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江山为聘:魔尊的重生嫡妃 第212章 谷主太温柔

时间:2018-04-07作者:叶亦眸

    “脱光了,怕是不好吧?店里的棺材不怎么够了,到时候,百姓们都急着去死,没棺材卖啊。”沐云姜一脸认真地说道。

    “百姓们,一般不知道皇宫发生了些什么事情,所以,容易相信谣传。”百里寒点头的同时,说道。

    “所以,要想百姓们对这些谣言说不,就必须要让百姓们看到真实的情况,是吗?”沐云姜接上百里寒的话说道。

    “知我者,娘子也。”百里寒笑着点头。

    “所以……”沐云姜也笑了。

    “夜白,去将皇上和他那位准备迎娶的皇后,都丢到大街上去,让百姓们看看,什么才叫事实。记得,要让他们多跟百姓们沟通,多说点儿心里话。”百里寒淡定地大手一挥,说道。

    “是,主子!”夜白应声,人就消失了。

    “娘子,茶楼风景独好,我们且去一边喝茶,一边看戏。”百里寒安排好夜白去做事情之后,又看着沐云姜说道。

    “虽然手上还有伤口,不过,百里寒,看在你这么帅气的份上,本小姐就去厨房,给你炖点汤吧。”沐云姜看了眼身后,正好是百里寒买下送给她的茶楼。

    “娘子,手上还有伤,不能沾水。为夫只想娘子陪着就好。”百里寒看着她说道。

    “我不沾水,我教他们怎么做就好。”动动嘴的事情而已。

    就这样,沐云姜推着百里寒去了茶楼,在二楼靠窗的位置让百里寒坐下之后,沐云姜就去了厨房。

    让厨房的人把汤炖上了,她才回到百里寒身边。

    “百里寒,趁着月圆之夜还没有到,我想……”沐云姜看着百里寒,想要跟他商量一下,替他引寒蛊的事情,虽然,她并不知道,能不能成功。

    “娘子想替为夫引出寒蛊。”百里寒看着她,说道。

    “是呀,虽然你说,寒蛊只在月圆之夜让你难受,而且,月圆之夜,你呆在寒冷的地方就会没事儿,但是,万一哪天你在外面,月圆之夜没有冰冷的地方呢?那该怎么办?况且,到底是毒蛊,一直潜伏在你的身体,终归不好啊。”就好比一个不定时炸弹,你永远都不知道它什么就炸开了。

    “娘子在担心为夫。”百里寒伸过手,将沐云姜受伤的手轻轻地握在自己的手里。时不时地就过着内力替她的手疗伤。

    “百里寒,不要浪费内力,我这点伤,上几天药就好了。”感觉到百里寒用内力替自己的手疗伤,沐云姜阻止着。

    “为夫不差这点儿内力。”百里寒一脸温柔地笑道。

    “咳,百里寒,你不要突然这么温柔,太吓人了。”沐云姜看着百里寒,被他突然的温柔吓得一楞。虽然他一直对自己都是温柔的。

    “只对娘子温柔。”百里寒感觉差不多了,才收回了内力,不过,手依旧握着沐云姜的手。

    “百里寒,你别跑题了,刚才我说的,你觉得如何?可行吗?”沐云姜自然不可能强行去替百里寒引蛊,毕竟,在这里,哪怕是她二哥三哥合力,都不是百里寒的对手,如果他不同意引蛊,谁也不能拿他怎么办。

    “我在寒冰洞的时候,曾经试过这个方法。”百里寒看着沐云姜,认真地说道。

    “你试过?怎么试的,怎么样!”沐云姜一听,就急了,因为,看着百里寒的情况,明显是失败了,那么,她就更加要清楚地知道,当时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这样一来,她才能知道,该怎么改进一下方法。

    “寒冰洞的寒气很充沛,可以很有效地压制寒蛊,甚至可以让人的血液都处在静止的状态,我也看到过寒蛊停留在手臂上。”百里寒看着沐云姜,明白她的担心,所以,在这个事情上,他也并不想瞒着她。

    “然后呢?”沐云姜急急地问道。

    “我试图用匕首将寒蛊和血肉割下来。但是,失败了。”百里寒说着,将自己的衣袖拉了起来,拉到胳膊的位置。

    那里,一个显眼并且凹进去的伤疤还在。

    沐云姜伸过手,轻轻地在伤疤轻抚着。

    “当时,是不是很疼?”沐云姜看着伤口,感觉自己的心都抽痛了一下。

    “不疼。寒蛊并不像我想的那样,会凝固在一个地方,即使血液停止流动,凝固的也并不是寒蛊。”百里寒看着沐云姜,不愿意她心疼,但,也不愿意她担心。

    所以,最终的办法,他还是没有告诉她。

    “总会有办法的,我再想想。”沐云姜听完了他的话,却是依旧不死心,如果这个方法不行,那么,她再想别的办法,不管如何,总会有办法的!

    “娘子。”百里寒看着她,眼神里柔情得几乎可以捏出水来。

    “百里寒,是你先招惹我的,既然招惹了,就别想离开我,我不要什么黄金玉石,我只希望,每天醒来的时候,阳光和你,都在。”沐云姜很少这样去表白些什么,但是,她觉得,她还是要告诉百里寒,她想要的,不是什么荣华富贵,不是什么金山银山,只要他在就好。

    “娘子。”百里寒也是第一次听到沐云姜的表白,笑容更加妖孽了。

    “你别光笑,你要是做不到陪我一辈子,那咱俩现在就散伙,你走的我,我过我的。”沐云姜看着他依旧妖孽的面容,说道。

    “这辈子,娘子在哪里,为夫就在哪里。娘子想拆了天,为夫就帮忙捅,娘子想做什么,为夫都奉陪。”百里寒伸过手,替她将头发别在耳后,认真而深情地说道。

    “拉勾!”沐云姜也笑了,伸过手。

    “拉勾。”百里寒也笑着,学着她的样子,伸出手指,和她的手指勾在一起。

    “百里寒,我一定会想到办法,把那该死的寒蛊收拾了的。”沐云姜认真而执着地看着百里寒说道。

    “好。”百里寒依旧是笑着。遇见她之后,他攒了这么多年的笑容,终于有机会用得上了。

    夜白很快就回来了,然后,沐云姜顺着窗口往下看,大街上,百姓们都围在了两旁。

    甚至,有百姓们已经开始拿头撞着店铺的门了。

    好在是木质的,撞一下也没事儿。

    “回主子,夫人,任务完成。”夜白看着他们说道。

    “夜白快坐下吧,咱们看戏。”沐云姜让夜白坐下,然后,就该开始看戏了。

    “是,夫人。”这已经不是沐云姜第一次让他坐下了,所以,夜白也不需要那么拘束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