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快穿之反派拯救事务所 103.第103章

时间:2018-09-15作者:向南旅行家

    “裴医生, 看什么呢?”过来串门的小警丨官见裴清源站在窗边盯着外头看了许久一动不动的, 心生好奇,也走过来够着脖子往外看。

    裴清源感觉到有人近身,当即回过头来, 小警官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 下意识地就去看裴清源, 哪知道, 这一看简直要了人命,平日里温润如玉的裴医生, 此刻眼睛里像是灌了墨,带着股令人胆寒的迫人气势。

    “怎么了?”裴清源笑着问。

    小警丨官再定睛一看, 裴清源还是那个裴清源, 他的眼睛通透得像颗琥珀,和平时别无二致。

    难道, 是他看岔了?

    小警丨官连连摇头, 他说:“我瞧你看外头看了许久,就问问。”

    裴清源闻言再次将视线投向窗外,他低垂着眼睑, 带着笑意说:“没什么,就是看到了一只不怎么听话的野猫。”

    “野猫?我们局里什么时候有野猫溜进来了?”小警官虽然疑惑,但却不敢再靠近窗户边半步了。

    “夏科,干嘛呢?上车啊。”万稔觅从副驾驶的窗口伸出头去, “快十二点了, 饿死了都, 动作麻利点儿。”

    夏科把视线从办公楼那边收回来,说道:“没什么,走吧。”

    万稔觅闻言也没说什么,侧头去拉安全带,坐在后排的吴芃同夏科有了短暂的视线的交错,随后两人都若无其事地移开了目光。

    吃饭的时候三人随口捡了几件不轻不重的案子谈论,气氛还算不错,酒足饭饱之后,吴芃突然接到上面电话让她紧急去出一个现场,她赶紧把最后一口甜点塞进嘴里,含糊不清地说:“小鱼儿,你们坐会儿,我先走了啊。”

    万稔觅连忙拉住她,说:“急什么,现成的司机在这儿呢,看什么呢,说的就是你。夏科,发挥点儿绅士风度,送一脚。”

    “我去结账。”夏科说着就站起身来。

    “别,今天我来吧,那边急,你先送吴芃过去,账我结。”万稔觅有意阻止了夏科继续掏钱包的动作,但夏科依旧完成了掏钱的任务,递了几张远超这顿午餐的纸币给万稔觅,又捏了捏他的胳膊。

    吴芃当即双手合十不停地感谢万稔觅,“太感谢了小鱼儿,明早上请你吃豆皮。”

    “还有蛋酒。”

    “行行行,你说什么是什么。”

    吴芃上了夏科的车,边系安全带边说:“看来那个人有点按奈不住了。”

    “目前还不能打草惊蛇。”夏科的脸色看起来不太好。

    吴芃赞同地点了点头,她说:“范围虽然缩小了,但是目标究竟是谁还不能确定,游学文是‘上头’的重点保护对象,从那个高中女生起,很明显有几起案子是冲着他来的,就是不知道消息是从哪边泄露出的,这种保密级别,不是核心成员根本不可能碰到。”

    “有内奸。”夏科的语气特别的笃定。

    “我们在明,敌人在暗,而且还是一个打入了内部的敌人。”吴芃仰头靠在椅背上,长叹了一口气,“头疼。”

    “很快了。”

    吴芃揉了揉自己的鼻梁,疲倦地说:“都说灵体是传说中的东西,怎么突然就检测出他是了,之前共事的时候,一点预兆都没有。”

    也不是一点儿预兆没有,夏科抿了抿唇在心里说,但他并没接吴芃这句话。

    “不过我说,要是演戏,你们俩也没必要这么逼真吧?”吴芃八卦的天性终于还是战胜了对冷面阎王夏科的恐惧,眼睛冒光地把自己好奇的事情问了出来,“说实在话,要不是我知道内情,我都觉得你们俩真的是在处对象了。”

    “这是现阶段最好接近他的方法。”夏科明显是避重就轻。

    “这一次是,那之前那次呢?”

