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江山为聘:魔尊的重生嫡妃 第196章 谷主,听说你要杀了自己

时间:2018-04-07作者:叶亦眸

    当沐云姜和慕容轻轻走着回苏宅的时候,还没到苏宅,远远地,就已经看到了百里寒坐在轮椅上,就在大门口,等着沐云姜了。

    沐云姜看过去,暖暖地一笑。

    百里谷主这会儿看起来,就像是等门的小媳妇呢。

    “百里寒,我回来了!”沐云姜连蹦带跳地来到百里寒的面前,看着他说道。

    “啊!”然而,她的话才完,百里寒就直接一把将她拉进了自己的怀里,准确来说,是趴在他的大腿上,手伸起来,直接就照着她的屁屁打了下去。

    “谁准你这般胡闹的!那个人是你能招惹的吗!受了伤怎么办!”没错,百里寒是生气的,他如何能不生气呢?他替苏少逸疗伤出来,才知道他家娘子带着夜白几个人就直杀皇宫去了!

    那不是胡闹是什么!

    “自己下去领罚!”揍了沐云姜的屁屁之后,百里寒阴沉着脸看着夜白说道。

    “不准!”沐云姜一边摸了一下自己挨了揍的屁屁,一边急忙地抬起头,看着百里寒说道。

    “百里寒,是我让夜白他们跟着去的,你要罚就罚我,你敢罚他们,他们受什么样的罚,我也跟着受!”沐云姜脾气也上来了,她去替她家三哥报仇怎么了!

    管这幕后的人多厉害呢,既然都那么厉害,就算她不去找这个人,以后这个人也肯定会出来找她的!

    躲得掉的吗?躲不掉!既然都躲不掉了,那还有什么好怕的?

    “你!那就一起受!”百里寒这一次是真的生气了,认识沐云姜这么久,对沐云姜,他一直都是温和的,宠爱的,恨不得将所有的美好都给沐云姜,也正因为如此,今天沐云姜这冲动的行为,才会令他如此动怒。

    因为,没有人知道,当他从炼药房出来,得知她去了皇宫的那一刻,他甚至以为自己的心跳都要停止了。那种害怕失去的感觉,令他几乎要窒息。

    他的确已经恨不得飞身往皇宫那边去,只不过,他刚才消耗了太多的内力替苏少逸疗伤,需要些许时间恢复。同时也因为,他一出炼药房,就已经接到了夜风报平安的哨声。

    要不然,他如何能淡定地在门口等着?

    “哼,受就受!怕你!”沐云姜挣扎着从他的大腿上站了起来,然后,头一扭,看着夜白:“夜白,你说,你们要受什么惩罚,本小姐陪你们一起受罚!”不就受个罚,谁怕谁呢!

    “夫人……这……”夜白看了眼沐云姜,然后又看着自家主子,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从跟着沐云姜出门往皇宫去的那一刻,夜白他们就知道回来肯定要受罚的,不管沐云姜会不会受伤,他们都必须受罚,但是,他们没想到沐云姜会要求陪他们一起受罚。

    “一起去!”百里寒发话了,夜白也就闭嘴了。

    只不过,因为这里是凤凰城,不是百里谷,受罚也只能是在苏宅后面的树林里。

    而百里寒惩罚属下的方法,也并不是什么用刑乱七八糟的,而是,练功。

    练到整个人虚脱为止。

    所以这会儿,夜白夜风他们已经直接开练了,沐云姜看到这样,她也直接练了起来。

    反正,夜白他们不停,她也不停。

    百里寒就在一旁看着,慕容轻轻一直不敢说话,咳,倒不是她怕惩罚,而是,她分明就看到了百里寒眼眸里那心疼得要命的神情了。

    所以,她就别掺和进去了,就等着看吧,一会儿沐云姜要真的练得虚脱了,绝对是百里寒最心疼。

    不过,一直练到了半夜,夜白和夜风都已经有些虚脱了,沐云姜还是坚持着。

    但是,大家都分明看到,沐云姜根本就是咬着牙在坚持的。

    夜白和夜风看到这里,眼神一对,俩人都赶紧倒地了,他们虚脱了,夫人,你别再咬牙撑着了,你没看到主子的眼神都想要剁了他们了吗。

    但是,原以为夜白和夜风倒地了,沐云姜也会跟着倒下了,但是,并没有,她还在坚持着。

    这下,百里寒的寒的眼底早已经看不到怒气了,只剩下心疼了。

    “月芜,快,去找二少拿好药,云姜炸皇宫的时候,受了点伤的,这会儿都练了这么久还不停下来,都不知道伤口怎么样了。”慕容轻轻突然说道。

    果然,她的话才落,百里寒连带着轮椅早已经飘向沐云姜那边,一把将人搂进了怀里,让沐云姜坐在他的大腿上,就直接飞走了。

    去哪里?追上去就知道了。

    从地上站起来的夜白和夜风看向慕容轻轻做了个感激的动作,就一个跟着百里寒去了,一个消失了。

    慕容轻轻他们也赶紧跟着去看热闹了。

    “百里寒,你滚出去!”直接被百里寒抱回了房间的沐云姜,丝毫不领情,看着百里寒吼道。

    “不对,我滚出去!我还要继续练!”让你罚,让你罚,罚死好了!这样你就可以重新找个娘子了!

    没错,沐云姜她,有小脾气了。

    “娘子。”百里寒看着她发怒的样子,倒是心情好了。

    “谁是你娘子!你给聘礼了吗!我跟你成亲了吗!洞房了吗!百里寒,我要退婚!”沐云姜越说越气,越气,气话也就越多了。

    “不准!”百里寒一把将人拉回自己的大腿上坐着,盯着她愤怒的眼睛看着。

    “不准不准,你凭什么不准!你以为你是谁!对,我家师傅说,他还缺个娘子,我要给我家师傅当娘子去!”气死你呀的!

    “我说不准就不准,你只能是我的娘子!”百里寒一边说着,一边手搭在了她手腕上,号着脉。

    “你说了不算,我明天就告诉我家师傅,我要给他当娘子!”沐云姜继续说道。

    “你敢,我杀了他!”百里寒说完这话的时候,门外守着的夜白,嘴角简直抽得不要更有节奏:主子,你是要杀了自己吗……

    “你打得过我师傅么!百里寒,你放我下来,我要去继续练。练死为止!”沐云姜发泄了一顿,心情也舒坦了。她知道百里寒是紧张她,但是,那也不能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儿打她屁屁的!就不能回到房间之后,关起门打的么?

    再说了,他罚夜白他们,不是存心让她难受么?是她非要拉着夜白他们去的,要罚也应该是罚她好了,干嘛要罚夜白。

    “娘子,我感觉我的武功可能废了。”百里寒看着她的样子,换了种方法。

    “废了?怎么了?哪里不舒服了?我不闹了,我们去找二哥!”看,果然了吧,百里寒一装可怜,沐云姜马上就乖得跟只羊似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