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江山为聘:魔尊的重生嫡妃 第418章 前世今生

时间:2018-04-07作者:叶亦眸

    那是雷剑,居然被她硬生生抓在了手里,这一幕,就是连百里寒看着都是震撼的,同时,更是心惊的。备好纸巾……

    “伤我的男人,天罚?我罚天!”沐云姜的怒火依旧没熄,紧握的雷剑,来自天罚的雷剑,那冲击之下的,雷剑所带的力量有多强悍,那是根本没有办法估量的。

    就如刚才他们护着钟离尘和苏云,也是尽了百里寒他们的全力才能护住一时,那种护住,是雷剑劈下来的那瞬间,但,像沐云姜现在这般,直接抓住,换了别人,只怕早都粉身碎骨了吧?

    然而,沐云姜没有,她还好好地站在那里,只是,手上的鲜血直流。

    “娘子。”百里寒站起身想要冲过来,但是,来自天上的屏障再一次出现,将他隔离着。

    刚才的冲破已经耗尽他心力,加上又被劈了一剑,现在有这屏障在,百里寒一时想冲破,就不是那么容易了。

    “今天,你这破天,有本事就让我粉身碎骨,永不超生,否则,我不仅逆了你这天,你们加注在我男人身上的那些痛苦,你们就都等着,我会一一跟你们算清楚的!”沐云姜话说着,原本双手紧握着那雷剑,变成了单手握着。另一只手扬起,运起了内力,也直到此刻,所有人都分明看到,那运起的内力,竟也是紫色的。

    沐云姜就那样站着,一拳又一拳地往雷剑上砸去。

    “这一拳,先替我家轻轻还给你们的!”沐云姜一拳砸下,那通天的雷剑震了震。

    “你们都在那上面看着是吧?很好,那就看好了!”沐云姜顺着雷剑,扫了一眼天空,仅仅只是扫了一眼,随后,再度扬起拳头,又狠狠地往雷剑身上一砸:

    “这一拳,利息!”是呀,利息,但是,那碎骨削肉之痛,要多少利息才算够?

    最重要的是,大家都分明看到沐云姜紧握雷剑的手,已经结成冰。

    那是因为她所使的内力已经超过了她所能承受的,并且是强行使用的。她的内力和百里寒的一样,都属寒性,令水结冰的功力,就已经是逆天的功力。

    即使是百里寒,也只有在什么伤都没有受的情况,使出全力,才能让水成冰。

    但,沐云姜却单手握住雷剑,以内力化冰,生生地将雷剑困住了,让它就是想逃回天上,都逃不了。

    “天罚?我男人吃你们的了吗?用你们的吗!我爹我娘吃你们的了吗!用你们的了吗!罚?你们有什么资格罚!你们算哪根葱!真以为自己在天上,你们就高高在上了?放屁!”沐云姜明显还在震怒中,话一说完,又使着全身的力气,猛地往雷剑上击去,这一击,雷剑所连的天空都震了震。

    那场面看着,苏少谨他们既是担忧,又是嘴角抽抽,明明感觉现在应该是很危急很严肃的场面,他们却没有办法极度严肃起来。

    只是,大家都盯紧了沐云姜紧握雷剑的手,带着内力的冰这样震封着,时间一长,沐云姜的手就要报废了。

    手报废都是轻的,最重要的是,他们都在担心,沐云姜突然暴发了这样强悍内力,一个使用不当,她就直接会爆体而亡了。

    但,他们担心也没用,因为,他们现在被屏障阻隔着,根本无法冲破屏障去帮她。

    那一拳又一拳的击在雷剑上,仿佛没有休止。

    大家都不知道过了多久,只知道,天黑了,天又亮了……

    绝命阁的人都赶到了,但是,他们只能站在那里,眼睛湿润地盯着这一幕,什么也做不了。

    “伤我男人,伤我姐妹,伤我亲人,就是粉身粉骨,就是下地狱,我也要打回来!”这是沐云姜一直念念着的话,她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力气,也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活,她只知道,手里握住的雷剑,她不能放,一但放了,它就会继续劈,继续劈……

    她的男人,就会继续被削肉,被碎骨,一想到那个画面,沐云姜的眼泪就猛地掉。

    上一世的记忆,现在在她的脑海中才真的完整了,她也终于知道,上一世,百里寒到底都干了什么。也终于明白,为什么直到她被害得死无全尸,他都没有出现。

    一直默默地护在她身边的百里寒,她被害那天,正是月圆夜,他的寒蛊发作了……

    她在冰洞里受着寒蛊的折磨,她在雪地里被沐云月和南宫辰下毒,肉身被蛊毒侵蚀,死无全尸。

    她在死的那一刻,放了信号,夜青他们赶到的时候,雪地里,只剩下一滩血水,还有那,已经僵硬的胎儿……

    夜青愤怒之下,一边通知了夜白,一边带着小特队,直接炸了凤凰城的皇宫,南宫辰以为他终于要坐上这个皇位了,却不想,第二天,从冰洞回来的百里寒,将他与沐云月,南宫耀这些人,统统拉到了她死的地方,就在那片雪地里,就在已经结成冰的血冰上,他一刀一刀地,将他们的肉都切了下来,直到他们都死了,百里寒又将他们的尸骨丢进了油锅,他要让他们,永不超生。

    脑海中,沐云姜也终于看清了百里寒的脸,油炸了南宫耀这些人之后,百里寒跪在了那血冰上,手棒起了血冰,捧起了那成冰的胎儿,仰天长吼。

    那一吼,带着血泪,他悔,他恨,他回来晚了。冷风吹起的青丝,瞬间变成白发。

    “姜儿!!”那悲痛的呐喊,带着他全身的内力,整个雪山,地动山摇。

    事情,并没有到此结束,百里寒捧着她的血冰,捧着成冰的胎儿,一路回了百里谷,没有任何话语,他取出斗星,割了自己的手,血滴在斗星之后,他再注入灵力,念起咒语……

    夜白夜风夜青都着那里,他们想要说些什么,终是什么都没有说,只是跪到了地上。

    斗星灵光闪起之时,只听得一个声音:斗转星移,灵魂来之时,五雷轰顶,碎肉削骨,偿之。

    百里寒再度注入了自己的血,注入了内力,嘴角轻动:应。

    瞬间,百里谷的天空被染红,雷声响起。

    比起所谓的天罚,那雷声更堪,那闪电更猛。七天七夜,直至劈断了他的腿,断了他的胳膊,才消停。然,紧接而来的一幕,让百里谷所有的人都跪哭在地上。

    那不是雷剑,那是比雷剑更强悍千百倍的天之国之剑,那剑,从天而来,将百里寒锁在屏障之内剑剑直削百里寒的身上,一剑又一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