    夏科握着方向盘的手紧了紧,没答话。

    吴芃眼睛咕噜一转,明白了过来,看来之前那次,跟什么“灵体”、“就近保护”都没关系,纯属两个成年人因为精神肉丨体上的空虚勾搭到了一块,只是吴芃怎么也想不明白,夏科看起来禁欲得跟苦修者一样的人,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情。

    在沉默中爆发了?

    识时务者为俊杰,为了保命,吴芃并没有将这个问题问出口。

    “最近都快闲出鸟来了,怎么郭队也不派案子给我跟。”万稔觅结了账,边将零钱放进钱包边同系统聊天。

    “这正是你接近男主获取他好感度的大好时机啊。”

    “我倒是想,你看看,我跟他和好多久了,平日里见面除了吃饭就是吃饭,别说进一步接触了,连亲个嘴都全靠我主动。”万稔觅说。

    系统沉默了片刻说:“宿主,你怕不是对刷好感度的理解走的有点偏。”

    “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好感度难不成还想靠一顿夜宵、一杯牛奶刷出来?”万稔觅说问。

    “emmmm……”系统觉得自己还是不要把这一段对话编进记录仪了。

    平日里没什么影的系统难得这么活跃,万稔觅赶紧问了一句:“而且你那个光环到底什么时候能修好,你知不知道发生这种重大事故,我是可以去技术部投诉你的?”

    “数据库显示光环升级工作这两天就能完成,忍一忍,再忍一忍。”

    “知不知道作为一个系统,你表现的很不专业?先是数据丢失,后来又是光环升级不提前告知导致我出现场的什么都说不出来,差点就暴露了!”

    系统卑躬屈膝地说:“我的锅,我的锅。”

    “好好检讨。”

    “一定,一定!”

    头一次碰到这样一个什么话都顺着他说根本不知“怼”为何物的系统,万稔觅竟然觉得有些不适应。

    果然人性本贱。

    万稔觅回到局里的时候夏科还没回来,本来他应该是跑现场最勤的一个,最近却整天被拘在办公室里整理卷宗。

    被人穿小鞋了?万稔觅停下笔在心里问了下自己,没道理啊,自己也没得罪谁。

    “游警丨官,就你一个人在啊?”

    万稔觅听到动静扭头一看,来的人正是这段时间他绕路走的裴清源。

    啧,麻烦。

    “裴医生啊,有什么事儿吗?”万稔觅放下手里的卷宗,“坐坐坐,来者是客,你是喝茶还是白水?”

    “不用客气。”

    “真不喝?”

    裴清源边摇头边说:“真不喝。”

    万稔觅一挑眉,“行,那坐会儿?”

    “游警……”

    “学文。”万稔觅纠正他。

    裴清源没反应过来,反问:“什么?”

    “叫我学文就行,游警丨官游警丨官的,多生分呐。”

    裴清源笑了起来,不知道是为了他的自来熟还是为了他的厚脸皮。万稔觅根本不觉得有什么,不就是现男友的前暗恋对象么,又不是正宫,眼下自己的地位还高他一等呢。

    “游学文,你可真有意思。”

    这是裴清源第二次说他有意思了,说实在话,他真没觉着自己“有意思”在哪儿了。倒是裴清源三不五时地过来他们办公室也没说找谁,见他在就要跟他聊上几句的行为比较有意思。

    见万稔觅没说话,裴清源拉了把椅子过来坐到他身边,“游警……游学文,今天我来,确实有些话想跟你说。”

    “说,我听着呢。”

    “夏科经常跟你说起我吧?我跟……”

    万稔觅听他这个开头就知道他过来是干嘛的了,当即打断裴清源的话:“不好意思,夏科还真没怎么在我面前提起你,要不,你先自己说一说?”

