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快穿之反派拯救事务所 83.第083章

时间:2018-09-15作者:向南旅行家

    小可爱们请支持正版哟, 啾咪~

    “海口不要夸得太大啊兄弟, 男主现在对你的好感度只有40。   一看书  w ww·1 kanshu·”

    万稔觅一脸懵逼地问:“你不要瞎讲, 一年前他对我的好感度都50了, 这一年多我忍辱负重好感度不涨就算了怎么还降了?”

    “哦, 因为你带资进组。”系统往前翻了一下数据这才发现被扣的好感度源于哪里。

    “干脆改名季耿直好了。”万稔觅冷漠道。

    系统用它的电子音发出杠铃版的笑声, 说:“累死累活才把男主好感度刷到50, 一下被扣掉10点的滋味不好受吧咦嘻嘻。”

    “我刚来的时候边潇潇对我的好感度还是负数呢。”万稔觅觉得这种等级为e的小世界对他而言根本没什么难度,“女主的好感度既然是从感情上突破,那男主一定得走事业路线。”

    “你没忘刚刚那些人都拿什么眼神看你吧?”系统仿佛听到了一个笑话,“你觉得他们不假公济私给你下绊子的可能性有多大?”

    “也没谁规定反派拯救部不能走打脸流嘛。”万稔觅笑得一脸贱兮兮, “我还真怕他们不给我下绊子。”

    为了讨个好彩头, 一般开机第一场都力争一条过,在场的演员虽然不乏有资历的,但是实力强劲到整场下来不ng,当季子瑜莫属。

    万稔觅已经吃透了季子瑜这个人物的性格, 哪怕对方如今对自己感官不错,也没有像其他人那样围上去跟他打招呼, 只是在对方视线落在他身上的时候,矜持地点了下头就算问过好了。

    今天全天没有万稔觅的戏, 但既然是大投资商塞进来的人, 要在现场观摩学习也不无不可, 于是他就理所当然地占据了导演身边视野最好的地理位置, 生怕给自己拉的仇恨不够稳妥。

    《混天录》是一部用一条主线将在仙、人、魔、妖四界发生的四个不同的故事串联在一起的恢弘巨制, 更令人拍手叫绝的是, 作者并没有将每个故事局限于小儿女的情情爱爱,而是以小见大,将故事铺成开去,由一对爱人离散写到家国之恨,由一场夺丨权之战引发人性思考,整个剧本中有很多暗含深意的点,就因为这些,它不再单单是一部商业片。

    故事一开篇就讲到一国之主沉迷长生之道不问朝政而监国太子又轻信佞臣导致民不聊生饿殍遍野,易子而食的惨剧屡见不鲜,人心怨而生魔,经年未过,人界大片土地被魔物占据,黎民百姓处境势同水火,借此为仙魔大战埋下种子。

    按理说第一场戏应该是由万稔觅饰演的未名山小道士邵宇堂入世历练被贼人所骗,身无分文碰到了季子瑜扮演的性格阴鹜的三皇子封烨桦,因今上沉迷丹道封烨桦对邵宇堂这类江湖术士不仅没有好感相反还很憎恶,于是在封烨桦见到邵宇堂因性格单纯被骗后不但没有伸出援手还将其嘲讽了一番。

    但是!导演不信任万稔觅的演技,他宁可选择后期季子瑜饰演的封烨桦夺丨权上位的那场情绪大爆发的独角戏也不愿意让他俩搭那场全程无难点的相遇戏。一看书   ·1kans书hu·

    万稔觅表示:爱谁谁咯。

    耗了一上午,终于要开拍了,场记板发出清脆的咔哒一声,摄像机开始运转,刚刚还神色淡淡的季子瑜瞬间气场全开,明明眉眼间还是那个人,却能叫人想不起过去的他是什么样。一路杀到中宫的封烨桦神色冷厉,还淌着血的长刀及泛着冷光的盔甲让他形同丨修罗。不止他这个人,就连他说话的语调里都带着一股煞气,为了进一步刻画人物形象,后期特效师会在这个时候给封烨桦周身添上黑气,间接告诉观众他以身饲魔多时。

