之反派拯救事务所 79.第079章

时间:2018-09-15作者:向南旅行家

    小可爱们请支持正版哟, 啾咪~

    季子瑜何等的聪明,见万稔觅目光开始闪躲就意识到这个国不是他自己自愿出的,再一想到叶家那一大烂摊子事, 他隐约也猜出了原因, 只是没想到真实原因比他想得更惊世骇俗。

    “我之前看过一次你演戏。”

    话题跳得有些快, 万稔觅脑子没跟上,表情就看起来呆呆的。不知道想到了什么, 一直对他表现得冷冷淡淡的季天王突然扯出了一个难能可贵的浅笑,哪怕这个笑容昙花一现,也能让颜控狗万稔觅心神荡漾上一整天了。

    “你有实力自己争取角色,为什么要横插一杠, 参演这部电影?”

    万稔觅露出一个苦笑, 说道:“很多事情是身不由己的,并不是我想不做就能不做。”

    大概是不太认同万稔觅这句话,季子瑜又恢复了最初的面无表情, 他说:“既然回来了,就给边潇潇那边报个平安。”

    说完这话化妆师恰好过来喊他去补妆,季子瑜索性闭上了嘴,不咸不淡地看了万稔觅一眼, 跟着人走了。

    “统儿你靠不靠谱啊, 怎么听季子瑜的语气, 他跟女主并没有多熟?”

    “我只能看到男女主对你的好感度, 又不能看到男主对女主的好感度, 你问我我问谁?”系统这话说得特别理直气壮。

    万稔觅:“……”辣鸡系统, 要你何用。

    接着为了显示作为系统它并不是一无是处,又补了一句:“不过,主数据库传回的信息分析显示两人确实互有好感。”

    “我还和叶景曜的大叽叽互有好感呢,有什么用?”万稔觅冷漠道,“还不是到现在都没有负距离接触。”

    系统说:“要不是上头规定了系统不能说脏话,我现在就怼死你了我同你讲。”

    “略略略~”

    之前了无音讯是因为叶景曜彻底断了他跟外界的联系,他又是英语废,没有叶景曜的帮助,他连跟人沟通都困难。虽然现在已经回到国内,叶景曜也没定他盯得这么紧,但这段时间忙着背剧本、跟叶景曜冷战,万稔觅确实没想到这一茬,如今有了季子瑜的提醒,他自然得跟女主套套近乎,在没脱离这个世界之前,他必须确保对方的好感度不出任何意外。

    跟导演道过别,万稔觅回了家,到家第一件事就是拿起都快忘了怎么使用的手机给边潇潇挂了个电话。

    “潇潇姐,是我,叶烁。你最近好吗?”

    “叶烁?”边潇潇的声音里饱含惊喜之意。

    就在万稔觅准备接话的时候,突然听到边潇潇说了一句稍等,紧接着声音就小了下去,听着像是在交代工作。等她再回来听电话的时候,语气已经恢复平静,她单刀直入问了万稔觅有没时间跟她见面,得到肯定回答之后报了个地址就挂点了电话。

    万稔觅看着已经黑屏的电话,不太确定地问系统:“呃,最后那句话她是咬着牙齿说的吧?”

    系统幸灾乐祸地应道:“没错。”

    “你觉得我今天穿女装过去的话,能不能避免被砍?”

    系统冷漠道:“保不齐,你穿女装出门之前就被我砍死了呢?”

    万稔觅:“……”

    然而不畏强丨权的万稔觅还是女装出现在了边潇潇面前,他不仅穿女装而且把妆化得就算原主爸妈在面前都认不出他来。

    系统:“……”我有句妈卖批,不知当讲不当讲。

    “潇潇姐,”万稔觅问了声好,这才婷婷袅袅地坐到边潇潇对面,“让你担心了。”

    再多大的脾气边潇潇都没法对着叶·女装·烁发,她只能无奈地说:“行了,摆出一副委屈的模样给谁看,要不是最近看到微博上又是一片腥风血雨,我还真不知道你已经回来了。”

    想到国外那段能看不能吃的痛苦回忆,万稔觅也是一脸慽然,他说:“这件事说来话长……”

    “我今天来,不是为了刨根问底的。”边潇潇打断万稔觅的话,“我只是想亲眼看看你好不好,有没有受人欺负。”

    “我很好,你放心。”

    “就是因为你这样说,我才真的不放心。”边潇潇蹙起眉头,“过去你就是手指划了一道小口子喊疼都会喊得惊天动地,被人绑出国这么大的事情,你真的就说过就过了?”

