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快穿之反派拯救事务所 111.第111章

时间:2018-09-15作者:向南旅行家

    “出事了。”

    “先生, 这……这玉佩究竟怎么回事?”

    “你接手这块玉佩之后还有什么人碰过?”徐意远捏着这枚玉佩活像是捏着蛇的七寸, 玉佩上惑人的气息收的干干净净。

    “我……我侄子。”

    徐意远看了说话的云建德——也就是云高逸的二伯——一眼,虽然没说话,但是云高逸明明白白从对方眼中看出了“坑侄子”三个字。

    “徐大师, 你, 你可要救救我侄子啊, 他什么都不知道, 就被我拉着看了一眼。”云建德算是明白自己招惹到了什么厉害角色了,这会儿说话都带上了哭腔, “我半截身子入土了,死不死没什么关系, 可我侄子还年轻啊, 我就是倾家荡产也得把他拖出泥坑。”

    “让他来s市一趟吧,能不能救, 看缘分。”

    “好, 好好好,我这就给他打电话。”云建德没等徐意远应话拿起手机就给万稔觅打电话,可想而知这电话是打不出去的, 连着播了好几遍,都显示是空号,“这,这没道理啊, 小逸没改过号码, 用了多少年了, 不可能是空号的。”

    徐意远好容易压下自己准备投给云建德“你是智障吗”的眼神,让他把电话递给自己,也不知道他在手机屏幕上鬼画了个什么东西,反正那头很快就接通了,徐意远刚点开免提就听到一声震天响的哭嚎:“二伯,救命啊!!!”

    徐意远:“……”

    云建德:“……”

    万稔觅哪知道这个鬼魅会突然暴起,看着文文弱弱的,掐人却一点儿不留手,要不是躲得快没被掐住脖子,这会儿都不知道还有气没气。他倒是想打电话求助,可也要那鬼魅给他拨电话的时间啊,正巧云建德的电话过来,他真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划开的接通。

    徐意远见对方中气十足也不像是立马要嗝屁的样子,心里略微有些诧异,瞧这玉佩那人理应是出气多进气少的,没料到这时候还能大声呼救。

    云建德摸了摸自己的鼻子,不知道为什么竟有点尴尬。

    “我是……”见云建德没有说话的意思,徐意远只能自己上了,结果话才开个头就被万稔觅打断了。

    “这个时候就别自我介绍了,先帮我把这个不知道什么鬼玩意的东西驱走哇!啊啊啊,男女授受不亲啊大姐,你别这样啊,我还是黄花大闺男,你这样贴我身上我很为难的!别过来啦!我警告你,我二伯找了驱鬼大师,再不走就把你给收了!”

    徐意远:“…………”

    云建德:“…………”

    徐意远觉得自己二十多年的省略号都要在今天用完了。

    “大师,要不……您先搭搭手?”

    徐意远点了头,开口道:“我念一句你跟着念一句:上呼玉女,收摄不祥;登山石裂,佩带印章;头戴华盖,足蹑魁罡;左扶六甲,右卫六丁……”

    “上呼玉女,收摄不祥;登山石裂,佩带印章……记不住哇,大兄弟有没有短点的!”那头万稔觅要一边勇斗女鬼魅还要一边记拗口的驱鬼咒,实在没法一心二用,这会儿也懒得管自己的所言所行会不会得罪大师,简单明了地提了要求——太长不念。

    云建德是被他吓得汗都要下来了,他不时用眼角的余光去观察徐意远的脸色,生怕大师脾性大,直接撂挑子不干。

    “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常当密祝之,无所不辟。那你就一直念‘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吧。”

    云建德听闻万稔觅真的开始在电话那头不停地念九字真言,特别小心翼翼地问徐意远:“大师,碰见鬼了念这九个字就行?”

    “没什么道行的小鬼还是可以的。”

    “那这个……”

    “基本没用。”

    云建德:“???”

    见云建德满脸疑惑,徐意远又说:“让他放松一下心情,求个心安。”

    云建德:“……”这个时候还是驱鬼比较重要吧!

    万稔觅一边念着就字真言一边操着顺手从桌子上拿来的硬壳厚书猛敲化名墨蝶的鬼魅脑袋,敲得鬼魅嗷嗷直叫,更不提电话那头还有徐意远念驱鬼咒,反正两者结合过了没多久,那鬼魅就忿忿不平地化成烟雾消散了,临走前还不忘凄厉地嚎一嗓子,万稔觅从对方愤恨的眼神中读出了“我还会回来的”的意思。

    “走了?”见万稔觅那边没了声响,徐意远也不再念咒。

    “走了,”万稔觅说话还大喘气,短短两个字都有些连接不上,“谢谢你了啊大兄弟,刚刚情况紧急没时间来得及互报家门,我是云高逸,h市人,请问你是?”

    “徐意远。”

    万稔觅:“……!!!”主角攻啊!

    “你好你好,久仰久仰。”这句话说得特别真诚。

    徐意远也不知道万稔觅打哪儿久仰的自己,只当客套话听了,冷冷淡淡地嗯了一声算是应承,然后就把手机还给了云建德。

    “小逸啊,是我,二伯。”

    “二伯,你找到那位高人啦?怎么样啊,最近身体好点了吗?大师说什么了,那枚玉佩还作不作妖啊?”万稔觅一紧张就容易话多,虽然鬼魅走了一会儿,但是心情还没平复下来。

    “是啊。”云建德赶紧把免提点了,生怕他又冒出什么惊世骇俗的言论,让徐意远听了过去,“其他的事情以后再说,你这两天把店里的事情交接一下,来s市一趟。”

    “啊?可是店里忙不过来啊,非得这两天?”

