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寒门祸害 第396章 上天不薄

时间:2018-06-12作者:余人

    ,精彩无弹窗免费!

    没有鸡汤?

    没吃鸡肉?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审讯到这一步,反而衍生了更多的迷团,让到堂下的百姓都是大眼瞪小眼。

    林晧然的脑子亦是一片混乱,但却不慌不忙地拍响惊堂木,沉声质问道:“张敏,这其中有何隐情,给本官如实招来!”

    堂下的百姓和役差都刷刷地望向张敏,甚至负责记录的推官戴北辰亦是停下笔,疑惑地望向张敏。

    张敏泪垂满面,手撑着小腹,揭开答案道:“那日民妇家中吃的并不是鸡,其实是……蛇!”

    话刚落,刘三妹就大声指责道:“你胡说,我娘是绿苗人,我哥怎么给我娘吃蛇肉!分明就是你这个毒妇在瞎编,想借此为自己脱罪!”

    只是很多人都是陷入于沉思之中,虽然不明白蓝苗人为何不吃蛇肉,但知晓广西那边一些少数民族确实有很多的奇怪风俗,像是不吃猪肉、脸上刺青、用先辈尸体喂鱼等,想必这不吃蛇肉亦是一种习俗。

    若真是如此,那就可以解释“鸡汤消失之迷”了。

    想必刘兴将毒蛇带回来煲汤,但欺骗瞎老大是鸡汤。张敏虽然没有揭穿,但还是跟刘兴争吵了几句,到最后故意将“鸡汤”打翻不让瞎老大喝。

    这里的本意不是担心瞎老夫喝下鸡汤而让事情败露,纯粹只是出于对瞎老太的一种爱护,这亦可以解释当日衙门去检查的时候,偏偏找不到那锅下了砒霜的鸡汤。

    林晧然自然不能听信张敏的一面之词,而且刘三妹亦是指出了一种可能性,便冲着瞎老太问道:“刘氏,你怎么说,那日你确定吃的是鸡肉吗?”

    “娘,你别被这毒妇骗了!她就是毒杀我哥的凶手,仵作都说了,我哥是死于砒霜中毒!”刘三妹认真叮嘱,又强调了先前的检尸结果。

    瞎老太长叹一口气,语气悲切地道:“别再说了!你娘是眼瞎,但心不瞎!这十几年来,家里每次杀鸡,你大嫂都会将鸡腿、鸡脯、鸡肾、鸡翅留给我。但那一日,只是你哥端来几块肉,我……我是不知道蛇肉是什么味,但那确实不是鸡肉,不是鸡肉!”

    说着,瞎老大伸手抹了一把眼泪,却不知道是因为儿子欺骗了她,还是想必张敏这十几年的服侍,内心感到了一种愧疚。

    张敏亦是不停抹泪,却不知道是为着瞎老大为她澄清而喜极而泣,还是想起这十几年来的兢兢业业。

    “刘家嫂子虽说不上贤良,但真是孝顺了!”

    “就是啊!说她毒死刘兴,我是不相信的!”

    “我记得那日到她家,确定是看到蛇汤,我看八成就是仵作搞错了。”

    ……

    堂下的百姓当即是议论纷纷,很多人却是选择相信了张敏。特别是一些街坊,对张敏的为人较为熟悉,更是认定是仵作出了差错。

    林晧然看到事到如今,便是敲响惊堂木道:“传仵作沈五!”

    如今案情的症结就在那份验尸报告上,如果证实刘兴是蛇毒致死,那就可以证明张敏确实是被冤枉的。但若证实刘兴还是死于砒霜中毒,张敏仍旧可能是杀人凶手。

    “启禀大人,沈五已经回乡探亲,至今未归!”一个衙差回话道。

    林晧然的眉头微蹙,便是招手叫来孙吉祥,想听取他的意思。

    孙吉祥便是说道:“大人,此案的证据还不能够翻案,需要仵作重新出具尸检报告,所以大人可先将疑犯张敏收监,然后再请仵作重新检尸!”

    林晧然微微点头,赞成这个处置方案。

    大概是眼瞎的人耳力比较好,瞎老大似乎是听到了孙吉祥的话,突然制止道:“大人且慢!阿敏,你真没毒杀阿兴?”

    “娘,我没有!”张敏含泪地摇头道。

    瞎老大朝着林晧然情真意切地道:“大人,老身请撤回原状,老身不状告她了,她……是天底下最好的媳妇,我相信她没有杀我儿!”

    咳!

    孙吉祥轻咳一声,对林晧然轻轻摇了摇头。

    林晧然自然知道该怎么样,一拍惊堂木,摆着知府的威严道:“大胆,这事关命案,是你想不告就不告的吗?”

    瞎老大深感自责,突然对着张敏痛哭道:“是老身对不住你!这些日子让你受苦了,这些年更让你受累照顾我这瞎老婆子!你出来以后,就直接找人改嫁了吧!”

    “娘,我不嫁!我不嫁!”张敏亦是眼泪不止,扶着瞎老大摇头道。

    “不嫁?分明就是惦记着我刘家的家财啊!”刘三妹当即阴阳怪气地道。

    张敏正想要反驳,瞎老大却是气道:“你……你才是惦记家财的那个人!我亦是受到蛊惑,不然何以冤枉你家大嫂,让你大嫂受苦呢了!”说着,又对着张敏道:“老身亦不想再拖累你,你出来就找个人嫁了,那个酒肆会留给你做嫁妆!”

    张敏的泪崩了,抹着眼泪道:“娘,我不会嫁的,我……我已经有了刘家的骨肉,咱刘家有后了,呜呜!”

    “啊?真的!”瞎老大一阵惊喜。

    “对呀!当然是真的,昨天还是我请的大夫呢!”在一旁嗑瓜子的虎妞站了出来,有些得意地扬起脸道。

    事情就在昨天,张敏晕倒后,虎妞亦是请来了大夫,发现她有喜孕了。正是这么一个原因,身如死灰的张敏重燃了生机,并让虎妞帮她申冤。

    虎妞本就是一个闲不住的主儿,这次自然是乐意之致。

    呜呜……

    瞎老太当真是喜极而泣,那双皱巴巴的眼睛涌下了两行热泪,却没想到还有着这么一件大喜事。

    张敏的情绪亦是受到感染,不知道是因为上天突然眷顾于她,还是因为被瞎老太的情绪所感慨,场面显得十分的感人。

    堂下的百姓看到这一幕,眼睛湿润的不在少数。

    虽然案件没有到水落石出的时候,但很多人都相信张敏是无辜的,那个仵作是将蛇毒发病发而亡,误判成砒霜中毒致死。

    “张氏毒杀亲夫一案,尚有需要核实之处,今日暂且收监,择日宣判!”林晧然宣布,扬起惊堂木想要退堂回后宅。

    “哥,婶婶都有喜了,能不能不要将她收监了呀?”虎妞又是站了出来,仰着脸冲着林晧然哀求道。

    瞎老大亦是反应过来,着急地朝着林晧然跪拜道:“对!请大人法外开恩,让我家媳妇回家静养!”

    林晧然的眉头微蹙,发现这丫头就会给自己添乱,很快揍这丫头一顿。跟虎妞这种感性人不同,他其实更显得理性。

    虽然事情已经有利于张敏,特别先前认为鸡汤投毒的鸡汤并不存在,但万一证明刘兴还是死于砒霜,张敏仍旧可能是毒杀刘毒的恶妇。

    只是林晧然似乎少算了一项,那就是民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