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江山为聘:魔尊的重生嫡妃 第199章 试试变态版蛔虫药

时间:2018-04-07作者:叶亦眸

    “姜儿,以后不可再任性!”苏少谨听着她的话,脸色更为严肃了。

    “知道了……”沐云姜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一般,低下头说道。

    “百里寒,你别只知道宠,再宠下去,姜儿都要捅破天了!”苏少谨看着她的样子,也只能是叹气了。

    “捅破了,我补便是,但是,娘子以后不可以再这样。”百里寒觉得,他宠娘子是没有错的,只是宠得还不够,如果宠得够了,他家娘子就没有功夫去捅破天了。

    “二哥,百里寒身体里的寒蛊,除了月圆之夜会发作之外,还会对他的身体造成别的伤害吗?”沐云姜知道,最痛苦的日子,百里寒早已经熬过来了,但是,她还是担心寒蛊会令他痛苦。

    “百里寒的能力深厚,除了月圆之夜,寒蛊已经不能影响他了。”苏少谨说道。

    但是,终归是寒蛊,一直存在于人的体内也不是个办法,他还是要想办法将寒蛊引出来才行。

    “嗯。”沐云姜听到这里,整个人就软倒在地上了。

    “娘子!”

    “云姜!”

    “姜儿!”几人的声音同时响起,百里寒已经将人抱进自己的怀里了,不要问他怎么做到的,因为,没有人看得清楚他是怎么做的。

    苏少谨一手搭过去把着脉,之后才无奈地摇了摇头。

    “应该是刚才练功时间太长了,虚脱的。”苏少谨觉得,自从他家姜儿落水醒来之后,感觉所有的事情都变得不寻常了。

    以前的平静,都被打破了。

    也好,反正以前的平静也只是表面的,现在打破了,也就没必要再装着了。

    放了了药瓶子在沐云姜的鼻子前让她闻了一下,沐云姜就醒来了。

    “娘子。”百里寒是心疼的,明知道她就是这个犟脾气,他应该让着的,罚她,比罚自己还难受。

    由其现在看到她虚脱的样子,他更是心疼得揪着。

    “百里寒,我困了。”沐云姜知道他担心了,但是,谁让他罚的?担心了活该。

    “我陪娘子回去休息。”百里寒说着,就直接说道。

    然后,转动了轮椅,就这样抱着沐云姜离开了。

    慕容轻轻没有跟着一起离开,她继续呆在苏少谨的炼药房里。

    “轻轻,可是有什么要说的?”苏少谨让她坐下之后,便问道。

    “寒蛊和绝命蛊这些东西,在寒城都已经没有人能养出来,为何,却突然就出现在我们身上了?”慕容轻轻只是想不懂这个问题。

    要说绝命蛊也就算了,毕竟,绝命蛊绝迹的时间并不长,不排除有人养着。

    但,寒蛊一直在寒城也只是个传说而已,并没有真正出现过的。但是为何现在会出现在百里寒的身上。

    “利益吧。”苏少谨想不到别的答案了,除了利益,还会是什么样的事情,让这些人这般做的。

    “百里谷?一个谷而已,就算遍地黄金玉石,直接将整个谷的人都杀光了,不是占有得更直接?”何必用下蛊这样迂回的办法?

    “江湖一直传言百里谷有圣物,只怕,是跟这个有关吧。”苏少谨叹了口气,说道。

    如此一来,只怕绿芜谷也在南宫耀的算计之内吧?

    “野心,果然是最恶毒的东西!”慕容轻轻听着苏少谨的话,点了点头,目前的情况看来,也只能是这个原因了。

    “早些回去休息。有什么事情,明日再说。”苏少谨看着慕容轻轻也脸容疲惫的样子,于是说道。

    “你也休息,三少今晚大概是不会醒来了。”慕容轻轻点头,起身往准备离开。

    但是,不知道是因为她站起身的时候太过急,还是什么,她突然就一阵晕眩的感觉。

    还好苏少谨扶着她了,不然的话,只怕她都要摔到地上了。

    “轻轻!”苏少谨一把将他搂进了怀里,一手就把脉了。

    “轻轻?”再次轻呼着。

    “头晕……”慕容轻轻并没有直接晕过去,只是感觉头一阵发晕而已。

    “你身体内的绝命蛊有异动,你先坐下。”苏少谨一把脉自然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所以这会儿,他扶着慕容轻轻坐下,再重新把着脉。

    “会不会是那个人真的想利用我身体里的蛊去控制云姜了?苏少谨,你听我的,如果真的是这样,你不要犹豫,也不要手软,必须要马上替云姜引蛊!否则,我和云姜,一个都活不成的!”绝命蛊虽然没有寒蛊恶毒,但是那也是要人命的,她不希望苏少谨因为她,而犹豫着不去引蛊。

    “你们都不会有事儿的!”苏少谨听着慕容轻轻的话,心底却是一阵的难受。他是神医,他怎么能连一个蛊都解决不了!

    “先把这个药吃了,我送你回去休息。”苏少谨拿过药,给慕容轻轻服下,便扶着她往沐云姜的院子去。

    洛云馨因为这些天一直赶路,在炼药房陪着三少,已经疲惫到扛不住了,苏少谨命人带她回了沐云姜所在的院子休息,现在这会儿,她正睡着。

    大家回到院子都是小心翼翼的,没有吵到她。

    这会儿,苏少谨扶着慕容轻轻回来的时候,看到百里寒正在院子坐着。

    沐云姜正在洗澡,所以,他自然只能在院子坐着了。

    他倒是很乐意侍候他家娘子沐浴更衣的,这不是,他家娘子害羞么。

    扫了眼慕容轻轻突然脸色惨白的样子,百里寒看着苏少谨:“她身体内的母蛊有异动,你今晚,要多注意着姜儿,一有不对劲的,马上叫我!”苏少谨看着百里寒说道。

    “嗯!”百里寒点头,沐云姜和慕容轻轻身体里的绝命蛊一天不引出来,他就一天都没有办法放心,看来这个事情,还真的要好好和苏少谨研究一番了。

    沐云姜换了身衣服走出来的时候,苏少谨还坐在那里,慕容轻轻也是。

    “轻轻,怎么回事儿?”她一看慕容轻轻的脸色就知道有事了。

    “母蛊不安分。”苏少谨说道。

    “不安分?它想早点死是么!”沐云姜过慕容轻轻的手,把了一下脉,但是,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了,大概是因为已经吃过药了吧。

    “你二哥已经给了药我吃了,没事了。”慕容轻轻说道。

    “实在不行,咱们明天试试我新弄出来的变态版蛔虫药,如何?”沐云姜觉得,还是可以试试蛔虫药的,没准真的能把那只破蛊给弄出来了呢?

    “蛔虫药?你想直接把蛊拉出来?”慕容轻轻想到自己将要拉一条大蛊出来,没由来的,她直接就想吐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