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江山为聘:魔尊的重生嫡妃 第420章 娘子,该罚

时间:2018-04-07作者:叶亦眸

    这些天,他们虽然将天罚引在了郊外,但是,那么强烈的异常天象,不仅凤凰城的百姓能感受到,就是四国都能感受到。

    所以这些天,大家都是跪地祈求着平安。也没有谁还有那个功夫去造谣些什么。

    至于慕容婧这些人,他们并不知道这是天罚,只不过,他们不知道,不代表玄清老人不知道,只是,对于这个事情,玄清老人也并没有出来作娇,所以,这些天凤凰城都是安静的。

    百里寒抱着沐云姜飞身回到百里府之后,苏少谨这些人也紧跟着进来了,伤口的包扎,还是苏少谨比较专业,该用什么药,才能减轻沐云姜的痛苦,该用什么药,才能让伤口更快地愈合,这些,没有人比苏少谨更懂。

    “姑姑,姜儿会没事儿的,二哥给她包扎完,休息一下就好了。”苏少逸站在门外,安慰着苏云。

    “真不知道,云姜和百里寒之间,到底是缘还是孽。”慕容轻轻的伤口已经没什么大碍了,此刻站在门前,她只能感叹,沐云姜和百里寒之间的感情,让她太震撼。

    “孽缘孽缘,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南宫景也深深地叹着气,百里寒拿命都要护着沐云姜,她们是知道的,毕竟,那屏障,她们试了那么多天,用尽内力都不能冲破,但,百里寒却能,可见,如果不是深爱,又怎么会有那样的爆发力呢?

    而沐云姜对百里寒的爱就更不用说了,沐云姜是因为什么爆发的,他们都看得清清楚楚的,如果不是雷剑伤到了百里寒,她也不会发疯发到砸断了雷剑。

    那一幕,现在他们回想起来,内心依旧是震撼的。

    “我只是担心……”苏云的眼睛紧紧地盯着房间的方向,战胜了天罚,他们都还活着,她自然是高兴的,但是,雷剑那是天之国的东西,如今被她家姜儿砸断了,只怕,天之国也不会就此作罢吧?

    那是天之国,那里的人实力是他们仰望不到的,如果他们真的要追究这一切,只怕,他们这些人,是无法再抵挡得了再一次的天罚吧?

    “姑姑,不必担心,该来的躲不了,一切顺其自然便可。”苏少逸说道。

    之前南宫景所说的传说,他也听进去了,这跟他们绿芜谷里的另一个传说也对得上,所以,苏少逸现在并不担心天之国会如何,他只是担是心,他家姜儿和百里寒之间,不知道还要经受多少的罪才可以好好地在一起。

    “听少逸的。女儿也会没事儿的。”钟离尘搂着苏云,也安慰道。

    他没有记忆,他只知道认准了苏云就是他的娘子,所以,对于现在发生的这一切,他也只能是听着看着承受着,帮不上什么忙。

    “嗯。”苏云点头,如今,也只能是顺其自然了。

    房间内,苏少谨拿来了最好的药,替沐云姜包扎着,完了之后,他也并没有多说什么,就退出了房间。

    多余的话,都不必说,沐云姜和百里寒现在最需要的,就是紧紧地抱着对方,感受着对方的存在。

    “百里寒……”沐云姜抬头看着他,一看,眼泪又掉下来了。

    那种失去的痛苦,折磨得她发疯,那种看着至爱的人被削肉的痛苦,让她恨不得毁天灭地去替他承受。

    “娘子,我在。”百里寒明白她的感受,他又何尝不是痛得要发疯?

    “娘子,为夫侍候娘子沐浴换身衣服可好?”百里寒就是想知道,他家娘子身上还有没有被伤到的地方,他就是,觉得怎么拥抱都无法安抚得了他心中的那种恐慌。

    “嗯。”沐云姜点头,身上一身的血腥味,的确不怎么舒服。

    “提水进来。”百里寒对着门外说了一声,他知道,他的话,外面的人懂。

    所以很快,月芜就提了热水进来,放好之后,又安静地退了出去。

    怕脱衣服会弄到沐云姜的手,所以,百里寒直接都不脱了,而是内力一震,直接将沐云姜身上的衣服震了个粉碎。

    “百里寒,好浪费……这衣服是新的,我才穿没两次呢……”沐云姜其实是有些不好意思了,毕竟,他们成为夫妻也没多久,就这样突然光了身子在他面前,自然有些娇羞。

    “娘子,为夫再给做一套新的。”百里寒现在哪里还管得了一套衣服,将自己的衣服也碎了之后,他就一把抱着她,往浴桶放去。

    他很注意地避开了她的手,以免伤到她。

    同时,也认真地盯着她的身体看。别误会了,谷主现在不是在耍流氓,他就真的只是想要检查清楚,他家娘子身上还有没有受伤的地方。

    “百里寒……我身上没有伤……”沐云姜也是知道他的意思的,不过,她还是脸红了。

    终于,脸上也因此有些血色了,不再是那么苍白。

    “有没有伤,为夫要亲自检查了才算。”百里寒说道。

    “……”沐云姜也不多说,任由他检查着。

    “娘子!”检查完毕,百里寒又一把抱过她,让她的身体紧紧地和自己相贴着。

    “百里寒,我没事儿。”沐云姜也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做到有那样的勇气去对抗雷剑的,她只知道,看到他受伤,她便什么理智都没有了,她只想将伤到他的人,物,都灭掉。

    “娘子。”他知道她没事儿,但是,他的心还是不安的,所以,他必须要安抚自己的心了。

    伸手挑起她的下巴,百里寒想也不想直接就亲了下去,仅仅是抱着,都无法让他安心,都无法让他的恐惧的内心平静下来,所以,更彻底的占有,才是安抚的良药。

    “唔……”沐云姜先是一楞,但是随即想到自己的心情,也就能明白他的感受了,拥有才是最直接的安抚。

    “娘子,该罚。”百里寒亲吻到她的耳边时说道。同时已经抱着她飞身回到了床上,当然,他还很小心地没有碰到她的手。

    “你也该罚。”沐云姜明白他说该罚是指什么,但是,同样的,他也该罚不是么?

    “为夫也该罚,所以,娘子,为夫决定,未来的三天都陪娘子好好地呆在床上,任由娘子处罚。”百里寒说道。

    “……这哪是对你的处罚!”沐云姜笑了,这根本就是变相的耍流氓。

    不,不是耍流氓,那根本就是变着法子做禽兽。

    “娘子,为夫现在要先罚你。”百里寒只知道现在的他,只想狠狠地占有她,才能安抚自己的内心。

    “……”沐云姜只是看着他笑,此情此景,她还能拒绝么?毕竟,她的内心也需要安抚。

    看着她的笑容,百里寒也笑了,低下头,继续着他的亲吻,也继续着他的“惩罚”。至于是不是真的三天都不出房门,这个问题,得三天以后才能见分晓。

    只不过,大家都很识趣地没有打扰他们,各自忙自的去了。

    至于吃的,月芜也很贴心地送到院子中,放在那里,她相信,姑爷不会饿着她家小姐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