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江山为聘:魔尊的重生嫡妃 第652章 伤害继续

时间:2018-04-07作者:叶亦眸

    面对着钟离浅溪眼神里的飘渺,百里枫感觉自己的感情被狠狠地糟贱了。

    千万年了,那根刺,那个恨,压在他心底千万年了,如今,她依旧不肯认个错,不肯求得他的原谅!她只要跟他说声对不起,她只要告诉他,她不会再背叛他了,他就会原谅她了,为什么她连一句对不起都没有!

    “钟离浅溪,在你的心里,我到底算什么?”百里枫看着她,努力隐忍着的怒火和心痛,在看到她苍白如纸的脸色时,终是什么火都浇灭了,剩下的就只是心痛。

    “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百里枫,在你的心里,我到底算什么?”人尽可夫的婊、子吗?爱吗,如果爱,又怎么会莫名其妙就给她冠上背叛的罪名?

    她的身边除了他再无其他的男人,何来的背叛?

    钟离浅溪不再躺着,只是,站在寒风中的她,却柔弱得似乎随时都会再倒下。

    “钟离浅溪!背叛了我,你还有理了?”百里枫想怒,却舍不得,看着钟离浅溪,他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既然已经认定了我的背叛,又何必再多言?是要杀了我,还是灭了钟离家?你随意,可好?”钟离浅溪知道,百里枫就是再恨她,也不至于拿钟离家无辜的人下手,所以,她并不担心这些。至于她,她根本就不想活。

    “钟离浅溪!”百里枫看着她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怒火再次燃起。

    “好,我随意是吧?那你就看着,我是如何的随意!”百里枫一怒,一把过去,直接把钟离浅溪拉到了面前,力度很大,拉到了面前之后,他又似乎想到了什么,一脸嫌弃地将她推开。

    “嘣。”这一推,钟离浅溪直接推倒在石桌的角上。

    “唔!”只是闷吭了一声,钟离浅溪,既没有躲开,也没有叫痛,就只是那样眼睛无神地跌坐在那里,而她的额头,鲜血直流在脸上而下。

    “你!”百里枫却慌了手脚,他以为,她会躲开的,她的武功并不比他差,她不可能躲不开的!可是,她就是没躲,她什么都没做。

    慌乱地直接手覆住了她额头的伤口,用着内力想要替她将血止住,但,鲜血却一直流。

    他终于想起,她刚受了钟离云姜的血,因为生机而重活,根本不宜受伤。

    想要止血,除了找钟离云姜,他就是将自己的内力都用上,都无济于事。

    于是,他慌忙地抱起她,飞身回了钟离家。

    正在院子里坐着的慕容轻轻他们,看到百里枫抱着一头是血的钟离浅溪进来的时候,嘴角都是猛抽的。

    “百里枫,你对她做了什么!”慕容轻轻问道,这好歹都是钟离云姜的祖宗,她自然要问着点儿。

    “钟离云姜呢?”百里枫扫了眼院子,没有发现钟离云姜的影子,于是问道。

    “她受的伤,要姜儿的血才能止住。否则,血会一直流,直到流尽,神魂俱灭。”苏少谨看了眼百里枫怀里抱着的钟离浅溪,说道。

    “云姜自己都在昏迷,还怎么放血?”慕容轻轻说道。

    “昏迷不影响放血,你们不去放,我就亲自放。”百里枫说道。

    “你!”慕容轻轻听到这里,简直要气炸,不就武功好点,就嚣张成这样!活该以后心爱的女人离他而去!

    就在这个时候,房间门打开,飞出了一个碗,随后,房门又关上了。

    百里枫已经直接接住,碗里是血。只不过,不是满满一碗,碗里只有几滴血而已。

    百里枫也不含糊,直接用着内力将碗里的血滴到了钟离浅溪的伤口上,果然,血瞬间就止住了。

    “如果真的那么恨她,又何必这么折磨她,直接杀了她,不是更解恨吗?”慕容轻轻说道。

    她不用问都知道,钟离浅溪的伤肯定是百里枫弄的,不然,还有谁有那么大的本事儿,可以伤得了钟离浅溪?

