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江山为聘:魔尊的重生嫡妃 第7章 断了渣男的路

时间:2018-04-07作者:叶亦眸

    不过这些都不是眼前最为重要的,沐云姜脸上的伤才是当前最为重要的事情。

    毕竟,趁着伤口没有愈合,治疗起来才更容易些,一但伤口愈合了,那么,想要脸上完全不留疤就困难了。

    苏少谨已经看过了沐云姜的伤口,因此,伤口到底伤得如何,到底该如何治疗,他都已经心里有数。

    只是眼前还差着一昧药材,他还需派人回绿芜谷去取。

    皇室的宫宴,他是绿芜谷的二少爷,既然来到了这凤凰城,自然不可能不出席,对此,这一天一早,苏少谨便来到了将军府。

    对于沐沌良,来的当天,苏少谨已经礼貌地拜见过,因此,今天,苏少谨没有再去理会沐沌良,而是直接来到了沐云姜的院落。

    “谨少爷。”青儿看到苏少谨来了,忙迎着他进来。

    沐云姜此刻正坐在床上,眼眼出神,似乎在想什么。

    “姜儿。”苏少谨坐了下来,看着沐云姜。

    “二哥。”沐云姜看到苏少谨,收起心思,笑了笑。

    “姜儿打算出席今晚的宫宴?”苏少谨进门的时候,已经看到房间里摆放了不少衣服和首饰,明显是为宫宴准备的。

    “如果姜儿今晚不出席这个宫宴,母亲的颜面何在?”沐云姜说道。语气很轻,却也透着无奈。当然,沐云姜并不是真的无奈,而是,上世的她就因为没有出席这个宫宴,才会有了南宫辰的后续献殷勤,既然不能重覆上世的路,那么,改变就要从现在开始。

    “姑母是绿芜谷出来的人,有绿芜谷在,没人敢对她不敬。”苏少谨伸过手,替沐云姜把着脉,一边说道。

    尽管都说男女有别,即使是把脉,一般大夫采用的都悬丝诊脉,但,苏少谨的眼里,却没有这些顾忌。

    他能名扬天下,自然不会拘于这些小节。况且,在他的眼里,沐云姜是他的表妹,是他的家人,他绿芜谷的人向来没有那些扭扭捏捏的姿态。

    人心若浊,礼数再周全,也挡不住那浊气。

    心若清灵,同床而寝,也知不可逾矩。

    所以,对于苏少谨来说,礼数不代表拘于小泥。

    “姜儿知道。只是,二哥,姜儿不想便宜了那些害姜儿的人。”这辈子,害她的,她一个都不会放过。

    “好。”苏少谨听着沐云姜的话,抬起头,看着她。

    他的姜儿,似乎不一样了。

    “但是,你脸上的伤口,不能再包扎起来,晚上进宫,只能蒙上面纱。”苏少谨这么做,一方面是真的为了沐云姜的脸着想,一方面,他也想知道,宫里那两位,看到毁了容的沐云姜会是什么样的态度。

    沐云姜的存在,在整个凤凰城都是特殊的。只因着她自出生那天就被冠上的天命凤女之名。

    因此,苏少谨知道,只要沐云姜没死,不管是毁容还是残了,宫里的那位都不可能让她自由。

    没了容貌的女子若嫁给皇室的那些人,下场会是什么,可想而知。

    就算绿芜谷再能给她撑腰,只怕也是远水救不了近火。

    想到此,苏少谨将苏氏的心思,告诉了沐云姜。

    “姜儿,若是退婚,你觉得如何?”苏少谨问着沐云姜。

    “二哥,母亲的心思,姜儿明白,只是,这婚,暂时不能退。起码,不能现在退。”沐云姜看着苏少谨说道。

    这婚,她自然是要退的,但是,绝不能是因为毁容而退。

    并且,一但退了婚,她就绝对不能让宫里的那位再把算盘打到她的身上,所以,她退婚之前,还必须要给自己找一条“后路”,只有这样,她才可以彻底摆脱跟皇室扯上的关系。

    “嗯,退了南宫辰的,还有别的皇子,以你的天命,宫里那位,是断然不会让你随意嫁人的。”苏少谨明白这些,整个绿芜谷的人都明白,所以这些年,才会一直按兵不动。

    “二哥不必替姜儿担心。现在的姜儿,已经不是以前的姜儿了,不会再任人宰割也不吭声了。”更加不会傻到替人做嫁衣。

    沐云月那么想嫁给南宫辰,她成全了便是。

    “姜儿只要记住,无论何时,绿芜谷都在。”苏少谨小心翼翼地替沐云姜的脸上上着药,看着那依旧触目惊心的伤口,苏少谨的眼神再席布上了阴霾。

    “姜儿知道。”沐云姜感觉着脸上的凉意,苏少谨的药比起将军府里的府医开出的,甚至皇宫里的御医送来的,不仅是医术更胜一筹,所用的药材更是将军府和皇宫都无法相比的。

    她记得,上世,苏少谨用来治她脸上的药材少了一昧必要的,他命人回绿芜谷取,但是路上却被劫了。

    也因此,才有了南宫辰的献殷勤成功。

    沐云姜上世就是因为感动于南宫辰不仅没有嫌弃她的毁容,还细心照料她,为了她脸上的伤所需的药材四处奔波,才会不惜一切代价,为他平复了这天下。

    只是,那所谓的不嫌弃,所谓的细心,从一开始就是算计。

    苏氏进来的时候,苏少谨已经为沐云姜的脸上好了药,没有了纱布包扎着,苏氏坐到床前,看着自己的女儿,眼里的心疼溢于脸上。

    “姜儿。”苏氏是愧疚的,作为将军府的夫人,她却连自己女儿都保护不好。

    “娘亲,二哥说姜儿脸上的伤,过不久就能好了,娘亲不要伤心。”沐云姜看着苏氏说道。

    “有少谨在,娘亲不担心。”苏氏不是担心,她只是心疼自己的女儿。因为她的忍让,她的一双儿女,都在这将军府内受尽了委屈。

    儿子被派去守着边疆,女儿在府内,险险丧命。

    而这些,都是因为她这个当母亲的太过忍让造成的。

    如果从一开始就强势,也许就不会有现在这些事情了。

    “姜儿,今晚真的还要进宫?”苏氏看着沐云姜的脸,这伤口如此严重,断然是不能再包扎着的,否则,对伤口不好。

    “娘亲,该来的,姜儿逃不掉的。而且,娘亲不是说,委屈求全的忍让只会被人当成懦弱,那么,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又如何?”沐云姜看着苏氏,该是她站起来,保护他们了。

    上世,他们都护她太多了。

    “姑母,姜儿说得对。”站着任人打这样的忍让没必要,还击才是必须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