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快穿之反派拯救事务所 99.第099章

时间:2018-09-15作者:向南旅行家

    小可爱们请支持正版哟, 啾咪~

    好险, 季子瑜借着喝茶的动作垂下眼眸,掩饰住了心惊的神色, 虽然他知道万稔觅相貌的杀伤力,但是他一个直男, 万稔觅长得就是跟天仙一样跟他又能有多大关系呢?偏偏刚刚那一眼,好像要把他灵魂整个吸进去一样。

    “男主好感度减10。”

    正喝着热咖啡呢,听到系统来这么一句,万稔觅差点儿没把喉咙烫出个好歹。

    “我做了什么了就好感度减10?”万稔觅一脸莫名其妙, “刚刚不还认可了我的演技吗?”

    系统没搭理他,尽职尽责地继续抱着好感度。

    “男主好感度加3。”

    “男主好感度加2。”

    “男主好感度减5。”

    “男主好感度加1。”

    ……

    万稔觅:“……”这男主也太难讨好了, 扣起点数5分起步, 加起来就抠索索的1、2、3点的加。

    但后来好一会儿没见扣分,一个劲地往外蹦两分三分, 万稔觅下意识扭头看了季子瑜一眼,正巧跟他的视线对了个正着, 向来以冷静孤高自持的季子瑜难得露出了窘色, 但又好像跟谁比试似的,死活不肯先挪开目光。

    万稔觅被看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只能朝他露出一个礼貌的微笑,结果季子瑜竟然因为这个笑不看他了!

    而那一边季子瑜为万稔觅这个笑容都快被弄出个心律紊乱了。

    我弯了吗?就因为别人长了张好看的脸我就弯了?他就随随便便对我笑一下我就弯了???

    万稔觅完全没有意识到时灵时不灵的万人迷光环帮了他多大的一个倒忙,这会儿还跟系统吐苦水呢。

    “统儿, 我觉得我特别冤枉。”万稔觅说, “刷边潇潇好感度的时候我都没有这么认真, 季子瑜不领情就算了,他还扣我分!”

    “没为男主看美妆视频刷睫毛戴美瞳涂口红穿长裙,你还敢说你认真?!”

    万稔觅应道:“……差不多得了啊。”

    “没因为穿女装跟男主见面跟他诉说自己悲惨的童年导致触怒原主哥哥后门大开,你还敢说你认真?!”系统一副不够不够我就要说的损样继续说道。

    万稔觅沉默了半晌,说:“都是工作伙伴,何必这么执着地互相伤害。”

    “只不过拍了几个没有ng的镜头就敢说自己认真?!”

    万稔觅说:“要不这样,什么时候我也女装见一见男主,顺带着掰一掰他,撩到手之后再甩了他,把这个世界的爽度降到零下,大家一起崩溃毁灭?”

    系统没想到万稔觅敢玩的这么大,怂了一下,转口安慰道:“算了,虽然扣分扣得多,但是加分也加的不少,减减加加的,你还多挣了一分呢。”

    终于把男主好感度刷到了41的万稔觅并没觉得有多高兴。

    趁着换场景,万稔觅坐在场边又翻起了剧本,剧组里的人要么不喜欢他见了他就开启嘲讽模式,要么不在意他纵使他两条全一镜到底也没觉得他能掀出多大浪花,万稔觅乐得不用跟他们打交道。

    “叶少,刚有人让我拿了这个给你。”

    万稔觅从一脸疑惑的王小胖手中接过一个保温桶,也满脸的莫名其妙,以他现在的名声,出门没被泼硫酸都算粉丝给面子了,竟然还有人特地送来爱心便当?

    正蒙着呢,万稔觅的电话响了。

    “喂?”

