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江山为聘:魔尊的重生嫡妃 第612章 别急,到你死了

时间:2018-04-07作者:叶亦眸

    “那些药材,你们是不想要了?”宇文峰看着慕容轻轻的样子,却莫名地害怕起来,他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会害怕。

    “无非就是把整个天上国翻过来而已,等我将你的血放干了,肉削了,骨头拆了,灵魂都灭了,你觉得,你还能将药材藏在哪里?”慕容轻轻神情悲愤地看着宇文峰,这个恶毒的人,为了自己的野心,弑父杀兄灭族,如今依旧没有半丝悔过之意,慕容轻轻岂能饶他?

    可怜她的父母兄长至今都未能投胎转世,只因死不瞑目!

    “你以为,朕会那么傻,明知道你们对天上国那般熟悉,还将药材放在天上国?”宇文峰背在身后的手不自觉地抖了一下,想当年,他从来就没有将这个侄女放在眼里,对他而言,当年宇文轻轻的名字,在宇文一族,不过是个废物的存在。

    可如今这个废物的气场,却让他连正眼都不敢望一眼。

    “你不傻,只是太蠢而已。蠢得无可救药!”慕容轻轻说道。

    之前天上国通往其它地方的联系之门已经被钟离云姜封印,宇文峰唯一能借力的地方无非就是往生川那里,所以,药材如果不是被毁掉了,要么就在天上国,要么,就是在往生川,不管是哪里,只要钟离云姜在,药材都能找到。

    所以,宇文峰的这些威胁根本没有任何的作用。

    “现在,废话少说,血债血偿,开始吧!”慕容轻轻说罢,直接就向宇文峰攻击而去。

    宇文峰因为之前损耗了所有的内力去救自己的儿女,虽然这段时间都有调息着,却并没有完全恢复。而慕容轻轻已经不是那个连轻功都使不好的慕容轻轻了,她现在,可是宇文轻轻,宇文一族的嫡出大小姐,她会的,不仅仅是囚魔术!

    招招发狠地攻击着宇文峰,枉宇文峰自命不凡,觉得自己当年在宇文一族被埋没了,如今面对着慕容轻轻的攻击,他还击得很吃力。

    宇文啸想要上前帮助自己的父皇,可惜,在苏少谨这些人在,他就是动都别想。

    钟离云姜手一挥,宇文微的魂也只能定定地定在那里,看着慕容轻轻攻击宇文峰。

    宇文雪的手暗暗地缩进了衣袖里,她以为她的这个小动作没有人发现,她以为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只在慕容轻轻和宇文峰的打斗上,她以为,她只要悄然地将毒使出,她就可以高枕无忧,她就可以天下无敌。

    却不知,她的这些小动作,钟离云姜他们不是没发现,只是当她小丑一般,不想理会罢了。

    所以,在她将毒使出的时候,苏少谨直接一支银针就扎进了她的脑门。

    没死,却也动不了,只能定在那里。

    “母亲!”欧阳青和欧阳敏儿看着自己母亲的样子,都吓得脸色刹白。

    这可是他们最后的靠山了,如果他们的母亲也死了,那么,他们还有什么?他们还如何能脱身?

    “宇文峰,宇文雪,你们一个都少不了,现在,我就带你们,去给我的父母兄长,爷爷奶奶,血偿!”慕容轻轻手一挥,直接将宇文峰控制着,当然,以她的功力想要一并控制着宇文雪这些人是不可能的,这不还有苏少谨他们么?剩下的就交给他们了。

    就这样,一行人直接就消失了。

    来到了慕容轻轻父母埋葬的地方,也就是宇文一族当初所在的地方。

    上次钟离云姜和百里寒来的时候,已经将慕容轻轻父母的尸骨放进了棺材里,只不过,没有好好埋葬,因为他们知道,只有等慕容轻轻回来,只有等她将宇文峰这些人都灭了,将这个仇报了,那些未寒的尸骨,灵魂才能甘心去投胎轮回。

    一把将宇文峰丢到了棺材前面,慕容轻轻直接就跪到了那里。

    眼泪再也忍不住了,从恢复记忆,想起一切之后,她就一直都在忍着,告诉自己不能哭,还没将宇文峰这些人剁了,她不能哭。

    如今,终于将宇文峰这些人逮来了,她的父母,也终于可以安息了。

    “对不起,轻轻回来晚了。对不起,让你们漂泊了这么久。”死不瞑目,不能投胎轮回,甚至连一副棺材都没有,就一直像游魂野鬼一般,在这里飘了这么久,一想这些,慕容轻轻的心都紧紧地揪着疼,她责怪自己的无能,责怪自己回来得太晚。

    “轻轻。”苏少谨陪着她跪在那里,既然他是慕容轻轻的夫君,那么,这一跪,是应该的。

    “苏少谨,我要剁了他们!”慕容轻轻看着苏少谨,又看向宇文峰这些人,咬着牙,狠狠地说道。

    “我来。”苏少谨点头,娘子说要剁了他们,那么,就剁,但是,剁人这么累的活儿,自然是由他这个当夫君的人来做。

    钟离云姜和百里寒还有百里锐他们都默默地站在一旁,就那样看着,这可以说算是慕容轻轻的家事儿,自然就由她自己来处理。

    苏少谨站起身,一脚将宇文峰踹倒在地之后,又重重地踹了几脚,直接宇文峰想要还击都没有力气了,苏少谨才掏出了刀子,那是按着钟离云姜当初要求百里寒做的手术刀一类的刀子,直接就将宇文峰的手筋脚筋都挑断了,武功废了。

    随后,一颗药塞进了宇文峰的嘴里,就将他丢到了地上。

    剁,不用真的亲手将人剁成碎的,让他产生幻觉,认为自己正在被人一刀一刀地剁着,那才是真正的折磨。

    “急什么,到你了!”苏少谨看向宇文雪,直接上前就是一脚,刀子直接从手里飞出,将宇文雪的手筋脚筋也一一挑断,再将药给她吃上。

    就这样,大家默默看着宇文峰和宇文雪痛苦地在地上挣扎着,呐喊着,那生不如死的痛苦,在这阴森而空旷的地方里,显得那么的刺耳。然而,随着他们身上血的不停流淌,这个充满阴气的地方,竟慢慢地开始烟消云散了,阳光慢慢地洒进来了。

    “让他们死在这里,只会让爹娘走得更加不安,他们作的恶,还不配死在这里,不配去轮回。”苏少谨来到慕容轻轻的身边,将她扶了起来,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