    “命重要店重要?”云建德差点没被万稔觅气死。

    “命命命,当然是命重要。”万稔觅领会过来,知道这是云建德准备给他跟徐意远牵线拉桥,搞定那个鬼魅。他是要刷男主好感度的,对这种事情肯定是求之不得的。

    云建德说:“算了,店里的事情我来安排,你什么都别管了,赶紧买最早的一趟动车过来,这种事情宜早不宜迟。”

    “好嘞,我这就去网上订票。”

    万稔觅到s市的时候这个城市也逐渐苏醒过来,正碰上早高峰,刚在城郊还不觉得,这会儿差不多快接近市中心之后,万稔觅很是感受了一把大城市的快节奏生活,赶着上班的白领和背着书包上学的学生几乎将地铁占了满当,他几乎整晚没睡,这会儿有点头昏脑涨的,又低头看手机导航,走路都有些走不稳,跟人错肩的时候不小心就撞上人了。

    “不好意思,没撞疼你吧?”

    万稔觅意识到自己撞了人之后立马转身道歉,被撞得那个人抬头看了他一眼,笑着说了声:“没事。”

    “那能顺道跟你打听个地方吗?”

    大概是没想到万稔觅这么会顺杆子往上爬,愣了一会儿,紧接着又笑起来,他说:“你说,看我知不知道。”

    万稔觅掏出自己手机,给他看了云建德发过来的地址,对方惊诧地抬头看了万稔觅一眼,说:“这个地方很偏,没有直达的地铁站,出租车一般也不往那边开,就一趟班车会到,而且班车站点离这里也有些远。”

    “啊,这样啊。”万稔觅的失望之情溢于言表。

    “不过,我租的房子正在那一块附近,我带你过去吧。”

    “这怎么好意思呢?”万稔觅没想到大街上随便遇着个人都这么热心快肠的,“我看你往那边走也不是准备回去,要不你告诉我班车怎么坐,我自己找过去?”

    “没事。”那人说,“我叫奚哲,请问你是?”

    主……主角受?

    万稔觅神情恍惚地应道:“你好,我叫云高逸。”

    两人互通了姓名之后,奚哲就领着万稔觅往云建德发过来的地址去,奚哲说这地偏还真不是夸张,从地铁站出来万稔觅转了有两趟车才到班车站点,还不提下车后近二十分钟的脚程。

    “你住这边该多不方便啊。”

    万稔觅四下打量,这简直比城郊还偏了,房子都是自家建的私房,一路走过来,不见有高于三层的,家门口坐着的都是老人小孩,青年人没见着两个。

    奚哲欲言又止,明显是有难言之隐,见万稔觅没追问,他暗暗地松了口气。

    又走了几分钟,连私房都少见了,四周都是荒田零星中了点玉米之类的作物,万稔觅要不是相信主角受的人品,这会儿都该调头就跑了。

    “要我没记错,那栋房子应该就是了。”奚哲走到一个小坡的脚下停住了,他指了指隐在绰绰山林间的灰顶房子说,“你顺着这条道一直上去就是。”

    “谢谢啊,真是麻烦你了。”说着万稔觅就准备从钱包掏钱。

    “别别别,真不用。”见万稔觅要给他钱,奚哲连连推拒,“我也是顺便。”

    “那留个联系方式?我可能要在s市待段时间,到时候约你出去吃饭啊?”

    奚哲听他这么说到也爽快地把自己的电话留给了万稔觅。

    万稔觅顺着小道上去的时候,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他觉自己的身形都没有过去沉重了,脚步也逐渐轻快起来。

    走了约莫七八分钟,一栋带院子的两层小楼就印入眼帘,青砖灰瓦很是别致,跟那种做特色的小吃一条街不一样,眼前的这栋建筑仿佛是被时间遗忘,从千百年前屹立至今。接近正午的阳光从树叶的罅隙间透出来,细雨般洒在眼前这座小楼上,大门的漆油虽因老旧有些褪色,却也因此带上了种沧桑的美感,古铜色的门把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着细小的光。

    万稔觅欣赏了好一会儿才上前敲门,等了许久不见应声,正准备给他二伯打电话,门被从里面拉开了,门轴发出吱嘎一声轻响。

    “可算来了,等你半天了。”一段时间不见,云建德的精气神倒是不错,比之前看到他的时候好多了。

    “地方不好找,费了些时间。”

    “大师外出了,大概晚上才回来,主屋我们不能去,我先带你去后面的客房安置。”云建德显然在这里住了一段时间,穿廊串路很是熟稔。

    原先在前院没感觉,这会儿绕进来了才发现这地方是真大,几乎半个山头都给圈了进去,这里的建筑似乎没被精心维护过,房顶前端的瓦都有了少许脱落,可仍旧油难以言喻的美感,连墙角的青苔都显得格外别致可爱。

    “进去歇会,一会儿随便吃点什么。”云建德在屋里招呼他进去。

    “二伯,大师这么好说话的,一来就让人住进他的屋子?收不收钱的啊?”

    云建德回头看了万稔觅一眼说:“这是一个富商送给他的,闲置多年,近些日子才被打扫出来。”

    万稔觅觉得云建德的表情很微妙,感觉他话还没说完就没插嘴等着后续。

    “现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深入人心,都崇尚相信科学,鬼神这种东西信的人慢慢就少了,大师入世不深,想找他的人都不知道上哪儿找,消息辗转到他这里,不是鬼已经被解决就是人已经被解决……”

    万稔觅:……

    “加上大师又不会看风水,声名不显,嗯……手头就有些紧。于是就听从了一个同行小伙子的建议,办了这么个民宿。”

    万稔觅:???夭寿啦,一代驱鬼天师竟然因为没钱办起了民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