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江山为聘:魔尊的重生嫡妃 第302章 天放异象

时间:2018-04-07作者:叶亦眸

    “百里寒,斗星,会不会在寒城?”沐云姜又突然看着百里寒问道。

    不是她想多了,而是,她感觉就是这样。

    “百里寒身上的寒蛊就是出自寒城,这个事情跟寒城自然是脱不开干系的,所以,不排除这个可能性。我知道的事情并不多,不过,我想,我那个哥哥,应该知道得不少的。”慕容轻轻说道。她在寒城不受宠,知道的本就不多,但是,慕容啸不一样,他是寒城唯一的皇子又是太子,他知道的事情,肯定要比她多的。

    “要不,让我哥在赤焰玩得差不多了,就来凤凰城玩玩?”慕容轻轻其实是想说,要不现在就飞鸽传书让她那个哥哥来吧,她感觉,赤焰根本就是准备好了一切等着寒城来的,只怕,她家哥哥带去的那些寒城的兵,不是赤焰的对手啊,既然不是对手,不如趁早撤比较妥。

    “到时候,赫连轩也必定跟着……你确定,你不嫌烦?”沐云姜说道。

    赤焰是肯定会被炸个翻天的,不然,真当她那些炸药是白埋的么,只不过,慕容啸也的确不能拿赤焰如何,起码,不能真的吞并了赤焰。顶多就是让赤焰又受一次重创。

    只是,到时候慕容啸来凤凰城,赫连轩也必定会跟着。

    那么有野心的人,又怎么甘心就这样看着慕容轻轻嫁给别人?

    只怕就是得不到,赫连轩不介意毁掉吧?

    真不希望最终是这样的结果,好歹也是慕容轻轻爱过的人,那种曾经爱过的人最终只不过是个心如毒蝎的人,那感觉,不好受,沐云姜尝过,所以,不希望慕容轻轻也尝到。

    “他要作死,埋了便是。”慕容轻轻不是嫌烦,只是不希望发展成那样。但,她又知道,斗星的下落对于百里寒和沐云姜来说,很重要。

    “要不,我让我家师傅他老人家去一趟赤焰好了。”沐云姜说道。

    就在她说着老人家几个字的时候,夜白和百里寒的嘴角都同时抽了一下。这个动作,没有逃过苏少谨和沐云墨几人的眼睛。

    看来,他们家姜儿的这个师傅,跟百里寒的关系,不一般啊。

    “云姜,你也知道他是个老人家了,还是悠着点儿好,不然,一把年纪了还长途跋涉的,万一有个好歹,比如中风什么的,到时候你得侍候一辈子的。”慕容轻轻却是觉得,这个绝命阁的尊主,不可能是个什么老头子,没准,还是个跟苏少谨他们差不多年纪的人呢。

    毕竟,谁也没见过这个尊主长什么样的,据说,绝命阁的人每次出现,都是戴着面具的,尊主更是。

    你让一个绝命阁的尊主去给你当跑腿的,去打听消息,真的太过大材小用啊。

    而且,今天堆满了门口一条街的那些黄金玉石的诚意,你还想你家师傅怎么样?这么宠徒弟的师傅,上哪儿找呀?她都想要找一个了。

    “绝命阁那么多人,他就是中风了,也不愁没人侍候着。算了,还是让你哥来玩吧。”沐云姜也觉得,不能太过得寸进尺了,不然,万一真把她家师傅搞急了,跟她断绝师徒关系就不好了。

    “你这是心疼你师傅啊?”慕容轻轻故意说道。

    “心疼。他要是死了,就少个人给我发月钱了。”沐云姜说道。

    “夫人……咱们百里谷,不差银子……”夜白觉得,他很有必要提醒一下他家夫人,谷里的黄金真的没地方堆了的。

    “我还没嫁到百里谷,那些银子还不算我的……我得多挣点银子,不然……我这几个哥哥拿什么给人家姑娘下聘啊。”虽然绿芜谷也不差那点银子的,但是,现在看着她几个哥哥喜欢的姑娘,只怕绿芜谷那点家底,不够的啊。

    “姜儿,来来来,喝点茶,这个茶味道不错。”沐云墨听着她的话,马上就一脸笑容地给她倒着茶。

    “……四哥,你最穷……”沐云姜看着自家哥哥的表现,除了嘴角抽抽之外,她还特别无奈。

    没办法,绿芜谷好歹还有点家底的,底气还是有的。就是她这个作为少将军的四哥,拿着那点俸禄,不知道够干啥的。

    “所以,辛苦我家姜儿了。”这些天,沐云墨可都听说了,现在整个凤凰城,就数他家妹子开的茶楼和棺材铺生意最火爆了。

    还有那家护肤品店,每天上货都不够卖的。

    听说,那些千金小姐什么的,都对那护肤品爱不释手的。

    只是,因为苏宅被烧了,护肤品也断货了。

    “景王,你看,到时候,聘礼上有什么要求的不……”沐云姜直接看着南宫景问道。

    “……”南宫景白了她一眼,没有回答。

    沐云姜听不到南宫景的回应,也不着急,只是当她抬头看着天的时候,天空却变成了一片血红。这景象,让她不由得吓了一跳。

    仿佛千军万马的厮杀,血染红了整个天空。

    这种血腥,让沐云姜整个身体都僵硬了。

    这种情况,以前的时候,出现过一次,百里寒记得很清楚的,所以,此时,他也感觉到了沐云姜身体的僵硬,于是,急忙抱过了她。

    “娘子,娘子。”百里寒也看到了天空上的异象,而且,他知道,沐云姜也必定是看到了。

    但是,其他人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也就是说,这个异象,只有他俩看到了。

    “姜儿?”苏少谨也发现了沐云姜的不对劲,来到了他们面前,一手按在沐云姜的手腕上,把着脉。

    “怎么会这样!姜儿,姜儿!”苏少谨一边叫着,已经直接封住了她的穴道。

    “快抱进房间!”苏少谨看着百里寒说道,同时自己已经往另一边去,他要去拿药。

    百里寒一把将沐云姜抱在自己的大腿上,直接就连着轮椅飞身进了自己的房间,将沐云姜放到床上躺着了。

    沐云墨他们都很担忧,但是,他们知道现在不是问什么的时候。

    就这样,大家都默默地安静地呆在那里,等着苏少谨。

    苏少谨拿了药箱直接就进了房间,随后,房间的门关起。

    百里寒已经按着苏少谨说的,正在给沐云姜的身体输内力,苏少谨的银针,一根又一根地,几乎要将沐云姜的身体都插满了。

    良久之后,苏少谨再次把过脉,才让百里寒停止输内力。

    百里寒看着沐云姜身上的银针,眼神里透着满满的心疼。

    “如何?”难道又是因为心魔?百里寒不敢轻易下定论,只等着苏少谨的结论。

    只是,天放异象,到底又是因为什么?只有他和娘子看到,这又意味着什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