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江山为聘:魔尊的重生嫡妃 第296章 拆了自己的南宫景

时间:2018-04-07作者:叶亦眸

    要知道,沐云姜和慕容轻轻虽然都已经看出了南宫景是个女的,但是,她们以为,南宫景只是被丢调包了的,倒是没想到,眼前的南宫景,还真的就是南宫景。

    而南宫景看着她们疑惑的神情,只是一脸无奈地耸了耸肩。她能怎么办?她本来就是个女的啊。

    “你,先把易容的面具拿下来吧。”不过不得不说,南宫景的易容面具做得还真够天衣无缝的,如果不是因为沐云姜是学医的,只怕都很难看出来。

    事实上,她们也并非从南宫景的面具上看出什么破绽的。

    南宫景倒也没有矫情了。就当着沐云姜和慕容轻轻的面儿,开始“拆”自己的伪装。

    没错,就是拆。

    脸上的面具并不是只易容了脸上的那部分而是整个头部都是一个张假的人皮套,直到脖子的位置。

    当人皮面具拿下,南宫景真实的脸也就露出来了。

    “……”慕容轻轻的表情还好,没有太大的惊讶,倒是沐云姜看着南宫景的脸,很纠结。

    然后,她们又看着南宫景淡定地开始拆着“自己”。先是外衣一脱,里面裹了五层的布也就没什么说的了。当她们看着南宫景淡定地开始拆着腿的时候,她们的嘴角又抽了。

    等南宫景拆完了“自己”,一个清秀的小姑娘也就出现在她们的眼前了。

    其实,用清秀来形容,实在是迫不得已。南宫景的脸蛋其实很美,一种可以和沐云姜并肩的美。但是,她的美同时又给人一种……未成年的感觉,所以,沐云姜刚才一看到她的脸的时候,才会有那种纠结的神情。

    因为,她感觉,到时候她家哥哥和南宫景站在一起,那感觉,就好像是大灰狼终于逮着了小红帽的感觉啊。

    拆完“自己”的南宫景,身高身材和沐云姜慕容轻轻都差不多,唯一差别的就是那张脸,实在显得太像个小姑娘。

    而且,按着年龄,南宫景应该和慕容轻轻一般的年纪,二十了吧?

    “这些年,难为你了……”沐云姜想了良久,才吐出这样一句话来。

    只不过,沐云姜就想不明白了,南宫景明明是个女的,怎么就成了皇子的?

    “你们不问,我打算就这样过一辈子的了。”南宫景说道。

    她的神情看着很轻松,仿佛这些年一直以男子身份过日子并不是什么难受的事情。但是,她眼底闪过的那抹伤感,沐云姜和慕容轻轻还是看到了。

    二十年都以着男子的身份生活,换了一般人,未必受得了吧?

    “知道你是女儿身的人,有多少人?”沐云姜知道,肯定还有别人知道南宫景是女儿身的事实的,毕竟,长大了就说能自己易容避开一切,但是小的时候呢?不可能她成年之后就将所有人知道她身份的人都杀了吧?就算杀了,小的时候如果没有周密的保护,她是女儿身的身份也不可能一直保密至今。

    要知道,南宫耀一直最宠的就是她这个景王的。甚至做了那么多都是想着到时候将四国统一了,再将皇位交到她的手里的。

    这种情况下,南宫景的身份是怎么瞒得过南宫耀的?

    “景王府的管家和厨娘,还有两个我师傅安排的婢女,加上我师傅。”南宫景知道的,就是这些人,当然,以着目前的情况来看,那个钟离尘肯定是知道她的身份的,至于为什么没有揭穿她,这个问题,南宫景表示想不明白。

    “为什么,要你以男儿身示人?”沐云姜想不明白这个问题。

    “听说,当年南宫耀最宠的那个妃子的确给他生了个儿子的,但是,那个孩子,夭折了。那个妃子怕南宫耀怪罪下来,所以,就将同一个月出生的我,变成了她的儿子。于是,夭折的就成了公主,皇子依旧活着。”南宫景说道。

    这是她后来知道的,具体是个什么情况,这些年来也一直没有办法查证。

    毕竟,当年的这两个妃子都已经死了。

    “原来如此,难怪南宫耀做尽那么多的安排就想着替你铺好路,到时候想着将一个大好江山交给你。看来,南宫耀对当年的这个妃子,还真是与众不同呢。”否则,又怎么会对南宫景这个皇子这么上心呢?

    不惜利用自己另外两个儿子,去铺路,去牺牲,只想着不让南宫景手上沾血,就可以接下皇位。

    “听说倒是这样的,不过,也正因为他当年太宠那个妃子,才导致那个妃子惨死的,而且,听说当时那个皇子夭折也是七孔流血而死的。”对一个孩子都这么恶毒,南宫景对皇宫里的那些人有多恨,可想而知了。虽然,她还活着。

    “这也是后来,南宫耀表面上对你不闻不问,实际上不管你多嚣张,多无礼,他都是睁只眼闭只眼的原因。更是立南宫辰为太子,即使废了,也没有再立的原因。”先立了南宫辰为太子,主要就是想要将南宫辰放在靶心,让那些有心之人都瞄准了。

    废太子没有再立,也同样是让那些有心之人,为此争得头破血流,反正,不管怎么样,最后南宫耀的皇位都是传给南宫景的。

    不得不说,南宫辰和南宫铭都是够悲催的。白忙活了这么多年,原来一直都是在替他人做嫁衣。

    “不过,不管怎么说,南宫耀都是你的父皇,现在的情况,你没什么想说的?”沐云姜的意思很明白,她们都是准备要让南宫耀死无葬身之地的,南宫景作为南宫耀的女儿,不管这些年来有没有感情,好歹有着血缘的关系,不知道她有什么感想。

    “他是不是我的父皇,还真的不确定……”南宫景突然说道。

    “什么意思?”沐云姜眉毛一挑,问道。

    “师傅没说,他只是当年别有深意地提了一下。”南宫景摊摊手,表示自己也不清楚。

    “如果,你跟南宫耀连血缘关系都没有,那么,请容我大笑三声。哈哈哈。”没错,沐云姜是真的笑的。上一世她死得太惨,所以这一世,她不会让南宫耀和南宫辰这些人死得太容易,她同样要让他们受着最煎心的折磨,最后死都不甘心。

    “现在怎么弄,你是继续以男人示人?”慕容轻轻看着南宫景问道。

    “不然呢?我要是突然变成个女的走出去,你们觉得,谁最受不了?”南宫景看着她们说道。

    还有有谁,沐云墨啊。他一直以为自己喜欢的是个男人,结果……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