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江山为聘:魔尊的重生嫡妃 第205章 屁话少说,动刀

时间:2018-04-07作者:叶亦眸

    “嗯!”苏少谨点头,的确,他是大夫,眼前的慕容轻轻现在只是生病的病人而已,他不该过于拘谨的。

    “二哥,你来看,绝命蛊是不是在这个位置?”沐云姜指着异常的位置,问着苏少谨。

    苏少谨也看到了沐云姜所指的位置,他现在一边拉着慕容轻轻的手把着脉,一边盯紧了那个位置。

    “的确是!”苏少谨确定的语气是兴奋的,因为,所有的药籍里都说绝命蛊这些几乎绝迹的蛊,窜行于人体的血液里,是根本没有办法知道它到底在人体的哪个部位的。

    但是,沐云姜的药,却可以让血液在凝固的同时,也将绝命蛊的行迹暴露了。

    “位置离心脏不远,动刀的危险性虽然有,却也不大,轻轻,一会儿我就直接动刀了!”沐云姜看着慕容轻轻说道。

    “你就放心动刀就行。”慕容轻轻点头,只要有办法将母蛊引出来,动刀就动刀。

    “伤口缝合的线没有美容的,只能到时候拆线你再痛一次。”沐云姜拿出了自己的那一套手术刀,那是一套,并不是只有一把手术刀的,还有针。至于线是她想了很多办法,才找来的一种比较细的线的。

    好在,这里的药材真的比现代的好,开刀之后的伤口,她只需要缝合了再用上药,包扎几天,伤口就能愈合了,只不过,肯定是要留疤了。

    不过,没关系,她到时候专门给慕容轻轻研究一款去伤疤的护肤品出来!

    “你别那么多屁话,赶紧动刀。”慕容轻轻翻了个白眼,不就拆个线再痛一次么,多大点儿事儿。

    当初她跟着赫连轩征战的时候,又不是没受过伤,照样被人砍过几刀啊,有什么的。

    “嗯!”沐云姜又拿出一个瓶子,倒出来一颗药让慕容轻轻吞下。

    过了一会儿,慕容轻轻就睡过去了。

    那是麻药。在胸前动刀,自然不可能不麻醉就手术的,那样子,哪怕是百里寒都未必能承受着的,更何况慕容轻轻一个没什么内力的女子。

    “二哥,我动刀了,一但发现母蛊,你尽快处理,先将它镇住,必须要等我替轻轻缝好伤口了,才能替我引蛊。不管我多痛苦,都必须要等我缝好针,不然,轻轻会很危险的!”沐云姜拿出了自己做的口罩戴着,虽然这样的环境根本不是个合格的手术室,但是,资源有限,也就只能这样了。

    戴上了口罩,手套,沐云姜拿着手术刀,用消毒水进行了消毒,就开始动刀。

    苏少谨全程都盯紧了沐云姜的刀子,虽然,那一刀一刀是割在慕容轻轻的身上,但是,苏少谨却觉得,比割在自己的身上还要痛苦。

    因为血液的凝固,绝命蛊也不能顺着血液流窜了,随着沐云姜将胸前的位置割开,很快,就看到了浑身血红的绝命蛊。沐云姜的手一碰到母蛊,她就浑身都好像被火烧着一样,让她的脸色瞬间就痛苦起来。

    她咬紧了牙,将母蛊一拿,放到了苏少谨已经准备好的瓶子里,苏少谨也马上用内力将母蛊镇住,但是,似乎母蛊并不受他内力的镇压。

    “拿去,给,百里寒,镇。”沐云姜这句话都是咬紧了牙在说的。

    绝命蛊需要寒气很足的内力才能镇压,所以,苏少谨的内力没用也是正常的。

    这里没有消毒隔离的手术室,现在慕容轻轻的情况其实是很危险的,容易受到感染,所以,沐云姜必须尽快把伤口缝合,消毒,上药。

    苏少谨已经飞身出去直接将瓶子里的蛊给了百里寒,丢下镇住两个字就又飞身回来了。

    看着沐云姜痛苦的样子,他也知道,一定是因为母蛊出体,她体内的子蛊已经不受寒气所控了。

    “我来!”苏少谨将沐云姜拉到了一边,他的手一消毒,然后就拿过了缝合的针和线。

    苏少谨好歹也是神医,虽然说沐云姜这种手术的方法,是他从来没有见过的,甚至不敢想像的,但是如今见识到了,他也就没有什么是做不到的,不敢想的了。

    沐云姜也没有逞能,半趴在床榻边,依旧咬紧了牙看着苏少谨替慕容轻轻缝合伤口。

    苏少谨的缝合手法还是相当到位的,整个缝合的过程都很完美,起码,对于现在这种环境来说,是真的很完美了。

    “消毒,上药,包扎。”沐云姜看着伤口已经缝合完毕,于是,用着虚弱得几乎让人听不清楚的声音说道。

    苏少谨也一点儿都不含糊,拿过刚才沐云姜所用的消毒药,替伤口进行了消毒,然后重新上了创伤药,之后包扎。

    做完了这些,给慕容轻轻穿上衣服这样的事情,也自然必须他来做,因为沐云姜的脸色已经白成了纸了。

    她撑着没倒下,大概都是因为没确定慕容轻轻的伤口情况而已。

    就在苏少谨替慕容轻轻穿上衣服的同时,沐云姜的手搭在了慕容轻轻的手腕上,把着脉,确定一切都正常之后,她又从怀里拿出了一瓶药,不过,她是实在没力气给慕容轻轻吃上了。

    苏少谨也急忙接过,看着沐云姜比着两个手指,他倒出来两颗给慕容轻轻放进嘴里,内力一化,让慕容轻轻吞了下去。

    “姜儿!”看着苏少谨将这些做完,沐云姜也就撑不住了。

    直接就倒在了榻上。

    “百里寒!”苏少谨将沐云姜抱着放在床榻的另一头,对着门外喊了一声百里寒。

    瞬间,百里寒就带着被他寒气镇住的母蛊进来了。

    “娘子!”在门外的时候,百里寒就已经知道,沐云姜的身体肯定痛苦,因为他在用寒气镇母蛊的时候,比当初镇住沐云姜身体内的子蛊的时候,多用了一成的功力。

    如此情况,百里寒自然也就知道,沐云姜身体内的子蛊绝对不会安份了。

    “要马上引蛊,姜儿身体的内力不够,你过给她!”苏少谨一边接过了百里寒手里的母蛊,一边说道。

    此时,已经不需要苏少谨再多说,百里寒直接运起内力就往沐云姜的体内输去,而苏少谨也开始将母蛊放出,在沐云姜的掌心划破了一个大口子,静心等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