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江山为聘:魔尊的重生嫡妃 第300章 死了就烟消云散了

时间:2018-04-07作者:叶亦眸

    “原来国师在这里,本宫失礼了。”慕容倾城的手还是扬着,她倒是想放下来的,可惜就是放不下来。钟离尘没有从里面出来,只是,即使是这样,慕容倾城也不敢和造次了。

    刚才还是一脸恨不得将苏云碎尸的愤恨,现在又换上了一脸的娇羞。

    真不知道她的娇羞是何意。

    “滚。”钟离尘的声音再度从里面传了出来,对于慕容倾城,他没有丝毫的容忍。

    苏云看着这些情景,没有什么感觉的,只是缓慢地开始转身,往身后的石凳子坐下。伸手想要给自己倒杯水,才发现,她连拿水杯子的力气都没有。

    拿不起水杯,她也不拿了,只是静静地坐在那里。

    只是没一会儿,她原本感觉无力的身体却突然像被注入了内力一般,瞬间就感觉自己的身体恢复了力气了。

    苏云也不纠结的,她知道在这里除了钟离尘能做到这些之外,没有别人了。

    感觉身上有力气了,她平静地给自己倒了杯水,坐在那里,悠哉地喝着,看着,倒一点儿都不像是个被人控制的人。

    “贵国的礼数还真是周全,见了皇后,都不知道行礼?”孟烟却突然看着苏云说道。

    按理说,她与苏云的年龄相仿,孟烟也自问自己这些年都保养得相当好,但是,在苏云面前,她不得不承认,她比不上苏云。

    所以,明知道钟离尘知道她打这些小主意,一定不会放过她,但是,孟烟还是忍不住,出言讽刺着苏云,她就是想要看着苏云在别人面前卑躬屈膝的样子。

    否则,任什么一个被男人抛弃了的女人,还可以如此自信与嚣张!还可以,过得这么的悠哉!

    也许,没能力又不肯承认自己的软弱的人,都喜欢按着自己的想当然去认定一些事情的。比如现在的孟烟,她就是认定苏云是被沐纯良抛弃的,而不是苏云不要沐纯良。

    因为在孟烟的认知里,她觉得这是不可能的事情的,一个女人,有什么魄力去和离?

    是的,她做不到的事情,她就认为所有人都是做不到的。

    然而,苏云却根本当听不到孟烟的话一般,依旧一脸淡然地坐在那里喝着她手中的茶。

    苏云还不知道慕容轻轻并不是孟烟所生的,所以,此时她对孟烟当初想要威胁慕容轻轻一共嫁进皇宫的事情,很不屑。

    “国师,父皇与国师的约定,难不成,国师都忘了?”慕容倾城虽然并不知道钟离尘的来历,但是她知道,钟离尘与寒城是有交易的,而且,她还知道,钟离尘应该是有把柄在她父皇那里的,否则,他又怎么会帮助寒城统一四国呢?

    事实上,最终到底是帮助凤凰城统一四国还是帮助寒城,都是一样的,因为,按着他们的计划,最终凤凰城也是受她慕容倾城控制的,所以,对于慕容倾城来说,这根本没有什么区别的。

    “不想死就滚,还轮不到你来威胁本座!”钟离尘的声音再度传出来,语气也更为冰冷。

    “你!”慕容倾城没想到,自己服软不行,拿寒城来作后盾也不行!

    气得恨意更深地瞪着苏云。

    “再敢踏入这里,死!”这一次钟离尘的声音传来之时,伴随着的还有他的掌力,直接就将慕容倾城和孟烟都击到了门外去。

    倒在上的慕容倾城一脸的恨意,孟烟则一脸的不甘。

    不过,她还是扶起了慕容倾城。

    “本宫倒要看看,你敢不敢杀了本宫!”慕容倾城站起来之后,瞪着门口咬着牙说道。

    不过,她并不是再次进入那个宫殿,而是,将手中的媚蛊放出。

    孟烟也看到了,嘴角扬起。

    苏云,今天倒要看看,你要怎么继续你的清高!

    将媚蛊放出之后,慕容倾城和孟烟就转身离开了,表面上的离开。

    事实上,她们只是拐了个弯,就又悄悄地回到了这里,只是她们没有直接出现在门口,而是躲在角落里。

    此时,宫殿里的苏云,喝完了茶之后,就站起身,往殿内的那棵槐树走去。

    她没想着以死了事,因为她知道,她就算现在身上有力气了,她也是死不成的。既然都是死不成的,又何必折磨着自己呢,到时候,她家姜儿和墨儿来看到她受伤了,也会难过的。

    立在槐树下,看着眼前的槐树在这个季节里还依旧绿叶满树,她倒是好奇地研究起来了。

    不知道会不会在冬天开花呢?如果会的话,倒是可以提前酿一些槐花酒,还可以做槐花饼和粥给她家姜儿吃。

    此时的苏云,完全没有作为人质该有的觉悟。

    钟离尘从屋子里走出来的时候,就是看到苏云站在那里盯着槐树看的样子。

    如果不是确定她并不是他心中的那个女子,钟离尘看到此情此景,一定会以为老天开眼的。

    不过,当钟离尘看到刚才苏云所坐的石凳子上死掉的媚蛊时,眼神却突然阴狠了。

    内力直接往外一击。

    “啊!”只听得一声惊呼,随后就没了声。

    那是慕容倾城和孟烟的声音,此时的她们,已经躺在地上了,那些她们事先安排好的侍卫,现在正急着将她们抬走去找太医。

    苏云也听到了慕容倾城的那声音惊呼,也知道是钟离尘做的,她也只是回头,看了一眼钟离尘,便继续盯着槐花树。

    “你不怕我杀了你。”钟离尘这句话并不是问苏云的,而是陈述句而已。

    苏云不怕他。

    这些年来,他游走四国,每国的国主见了他,都是吓得说话都客客气气的,甚至,像南宫耀这样的,当初见了他,更是直接吓得脸色都白了。

    然而,苏云一个女人,却没有。

    “死而已。”苏云回头,看了眼他,便淡淡地说道。

    无非就是死,有什么好怕的呢?人走这一遭,谁的终点不是死呢?不死还能上天么?

    “死而已?死了,你就见不到你心爱的人,见不到你的儿女,难道不痛苦吗?”钟离尘看着她说道。

    “死了的人,哪里还会想这些呢?死了就是死了,没有思想,没有灵魂,烟消云散了。”苏云转过身,再次看了眼钟离尘,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