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快穿之反派拯救事务所 95.第095章

时间:2018-09-15作者:向南旅行家

    小可爱们请支持正版哟, 啾咪~  “这伤口肯定要进行缝合。”医生说,“怎么弄的这是?不是在拍戏吗?还能把人伤成这德行?”

    导演都快愁白头发了,谁能想到戏拍得好好的,会弄出这么一出呢, 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意外,纯属意外, 拍戏的时候一块广告牌掉下来了。”

    “广告牌?那还得打破伤风。”医生听闻挑了挑眉, 填了一句。

    边潇潇对众人的对话充耳不闻, 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万稔觅,她两只手不断地来回搓动, 借此来平复自己的心情。

    相比起边潇潇, 万稔觅可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他推开边潇潇的时候, 根本来不及跑出广告牌落下的范围, 被砸中的左腿小腿部位血肉模糊, 几乎分不清哪是骨头哪是肉,当初抬他上担架颇费了一番功夫,就连看惯了病患的医生在瞧见他的伤势时都不由皱起了眉头。

    “你这还好,锋个针就没什么事儿了, 倒是躺着的这位情况不容乐观。”

    边潇潇听到医生这么说, 忙紧紧攥住对方的袖子, 声嘶力竭地说:“一定要治好他, 求求你医生, 不管花多少钱, 一定要治好他。”

    “我们尽力。”见多了病人失态的家属,医生安抚了两句,“你的手都伤成这样了,就别担心其他的事情了。”

    导演追问了一句:“他的腿能保下来吗?”

    边潇潇震惊地看向导演,又飞快将视线投到医生身上,她嚅嗫着双唇,却始终吐不出一个字,她害怕会从医生的口中听到自己最不希望听到的答案。

    救护车停了下来,临下车前,医生又看了边潇潇一眼。

    “我们会尽最大努力,让病人得到最及时最有效的医治。”说完推开了救护车的门,将万稔觅抬上手术室的担架车跟着闻讯而来的医生护士一起跑向手术室。

    导演和几个主要的工作人员都在手术室门口等着,边潇潇缝合好伤口之后也赶了过来,此时手术已经进行了三个多小时,导演也从一开始的侥幸到现在焦躁不安。

    “你说说,这叫什么事儿。”

    导演也是心有戚戚,他说:“谁能想到那块广告牌会突然掉下来呢?”

    “要我说,叶烁整个就一霉神附体,要不怎么别人都没什么大事儿,就他受这么重的伤。”

    边潇潇冷着一张脸说:“积点口德吧,如果他没有把我推开,别说站在手术室门口等结果,怕是太平间都没我的位置了。”

    导演狠狠地剜了说话的那人一眼,忙安慰边潇潇说:“叶烁吉人自有天相,一定不会有事的。”

    “最好没事,不然叶家可没那么好说话。”

    听闻导演的话被旁人截了过去,众人纷纷调过头看那个胆大包天的是谁。不看不要紧,这一看就看出大事了。

    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那个传说中此刻应该正忙着夺丨权根本无暇他顾而且和叶烁特别不对付的叶家大哥——叶景曜。

    导演觉得自己被坑了,相传这俩兄弟见面时恨不能饮血啖肉,怎么这会儿看起来叶景曜很是在乎他这个弟弟?

    “叶少,这件事纯属意外……”

    还没说两句,导演的话就被叶景曜打断了,他说:“是不是意外我会派人调查,不用你来给我下结论。”

    怎么说这导演也是娱乐圈有头有脸的人,眼下被这么一个小辈落了面子,脸色也很是不好看。

    奈何有钱的才是大爷,导演就算心里再不舒服,也不可能真的跟叶景曜杠上。

    数落完导演,叶景曜又把视线投向了边潇潇,他脸上瞧着没什么表情,但是从被他盯上的那一刻起,边潇潇下意识地挺直了自己的背脊,她不自觉得吞咽了口唾沫,紧握着的双手不自觉的发着抖。

    “我那个蠢弟弟就是为了救你才弄成那副人不人鬼不鬼的德行?”