    裴清源看了万稔觅一眼,笑着点了头,涵养可以说是非常好了,这倒让万稔觅觉得自己有点儿没肚量。

    “行,既然夏科没介绍,那我就自己来吧。我跟他从小一起长大,他所有的一切没有人比我更清楚,虽然看起来他不好相处,但他是个非常单纯的人,认定了一件事情轻易不会改变自己的看法。”

    万稔觅一边听裴清源诉衷肠,一边跟系统聊天,“裴清源该不会是来黑男主的吧?还‘单纯’,我的天呐,要不是男主对我好感度至今只有20,我差点儿就真的信了。”

    “因为他的家庭原因,我对他很照顾,可能就是因为这个,所以他……”说到这里裴清源顿了一下,用推眼镜的动作隐去了后面那段话“后来,出了一些事情,夏科也是个犟脾气,说走就走,于是我跟他中间有几年没有联系。”

    万稔觅歪了歪头,略带疑惑地问裴清源:“不好意思裴医生,我不明白你跟我说这些究竟是什么意思?”

    “你真的不明白吗?”

    我他妈明白也得装不明白啊!

    裴清源深深看了万稔觅一眼,说道:“游学文,你这么聪明,我相信你不会没有发现你跟我的联系。”

    “所以?”对方都说得这么直白了,万稔觅也懒得装友好,双手交扣在一起放到脑后,转动椅子面向裴清源问道。

    “离开他。”

    “没可能。”

    “你都明知道自己不过是个替身了,为什么还要死乞白咧地赖着夏科?”裴清源对于在他们俩身上同时碰壁表现出了轻微的愤怒,“你知不知道就你们现在的关系,对未来夏科的发展非常不利,以他的专业知识,他完全可以拥有更好的职业前景。”

    万稔觅听到裴清源这么说,当即笑了起来,他反问:“裴医生,你这么痛心疾首指责我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什么才是夏科想要的?万众敬仰?飞黄腾达?干嘛把自己放在道德制高点上来置喙我跟他的关系,不管我这个人会带给他什么,都是他自己的选择,而我,尊重他。”

    “尊重?以一个替身的身份作为一个夏科‘退而求其次’的选择站在他身边对你而言,就是所谓的‘尊重’?”

    万稔觅把脸上的笑意收了起来,他是真的有些生气了,“裴医生,你能坐在这里跟我说上这么多废话,也是因为我尊重夏科,如果不是看在你是他发小的份上,你这会儿已经被撵出去了。”

    裴清源站了起来,他环视了办公室一周说:“知道为什么别人忙得脚不沾地,而你却闲得只能在这里整理卷宗吗?”

    妈的,我就知道有人给我穿小鞋!

    “你以为只有你知道摄像头死角?”

    操!

    “你的迎新方式很特别,哪怕过去三十年,我想那种方式还会令我回味。”裴清源从口袋中掏出u盘放在万稔觅的办公桌上,“这个是源文件,对我已经没什么用了,但是里面有些东西,你应该会感兴趣。”

    “条件。”

    “离开夏科。”

    “那么我也再说一遍,没可能。”

    裴清源冰冷的手指贴上了万稔觅的嘴唇,他看着万稔觅的视线活像是再看一个令人怜爱的小傻子,“话别说得太早,先看看里面的东西吧。”

    万稔觅目光如炬地看着裴清源,那神情,活像是准备用自己的视线把裴清源烧出个洞来。

    “友情提醒一点,以后大庭广众的,还是不要跟夏科有太过亲密的行为,不然送给我的把柄太多,我怕自己挑选不过来。”

    我,操,你,大,爷,的,裴清源!

    裴清源心情很好地走出了万稔觅办公室,顺手还帮他把门带上了。

    “过分了吧,裴清源。”

    裴清源侧头看过去,对着倚在墙边也不知道听了多久的夏科笑着说:“你不也没有彻底相信他吗?不然,在我‘过分’之前,你就会出来阻止我了。”

    “男主好感度10,当前好感度50。”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