    “东西收到了吗?”是叶景曜。

    万稔觅不咸不淡地应道:“收到了。”

    “这两天降温,怕你在剧组吃不到一口热乎的,做了些吃的让人给你捎过去。”叶景曜的声音带着一股旁人都能听出来的亲昵暧昧,这种话从搁在耳边的手机里传出来,特别有种耳鬓厮磨的感觉。

    万稔觅没察觉自己的耳尖已经开始泛红,眼角眉梢都带上了明显笑意,还是以一副可有可无的态度回答:“剧组这边吃的都挺好,以后别让人送了。”

    “今天忙吗?”叶景曜大概是不喜欢听他说这种话,岔开了话题,“我听说你在剧组表现不错,陈导对你赞赏有加。”

    “原来在病房没人你都能按针孔摄像头监视我的一举一动,现在剧组人这么多还不是你想这么安插人手就怎么安插人手?已经清楚的事情,就不用问我了。”万稔觅停顿了一会儿,深呼吸一口气,好好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心情,终于冷下一张脸来,嘴里噼里啪啦跟念台词似的说。

    万稔觅冲人的语气让叶景曜沉默了半晌,他说:“可我想听你自己跟我说,别人口中的你终究不是真正的你。小烁,是不是要是我不开口问,你就什么都不愿意跟我说?”

    “不好意思,我真没看出来有什么能跟你说的。”

    “那你受人欺负也就准备忍气吞声这么过去?”叶景曜语气中终于开始带上恼怒。

    万稔觅笑了起来,他说:“他们嘲讽我我却没法回嘴都是拜谁所赐呢?”

    “小烁……”

    “没事我先挂了。”

    “那你今晚回……”

    没等叶景曜说完,万稔觅就把电话给按了。

    王小胖全程听完了万稔觅跟叶景曜的对话,看着万稔觅手中的保温桶,不知该走该留,特别的尴尬。

    感觉叶家两兄弟并不像外加猜测的那样哥哥容不下弟弟夺其家产赶他出门恨不能够将他逼死在外头啊!明明哥哥疼弟弟疼得要死要死,弟弟不领情就算了还态度恶劣,那嘴脸活脱脱的一二世祖!

    我是不是知道得太多了?会被解雇吗?解雇还算轻的,我不会被人灭口吧!

    王小胖已经脑补出了能在电影院播整整两个小时的《豪门仇杀实录》。

    万稔觅挂完电话,愣坐了好一会儿,才把手中的保温桶递给王小胖,他说:“这里头的东西,你吃了倒了都行,以后谁送东西过来,问一句,要是他送的,直接退回去。”

    “哦。”王小胖看万稔觅没有将他五马分尸的想法,终于松了一口气,可又总觉得自己好像做错了事情,连应话的底气都没原来说话足。

    万稔觅勉强扯出一个笑容,对他说:“行了,你先过去吧,我一个人坐会儿。”

    王小胖不放心地看了万稔觅一眼,见对方真没让他留下来伺候的打算,只能夹着尾巴灰不溜就地走了。

    系统见万稔觅低头看剧本可半天也不翻一面,不禁多嘴问了一句:“你到底怎么想的?”

    “剧组冷饭冷菜重油厚盐的吃得胃疼,好容易有了份热乎的营养午餐还不能吃,心塞塞。”万稔觅心里委屈。

    “你心情不好是因为那份没吃到嘴的饭?”系统感觉力压人类智商的主脑受到了歧视,它呵呵两声,假模假样地顺着万稔觅话里的意思说,“那你大可以躲到保姆车里吃完了再下来,你不说王小胖不说,谁还能知道呢?”

    万稔觅眼睛一亮,说:“对吼,这么简单的事情我怎么没想到!”

    “因为你根本想的就不是这个。”系统就是这么的一针见血。

    被戳穿的万稔觅丝毫没有显露出不好意思,他说:“讨厌啦,人家家只是不想既身体之后胃也被征服,毕竟我是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浪子~”

    “你做的没错。”系统不仅没有怼他,还用孺子可教的口吻对他的做法表示了赞同,只是语气带着几□□不由己的无奈。

    可万稔觅并没有觉得高兴,反而还少有的露出一个苦笑。

    “他再怎么好也不过是一段数据。”系统说,“你要经历这么多小世界,千万不要随便喜欢上什么人,要是你把这方小世界当真了,就再也脱离不出去了。”

    万稔觅小声应道:“我知道。”

    不远处的季子瑜把整个事情经过包括万稔觅脸上细微的表情变化都看在了眼里,他一面为万稔觅最终冷下脸拒绝了那个神秘人的便当开心,一面又因为刚刚万稔觅脸上全然不似做伪的欣喜表情闹腾。

    两股截然不同的情绪翻滚交织,最后在他脑子里混成了七个初号加黑标上了下划线的黑体字——我难道真的弯了!

