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江山为聘:魔尊的重生嫡妃 第255章 保护你是我现在最想做的事

时间:2018-04-07作者:叶亦眸

    “这地,太肥沃,种出来的人都太奔放,我只想以后有一方净土可以策马奔腾就行。”南宫景表示,这样的地,他是真的不想要啊。

    “你觉得可能?”沐云姜看了他一眼,说道。

    南宫耀至今都还没有直接炸毛地带着禁卫军又就跑来要人,一方面是因为受了慕容倾城的控制,一方面只怕是钟离尘要求的吧。

    他们觉得,南宫景在苏宅,只说明南宫景和他们的关系都很好,以为这样是好事儿。毕竟,这样一来,到时候皇位直接传到了南宫景的手里,他们也会帮忙收拾那些反对的人。

    “你们有办法对付钟离尘了吗?”南宫景也知道,不可能,起码,如果钟离尘亲自出马的话,他就只有听命的份,否则,就是死。

    他死了倒无所谓,可是,王府上下那么多人都要跟着他陪葬,他做不到看着无辜的他们跟着死。

    所以,一直以来,南宫景都想要表现得什么都无所谓,什么都不想要,就可以避免一些事情。但是,事实上,并不是这样。

    该发生的,还是会发生,也许,这就是钟郭尘的厉害之处吧,他算准了所有,拿捏着你最为重要的东西。

    “他就是占卜得再厉害,都不能利用占卜伤害别人,否则,他就会遭到天遣。我想,这些事情他自己也是知道的,就算他知道我们最在乎的是什么,我们的弱点是什么,他都未必敢说太多,毕竟,从他嘴里说出来导致无辜的生命殒落的,也算是他害的。”沐云姜想来想去,觉得这样的说法还是说得通的。

    否则的话,钟离尘为什么不直接动手?

    他绝对知道百里寒月圆之夜要受寒蛊的折磨,那个时候下手,就算有夜白夜风他们守着,也不是他的对手,他在那个时候想要百里寒的命,还是很容易的,但是,他没有。

    娘亲在苏宅,住在哪个院子,钟离尘也绝对知道,那么,入府之后,他潜入苏宅,直奔娘亲的房间而去,将娘亲抓住,利用娘亲威胁她,和苏少谨他们,不就行了?

    但是,钟离尘也没有直接这么做。

    所以,钟离尘就算知道一切,他也不敢直接去做。只能,间接,再间接地去做,只有这样,他受到的天遣伤害才会减到最少。

    因此,就算他再厉害,再无所不能算尽天下事儿,他也不能如何。

    “就不怕他最终来个死鱼网破?”南宫景也认同沐云姜的说法,只是,他还是不放心。

    “鱼死网破就鱼死网破呗,大家都死了,还怕什么?”沐云姜摊了摊手,还怕啥?都死光了,怕啥?

    “也是。”南宫景点头。

    “所以,你是想让我和你四哥进宫一趟?”南宫景看向沐云姜问道。

    “知道直接去做就好,你为什么要说破……”沐云姜直接一个白眼,真是的,就不能让她安静地当个绝世女子的吗?

    “慕容倾城,应该会看上沐云墨吧。”南宫景突然说道。

    慕容倾城现在根本就没有贞德可言的,她只要看上的,不管是侍卫还是什么的,都直接拉到床上滚一番,到时候,要是看到了沐云墨,以沐云墨的英姿,她还能放过?

    “我不介意杀了她!”沐云墨听着南宫景的话,直接说道。

    “杀杀杀,那么脏的女人你也杀,不嫌脏了手!就知道打打杀杀,不能干的别的了?”南宫景一听沐云墨的话,就气得直骂。

    “我管她脏不脏,她敢对你不轨,我就杀了她!”沐云墨也是知道慕容倾城最早的打算是要嫁给南宫景的,所以,他也担心,他和南宫景进宫,慕容倾城会使诡计缠着南宫景不放。

    要真的是那样的话,他绝对会直接了结了她的!

    “我又不是白痴!”南宫景听着沐云墨的话嘴角一抽说道。

    “保护你是我现在最想做的事情!”沐云墨说道。

    “……”南宫景没话了。因为沐云墨说表白就表白架势,他有些受不了。

    “四哥,我以为,你最想做的事情,是抱他回房间,没想到……”沐云姜看着了眼自家四哥,随后说道。

    “咳,姜儿。”沐云墨对于这个事情,还真的没想过,他只知道,能每天看到南宫景不行,能知道他的心底也是有他的就行。

    “我现在就进宫。”南宫景却是脸红了,不过,咳,他易容得好,别人看不到。

    看到南宫景走了,沐云墨自然赶紧追上了。

    “二哥,你怎么看……”看到他们都走了,沐云姜才看着苏少谨问道。

    “不愧是玄月老人的徒弟,这易容术,天下第一。”如果不是因为南宫景在他们的面前没有再刻意掩饰了,他一时间也确定不了南宫景的身份。

    就算会怀疑,也绝对怀疑不到这样的身份上。

    “不然,又怎么骗得了南宫耀和宫里的那些人,那么多年呢。”沐云姜点头的同时说道。

    就是不知道,易容面具下的南宫景,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沐云姜对此有些好奇。

    “真想知道,这其中,到底有着什么样的故事在呢。”慕容轻轻说道。

    “只怕,故事也不简单吧,不然,谁能一直易容着,不以真面目见人呢。”以着那天她哥直接闯进南宫景的房间都没有发现的情况来看,只怕南宫景就是睡觉都是易着容的,可见,到底是谨慎到了什么程度。

    “嗯。且看他们今天进宫,钟离尘会不会出现吧。”慕容轻轻点头,现在就等着他们进宫的情况吧。

    百里寒一直没有说话,只是安静地坐在那里,听着沐云姜说,他觉得,只要这样静静地看着他家娘子,也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原来,当幸福来到了身边的时候,只要有她在,那么,呼吸都是幸福的。

    “百里寒,我今天要去炼药房,你就不要跟着了,好不好?”沐云姜算着时间,马上就要月圆了,她必须赶紧将那些死蛊研究个透,否则的话,她怕到了月圆之夜,什么都不能为百里寒做。

    “好,我就在外面呆着。”百里寒点头,他知道他家娘子只想尽快研究明白他身上的寒蛊是怎么回事,虽然,他觉得这个事情并不好研究明白,但是,看到他家娘子对他这么关心,他心底就有一种说不出的幸福。

    而且,他今天,也的确有点事情要去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