    难能可贵的是,哪怕这会儿没有后期制作,万稔觅仍在季子瑜看向镜头的那一瞬间,从他的眼中看到了真实的杀意,这种情绪很煽动人,让其不自觉地跟着热血沸腾。

    “我封烨桦一生戎马,从未想过自己的家国不受强敌侵袭而灭、不因天灾突降而毁,却是败在你们这些奸佞手中!”季子瑜声音嘶哑,目可啖肉,他一步步走向正中,因为机位问题,本该坐在皇椅上的另一名演员并没在场,季子瑜得依靠自己的想象把这场戏演完。

    “魔?何为魔?”反问一句之后,季子瑜发出刺耳的长笑,就在众人以为他身上的魔性快要抹杀他的人性时,笑声戛然而止,他的声音变得低沉喑哑,“害人性命、惑人心智才是魔,我虽有魔身,却无魔心。可你们?你们这些人虽然个个长得道貌岸然,但心究竟是红的还是黑的……得挖出来了,才看得清。”渐趋平缓的气氛,在季子瑜一个嗜血的眼神中再次升温,仿佛碰到了易爆品的火种,瞬间引发了异常剧烈的震动。

    “过!”导演一声令下,众人这才从季子瑜精湛的演技中回过神,也不知道谁带的头,反正全场都跟着鼓起了掌。

    季子瑜走下场来到导演身边看回放,跟导演商量下场对手戏的走位以及其他注意事项。

    万稔觅也不刷存在感,好宝宝似的乖巧地坐在一旁,导演跟季子瑜说什么都要听上一耳朵。

    “真不要脸,逼走阎高驰不说,这会儿还想着能抱上季天王的大腿。”一个小花旦的助理给对方端姜茶的时候小声在她耳边嘀咕了一句,“要我说,这就是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粥。”

    小花旦大概是挺喜欢听,还扯出了一个皮笑肉不笑的微妙表情,要直来直去地贬低万稔觅还好,偏偏往日她在剧组总扮演老好人角色,听到自己助理这么说,不但不能附和,还非得硬生生从平缓的眉间扯出几道褶子,强迫自己做出怒容来。

    小花旦说:“我平时怎么教你?不能在人背后随便说人坏话,这是做人最起码的礼貌。跟了我这么久怎么这点儿东西都学不好。他既然能进组,自然有他的真才实干,保不齐等他开拍的时候,能让大家眼前一亮呢。”

    她的声音可不算小,这明褒实贬的话让周围那些本就不屑同他为伍的人更是目含轻视。

    万稔觅闻声扭过头看了小花旦一眼,不吹不黑,小花旦确实长得不错,跟当下那群锥子脸桃杏眼的网红脸不一样,她有着一股自己独特的风情,媚而不艳,美而不俗。

    本以为万稔觅会和传闻中那样直接暴脾气一上来掳袖子就干,哪成想对方只是朝她眯起眼抿嘴一笑,真的只是笑,一点儿恶意不带,小花旦还没从那个勾人神魂的笑容中回过神离开,万稔觅已经扭回头去重新把注意力放在导演身上了。

    “这段位也太低了吧,猪对手都称不上,靠这样的人下绊子帮着我刷男主的好感度,还不如我自己给自己下套呢。”万稔觅向系统吐槽,“讲讲道理啊,边上的人看不出来她在黑我的都是脑子有问题了吧?”

    系统竟然无法反驳。

    “要不是今天季子瑜在场,我现在就能甩袖子走人你信不信!”

    “难为你有留下来刺探军情的心。”系统夸奖万稔觅道,“古语有云,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万稔觅羞赧一笑,说道:“可不是么,穿盔甲的男主贼帅了,我忍不住在脑子里模拟了十好几来种他穿这身盔甲在片场各个角落把我干翻天的场面了,咦嘻嘻。龙宛转、燕同心、空翻蝶、野马跃……”

    系统:“……”我并不想知道的这么详细,谢谢。

    穿越伊始,技术部就曾苦口婆心地劝诫他“小万啊,你的水平大家都心里有数,算我们技术部求你了,千万别再把小世界弄崩溃了,ooc一时爽,技术补断肠啊”,如今狠话已经放出去,要是下一场自己没有爆seed,那岂不是搬起好感度砸自己的脚?

