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寒门祸害 第413章 并指

时间:2018-06-19作者:余人

    ,精彩小说免费!

    婴孩的哭啼声并不算大,但大堂恰好处于安静中,堂上不少人都听到了这段哭声。

    大家都清楚地知道,府尊大人尚未成亲,这个婴孩自然不是府尊大人的家眷。很多人心里微动,向着那屏风一侧望去,脸上透露着几分凝重。

    贾豹听到了,亦是朝着那些望了一眼,眉头却微微蹙起。

    林晧然朝着右侧的孙吉祥微微点了点头,便不再卖关子,朗声地对大家说道:“阮娟儿浮尸于南渡河上,冲至河背村的浅滩,哑巴女将其剖腹,取出这一婴孩,如今就在本府的后宅中。”

    此言一出,大家都极是愕然,猜测是一回事,如今证实又是另一回事。

    先前都知道哑巴女剖腹取婴的事,但都先入为主地认为取出的是死婴,但事实却非如此,那个哑巴女竟然拯救了那名婴孩。

    有些人考虑事情的层次深一些,如今这个婴孩被找到,那哑巴女杀死阮娟儿的嫌疑洗清。很显然,杀害阮娟儿的凶手是别有其人,而贾豹便有了极大的嫌疑。

    正是如此,贾豹可能不仅是那个“奸夫”,而且可能还是杀害阮娟儿及自己骨肉的凶手。

    “这个孽种跟我们贾家无关!大人若没其他事的话,老夫就先行告退了!”贾豹露着一脸嫌弃,说着就要站起来。

    “且慢!”林晧然眯眼打量他,出言制止道。此时此刻,他已经确定贾豹肯定是想要逃了,但他怎么可能会让贾豹轻易离开。

    “大人何事?”贾豹显得不耐烦地望着他。

    林晧然迎着他的目光,先是沉默,然后才开口道:“上天似乎不想让奸人逃之夭夭,所以在这个婴孩身上给本官一个明示。”

    “你少在这里装神弄鬼,有屁……”贾豹瞪着林晧然,但话到嘴边,还是咽了回来。

    “这个婴孩跟常人略有不同,抱去给大家看看!”林晧然的目光从贾豹身上移开,然后朝着领着大婶出来的孙吉祥吩咐道。

    孙吉祥将大婶领到月台前,大婶将怀中的小婴孩向大家展示。

    “这婴孩的脚趾怎么并在一起了?”

    “还真是这样,这亦太稀奇了!”

    “我可是看说了,这脚趾是可以遗传的!”

    ……

    前排的百姓很快就发现了婴孩的异样,便是大声地嚷嚷道。仅有老者认出那是“并趾”,有着一定概率遗传给下一代。

    贾豹的脸色变得凝重起来,一声不吭地呆在那里,却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林晧然的目光落回到他的身上,朝着他寒声道:“你说姚娟儿跟赵四珠胎暗结,但如今本官却要进行查证,跟姚娟儿有染的那个人是不是你!”

    “你想干什么!”贾豹顿时一阵慌张。

    林晧然握起惊堂木,啪地一声,沉声命令道:“来人,将他的靴子脱了!”

    随着命令下达,班头便领着三名差役便扑向了贾豹。

    贾豹平日就没少干欺男霸女之事,班头对贾豹早就深恶痛绝,如今还做出种禽兽行为,心里更是无比的愤怒。看着贾豹要从地上站起来想要逃跑,他疾步上前,朝贾豹的屁股踢了一脚,贾豹吃疼地摔在地上。

    两名衙差一左一右地扑上去,将贾豹牢牢地按在地上,而其他两人便要拔他的靴子,想看看他是不是“并指”。

    贾豹拼命地挣扎着,力度倒是不小,好在是四个人一起擒着他,不然怕早给他挣脱逃跑了。

    堂下的百姓伸长脖子,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贾豹的靴子。

    贾豹编的理由实在是太天衣无缝了,将一切罪过都推给赵四,若是不能从这里找到“证据”指证他,那没准真让他脱罪了。

    端坐在案前的林晧然亦是一阵紧张,眼睛瞪着那晃动着的靴子,额头渗着汗珠子。

    虽然从贾豹的反应来看,他极可能亦生着“并指”,但亦有另一种可能,他是故意玩弄大家,毕竟“并指”不是显性遗传。

    一只差役使用九牛两虎之力,终于将一只靴子拔了出来。

    大堂先是落针可闻,眼睛瞪得比牛眼还要大,旋即人群爆发了一阵声浪。

    “我看到了,是并指!”

    “我也看到了,真是并指!”

    “这人面兽心的东西,简直是猪狗不如!”

    ……

    堂下的百姓一阵欣喜,但旋即又如同变脸般,对着贾豹又是咬牙切齿地谴责。没想到这个恶霸竟然如此丧尽天良,做出这等禽兽行径。

    在确定贾豹真长着“并指”,班头便放开了贾豹,并向着林晧然禀告了情况。这贾豹是“并指”,婴孩亦是“并指”,答案昭然若揭。

    林晧然一拍惊堂木,怒斥道:“贾豹,你还有什么话说?”

    “大人,这‘并指’之人,天下何其多?若‘并指’都是我的儿子的话,那我岂不是儿孙满天下!”贾豹却是争辩道。

    林晧然脸色阴沉,从签押筒抽上竹签,将竹签丢下去怒道:“还敢跟本官狡辩!来人呀!给本官打,打到他老实为止!”

    如今有了这个“证据”,林晧然自然不用再客气,完全可以肆无忌惮地使用他的权力。哪怕是左都御史在场,亦无法指责于他不对。

    两个身材魁梧的衙差上前,用水火长棍将贾豹架在地上,另两名衙差抡起竹板子,朝着他的屁股重重地打了下去。

    由于老竹结实而有韧性,特别打起来的声音格外响亮,有一种震慑旁人的效果,所以很多衙门都偏爱于用这种老毛竹做成杖板。

    衙差的心是肉长的,自然是带着个人感情,此刻下手打贾豹,力度要比往日要加重一倍以上,只要将这人打死才解恨。

    那竹板打得是啪啪作响,虽然贾豹咬紧牙关不吭声,但屁股却是被打得血肉模糊,打得他知道真正的灾难还在后面。

    其实单凭这个“并趾”,构不成铁证,毕竟这确不是贾府所独有,刑部未必会采纳。但林晧然却不需要贾豹当场招供,他只需要找个由头将贾豹进行收监,然后再徐徐图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