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江山为聘:魔尊的重生嫡妃 第67章 血洗皇宫又如何

时间:2018-04-07作者:叶亦眸

    “百里寒,沐云姜,你们太嚣张!今天,你们谁也别想出这个大殿!”邓月媚最先站起来了,随后,大殿的门还真的关上了。

    数十个暗卫出现在百里寒和沐云姜的身边,将他们团团围住。

    夜白夜青还有月芜,已经呈三角位置,将沐云姜和百里寒都护在了中心。

    看着这些训练有素的暗卫,夜白只是嘴角扬了扬。

    “所以,你们想撕破这脸了?”百里寒依旧淡定,根本没将这几十个暗卫放在眼里,当然,他的这种表现在南宫辰这些人看来,只是在逞强而已。

    “你们的眼里既然没有朕,那么,这脸,也没有存在的必要。”南宫耀的话分明就是同意这些这行动的。

    而此时的南宫辰,也不再是一副深情款款看着沐云姜,而是一脸的取笑。

    “沐云姜,只要你现在跪到本王的面前,求本王饶了你,以后都乖乖地做本王的女人,本王便饶了你一命,否则,你就陪着这个废物,一起去死吧!”说变就变的脸,只怕除了南宫辰,也没谁能变得这么彻底了。

    “噗!咳咳!呛死我了!”沐云姜听着南宫辰的话,却是直接笑喷了。

    跪到他面前?

    饶她一命?刚才的情深款款呢?

    “沐云姜!最后给你一次机会,你到底,愿意不愿意做本王的女人!”南宫辰瞪着沐云姜,还有百里寒,他们的淡定,让他更加愤怒。

    “今天,本小姐就血洗你这皇宫!”沐云姜的话才落,夜白夜青还有月芜已经同时出击,那几十个暗卫看着训练有素,看着那么不可一世,然而,面对夜白他们,却根本连还手的能力都没有。

    瞬间,暗卫倒了一地,鲜血顿时溅满了整个大殿。

    突然而来的浓重血腥味,让沐云姜再次陷入了上世被剖腹杀子的痛苦里。她的脸色瞬间就苍白了,同时,气息也极为不稳,整个人的意识也开始涣散。

    百里寒感觉到她的不对劲的时候,一把扯过了她,让她坐到自己的大腿之上,也不管什么礼数的,手掌靠在她的后背,将内力过度给她。

    他不知道她为什么会突然这样,他只知道,她很痛苦。

    夜白夜青他们很快又回到了百里寒的身边,他们都是内力深厚的人,自然知道百里寒正在给沐云姜调理内息。于是,他们不用百里寒下命令,内力扫过,大殿之上,包括南宫耀在内的人,都倒在了地上。

    他们没死,只是吐了一地的血,伤得不轻。

    这就是想要沐云姜和百里寒的命的代价。

    “你们的命暂且留着。本谷主倒要看看,你们准备怎么灭了绿芜谷和百里谷,还有,绝命阁!”百里寒说完这句话,原本关起来的大殿之门,已经被夜白一掌震碎。

    百里寒就这样抱着脸色依旧苍白的沐云姜坐着轮椅离开了这皇宫。

    至于南宫耀他们,只能瞪着眼,倒在地上,看着百里寒他们离去。

    气,恨,又能如何?

    训练有素的几十个暗卫,还没近得了百里寒和沐云姜的身,就已经被灭了,这让南宫耀不得不怀疑,自己暗中培养的那股子势力,真的可以将百里谷和绿芜谷都灭掉?

    如果不灭掉两谷,那么,南宫耀深知,他想要的东西,就更加别想得到。

    禁军统领在看到百里寒抱着沐云姜离去的同时,才带着人冲进大殿。

    看着倒了一地的暗卫,统领没有问南宫耀是不是要去将百里寒拦下。如果拦得下的话,这些暗卫也不会死得这般惨烈了,还有,作为皇帝的南宫耀也不会伤成这样。

    紧急传来了太医,皇宫陷入了一阵的恐慌之中。

    百里寒抱着沐云姜出了宫门,沐云姜的情况还是没有好转,她的身体没事儿,但是,她的脸色依旧苍白,而且人已经晕了过去。

    不得已,百里寒只得加速前往苏宅。

    苏少谨在炼药房,百里寒已经不需要家丁去禀报,直接就抱着沐云姜去了炼药房那里。

    夜白夜青他们都一路跟着。

    月芜更是直接冲进了炼药房。

    “二少爷,快看看小姐!”月芜也不管会不会打扰到苏少谨炼药,只急急地冲进来说道。

    随后,苏少谨才从炼着的药里收回功力,百里寒就抱着沐云姜进来了。

    “姜儿!”苏少谨从来没有看到沐云姜这样苍白的脸色,马上上前直接把着脉。

    “将她放下。”苏少谨把着脉一边说道。

    百里寒小心翼翼地将沐云姜放到了榻上,苏少谨已经转身去拿来了药,还有银针。

    谁也没有急着去问是怎么回事儿,只是静静地看着苏少谨施针,静静地等着。

    直到良久,苏少谨才停下了施针的手,看向百里寒。

    “怎么回事儿?”苏少谨知道他们被召进了宫,但是,怎么会闹成这样?

    难不成,有绝命阁尊主徒弟的身份在,南宫耀还敢公开作死?

    “二少爷,宫里的人想要小姐的命!”月芜首先忍不住了,一脸心疼地看着身上扎满了针的沐云姜,又转头看着苏少谨说道。

    “几十个暗卫,没有近到姜儿的身边,都灭了,姜儿是看到他们死的时候,突然这样子的。”百里寒试着回忆了一下刚才的情况,沐云姜似乎是因为那阵阵的血腥味才突然这样的。

    “晕血?”苏少谨试着再次替沐云姜把了脉,但是,脉搏的情况,并不是晕血会有的脉象。

    “不像是晕血,而是,心魔。”百里寒也觉得这样的说法用在沐云姜的身上似乎说不通,因为沐云姜在将军府的时候,是嫡出的大小姐,平时大门都不出,按理说,不应该会有这样的心魔的。

    毕竟,她不可能去经历什么厮杀。

    “血腥,厮杀?”苏少谨看着百里寒,不确定地问道。

    “嗯。”百里寒点头,他确定在大殿的时候,沐云姜并没有受到任何的攻击,即使是南宫辰的那些恶心人的言语,也并没有给沐云姜造成太多的影响,她的情况当时起伏并不大。

    而是直到那几十个暗卫都倒在那里血流满地的时候,沐云姜才突然这样的。

    “我问过姑母,姜儿平时并不怎么出门。”起码,在和南宫辰之间的婚事儿没有退之前,沐云姜几乎都是呆在将军府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

    这样的情况,又何来的对厮杀和血腥心魔?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