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江山为聘:魔尊的重生嫡妃 第345章 好一出戏

时间:2018-04-07作者:叶亦眸

    “并不是有什么后果,而是,止血的过程,你会很痛苦。”东门青心疼地看着自己的女儿说道。

    正因为知道用秘方止血,她的女儿要受罪,她才会想都没想就出宫去找苏少谨的,只是没想到,事情会成这样。

    慕容轻轻这个贱人,一定是她在苏少谨的面前说了什么,否则,以苏少谨神医的称号,又怎么可能见死不救?还是因为倾城嫁进凤凰城皇宫的事情?

    不管是因为什么,反正现在东门青将一切都算到了慕容轻轻的头上,她早晚要让慕容轻轻死无葬身之地。

    “母后,婧儿不怕。”慕容婧心里也清楚,一直这样大出血,只怕不用等到天亮,她就会失血过多而亡了,所以,受点痛苦算什么?只要能活着,她一定要让慕容轻轻好看!

    “好,那母后,先替婧儿止血。”东门青点头,示意宫女太监这些都出去,便从身上拿出了一个小盅,里面放的是她专门养的蛊。

    用蛊止血,并不是蛊进入身体就可以,同时还要在她的身体里咬着里面的肉,才能发挥到止血的功能。东门青从家族里学了这个蛊术之后,就没有用过,除了知道这个方法很痛苦之外,别的也不清楚,没想到,第一个使用这个的人,竟然是自己的女儿,越想,东门青对慕容轻轻的恨就越大。

    蛊很快就进入了慕容婧的身体,同时,慕容婧也马上感觉到了身体里就好像被刀一刀一刀割着肉那样的痛苦。

    不过,不得不说,即使已经痛苦得头上冷汗直冒,慕容婧竟硬生生地扛着,没有吭一声。看来,不仅求生的意识很强烈,同时,想要得到苏少谨的疯狂也够强烈的。

    直至半夜,慕容婧的血才终于止住了,东门青也将蛊引了出来。

    “木儿。”对着门外叫了一声,木儿很快便推门进来了。

    “娘娘。”木儿来到东门青的身边,看着她。

    “不用替公主梳洗,而且,明早,皇上到来之前,你还要在公主的身上再多洒些鲜血。懂?”东门青看着木儿说道。

    “是,木儿明白。”木儿点头,东门青说的,她自然明白。

    “嗯,还有,明日皇上若是问起公主出血不止是何原因造成的,你知道该怎么说吗?”东门青继续问道。

    “娘娘,木儿会告诉皇上,三公主因为思念大公主,知道大公主回了寒城,急着出宫接大公主,大公主不愿意回宫,三公主多劝了两句,便被大公主命人打成了这样,三公主不想伤到大公主,一直不让木儿还手。”木儿能得到慕容婧的重用,还真的不是白重用的。

    “很好,不过,你不可以说得如此直白,你要说:大公主因为跟男子私通,被三公主看到了,她生怕三公主回宫告诉皇上,所以,对三公主下了狠手,还利用和沐云姜的关系,不让苏神医为三公主诊治。”东门青笑意盈盈地说道。

    “是,木儿明白。”木儿点头。

    “照顾好公主。”东门青看着自己的女儿已经睡下,她才放心地离开,回了自己的宫殿去。

    当然,明早,她会在皇上到来之前,来这里的。

    她就不信,弄不死慕容轻轻这个贱蹄子!

    这一夜,沐云姜他们睡得很安稳,反正有百里寒在她身边,她就是睡在荒山野外,都会睡得很舒服的。不过,宅子外的堂主们,却依旧忙得热火朝天,丝毫没发现他们有累的意思,而且,每个人的脸上都笑得跟朵花儿似的。

    他们做的饭菜,尊主夫人很喜欢吃,吃得停不下手,这是多大的荣幸啊,他们能不高兴吗?

    这会正在做的,都是明天为他们尊主夫人准备的,大家哪有觉得累的,都恨不得再多做些吃的为他们尊主夫人备着了。

    第二天一早,皇宫里就开始炸开了锅了。因为,慕容邦身边跟着的太监以一种欲言又止的样子在慕容邦的面前左右转悠着。

    “皇上……”太监终于忍不住的样子,跪在了那里。

    “你这是做什么,有什么话,起来好好说。”这个太监从小就跟在慕容邦的身边的,慕容邦对他也是相当信任,所以看到他这个样子,慕容邦自然也就重视了。

    “皇上,您还是去看看三公主吧,奴才听说,三公主,快不行了。”太监终于把话说完了,说完之后,还一脸痛惜的样子。

    “混账!胡说些什么!婧儿不是好好的吗!怎么就会不行了!”慕容邦对自己这个小女儿还是很在乎的,所以听到太监的话,他自然就大怒了。

    “皇上,三公主昨天从宫外回来,就一直大血出,太医都去了,但是,都束手无策,根本没有办法止血,这都流血一夜了,早上奴才听太医院的太医说,三公主只怕……”太监跪在那里继续说道。

    “摆驾!”果然,听到这里,慕容邦也不急着去上朝了,而是直接就往慕容婧所住的宫殿去。

    “是,摆驾,婧香殿。”太监急忙起来,一边跟着慕容邦往外走,一边喊道。

    就这样,慕容邦一脸着急地往慕容婧的殿阁去,而东门青早已经在那里一边心疼,一边流泪地坐在自己女儿的床前,不停地拿过干净的白布,替自己的女儿替换着身下布满了鲜血的褥子。

    “皇上驾到!”太监的声音响起,屋里的人马上跪了一地。

    东门青也一边擦着泪,一边想要站起来行礼。

    “皇后,朕的婧儿呢!”慕容邦也不管这些跪着的人,只是直接来到了床前。

    “皇上,你进来不得!”东门青装作大惊的样子,直拉着慕容邦想让他出去。

    但是,那个动作又分明是慢了半分的,让慕容邦可以将躺在床上的慕容婧的情况看得清楚。

    “这是怎么回事儿!”慕容邦大声问道。

    “皇上。您,您且出去,您还要早朝的,不可以让这些不吉利的事情冲撞了您,婧儿,婧儿会没事儿的。”东门青说着,又低下头,不停地擦着眼泪,那样不得不说,真够惹人心疼的。

    “到底是怎么回事儿!给朕如实说来!”这一句话,慕容邦是对着跪在那里的太医说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