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快穿之反派拯救事务所 84.第084章

时间:2018-09-15作者:向南旅行家

    小可爱们请支持正版哟, 啾咪~

    “他宁可自己撸也不上我!”

    甚至还有点幸灾乐祸。要看 书 ·1书kanshu·

    “直说了吧, 技术部是不是给了你什么奇怪的光环, 比如‘箭在弦上就是不发’光环、‘能看不能吃’光环和‘为了万稔觅成为废鱼而努力’光环。”万稔觅陇上自己的衣服, 一脸的生无可恋,“就差一丁点儿啊, 真的是就差一丁点儿!我连他大叽叽的轮廓都清清楚楚地感受到了,结果还是什么都没发生。”

    系统安慰他:“往好了想,至少叶景曜不是不行。”

    “对我不行哪怕他能一夜七次一次一小时都没有用!”万稔觅哇哇大哭。

    万稔觅被这件事情闹得心情特别不好, 在叶景曜去洗手间后不久就回房了, 将自己整个一囫囵闷在被窝里出气的孔都没留, 叶景曜特地为他准备的爱心夜宵别说动, 愣是看都没看一眼。

    就是这么硬气!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晚上睡姿有问题,万稔觅老觉得昨天被鬼压床了,浑身动弹不得不说,还倍感呼吸困难,更令他绝望的是,他还因为鬼压床梦丨遗了。

    “要不是房门关得好好的,我真以为叶景曜三更半夜忍不住过来偷袭我了呢~”

    系统诚实地说:“别说人了, 连苍蝇都没飞进来一只。”

    “滚滚滚, 就你会说话?”

    正说着, 叶景曜来到了万稔觅房门前,他来回走动好一会儿, 那脚步声重得楼下保安室都能听见。

    “我觉得肯定是因为我刚成年, 叶景曜碍于道德伦理的束缚才没有做到最后一步。”万稔觅如是对系统说。

    系统反问:“去年你这皮囊还没成年也不见得那些不堪入目的事情他少做了, 怎么你都成年了他反倒开始走矜持路线了?”

    万稔觅:“……”我的系统什么时候这么能说会道了?

    系统见万稔觅辨无可辨,再接再厉道:“要么是你魅力不够要么是他活不好,但是就昨天那天雷勾地火的场面来看,绝对不是后者。”

    万稔觅咬牙切齿道:“我纵横gay圈这么多年,什么大场面没见过,要不是为了完成任务,我一早就把叶景曜给睡了!”

    “可笑可笑真可笑,小0也想当1号。”要不是系统没手,万稔觅觉得这会儿它都能打起拍子。

    万稔觅:“……”我他妈怎么摊上这么个玩蛋玩意?!

    这头系统不给万稔觅好脸色,另一头叶景曜活生生磨薄了一层地板最终也没能敲下去门,万稔觅那叫一个恨铁不成钢,沉在丹田中的那口气厚积却没途径发出来,可把他憋了个半死。

    作为一个有骨气的0号,万稔觅表示要冷战就冷战到底,关电脑关电视关手机,不跟外界有任何往来,把自己锁在房里一整天,干坐着无聊干脆把剧本来来回回颠颠倒倒翻了数十遍。

    “我真感动,你终于知道努力了。”系统很是欣慰。

    万稔觅哦了一声说:“既然这个世界没人能够填满我空虚的身体,我决定早点搞定任务早点回事务所,去下个世界之前贿赂贿赂编辑部的,让他们给我安排几个颜正身材好还有大叽叽的1号。 壹 看 书 ww w看·1kanshu·c om”

    系统:“……”虽然目的不太一样,但是向着完成任务这个大方向前进总是没错的。

    大概这个世界真的跟万稔觅犯冲,就在他在为电影开拍做最后努力时,剧组那边又闹出幺蛾子了。

    阎高驰v:我知道有些人得罪不起,在不累及自身利益的时候,我不该做这只出头鸟。然而这一次我真的无法接受一个毫无演技的人因为拥有殷实的家境就可以枉顾他人长达数月的努力截胡那个重要角色。既然以我一己之力无法撼动这个决定,那么我只能用自己的行动捍卫我心中的净土。在此,我郑重宣布:我,阎高驰,正式退出《混天录》剧组,未尽事宜,详列如图[图片]

    作为《混天录》主要参演人员阎高驰的这条微博一经发布,就引发上万余次的转发和评论,清一色的“顶高驰反叶烁”、“垃圾叶烁滚出娱乐圈”。各报社狗仔闻风而动,纷纷瞄准这条微博中没指名道姓却不言而喻的另一主角——叶烁。

    接到王小胖——也就是叶烁经纪人——电话的时候,万稔觅毫不怀疑自己从对方号丧一般的凄惨音调里听到了哭腔。

    “怎么了这是?有话说话,要不是我本人还好好站着,都以为你这是跟我吊唁来了。”说着,万稔觅面色平和地将剧本翻过一页。

    “二少,你最近刷微博了吗?”