    “叶烁,下一场到你了,快去准备。”

    万稔觅听到副导喊自己的名字,非常符合人物性格地高扬起下巴从鼻腔里发出一声见了风就会消失的短哼,把“狗眼看人低”演绎了个活灵活现,然后……

    躺在床上双目紧闭的万稔觅在脑子里呼唤系统:“统儿。”

    系统:“……”

    “我的好统儿。”

    系统:“…………”

    “我亲爱的好统儿。”

    系统:“………………”妈的有完没完。

    “没想到哇没想到,我这种随随便便去哪个三千小世界都能混个影帝玩玩的穿越小能手竟然栽在了这样一个文明度不高的小世界人的手中。”

    觅觅心里苦。

    系统觉得自己有必要摆正一下万稔觅的思想观念:“往好里想,至少他们安排你演一个植物人不会引发人物ooc,你要是非得争口气在这部戏里演技压女主一头,没被察觉还好,万一被这个小世界的运道察觉了,你猜它会不会把你弹出去?”

    “哎,无敌是多么,多么寂寞~”

    系统:“……”妈的智障。

    知道自己在这部戏里没什么出头之日之后,万稔觅决定放纵一回,不就是植物人嘛,谁还不会闭上眼睡觉了咋地。

    然后就睡了个爽。

    大概是难得没有用植物人的身份闹出什么幺蛾子,收工的时候,还被导演点名表扬了,说万稔觅今天演的植物人特别的走心,完全没有刻意抢戏。

    并没有觉得很开心呢。

    “过两天有个电影试镜,你准备……算了,还是别准备了,反正也是陪跑。”过来接万稔觅的经纪人虽然努力体现着自己的尽职尽责,但是对着那张除了能看就没什么大用的脸,最终还是选择把激励的话憋了回去。

    万稔觅不服气,回了一句:“我觉得我还是可以准备一下的。”

    “然后再一次被保安轰出来?”

    万稔觅:“……”一点都不想知道试个镜而已为什么会试得那么惊心动魄。

    “这个机会是张老板给的,到时候一起吃个饭,好好感谢一下人家。”

    “我是一个有底线的演员。”万稔觅觉得是时候摆正一下自己经纪人的态度,“这种明显是准备潜规则的饭局,我绝对不会去。”

    结果换回来对方一句:“得了吧,别玷污‘演员’这两个字了。”

    万稔觅:“???”这种经纪人都能活到最后,凭什么原主结局那么凄惨?

    “那我放弃试镜机会。”

    “别以为你还是千人疼万人宠的叶家小公子。”经纪人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不靠这些饭局,你以为你自己能在娱乐圈走多远?”

    “能走多远是多远,至少,我走的问心无愧。”

    经纪人听他这么说,只是从后视镜里看了他一眼,虽然只是如蝴蝶沾枝般的短暂一瞥,可其中包含的轻蔑情绪仿佛具现出了一支强有力的胳膊,朝他脸上狠狠扇了一耳光。

    没实力又没后台的人,根本没有谈条件的权力。

    话不投机半句多,万稔觅闭上眼睛拒绝再跟对方交流。

    大概觉得万稔觅这根朽木实在没有什么雕琢的前景,过了没两天,公司里打来一通电话,说是因为人员调动给他换了个经纪人,那场试镜自然也跟着不了了之。

    究竟新换的经纪人是谁,那头没明说,支支吾吾的一听就知道有猫腻。万稔觅没放在心上,他来这个小世界本来就不是为了虎躯一震演技侧漏成就一代影帝,拿不拿得到资源实在不在他的考虑范围内。

    “听说你换经纪人了?”边潇潇主动过来找万稔觅说话这还是头一次。

    万稔觅板着一张脸,摆明着不想谈论这个话题。

    今早被开着一除了喇叭不响哪儿哪儿都响的破金杯的本事不大胃口不小的经纪人送到片场的时候,万稔觅觉得原主在这个小世界仅有的颜面也扫了地,所有投过来的视线中,无一不带着不加掩饰的恶意,为了不ooc,他只能全天都摆出一张生人勿进的冰山脸。

    这几天在片场,好不容易把边潇潇的好感度刷到了40,及格线之下的数值,万稔觅一般不太会作死,虽然看起来像不愿意同对方说话,却还是让出了大半部分长椅。

    “那你最近手头上不是没有什么剧可以拍?”边潇潇自然领悟到了万稔觅的意思,毫不扭捏地在他身边坐下,还好心地递给他一杯咖啡。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