    边潇潇张了张嘴,没能说出话来。

    叶景曜深深看了她一眼,好像是要扒开她的皮抽出她的骨仔仔细细看清楚她跟普通人有什么两样才能让一向眼高于顶的叶烁对她这么另眼相待。

    凝滞的气氛让所有人大气都不敢喘一声,叶景曜笔挺挺地站在手术室前,一动不动,好似一座雕像。

    当手术室上方的灯光熄灭时,所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医生甫一出来就被团团围住,问手术情况的问叶烁病情的,活像把千百八只麻雀装进了同一个笼子里。

    “手术很成功,病人的腿保住了,麻药还没醒,一会儿会转到加护病房。”医生将现阶段的情况简洁明了地说完,这才跟着自己的同事一起去休息。

    拍戏途中广告牌掉落还造成了人员受伤可是一件大事,剧组是想瞒都瞒不住,不过一下午的时间,网上都传遍了,医院门口蹲了大批娱乐记者,个个长枪短炮摩拳擦掌的,不提也知道这是准备各显神通搞到第一手报道。

    如果单单一个叶烁也掀不起这么大的风浪,奈何还有一个伤者是近日风头正盛的边潇潇,更不提当时也在现场的影帝季子瑜了。

    “要我说,这件事情也太古怪了。”病房前还没回去的两三个剧组工作人员凑在一块儿小声嘀咕,“那广告牌早不掉晚不掉,偏偏边潇潇演戏的时候掉下来。”

    “最近边潇潇风头太盛,前一部戏不过演个配角竟然大红,隐约压了同一批出道的那几个小花旦一头更不提那部戏的女主了,被人记恨也是正常。”

    “这件事……不会是人为吧?”

    众人对视了一眼,对此讳莫如深,没说两句话不约而同的沉默下来了。

    叶景曜这会儿正坐在万稔觅病床边唯一的一把椅子上,边潇潇和导演站在病床的另一边,主人翁万稔觅麻药没过,整个人看上去迷迷糊糊的。

    “凭我纵横gay圈这么多年,坐在我边上的这个男人肯定是个极品。”

    系统对万稔觅都快瘸一条腿还能想到男色上面表示了极度的无语,系统说:“涨点儿心吧万稔觅,睁开你的眼睛好好看看眼下的局面!”

    “这不挺好的吗?女主好感度刷满了,可以进入人物ooc阶段了,只要收敛一点儿别太放飞自我,这方小世界肯定没有崩溃的可能,接下来只要再把男主的好感度刷起来,我们就功德圆满了。”

    “功德圆满?”系统冷哼一声,“人物有没有ooc我不好说,但是剧情确实开始ooc了。按编辑部给出的剧本,原主的大哥从头到尾根本就没出现过,但现在,你朝你的右手边看看,叶景曜,你大哥,活的!”

    “没血缘,嘻嘻嘻,谁撩到算谁的。”万稔觅努力睁着只剩小缝一条的眼睛,将叶景曜从头到脚猥丨亵了个遍。

    系统:“……”这么下去它迟早有一天要弑主。

    “几天不见长本事了?”叶景曜瞧见万稔觅这一副惨样面上竟半点不显心疼,“还没把自己捯饬明白还想着拯救他人于水火,叶烁,我原来怎么没看出来你胸襟这么博大?”

    万稔觅沉默了半晌,觉得自己没对方能口水,只能艰难地把头扭向了边潇潇那一边摆出一副拒不合作的架势。

    别的人大概没察觉,边潇潇却能感觉到从那个男人身上陡然散发出来的危险气息,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不用说也知道,正是躺在病床上的万稔觅。

    “小烁,你觉得怎么样?”边潇潇弯下身握住万稔觅的手,小声询问道。

    万稔觅努力扯出一个笑容,安慰她说:“没事儿,哪哪儿都好。倒是你,胳膊还疼吗?”

    哦豁,叶景曜周身的气压更低了。

    边潇潇本想顶着对方几乎能杀人的视线再跟万稔觅多说两句话,但是瞧他因为失血过多而略显惨白的嘴唇,最终还是放弃了跟叶景曜叫板的念头。

    “没事就好,那你好好休息,我明天熬点汤过来看你。”

    万稔觅轻轻应了一声,朝她又笑了笑。

    边潇潇跟导演相继告辞,病房只剩下相看两厌的叶烁和叶景曜。

    “不能睡。”万稔觅刚准备闭上眼睛,叶景曜就伸手拍了拍他的脸。

    万稔觅在心里翻了个白眼,问:“……这人究竟什么来头?怎么比你还烦。”

    一物降一物,系统觉得有点开心甚至还想吹口哨:“万稔觅,你也有今天。”

    被系统的恶意糊了一脸的万稔觅艰难地睁开眼睛朝叶景曜那瞟了一眼,大概目光里传达出的“公报私仇”的意味太明显,叶景曜少有的露出了尴尬之色。

    万稔觅暗暗发誓:“别让我好起来,等我好起来,第一个上你了。”

    系统:“???”你就这点出息!