    “电影马上要开拍了,我哪儿还有时间刷微博啊。”万稔觅放下剧本,知道这通电话没这么容易了了,“有什么事就直说吧,我心理承受能力挺强,哪怕你现在跟我说叶家破产叶景曜把我送出去顶债我都能面不改色心不跳。”

    系统:“……”你倒是想得美。

    王小胖一刚进娱乐圈的萌新能懂什么啊,见微博水军又一次攻占万稔觅微博评论各种污言秽语齐齐上阵的架势立马慌了,更不提那个已经被各大报社打瘫了的工作手机。

    “怎么办啊二少,电影拍不了了,主演跑了。”说完就是巨大一声擤鼻涕的声音。

    万稔觅将手机远远挪开,一脸的嫌弃,等那头没什么奇怪响动了才又贴近耳朵。万稔觅说:“又不是江南皮革厂,主演跑了还能真弄垮一个电影?这是个大制作大ip,他不演总有人演,这样还能给电影炒炒话题度,你啊,就把心放肚子里吧。”

    “可是……现在全微博都在让你滚出娱乐圈,你都成众矢之的的了。”

    “没走到最后一步,谁也不知道会怎么样。”万稔觅无所谓地说,“等着看吧,现在让我滚,等我真的滚了,那可求也求不回来了。”

    说完万稔觅不等王小胖回应,直接挂了电话。

    万稔觅说不担心就真的是不担心,剧组也没有其他人出来对此发表什么看法,娱乐圈的八卦一秒钟一个样,除了《混天录》的那些死忠粉,也没谁再对这件事抱有太多热情。

    因为连连爆出微博热门,《混天录》开机仪式来了很多记者,把空地站了个满满当当,万稔觅虽然找了个角落待着尽可能减少自己的存在感,却没能逃过娱记的火眼金睛。自由询问时间一到,长丨枪短炮对着他就去了。

    “叶烁,你能跟我们说说你对近来微博上刷出的#叶烁滚出娱乐圈#这一话题有什么想法吗?”

    “我坚决捍卫他们表达自己想法的权利。”

    “这么说,你也觉得自己的演技没有办法驾驭这样一个角色?”

    “演技这东西不是红口白牙说出来的,而是用作品展现出来的。”说到这里万稔觅略带羞涩的笑了笑,“希望你们能从这部电影里看到一个和过去不一样的我。”

    “原男主角阎高驰退组一事你是怎么看的?你觉得跟你拿到邵宇堂这个角色有关吗?”

    “不管是谁,都不应该如此轻易放弃凭借自己努力费尽千辛万苦得来的角色,我很遗憾他做出的选择,同时也希望他在未来能有更好的发展。”

    见所有问题都冲着万稔觅去,剧组其他演员虽然还是面带笑容可心机浅的已经面露不虞,碍于公众场合不好发作,但是看向万稔觅的眼神已经透露出强烈的不满。这里的人随便一个拿出来都是业界数一数二的,结果一个开机仪式的曝光度全给万稔觅这个排十八线都是抬举他的花瓶抢去了,这都十来分钟了就见闪光灯对着他一个人kuakuakua,搁谁谁能咽下这口气?

    见记者准备问个没完没了了,万稔觅连忙开口说:“相信大家也有很多关于电影的问题想要问导演和其他的参演人员,毕竟这部电影叫《混天录》,如果以后有机会能够出一部《花瓶录》的话,我绝对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在场的记者都没有想到随便三两句话就能从万稔觅口中套出一条大新闻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不知道是因为今天阳光正好,还是因为他太过气定神闲,反正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觉得今天的万稔觅无论是外貌还是表现都格外的引人瞩目。

    正如他的名字一般,熠熠生辉,闪耀如辰。

    万稔觅抿嘴一笑,心想:走了这么多弯路,终于正确地使用了一次万人迷光环,为自己点赞。

    敢情是有个更大的腕儿接过了这个烫手山芋。

    “我有一种强烈的预感……”万稔觅对系统说,“拍完这部戏我就能刷满男主好感度顺利脱离此方世界。”

    “海口不要夸得太大啊兄弟,男主现在对你的好感度只有40。”

    万稔觅一脸懵逼地问:“你不要瞎讲,一年前他对我的好感度都50了,这一年多我忍辱负重好感度不涨就算了怎么还降了?”