    “死是解脱,我要的,就是折磨!”百里枫说道。

    “她如果真想死,你以为,你阻止得了她?有的时候,最好别太相信自己的眼睛了,只会用眼睛看,不会用心的爱,那根本不叫爱。”慕容轻轻说道。

    百里枫没有再说话,只是抱着钟离浅溪又消失了。

    “唉。”看着他们消失,慕容轻轻叹了口气。

    “别叹气。”苏少谨看着她,安慰道。

    “他们必定是知道天罚这些事情的,只是他们现在这样,就是问他们,他们也不见得愿意多说,可是,天罚这个事情再不解决,云姜和百里寒就一直都只能这样呆一会就得分开。而且,这个天罚一直在,谁知道,哪天它就抽风了,直接又罚了呢?”慕容轻轻觉得,这个天罚也好,诅咒也好,一天不解,她的心就一天都无法安心。

    “钟离越和百里晴都分别去查两族的古籍了,相信,很快就会有答案的。”两家合力去查这个事情,相信,很快就能弄清楚的。

    “嗯。”慕容轻轻点头,希望吧。

    “轻轻,女神和百里寒现在这样怎么办?白天在一起,晚上分开?”槐槐看了眼紧闭的房门,说道。

    “哪有那么简单,当年云姜和百里寒并没有成亲,只是相爱认定了对方,天罚就已经降临了,他们如果每天都在一起,那份爱的力量和光芒是根本掩盖不住的,只怕,到时候,天罚又得再来一次。”慕容轻轻说道。

    如果只是白天一起,晚上分开那么简单,钟离越和百里晴也不会急着去集合两家的古籍来查了。

    “百里枫和钟离浅溪苏醒了,想必那个天罚如果真的要降临,也没那么容易了。就算要降临,他们必定会提前知晓。”苏少斐说道。

    百里枫和钟离浅溪都是两族的开创者,且不说这个天罚到底是不是他们下的诅咒,就算不是,他们也应该会有所感知的。

    “嗯。”大家都点头,但愿事情真的是这样吧。

    再次带走了钟离浅溪的百里枫,将人带回峰顶的院子里之后,抱直接抱着人进了房间,放到床上。

    钟离浅溪已经醒来,她也并没有闭着眼,只是,那空洞的眼神,让百里枫看着很焦躁。

    “钟离浅溪,你就不想救他们?”百里枫所说的他们,是指钟离云姜和百里寒,他知道,钟离浅溪听得懂的。

    神之谷被人莫名下了诅咒,还将那个诅咒算到他们的头上来,他相信,钟离浅溪也必定是知晓了。

    然而,百里枫的这些话,依旧没能让钟离浅溪有所反应。

    他不知道的是,解诅的方法,钟离浅溪早都知道了,也早都做好了打算。

    “钟离浅溪,你想死,是不可能的,我这千万年来忍受的痛苦,你想用死就弥补?你想都别想!当年,我是怎么痛的,如今,你也要那般痛!”百里枫说完,就直接封住了钟离浅溪的穴道,然后飞身离开了峰顶。

    当他再次回来的时候,身边带了个女子。

    那女子婀娜多姿,身型面貌都与钟离浅溪有着几分神似,当然,只是有些神似而已。

    “爷,奴家今晚住哪儿呀?”站在百里枫身边的女子,看了眼钟离浅溪之后,直接欺身挨到百里枫的身上,问道。

    “就住在这里,侍候好了,百里家的家主夫人,你来做。”百里枫说道。

    “奴家哪有那个福气做得了百里家的家主夫人呢。”女子一脸的娇羞样子说道。

    “那就要看你侍候得如何了。”百里枫说道。

    “只是,这位妹妹……”女子看着钟离浅溪,眼底充满了挑衅。

    “就让她看看,你是怎么侍候我的,让她好好地学学。”百里枫说道。

    他就是故意的,他就是要让她痛苦,就是让她明白,当年的他看到她的背叛时,到底是如何的一种痛苦。

    说罢,百里枫便拥着那女子走向了床……

    钟离浅溪的眼睛始终一动不动,只是紧紧地盯紧了门口。

    可是,眼睛不看,不代表耳朵也听不到,那女子传来的声声娇嗲,声声欢愉之声,钟离浅溪就算想不听,都不行。

    终是忍不住,转了过了头,看向了那床幔之下,那交缠着的身影,眼泪流下之际,她瞬间便消失在房间。

    实力相当的情况下,百里枫又能将她的容道封住多久?

    百里枫为了刺激她,原以来,她应该会痛苦地质问他,甚至,阻止他,可是,这些百里枫以为的情况,都没有发生。

    钟离浅溪直接从他的房间里消失了,而百里枫也瞬间追了出去。

    那女子本就是百里枫找来演戏的,从一开始,他就一直盯着了钟离浅溪的变化,只是,他没想到,她流泪的同时,会选择消失。

    她不是应该跟他闹,跟他吵,骂他的吗!

    “啊!!”钟离浅溪飞身到了神川的入口,那痛苦的呐喊声,宣示着她此刻那生不如死的痛苦。

    她虽沉睡了千百年,神之谷发生的事儿,她却是一直都知晓,自然也知道了百里寒和钟离云姜之间所经历的。

    作为开创者,作为祖宗之一,她是真的羡慕的。

    可是,她羡慕的同时,也证明了她是失败的。

    “钟离浅溪!”百里枫追到这里,却是停住了脚步,不敢靠近。

    5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