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江山为聘:魔尊的重生嫡妃 第779章 方少非要作死

时间:2018-04-07作者:叶亦眸

    一路就直接回了别庄,只是,哪怕是回到了别庄,宫暮儿也依旧不肯跟他说话,不管方旭问什么,她都不回应。

    不爱就不能再享受他的好了,所以,宫暮儿觉得,她不能再跟方旭说话了,她还是觉得,方旭之所以对她这么好,只是因为当初他中了药的那一夜而已。

    但是,一辈子挺长的,不相爱的两个人因为那样的事情就必须要绑在一起,宫暮儿觉得,这样对双方都不好。所以,她决定好了,离开落月城。

    等钟离云姜生了,等钟离萝这些人都不再是威胁了,她就安心地离开落月城,离开方旭。

    她相信,只要她离开了,到时候方旭自然就会娶别人了。作为方家的大少爷,他不可能不成亲的。

    越是想着这些,宫暮儿的心就越是痛。

    “暮儿,我们先吃些东西好吗?”想必跑出去的这一天一夜里,她都没有吃过东西,想到这里,方旭就心疼。

    宫暮儿还是没有说话,不过,她也没有拒绝方旭命人准备好的膳食。

    她知道,如果她不吃,方旭也会不吃的。

    她不想让他跟着她一起受这些罪,所以,饭菜好了,她就默默地吃着,只是,因为心里太难受,她吃得并不多。

    方旭看她这样,心里着急,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最好,只好趁着宫暮儿沐浴的时候,他跑到了钟离云姜的宅子,想要问问该怎么办。

    可惜,钟离云姜已经被百里寒抱着休息去了,他也自然也不能打扰。

    夜白和夜风正好在那里,方旭这段时间已经跟他们混熟了,所以,夜白他们看到他这样,也是有心无力的。

    “方旭,要不,你找个姑娘到别庄,故意亲密一下,这样没准就能把暮儿给刺激得把心里话都跟你说了,这样不就好了吗?”夜白说道。

    “别乱给方旭出主意,还找个姑娘,万一把暮儿气走了,看他上哪儿找去。”夜青走了过来,说道。

    夜青可是记得他家主子说过的,哄女孩子千万不能用这样的办法,不然,会死得渣都不剩的。

    “也对,方旭,你就当我什么都没说过。”夜白听了夜青的话才反应过来,觉得夜青说得对。

    但是,方旭的脑子却是短路了,他竟然觉得夜白刚才说的办法可行,他觉得宫暮儿现在就只是认定她不喜欢他了,不爱他,所以不想要享受着他的好,想要丢下他离开。

    没准,看到他跟别的姑娘在一起,她心里一难受,就会明白,她其实是爱他的呢?

    这样一来,她就不会再这样难受了。

    方旭想得太美好,以至于后面夜青和夜白还说了许多话他都没听进去。

    一边飞身回别庄,方旭便命人到戏楼,找了个唱戏的来,配合他演一出戏,让宫暮儿看到,然后让宫暮儿误会。

    方旭都想好了,到时候,宫暮儿只要骂他,跟他哭,就说明她爱是他的,他就可以让她明白她自己的心了。这样一来,他和暮儿就可以成亲了。

    随从将戏子找来的时候,已经跟戏子说得很清楚,所以,戏子一到了别庄,看到方旭,给方旭了行了礼,得到了方旭的允许之后,在看到宫暮儿打开了房门的同时,她就开演了。

    “少爷,你说过要娶奴家的,什么时候才能娶嘛?奴家都等了少爷好久了。”戏子的声音嗲嗲的,不大不小,正好可以让刚打开了房门的宫暮儿听到。

    而宫暮儿看着眼前的一幕,她看不到方旭的神情,因为方旭是背对着她的,但是,她看到了那个戏子的神情和容貌,瞬间,宫暮儿只感觉自己连呼吸都忘了。

    最后两眼一黑,直接就倒在地上。

    方旭听到声音的时候一回头就是看到宫暮儿已经晕倒在地上,他急忙冲了过去,将人抱回了房间,命人马上去请来了大夫。

    钟离云姜正在休息,他想着先请大夫来看一下是怎么回事先,不行再去找钟离云姜。

    至于那个戏子,随从已经给了银子让她走了。

    “暮儿,暮儿!”方旭不停地唤着宫暮儿的名字,他试着替她把了一下脉,但,他并非医者,所以,除了确定她还活着,他也把不出个所以然来。

    大夫很快来了,把了脉之后,只是叹了口气,说姑娘是受了刺激,气血攻心,才导致这样的,只要好好休息,再喝些药就会没事了。

    听到大夫这样说,方旭才松了口气,但是同时又自责了起来。

    命人跟着大夫去抓药之后,方旭继续守在宫暮儿的床边,拉着她的手,一直在忏悔着。

    “暮儿,我错了,我不该为了逼你看清自己的心就用这样的法子的,那个女子我不认识的,她只是戏楼里的戏子,我只是想用这样的法子让你明白你是爱我的,我!”方旭看着宫暮儿有些苍白的脸,看着她即使昏迷着也眉头紧皱的样子,心疼不已。