    系统沉默了许久才说:“这么一问,我竟然觉得自己的嫌疑最大。”

    万稔觅:“……”所以这到底是个什么鬼系统?

    “那块没能砸中正主的广告牌始终是某个人心中的一根刺,难说对方会不会因为你出手相救让边潇潇只受了些轻伤就对你怀恨在心。”系统无视万稔觅鄙视的眼神,一本正经地岔开话题,“还有最近微博上跟你相关的几条话题都上了热搜,曝光率狠狠压了当红小鲜肉们一头,季天王更是亲自站出来力挺你,变着法地承认你的演技,仇恨拉得特别稳。要我说,把你视为眼中钉的人肯定不在少数。”

    “雇水军和喷子来黑我难道不会更快地达到扳倒我的目的吗?直接上演非法囚禁会不会有点过分了?”

    系统也是想不通这一点,它说:“对啊,毕竟你也没起来过,费这么大心思对绑架犯又有什么裨益呢?从犯罪心理学角度来说,这种犯罪成本已经高过犯罪所得,但凡有点儿智商的,都不会这么做。”

    万稔觅决定略过系统嘲讽他的前半段话,以及听不太懂的那一长串,将自己的重点放在了“有什么好处”上,然而他对此也是百思不得其解,只能与系统面面相觑相顾无言。

    就在系统以为万稔觅想不出什么决定放纵自己既来之则安之的时候,突然听到对方说:“我知道了!”

    系统听闻万稔觅这一惊一乍就知道对方嘴里吐不出什么象牙,一听果不其然,因为他接下来的话就是“那个人一定是垂涎我的美色!想要借此达到得到我的肉丨体的目的,哼,我是不轻易会屈服的”。

    不轻易是不是分分钟就屈服了?系统有点绝望,真是一天想弑主八百次。

    更令系统绝望的,不按常理出牌的不仅仅是万稔觅一个,还有那个最不应该出现在这里却偏偏出现在这里,跟编辑部给它的剧本主剧情八竿子打不着的人——叶景曜。

    “统儿统儿,怎么办,我好紧张!”

    收敛一下你语气里的期待,我大概还能强迫自己相信你。

    万稔觅垂下眼眸,掩饰住自己的兴奋,说:“我的天呐!统儿你看,小黑屋!养兄弟!孤男寡男!你觉得他会对我做什么?咦嘻嘻。”

    他想对你做什么我不知道,我倒是很清楚我想直接将你沉塘。

    叶景曜走到万稔觅病床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站位问题,万稔觅居然觉得自己从他的眼中看到了一丝濒临绝望的疯狂。

    不过转念一想,连夜把自己的弟弟转移到一个陌生地方还搜走对方所有通讯工具的行为也确实不是什么正常人干得出来的事情。

    “没想到是我吧?”

    确实没想到,万稔觅在心里回答,哥哥你也太会玩了!我喜欢。

    “怎么?能对这边潇潇诉苦就不能对我这个哥哥有点儿好脸色?”叶景曜见万稔觅始终面无表情,语气终于有了些不耐。

    “叶烁,我原来怎么就没看出来你是这么犟的一个人呢?”

    万稔觅冷笑道:“我原来也没看出来平日里不声不响的你竟然藏了这样的狼子野心。怎么样?现在的日子过得不错吧?叶家的钱用起来是不是格外的称心如意呢?”

    “你觉得我做的这一切只是为了自己享乐?”叶景曜眯起眼睛,表情越来越危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