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江山为聘:魔尊的重生嫡妃 第766章 想要假死离开

时间:2018-04-07作者:叶亦眸

    “不退。”方旭此刻却难得脑子清醒了起来,他自然不是怕以后娶不到娘子,而是,他不得不承认,宫暮儿是特别的。

    尽管他现在没有爱上她,但是,她的特别还是吸引了他的。

    “不退你就亏了。我跟你说,方旭,我准备死了。”宫暮儿看着方旭,一脸认真地说道。

    “胡说。”方旭看着她,听到她说准备死,他皱起了眉头。

    “不是,我准备假死,我不想呆在宫家了,我都跟姜儿说好了,到时候,我要是在外面遇上麻烦了,她会帮我解决的。”宫暮儿这么迅速就能和钟离云姜打成一片,可见,她是真的很让人欣赏的。

    “不想呆在宫家?”方旭看着她,认真地问道。

    对于她的情况,方旭了解得不多,也只是刚才从她的话里知道,她在宫家的地位不是那么好。

    “对呀,如果这一次不是夫人派了媒婆带了那么多的聘礼去宫家指名要我,只怕宫家都想不起还有我这个嫡出大小姐。”宫暮儿的语气其实挺自嘲的,被自己的父亲这般忽略,她还能说什么?

    “你如果想离开宫家,我也可以帮忙。有什么需要的,你跟我说。”方旭说道。

    “不用不用,有姜儿就够了。只是,你要去将聘礼要回来,不然,就真的亏了,便宜了宫家了。”宫暮儿说道。

    “你想怎么假死?”方旭却不急着去说聘礼的事情,只是看着她,问道。

    假死容易,而且,他相信,既然宫暮儿已经想到了假死离开宫家,想必在外面早已经有了自己的势力,就算不是势力,也起码,有了可以容身的地方。

    “去劫个死囚,或者去刑场劫具尸体,换上我的衣服就好了。反正,到时候毁个容就好,这样一来,也就没有谁会死的人到底是不是我了。”宫暮儿说道。

    以宫家对她的忽略,以及某些人对她的恨之骨,她死了是最好的,这样一来,在宫家,她们就成了名正言顺的了。

    “我可以帮你。”方旭说过,他想了解她,也想跟她相处一下,所以,她既然决定这么做,那么,他帮她便是。

    “好吧,如果有需要的话,我再告诉你。”宫暮儿说道。

    “不过,我得好好想想,我要怎么死,才能不至于连累上你。”宫暮儿太明白,如果她现在就这样死了,宫家的那对母女一定会趁机找方家的麻烦的,不是说多大的麻烦,而是会找方家要钱。

    她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她可不想“死了”还要便宜那对母女了。

    “算了,我还是去找姜儿商量一下吧。”宫暮儿觉得,自己一个人想这些事情想不明白,她还是去找钟离云姜吧。

    像对方旭的感情一般,钟离云姜一点,她就明白了。

    相信,这个事情也是一样的。

    宫暮儿又直接转身往钟离云姜的宅子去了,方旭急忙跟上。

    方母知道自己的儿子一直追着宫暮儿跑,总算是松了口气了。

    “姜儿怕是在休息了,你再去打扰她,只怕百里寒会把你扔出去。”方旭走在宫暮儿的身边,说道。

    “咦?对哦!”宫暮儿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一脸后知后觉的样子。

    “我还是先在外面逛逛吧,到中午的时候再去找姜儿。”中午的时候,钟离云姜也肯定饿了,到时候她再去找就行了。

    因为有方旭跟在身边,宫暮儿倒是觉得怪怪的。

    要是今天之前,方旭这样陪在她身边,大概她会兴奋得以为自己在做梦,但是现在,她觉得,感觉也就那样,并没有什么好激动和兴奋的。

    宫暮儿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这样好好地逛过落月城的大街了,此刻走在街上,正好东看看,西看看的,看看有哪些东西是现在钟离云姜用得上的,她正好给买了去。

    虽然她挣的钱肯定没有钟离家的多也不可能有方家多,但是,送些小东西,她还是送得起的。

    方旭是第一次陪女子逛街,以前虽然早早便与钟离云姜有婚约,但也从来没有单独出来逛过。

    现在陪着宫暮儿,方旭倒是感觉挺好的。

    宫暮儿不像一般千金小姐那么矫情,她的性子还是很大大咧咧的,这一点儿和钟离云姜也挺像的。

    方旭不是拿宫暮儿和钟离云姜对比,就只是在认真地观察着宫暮儿的一切。

    走到卖胭脂的小摊前,宫暮儿正好挑了两盒胭脂,准备自己留一盒,给钟离云姜送一盒。虽然钟离云姜美得不需要这些凡脂俗粉的,但是,宫暮儿还是觉得,女子都喜欢这些的。

    只是,当她正准备让大娘给她包起来的时候,突然一个声音自她身后传了过来:

    “这两盒胭脂可以让给我吗?我家娘亲的生辰马上到了,我想买来送给娘亲。”声音很柔,但是,宫暮儿不用转身都知道是谁。

    方旭只是扫了眼身后的人,没有理会。

    “这……不好意思姑娘,这两盒是这位姑娘看上的,已经卖完了。”大娘看着宫暮儿身后的人,一脸为难地说道。

    “姐姐……你可以把胭脂让给雪儿吗?娘亲的生辰上,雪儿想送给娘亲一盒胭脂。”来人正是宫雪儿,宫暮儿同父异母的妹妹。

    “请便。”宫暮儿还真的直接两盒都不要了。转身正准备离开。

    “姐姐,雪儿要一盒就够了,还剩下一盒,雪儿送给姐姐吧。”宫雪儿那温柔的样子,让人看了就有一种忍不住想要保护她的冲动。

    “不需要,谢谢。”宫暮儿平静地说道。

    “姐姐,可是还在生雪儿气?生娘亲的气?”宫雪儿一脸难过的样子,更是让人忍不住心疼了。

    宫暮儿默默地望着天:可以响雷吗?能不能将这个贱人劈了?

    “你的脸还没那么大。”宫暮儿直接说道。

    说完,她就走了。

    方旭自然跟上了。

    然而,宫雪儿似乎并不打算就这样放过她,一路追着上来。

    “姐姐,是不是雪儿做错了什么?姐姐……”宫雪儿说着这些话的时候,眼神分明是飘向方旭的。

    “姐什么姐?谁是你姐?本小姐的娘亲已经死了,怎么,你的娘亲也死了?”宫暮儿这些年积压的恨都一直压抑着,她不是不敢杀了这对母女,只是,一直以来,她都找不到这对母女害死她娘亲的证据而已。

    同时,宫暮儿也知道,如果没有那个男人的默许,这对母女当年又怎么敢在宫家胡作非为?

    所以,归根到底都是因为那个男人,她又何必再去做什么?

    只要借着假死的名义,离开那个令人作呕的地方就好了。

    “姐姐,你怎么可以这样的呢,雪儿知道姐姐这些年来心里有怨气,但是,不管怎么样,也不能诅咒雪儿的娘亲死的。”宫雪儿说着,还哭了起来。

    “杀人偿命,可不就是应该去死么?”宫暮儿说道。

    “姐姐,你这是,非要雪儿和娘亲以死证明自己的清白才可以吗?就因为雪儿的娘亲出生没有姐姐娘亲的高贵,所以,姐姐就要一直这般瞧不起雪儿吗?”宫雪儿一边说着,一边哭了起来,拿着帕子,一边轻擦着眼角,一边轻声抽泣的样子。

    “方少爷,你可否,帮雪儿跟姐姐说说,雪儿真的很尊重这个姐姐的,但是,请姐姐不要再这般羞辱雪儿。”宫雪儿看向方旭,一脸的含情脉脉。

    “暮儿有说错了什么吗?这位小姐,是不是欺人太甚了?”然而,方旭只是皱起了眉头,扫了眼宫雪儿,然后冷冷地说道。

    终于知道,为什么宫暮儿会想到用假死这样的方式离开宫家了,光看这个宫雪儿就知道,宫家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了。

    “方少爷……”宫雪儿没想到,自己哭得这么可怜了,他居然都没有一丝的怜惜之情,看来,她还必须再使些手段才行。

    否则,宫暮儿要是真的嫁进了方家,那么以后,在宫家,就更加没有她和娘亲的地位了。

    “我要去找姜儿!”宫暮儿觉得,她必须要马上离开这里,不然的话,她怕自己忍不住,在这大街之上就跟宫雪儿打起来。

    宫暮儿飞快地离开了,方旭也迅速地跟上。

    宫雪儿看着他们离开的背景,气得将手里的手帕都扭成了一团。

    宫暮儿,是你自己找死的!

    挡着她嫁进方家的路,那么,就只能是死。

    宫雪儿眼底的恨意和恶毒,跟刚才的柔弱一点儿都不搭边。

    宫暮儿冲着进钟离云姜的宅子的时候,钟离云姜正在喝汤,而且,还是百里寒亲手炖的汤。

    钟离云姜觉得,她最近胃口越来越刁了,一般的东西已经吃不下,只吃百里寒做的。

    她有时候会想,要是哪天百里寒不在这里了,她是不是得饿死?

    “姜儿。”宫暮儿看着她喝着汤,一脸幸福的样子,就觉得自己心中的怒气一下子就熄了不少。

    “被谁气了?”钟离云姜看着宫暮儿问道。

    随后跟着进来的方旭,将手里提着的东西都放到了一旁,也坐了下来。

    “姜儿,我想死。”宫暮儿看着她,直接说道。

    是的,想死,一刻钟都不想“活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