    “我出国是为了我的腿能更好的恢复。”万稔觅垂下了双眼。

    边潇潇声音变得更加轻缓,她问:“小烁,我人微言轻,没法与叶景曜抗衡,可是在我面前,你不用因为怕我担心而掩饰自己真实的想法。”

    “我……”万稔觅陡然抬头,对上边潇潇满怀关切的目光,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你老老实实跟我说,他对你,是不是别有所图?”

    这个“别有所图”用得很是微妙,让万稔觅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回答。

    边潇潇见万稔觅一脸茫然,对他的怜惜之情越发浓厚,边潇潇将万稔觅放在桌上的手紧紧握住,深吸了一口气才说:“他,做过伤害你的事情吗?”

    这一刻,万稔觅仿若影帝附身,他下意识地想要抽回自己的手却因边潇潇握得紧紧的没能成功,万稔觅脸色惨白,勉强扯出一个笑容,干巴巴地说道:“潇潇姐,你在说什么啊?他是我的哥哥,他怎么……”

    “可是,他看你的眼神不像只是在看自己的弟弟。”

    女主,你说话这么直白是要被打的我跟你说。

    “别说了……”万稔觅一想到那个只能看不能用的大叽叽眼泪都快下来了。

    “小烁,他是不是对你……”

    “没有!”突然爆发的的情绪让边潇潇的唇形定格在了那个还没来得及吐出的字上,随后她不知想到了什么,眼眶倏尔就红了。

    “对不起,我真没用,什么都帮不到你。”边潇潇说着眼泪就下来了,“明明希望你比谁都过得好,我真没用。”

    万稔觅:“……”虽然有人关心确实挺不错,但是她究竟是脑补了什么凄惨的画面才能哭得这么梨花带雨?

    “别说了好吗潇潇姐,我不想提这个。”史上最寡淡小黑屋已经早早地被万稔觅列入人生之耻排行榜前三名了。

    边潇潇抹去眼泪,花了许久才平复好心情,她说:“小烁,你等着,我会努力工作,总有一天能帮你摆脱这种困境。”

    “我现在过得挺好的,你真的不用为我费心。”万稔觅说完后立马岔开话题,“我前几天看新闻得知潇潇姐你拿到了今年的最佳新生代演员奖,最近为了新电影忙得头都大了,都还没来得及恭喜你呢。”

    “现在也不晚,谢谢你。”一提到这件事,边潇潇的脸上难得有了笑容,“你的电影怎么样?组里的人都好说话吗?”

    万稔觅连忙应道:“大家都对我挺好的。”

    一听就是反话,边潇潇也没戳穿。

    “这次季天王也在我们剧组,第一场戏就是他的,头一次看他的现场,真的完全震撼到了我!你是不知道……”万稔觅说道季子瑜,立马变成小迷弟,说起对方的好来一样滔滔不绝,双眼放光。

    当万稔觅对上边潇潇揶揄的目光时,才意识到自己好像说得太多了,他羞赧一笑,说道:“我是不是话太多?”

    “没有,我喜欢听你说话。”

    趁热打铁,万稔觅赶紧打探男女主关系,他说:“哦对了,之前季天王还特地跟我说起你,潇潇姐,你这样就不够意思了啊,跟季天王关系这么好了也不跟我透个口信。”

    边潇潇说:“你误会了,我跟季天王真的只是普通朋友。”

    “???”我都准备好你们俩结婚的份子钱了你现在跟我说是我误会了?

