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江山为聘:魔尊的重生嫡妃 第406章 春宵一刻值千金

时间:2018-04-07作者:叶亦眸

    “与猪同眠。”百里寒说道。然后,就直接抱着沐云姜消失了。

    空气中,只听到沐云姜说:百里寒,其实天色还早的……

    可是,天色早不早,对于谷主来说,已经不重要了,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洞房。让南宫婉晴这些人出来闹腾,是因为,真的要将她们都处理掉了,留着是个祸根,趁着今天的机会将她们都除掉,免了后顾之忧。

    当然,所谓的除掉,不是一定要杀掉,而是,将她们都控制了。

    沐云月还想挣扎,她今天来,其实是想要找机会将药下到百里寒的酒里的,是她失策了,她不应该这么急躁的。

    如今,她被人按着,看着眼前的猪,她已经说不出任何话。

    南宫婉晴也是如此,她认定了百里寒今天不能拿她如何的,她认定了,她说这些话,一定会让百里寒和沐云姜的颜面扫地的,但是,她没想到,不仅没有达到这样的效果,百里寒和沐云姜根本就是故意让她出丑的。

    沐纯良已经不见了,那天被苏少斐带走之后,就没再回去过,将军府已经形同虚设。她已经什么都没有了,她就想着今天也要让沐云姜当着全天人的面儿被百里寒抛弃,被天下人耻笑,但是没想到,一切都不按她设想的来。

    慕容婧更是气得脸都是青的,但是不管她怎么挣扎,都只能是看着眼前的那头猪。而慕容啸根本就当看不到她一般,只是淡定地坐在那里喝着酒。

    “去城门处,弄一个猪栏,这两天,就让她们习惯一下与猪同眠吧。”夜白挥了挥手,招来了人手,说道。

    “是!”

    就这样,一群人直接将慕容婧这些人都押着往城门那里去了,哦,陪同她们一起的,还有,几头猪。

    闹剧就这样落幕了,明天就要替百里寒引蛊了,百里寒直接这样处置了她们,无非就是不想明天的引蛊会有什么意外发生。

    无殇和苏少谨他们直接喝起来了,他还打算给慕容轻轻灌酒,但是直接被苏少谨挡下来了。

    “无殇,你要是敢灌轻轻酒,你就只能躺着出去了。”苏少谨不怕慕容轻轻醉,他只是心疼她,不想让她喝太多的酒,毕竟,拼酒这种事儿,交给男人来做就好。

    “无殇,灌我二嫂的酒?”苏少逸也看着他,眼神有些危险。

    “敢灌我轻轻姐酒?”

    “敢灌轻轻酒?”

    洛云馨和南宫景的话同时响起,她们还一脸笑容地看着无殇。

    “……”无殇觉得,他是不是被他家尊主给坑了?这几个女子,一点儿都不好对付啊。

    不过,为了能让他家尊主放心地洞房,他,拼了!

    “不灌也行,来,你们跟我喝!”无殇心中暗暗在问:尊主,可以涨工钱么?这活不好干啊。

    而抱了沐云姜回房的百里寒,现在可没那个功夫去管外面都发生了什么,他只知道,**一刻值千金……

    “娘子,厨娘为我们做的东西,娘子多吃些。”百里寒抱着沐云姜,坐下,一边替她夹着菜,一边说道。

    沐云姜一回到房间,就嫌披肩太碍事,手套太碍事,头上皇冠太碍事,都脱掉了。一头长发,直接被她拿着一条丝带系了一下,就那样披在肩上。

    现在的她,露着肩膀,锁骨性感,整个人看着,太诱人。

    “娘子……”百里寒看着她,说话的声音都有些沙哑了。

    “我还没吃饱……”沐云姜当然知道他那**的眼神代表着什么,但是,好歹要让她吃饱啊,不然,一会儿滚到一半没力气怎么办?他不是说了吗,滚床单就要用最原始的动作滚啊。

    但是,沐云姜又想到了另一个问题,这里是古代啊,怎么避孕?总不能每次滚完,都去喝碗药吧?

    她还没把没副作用的避孕药研制出来呢。

    想到这里,沐云姜表示有点头大。

    这还怎么好好地滚床单了。

    “娘子,多吃点儿。”百里寒看着她,眼神暧昧地说道。

    “百里寒,你也吃点吧……”沐云姜在考虑,这个问题,该怎么跟百里寒说。

    “娘子是担心为夫的体力吗?娘子放心,为夫一定会让娘子满足的。”百里寒觉得,只要对着他家娘子,他整个人都是放松的,也只想调戏他家娘子,因为,看着她脸红的样子,他就觉得快乐。

    “我才没有!”沐云姜直想翻白眼,谷主,你平是不这样的谷主的……为什么一进房间,你就成这样了……

    “没有?看来娘子对为夫很有信心,知道为夫就算不吃东西,只要能吃娘子,体力都是极好的。”百里寒说道。

    “……”沐云姜还能说什么?她开车技术没有谷主好啊。

    “百里寒,咳,万一,怀孕了怎么办?我还不想怀孕……可是,我也不想喝药……”沐云姜吃得差不多了,还是深吸了口气,看着百里寒问道。

    “娘子。”百里寒听着她的问题,先是一楞,然后就笑了,越笑越肆意。

    “你笑什么……很好笑吗?药喝多了对身体不好,又不是你喝药,你肯定不管。听说男人都是自私的。”沐云姜突然就嘟起了嘴,一脸生气地说道。

    “娘子。”百里寒收起了笑容,不过,他看着沐云姜的神情,却透着强烈的笑意。

    “哼!”沐云姜哼了一声,表示她现在很生气。

    “娘子,你忘了,为夫的内力,可是很深厚的?”百里寒一把抱起了她,往床上走去,一边说道。

    “避孕跟你内力有什么关系?”虽然自己懂医术,但是,沐云姜一时还是没听懂百里寒所说的内力跟避孕有什么关系的。

    “一会儿,娘子就知道了。”百里寒的眼神是那么的炽热,现在让他说,他该怎么跟他家娘子说呢?

    既然说不清,那就做吧。

    眼睛对上百里寒眼神里的炽热,沐云姜又觉得自己的脸火辣辣的了。

    马上便低下了头,不敢再和他的眼睛直视。

    “娘子。”百里寒却是挑起了她的下马,让她的眼睛看着自己。

    眼睛再次对上他的炽热,沐云姜觉得,自己移不开眼睛了,沦陷了。

    低下头,唇再次覆上她的唇,原本是想着浅浅地品尝着,但是,也许是因为成亲了,一切都名正言顺了,所以,浅浅品尝,瞬间就变得火热,拥着沐云姜的手,不自觉地就顺着她的腰绕到了她的背后,一把就将她的婚纱都扯了下来。

    感觉到身体的凉意,沐云姜的理智倒是归位了不少,但是,随着百里寒在她身上点火的手不停地在她的身上撩拔着,理智瞬间又消失了。

    “百里寒……我……”沐云姜也不知道自己想要说什么,她只是突然有一种,想哭的冲动,这样被呵护的熟悉,与她脑海中上一世的糊涂记忆,终于重叠了。

    上一世,寒冰洞里,那个救她的男子,那个温柔地宠爱着她的男子,就是此刻,抱着她,爱着她的百里寒。

    记忆,穿越了两世,也终于重叠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