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江山为聘:魔尊的重生嫡妃 第59章 可爱的师傅

时间:2018-04-07作者:叶亦眸

    沐云姜自己也说不清楚,为什么就这么信任百里寒,也许是因为他当初的那句:残废和毁容更配?

    在苏宅呆到夜幕降临的时候,百里寒和夜白才离开了。

    晚饭之后,沐云姜又到树林里等着她家师傅。

    其实,她也没有怎么等,因为她前脚到小树林,她家师傅后脚就到了。

    “师傅。”沐云姜看着眼前的人,歪着脑袋一笑。

    “姜儿今天似乎心情不错。”百里寒面具之下的嘴角也是扬起。

    她明知道自己中了绝命蛊,却还能如此乐观,这一点倒是让百里寒感觉很欣慰的。

    “师傅,今天姜儿拿您老人家出来用了用。”沐云姜觉得,她今天把自己的身份拿出来镇压南宫耀的事情,还是该告诉她家师傅一声。毕竟,她还没问过他的意见,就将自己的身份公布了,只怕她家师傅会怪罪。

    “师傅不老。”百里寒的嘴角又抽了,老人家?他哪里老了!

    “师傅,宫里那位要灭了我。”沐云姜当然知道眼前的人并不老,但是,她又看不到他的样子,就只能叫他老人家喽。不愿意?那就把面具拿下啊。

    “师傅今晚去把他挂城门上。”百里寒说道。

    “真的?记得脱光了!师傅,还有那个皇后,也一并挂了吧,不过,那个皇后的话,别扒光了。她身材不怎么样,我怕污了百姓们的眼睛。”沐云姜还真的,很认真地跟她家师傅商量起要怎么挂了宫里那两位的事情。

    “好。”百里寒你真的是,上天入地好夫君,毁天灭地好师傅。

    “师傅,我家夫君和二哥说我身体里有绝命蛊,估计活不长了。”沐云姜又继续说道。

    “胡说。有师傅在。”百里寒看着她一脸轻松的样子,倒是很想知道,她是怎么做到在知道自己的身体里有着绝命蛊,还如此的淡定的。

    绝命蛊,进入人体三年之内如果不能找到母蛊,将子蛊引出,那么,蛊发之时,所受的痛苦,足以让人恨不得死去。

    发作数次,就会全身爆体而亡。

    但是,似乎沐云姜并不是那么在意这些。

    她到底,是真的不怕,还是,不在乎生死?

    这个世上,还会有人不在乎生死的?

    “姜儿知道有师傅在啊。要是姜儿死了,还有师傅给姜儿报仇。”沐云姜的心底不是轻松,她只是知道,老天既然让她重活一世,就不会那么轻易就让她死了!

    再说,都死过两回了,还怕一个绝命蛊?

    不行,明天就弄些蛔虫药出来!改良一下,没准还真的能将那贪吃的蛊给弄晕了呢?

    晕了不就可以拉出来了?

    一想到要拉出来,沐云姜的脸色就不太好了。

    “覆了天下,为师也不会让你有事儿。”这是百里寒给沐云姜的承诺。

    如果,倾尽百里谷和绝命阁的势力都不足以护得她的一个周全,那么,他所谓的厉害,又有何意义?

    “师傅,我还能修练内力吗?”沐云姜把该说的事情也说了,自然最关心的就是自己现在还能不能修练内力。

    在这里,没有内力,太虐。

    “可以,只是,要换一种方式修炼。”这个事情,在知道她身体有绝命蛊的时候,他就已经在想着了。

    以防万一短时间内都没有办法找到下蛊的人,百里寒今天已经想到了暂时压制的办法了。

    绝命蛊依靠血液生存,所以,他现在要教沐云姜另一种修练内力的方法。

    只是,修练这种内力,沐云姜要受些罪,但,现在受些罪,也总比到时候因为找不到下蛊的人,爆体而亡的好。

    “好。”沐云姜笑,只要还能修练就好。

    “这种修炼的方法,比较辛苦,你确定要修炼?”百里寒明知道答案会是什么,他还是要问一遍。

    “辛苦才好啊,不辛苦的话,活着干嘛?”沐云姜倒是觉得,辛苦才对啊,因为舒服是留给死人的啊。

    “那就开始吧。”百里寒伸过手,很自然地揉了揉她的头发,很亲昵的一种感觉。沐云姜也不觉得不妥,老人家都是这样宠着自己的孙子孙女的。

    要是百里寒知道现在沐云姜心底的想法,估计会气得直接拿下面具,然后把人扛回去。嗯,就是扛回去,别想多了,还没正式娶她过门,他怎么可能乱来。

    修炼到半夜的时候,沐云姜才算是适应了新的修炼方法,也才回去休息。

    沐云姜换洗睡下的时候,百里寒,还真的,去了宫里……

    堂堂的皇宫,据说戒备森严,禁军牛逼,但是,却连百里寒都已经坐在南宫耀的龙床前了,依旧没有任何人发现。

    到底是百里尊主的武功太变态,还是这禁军的守卫水份太大?

    反正,百里寒就这样,手一拂,南宫耀被剥了个清光,随后直接就被内力扯过褥子一裹,内力托着,连带邓月媚一起,就这样消失在皇宫内。

    至此,皇宫内还是一片安静。

    直到第二天,守值的宫女太监发现龙床上什么人都没有,到处找也没有发现,这才急了。

    禁军出动了,整个皇宫都几乎要被翻过来了。

    很快,南宫辰和南宫铭也都匆匆进了宫。

    只是,即使是他们进宫,也发现不了任何异常的地方。

    与此同时,城门之下,却是围满了人。

    而城门的守卫军却是一脸的不知所措。负责的人一看已经急忙跑去通报了。

    倒不是他们不知道挂在上面的人是谁,毕竟,那么大一条横幅拉在那里,他们就是想不知道是谁都不行啊。

    主要是,守卫军有心想要将人救下来,奈何也没那个功力啊,除了去报告,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了。

    正在宫里的南宫辰他们听到禁军的统领进来的报告,已经转身冲着去城门了。

    凤凰城的皇室,最近还真的是,门风碎三观啊。

    太子公主被人退婚什么的,就不说了,洞房之夜睡了岳母这样的事情,也没什么好说了,毕竟,一个太子之位被废,一个浸猪笼了。

    但是,皇上皇后,你们皇宫不睡,睡在这城门之上,又是闹哪样?

    睡就睡了,您脱光了,这是告诉百姓们,您的儿子之所以会睡了岳母,主要还是因为上樑不正下樑歪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