    “我哪有那么好的命,没脸蛋没身材,就连演技也是平平,怎么可能轻易得到季天王垂青?”边潇潇的语气很平淡,听起来丝毫不觉得季子瑜对她没什么特殊感情是件意外的事情。

    “可是,我以为……”

    “倒是你,”边潇潇接过万稔觅的话,“刚刚说起他的时候,活像个怀春少女。”

    怀春少女万稔觅:“……”

    “说实在话,季子瑜这个人为人正直,私生活检点,也算是个不错的对象。”边潇潇笑着说。

    “是吧?”知道男主的好了吧?要多少男女朋友都是从普通朋友发展上去的,女主,我看好你哟~

    终于让剧情回到正道上的万稔觅长吐一口气。

    “要我说,你如果真的对季天王感觉不错,倒可以多观察观察,看看他的性格啦、喜好啦,娱乐杂志上的东西都不准的,还得多接触才行。如果两人都有意向,你也能跟他试着相处看看。”

    “???”万稔觅一脸懵逼,他这是被女主拉郎配了?

    “最多就扣扣年终奖而已。”

    万稔觅:“……”不要搞事情啊我跟你讲。

    当他打开门走到客厅抬头的那一瞬,万稔觅觉得墨菲的棺材板大概是没盖住,不然怎么自己会被“越是不好的事情越会发生”这一铁律当头棒喝。

    平日里不忙到三更半夜不回家的叶景曜,此时正抱臂地坐在沙发上一脸阴鹜地看着他,眼神活似带了钩子。

    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装束,万稔觅在心里哦豁了一声。

    “宿主啊,让你不要搞事情你不听,现在好了吧!”系统幸灾乐祸地说,“啧啧啧,看看叶景曜的眼神,简直是要把你生吞活剥了。”

    万稔觅应:“滚滚滚,我没你这样只知道嘲讽的辣鸡系统。”

    “还站在那里干什么?需要我请你过来吗?”

    万稔觅不由自主地吞咽了口唾沫,认真地思考了一下逃跑成功的几率,在得到一个无限趋近于零的数值之后,只能视死如归地去了。

    “哥……”一股被野兽盯上的危险预感在对上叶景曜视线的瞬间席卷全身,这让惜命的万稔觅识时务地选择了先服软。

    “不要叫我哥!”叶景曜打断他的话,“我没有你这样的……”

    说到这里,叶景曜卡了一下壳,很显然,他看着一身女装的万稔觅,不知该开口喊弟弟还是妹妹。

    这真是神他喵的尴尬。

    “去见边潇潇了?”

    万稔觅低垂着脑袋站在叶景曜面前,没点头也没摇头。

    “是不是不记得我说过什么了?嗯?”叶景曜站起来,用食指勾起万稔觅的下巴迫使他抬起头来,“为什么总是不听话呢,我亲爱的弟弟?”

    被迫与叶景曜对视的万稔觅眉头微蹙,双目宛若一泓清泉,此刻含嗔带怨别有一番风情,眼尾眉梢更是不自觉流露出一丝楚楚可怜的意味,随着年岁渐长已初显英气的轮廓在长发的遮掩下也跟着雌雄莫辩起来。

    万稔觅似乎是想要解释,他张开嘴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叶景曜的眼神吓得忘了词。

    而在叶景曜看来,万稔觅此时微启的朱唇活像是无声的邀请,他的理智被一把滔天欲丨火焚烧殆尽。

    “叶景曜脑补了什么鬼,怎么眼神这么可怕?”万稔觅被盯得发毛,心里犹如十五只吊水桶打水七上八下。

    系统还没来得及回话,叶景曜已经双膝微曲单手操过万稔觅的屁股蛋把他抱了起来。

    “这他妈的什么怪力!”万稔觅被端着屁股抱起来的那一瞬间,头一次对牛顿发现的万有引力定律产生了强烈的质疑,他在心里嚎啕,“我再也不敢惹叶景曜了,感觉他一拳头下去能打死两个我!”

    系统沉默良久,不知该怎么反驳。

    为了避免自己走上菊花还没开屁股就先开的悲惨道路,他下意识地将双手撑在了叶景曜的肩头,在叶景曜一个不知刻意还是无心的趔趄下,他的双腿先一步他的理智,盘上了叶景曜的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