    “哦,因为你带资进组。”系统往前翻了一下数据这才发现被扣的好感度源于哪里。

    “干脆改名季耿直好了。”万稔觅冷漠道。

    系统用它的电子音发出杠铃版的笑声,说:“累死累活才把男主好感度刷到50,一下被扣掉10点的滋味不好受吧咦嘻嘻。”

    “我刚来的时候边潇潇对我的好感度还是负数呢。”万稔觅觉得这种等级为e的小世界对他而言根本没什么难度,“女主的好感度既然是从感情上突破,那男主一定得走事业路线。”

    “你没忘刚刚那些人都拿什么眼神看你吧?”系统仿佛听到了一个笑话,“你觉得他们不假公济私给你下绊子的可能性有多大?”

    “也没谁规定反派拯救部不能走打脸流嘛。”万稔觅笑得一脸贱兮兮,“我还真怕他们不给我下绊子。”

    为了讨个好彩头,一般开机第一场都力争一条过,在场的演员虽然不乏有资历的,但是实力强劲到整场下来不ng,当季子瑜莫属。

    万稔觅已经吃透了季子瑜这个人物的性格,哪怕对方如今对自己感官不错,也没有像其他人那样围上去跟他打招呼,只是在对方视线落在他身上的时候,矜持地点了下头就算问过好了。

    今天全天没有万稔觅的戏,但既然是大投资商塞进来的人,要在现场观摩学习也不无不可,于是他就理所当然地占据了导演身边视野最好的地理位置,生怕给自己拉的仇恨不够稳妥。

    《混天录》是一部用一条主线将在仙、人、魔、妖四界发生的四个不同的故事串联在一起的恢弘巨制,更令人拍手叫绝的是,作者并没有将每个故事局限于小儿女的情情爱爱,而是以小见大,将故事铺成开去,由一对爱人离散写到家国之恨,由一场夺丨权之战引发人性思考,整个剧本中有很多暗含深意的点,就因为这些,它不再单单是一部商业片。

    故事一开篇就讲到一国之主沉迷长生之道不问朝政而监国太子又轻信佞臣导致民不聊生饿殍遍野,易子而食的惨剧屡见不鲜,人心怨而生魔,经年未过,人界大片土地被魔物占据,黎民百姓处境势同水火,借此为仙魔大战埋下种子。

    按理说第一场戏应该是由万稔觅饰演的未名山小道士邵宇堂入世历练被贼人所骗,身无分文碰到了季子瑜扮演的性格阴鹜的三皇子封烨桦,因今上沉迷丹道封烨桦对邵宇堂这类江湖术士不仅没有好感相反还很憎恶,于是在封烨桦见到邵宇堂因性格单纯被骗后不但没有伸出援手还将其嘲讽了一番。

    但是!导演不信任万稔觅的演技,他宁可选择后期季子瑜饰演的封烨桦夺丨权上位的那场情绪大爆发的独角戏也不愿意让他俩搭那场全程无难点的相遇戏。

    万稔觅表示:爱谁谁咯。

    耗了一上午,终于要开拍了,场记板发出清脆的咔哒一声,摄像机开始运转,刚刚还神色淡淡的季子瑜瞬间气场全开,明明眉眼间还是那个人,却能叫人想不起过去的他是什么样。一路杀到中宫的封烨桦神色冷厉,还淌着血的长刀及泛着冷光的盔甲让他形同丨修罗。不止他这个人,就连他说话的语调里都带着一股煞气,为了进一步刻画人物形象,后期特效师会在这个时候给封烨桦周身添上黑气,间接告诉观众他以身饲魔多时。

    难能可贵的是,哪怕这会儿没有后期制作,万稔觅仍在季子瑜看向镜头的那一瞬间,从他的眼中看到了真实的杀意,这种情绪很煽动人,让其不自觉地跟着热血沸腾。

    “我封烨桦一生戎马,从未想过自己的家国不受强敌侵袭而灭、不因天灾突降而毁,却是败在你们这些奸佞手中!”季子瑜声音嘶哑,目可啖肉,他一步步走向正中,因为机位问题,本该坐在皇椅上的另一名演员并没在场,季子瑜得依靠自己的想象把这场戏演完。

    “魔?何为魔?”反问一句之后,季子瑜发出刺耳的长笑,就在众人以为他身上的魔性快要抹杀他的人性时,笑声戛然而止,他的声音变得低沉喑哑,“害人性命、惑人心智才是魔,我虽有魔身,却无魔心。可你们?你们这些人虽然个个长得道貌岸然,但心究竟是红的还是黑的……得挖出来了,才看得清。”渐趋平缓的气氛,在季子瑜一个嗜血的眼神中再次升温,仿佛碰到了易爆品的火种,瞬间引发了异常剧烈的震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