    “医生让我看着你,别让你睡着了。”叶景曜见叶烁紧紧拧在一起的眉头最终还是放软了声音,“你打的全麻,这么睡过去很危险。”

    睡又不能睡,这么一个行走的荷尔蒙发散器坐在自己身边又很难不意丨淫,为了分散自己的注意力,万稔觅只能跟系统说话。

    “统儿统儿,我觉得他再这么盯着我看,我就要硬了。”

    系统:“……”系统并不想理你并朝你扔了条狗。

    在系统正直目光的瞪视下,万稔觅毫无心理压力地承认道:“嘿,我真还就是了!”

    看把你给得意的!系统翻了个青天大白眼。

    “可是没道理啊,按照人设,我应该对叶景曜没有一丁点儿好感,见他第一面的时候,我还浑身竖汗毛呢。”万稔觅说。

    系统跟看外星人一样地看着他,问道:“你崩人设的是事情干得还少了?撇开从头崩到尾的完美演技不说,你身为富二代的飞扬跋扈呢?横行霸道呢?胡作非为呢?眼高手低呢?”

    万稔觅捂嘴一笑,说:“讨厌啦,人家家也没你说的那么好。”

    系统:“???”我拉的不是进度条是你脑子里的沟回吧?

    “其实你完全可以正面的,直接的,细致的夸奖我嘛。”万稔觅说,“你这种明贬实褒的行为并不可取,还好你碰到的是我这么个双商高的,要是遇着别人,保不齐听了这话就要怼死你啊。”

    系统冷漠道:“不过,你倒是很好地演绎了富二代常见的渣品质。”

    万稔觅:“……”负丨面评丨价就不用这么正面、直接、细致了。

    系统懒得体会万稔觅那六个点中包含着的无限深情,催促道:“行了,拿了票就赶紧出去,再跟你多说一句话我都能自爆了你信不信?”

    “笑话,这票怎么都不可能是拿给叶景曜的,我怎么可能干出跟考了一百分拿着试卷去家长面前邀功的小学生一样的事情来?”万稔觅坚决不执行系统的命令,并朝它吐了一口唾沫。

    正跟系统说着呢,叶景曜敲了敲本就没关严实的门,从缝里探出个脑袋,笑着问:“小烁,你说要给我拿样东西,怎么这么久还没好?”

    万稔觅:“……”妈的,这三个月里我是被什么奇怪的东西附身了吗?

    万稔觅迈着灌了千斤水银似的双腿朝叶景曜那头走,系统一个劲地在他脑子里“小学生”、“一百分”、“咦嘻嘻”,可把他给烦的。

    “这是给我的?”叶景曜声音里带着惊喜。

    万稔觅心想,这也太假了,明明一早就看到了,可不知道为什么,听到叶景曜这么开心,他的心情也跟着u的一下飞上了天。

    “嗯。”万稔觅强压着自己的喜悦应了一声,为了把高昂的语调压低,这个单音节词说得是一波三折。

    叶景曜看着万稔觅的眼睛,用如水般温柔的语调说:“你是想邀请我去看你的电影首映?”

    虽然不悦叶景曜的明知故问,万稔觅却还是点了头,他说:“陈导非托我给你。”

    哪怕听万稔觅这么说,叶景曜还是挺高兴,他崩了自己霸道总裁人设也要把自己的一腔欢喜给表达出来。

    “我很喜欢这个生日礼物,谢谢你,小烁。”

    万稔觅:“……”不是,怎么好好地就变成生日礼物了呢。

    系统反问道:“这个时候,你难道不应该站在道德制高点上谴责一下你自己?别人好吃好喝地供着你,时不时还要受你坏脾气的刁难,你不送珠宝送手表这些奢侈品就算了,拿这么个东西当生日礼物你还磨磨唧唧的。”

    万稔觅认真地思考了一下,绝对系统说得挺对的,于是他反省到:“要不等晚上我在自己脖子上系个蝴蝶结,脱光了在他床上等他?”

    想起了那一个夜被雪花点支配的恐惧的系统,此时竟然不知道如何应对。

    “咦嘻嘻,想想就好期待呢。”

    系统:“……”

    虽然是叶景曜的生日,但还是他亲自下厨做了一桌万稔觅爱吃的菜,万稔觅一边埋头吃饭,一边跟系统诉苦说怎么就不能在现实世界碰到一个这么好的对象,他都25开年就26了,别说大老爷们的大叽叽了,就是大老爷们的小手手都没能拉上一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