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江山为聘:魔尊的重生嫡妃 第363章 无非就是不能生儿子的女人

时间:2018-04-07作者:叶亦眸

    “他居然活着回来了?没有受伤?”慕容婧是知道自己的母后派了人去凤凰城暗杀慕容啸的,她以为,就算不能直接将慕容啸杀了,也起码不会让他完好无缺地回来的。

    “公主,太子并没有受伤,而且看样子,跟平常并没有什么不一样的。就是,他带在身边的几个侍卫,跟以往带着的侍卫不一样,武功,连木原都看不出来。”木原说道。

    “看来,一定是母后派去的人事情败露了。”否则,慕容啸又怎么会加大了防范呢?

    “公主,我们现在要去大殿吗?”木儿问道。

    “去,当然要去,本公主可就这一个太子哥哥呢。”慕容婧说道。

    慕容婧带着木儿木原往大殿去,而此时,大殿内,慕容啸只是一脸冰冷,生人勿近的样子,站在那里,说着他突然在赤焰撤了兵,又急匆匆赶去凤凰城的事情,并且还说了他在凤凰城遇刺的事情。

    “这是儿臣接到的飞鸽传书,上面,有父皇的玉玺盖的印章。”慕容啸将书信拿出,交到了太监的手中,让太监拿到慕容邦的面前。

    “父皇命儿臣马上撤兵,赶往凤凰城协助二公主成事,然,儿臣到达凤凰城的时候,凤凰城的皇宫,朝政动荡,凤凰城的政事儿,早已经由凤凰城的三皇子,南宫景负责。权衡之下,儿臣本想修书与父皇商量该如何做,却不想,就在那时,儿臣竟遭到刺客暗杀,险些命丧凤凰城。”慕容啸一字一句,说得轻缓不急,听不出情绪,也不知道他说这些到底是为何。

    “竟然,有人暗杀朕的太子。”慕容邦的语气听着也是平静,只是,大殿之上,却是静得有些可怕。

    东门青坐在那里,显得有些坐立不安。她这次派去的杀手,她不敢保证,没有贪生怕死的。也不敢保证,是否有人出卖了她。

    东门鹤一副与他无关的样子,但是,他时不时就动一下的手,还是说明了他此刻内心是有波动的。

    “想必是赤焰所为。太子领兵,险些就灭了赤焰,中途突然撤兵,赤焰想必以为是咱们寒城怕了他们,知道了太子的行踪,派人追杀,也不奇怪。”东门青说道。

    这个事情,是绝对不能让慕容邦怀疑到她的身上来的,否则的话,她隐忍了这么多年,就白废了。

    “啸儿可有受伤?”慕容邦没有理会东门青所说的,而是看着自己的儿子问道。

    “回父皇,一些小伤,无妨。”慕容啸答道。

    “这些日子,啸儿也辛苦了,父皇会好好地赏赐太子府的,啸儿一路奔波,且回府休息。”慕容邦说道。

    “是,儿臣谢过父皇,儿臣告退。”慕容啸行了礼,就直接转身准备离开。

    而这时,慕容婧正好带着木儿他们走到大殿的门口。

    “太子哥哥,婧儿给太子哥哥请安。”慕容婧一脸高兴的样子看着慕容啸。

    然而,慕容啸只是冷冷地点了个头,就直接离开了。完全没有要停留的意思。

    慕容婧看着这样的慕容啸,心底是恨恨的,但是,表面上,她只是一脸的委屈和难受。

    “太子哥哥还是不喜欢婧儿。”慕容婧的话,分明就是要说给大殿内的慕容邦听的。

    “公主,还是先进去给皇上皇后请安吧。”木儿说道。

    “嗯。”慕容婧点头,然后走进大殿。

    “婧儿给父皇,母后请安,给外公请安。”慕容婧跪在那里,说道。

    “婧儿来了,起来吧。”慕容邦说道。

    “谢父皇。”慕容婧站起来,看着自己的父皇,神色似乎有些不好,于是问道:“父皇,您的脸色不太好,可是身体有不适?要不要传太医?”慕容婧的关心,在慕容邦的面前倒是挺受用的,只不过,那是在慕容啸没有受到伤害的情况下。

    现在慕容啸遇刺,虽然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但是,这个事情对于慕容邦来说,那可是一件相当严肃的事情。

    而且,最重要的是,他手里现在拿着这个信件,上面的盖章并不是伪造,而是真的有人拿了他的玉玺盖了章,假借他的懿旨,不仅让慕容啸撤了兵,更是往凤凰城去,这分明就是想让他的儿子死在凤凰城!

    “还是婧儿懂得关心父皇,父皇很好。”慕容邦说道。

    这个女儿,如果不是东门一族的人生的,该多好,贴心又善解人意的。不像他的大女儿,以前的时候,唯唯诺诺的,受伤之后醒来,倒是性子大变,不再唯唯诺诺了,可是,却是嚣张得目中无人了。

    慕容倾城在寒城的时候倒也很得他的心,可惜,一趟凤凰城,没成功地嫁给南宫景也罢了,最后竟阴差阳错,要嫁给南宫耀!

    清白已失,也轮不到他多说,否则,整个寒城,在这个天下都无颜立足。

    至于儿子,却永远都是跟他一副疏远的态度,这让慕容邦很是受挫。

    “国丈难得到宫里来,皇后就多陪陪,朕还有政事儿要处理,就不奉陪了。婧儿也多陪陪外公。”慕容邦说完,也不管东门青和东门鹤会是什么表情,直接就带着太监离开了。

    东门青坐在那里,气得鼻子都快要冒烟了。

    “母后,外公。”慕容婧也看出了自己母后愤怒的眼神,看来,她来之前,慕容啸是说了什么了?

    “成大事者,切记要忍。”东门鹤看了她一眼,说道。

    “父亲,并非女儿不能忍,而慕容邦欺人太甚!仅凭慕容啸的几句话,他就怀疑是女儿派的人去刺杀慕容啸,在他的眼里,女儿这个皇后到底算什么?”东门青愤愤不平地说道。

    “不算什么,一个不能给他生皇子的女人而儿。”东门鹤说道。

    同为男人,东门鹤自然能明白慕容邦的心思。皇后再好,膝下也只有两个公主,并没有皇子,而整个寒城,慕容邦只有一个皇子,如此情况之下,他自然容不得任何人伤害到慕容啸。

    “父亲!”东门青看着自己的父亲,明显是对他所说的话不满。

    “在父亲的眼里,你和婧儿都是我东门一族的人,是最受宠的小姐。但是在这皇宫内,对于慕容邦,你们只是在利益面前,随时可以牺牲的无关紧要的人罢了。”东门鹤看得透,是因为,他自己也是这样的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