    药很快抓回来了,按着大夫说的,别庄里的人已经将药煎好了。

    方旭接过药,试着喂给宫暮儿,但是,无论如何,都喂不下去。

    宫暮儿醒了,正因为醒了,所以,她更加不愿意喝药。

    “暮儿,我错了,你先把药喝了,喝了再收拾我好不好?”方旭看着她醒了,可是,眼睛根本不看他,甚至,她的眼睛里一点神情都没有,这样的宫暮儿看得方旭既是心痛,又是心慌。

    然而,宫暮儿依旧什么话都没有,也依旧不肯喝药。

    “暮儿!”方旭没办法了,只好将药放下,将她紧紧地抱在怀里。

    连着三天,宫暮儿都是不吃不喝的,方旭也陪着不吃不喝,直到宫暮儿又一次昏迷过去的时候,方旭飞身去找钟离云姜。

    “姜儿,姜儿。”急匆匆地飞身而来,他该庆幸,今天钟离云姜还没有去休息。

    “作死了吧?”钟离云姜已经听说了方旭做的蠢事了。

    “我!”方旭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自己作了死,他知道。

    “还找个戏子演戏?你咋不干脆上天呢?暮儿不理你就对了。”钟离云姜说道。

    “姜儿,我知道错了,你先帮帮我,劝劝暮儿喝药好不好?她,她被我气到了,大夫开了药,可是,她一直不肯吃,不肯吃药,也不肯吃饭。”方旭都快要急死了,他一个大男人几天不吃都觉得身体吃不消了,更何况是宫暮儿?

    “让你作!”钟离云姜虽然气恼,但是,她还是心疼宫暮儿的,所以,挺着肚子,和百里寒一起,往方旭的别庄去。

    方旭看到她愿意去别庄劝宫暮儿,已经先一步飞身回别庄了。

    只是,当他回到别庄的时候,随从正找他。

    “少爷少爷!暮儿小姐不见了!”是的,不见了,刚才还昏迷过去的,但是这会儿人却不见了。

    而且,连房间里属于宫暮儿的东西,都统统不见了。

    “暮儿!”方旭冲进了房间,果然,床上空空如也,连宫暮儿的衣服都不见了。

    他又冲着离开了别庄,就连钟离云姜和百里寒已经走到了门口,他都顾不上多说了。

    还是随从将事情告诉了钟离云姜的。

    “作,继续作!”钟离云姜也是气炸了,好好的人不做,非得作死!

    “夜青,安排人下去,找暮儿。”钟离云姜叹了口气,想必宫暮儿的心底,是绝望得不想活了。

    这丫头可千万不要想不开呢。

    每个人,对待感情的方式都不一样的,有些人如果误会了,可能会跟你大吵大闹,但是有些人,却是闷声不吭,什么都自己闷在心里的。

    很明显,宫暮儿就是属于后者。

    方家在落月城的势力还算大的,所以,当方旭发散了人去找的时候,也很快就发现了宫暮儿的踪迹,她已经出了城了。

    方旭追着出去的时候,宫暮儿正站在河边。

    “暮儿!”方旭大惊,以为宫暮儿是想不开,直接飞身过去将人搂进了怀里。

    “暮儿,我错了,我错了,不要这样!”方旭紧紧地抱着她,觉得自己大气都不敢喘了。

    “方旭,放开我。”宫暮儿的语气很平静,平静得让方旭更加抓狂,心也更加揪着疼。

    她应该跟他闹的,她为什么不闹?

    不要这样平静,他害怕她这样平静。

    “暮儿,你跟我闹好不好,你心里不开心了,难过了是不是?你跟我闹,你打我,好不好?”方旭不知道该怎么说,也不知道该怎么做,他只知道,紧紧地抱着她,他甚至不敢看她的眼睛,他害怕看到她的眼睛里没有他。

    “方旭,我不想闹,我也不难过。”宫暮儿看着他,神情依旧很冷静。

    “不,暮儿难过了,暮儿就是难过了,暮儿,我错了,我再也不用这样的方法了,你不要这样。不要这样!”方旭越说越急,越急就越是不知道该说什么。

    “方旭,你没有错,是我错了。”宫暮儿说道。

    “你没错!是我错了!暮儿,不要这样说,不要!”方旭不想听她这么冷静地说话,他会觉得自己离她好远,好远。他好不容易才靠近她的,他不想他们之间有距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