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江山为聘:魔尊的重生嫡妃 第393章 抱歉我是女的,你可以走了

时间:2018-04-07作者:叶亦眸

    “南宫景,你出来,你出来!”追着到了景王府的沐云墨只能看着南宫景进了自己的房间,关上了门,他倒是想直接把门踹了,但是,他知道,他要是敢踹的话,只怕南宫景更加不理他了。

    他知道他错了,但是,他就是急!

    他看到她看了奏折什么反应都没有,就以为她是要默许那些大臣搞那些选秀了!

    这不是,他知道错了。

    “滚!”南宫景坐在房间里,吼了一声。

    “我不滚,你出来,你受伤了,你先出来止血把伤包扎了!”沐云墨一边猛拍着门,一边说道。

    “本王就是死了也不用你管!”南宫景也是气,她不理那个奏折就是想说,她压根不把那些大臣说得当回事儿,就这样他都信不过她?那还说什么爱!

    “怎么不用我管,我就要管!你再不出来,我就踹了门进去!”沐云墨继续吼道。

    同时,沐云姜他们也都到了,直接就坐到了院子里。

    夜白已经淡定地命人端来糕点,水果,放在桌子上,沐云姜和慕容轻轻他们一边吃着,一边看戏。

    “姜儿,快,平时你跟他挺聊得来的,你快去让他开门。”沐云墨看着他们坐在那里,而房间里,南宫景一直不肯开门,他也是心急南宫景的伤口,所以,只好向自家妹子求助了。

    “不去,反正失血过多挂了也不是我心疼。我只管我家百里寒没事儿就行。”沐云姜一边吃着百里寒递给她的糕点,一边说道。

    “姜儿!”沐云墨急得只差没跺脚,但是,他能怎么办啊,他不敢凶他家妹子啊。

    谷主听着他家娘子的表白,表示很开心,所以,他很淡定地直接大掌一挥,把准备跳脚的沐云墨一掌就送进了南宫景的房间。

    而且,很很贴心地将包扎伤口的纱布甩了进来,还顺手把房间门又给他们关上了。

    大家看着百里寒那直接又霸气的动作,都默默地竖起了大拇指,但是,谷主,你就不怕你家大舅子到时候找你麻烦?要知道,你还没把人家妹子娶回家呢。

    被直接丢进了房间的沐云墨也管不得自己是被丢进来,直接就跑到坐在那里的南宫景面前,一把就将他拉扯过来,直接就扒她的衣服。

    “沐云墨!你做什么!你滚出去!”南宫景倒是没想到沐云墨会直接被丢进来了,也没想到他会直接来扒她的衣服。

    所以,情急之下,就拉扯起来了。

    “先包扎伤口!我错了,都是我的错,我不该跟你发脾气,不该多想,不该伤到你的!你把伤口包扎了,再抽我!姜儿她们也回来了,你要是舍不得抽我,就让姜儿抽,她现在可气我了!”沐云墨一边拉扯着,一边说道。

    “你滚出去!我自己的伤口,我自己会处理!”就算听到了沐云墨认错,南宫景也不打算原谅他,脾气这么火爆,以后怎么生活在一起!

    “我不出去!你人都是我的,我为什么要出去!”沐云墨的脾气又急了,也不管南宫景拒绝,拉扯不来,他就直接把人抱住,压在了桌子上。

    这姿势……的确有点暧昧。

    南宫景也被这姿势羞得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就是这样一下子没反应过来,衣服就被沐云墨给扒了。

    但是,扒了她衣服的沐云墨,看着她胸前缠着的纱布,却是懵了。

    当然是懵,因为沐云墨不明白,为什么同是男人,南宫景还要在胸前缠着那么厚的纱布?

    “起来,转过身!”南宫景感觉到他的目光,脸一下子就红了,哪怕还隔着易容的面皮,她也还是脸红了。

    但是,沐云墨就像是定住了一样,就是不动,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她。

    终于,脾气暴躁的四少,可算是发现了南宫景是易了容的了。

    “你,易了容?”这句话,沐云墨的嘴里说出来,感觉有着千斤重。因为他突然觉得自己像个傻瓜,他居然不知道南宫景是易了容的。

    “本王易不易容,需要跟你报告吗?”南宫景推着他,但是,沐云墨太重,想推开他,没那么容易。

    “我喜欢你!你说需不需要跟我报告!我喜欢你,可是,我却连你长什么样的都不知道!是不是太可笑?”沐云墨的情绪一下子变得悲伤起来,他是觉得自己悲伤,同时也觉得,南宫景应该是不喜欢他的,如果喜欢他的话,又怎么会一直易着容都不告诉他呢?他是不值得她信任,还是不值得她喜欢?

    “你不可笑,可笑的是我自己。你喜欢我,是喜欢什么?这张脸吗?那抱歉,要打碎你喜欢的梦了,这张脸,不是我的。”南宫景也豁出去了,既然都到了这一步了,那就干脆什么都说个清楚明白吧,也省得,整天为了不知道该怎么告诉他,她是个女的而烦恼了。

    他如果,只是喜欢男的,那么,她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不是吗?

    虽然,曾经他说过,只是因为是她,他才喜欢,无关她的身份,无关她的性别,但是,谁知道事实摆在眼前的时候,又是什么一种境况呢?

    将易容的面具彻底拿了下来,甚至,胸前裹着的纱布,她都一并扯掉,同时拉好了衣服。没露点,那张惊艳的脸,就那样呈现在沐云墨的眼前。

    “抱歉,沐少将军,我是女的,你可以走了。”南宫景的语气有些赌气,也有些苦涩。

    “你,是女的。”沐云墨看着她,神情平静,或者说,他是太过激动,激动得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的情绪,所以才会这么平静。

    “是,所以,好走,不送。”南宫景也平静地看着他,起码努力让自己看着平静。

    她喜欢他啊,可是,喜欢有什么用?如果他喜欢的男人,她的喜欢又有什么用?

    沐云墨没有动,他就那样目不转睛地看着南宫景,没有说话。

    最后,南宫景被他看得快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忍着伤口的痛,一把将他丢了出去。

    房门又关上了,沐云墨被丢了出来,站在房门口,依旧没有动,只是看着房门。

    “这是,谈崩了?”沐云姜和慕容轻轻看着对方,同时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