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寒门祸害 第3章 吃饭不易

时间:2018-03-30作者:余人

    月色渐浓,茅屋门前亮如霜。

    一碗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白粥,但林晧然吃得分明香甜,体会到了粮食的可贵,同时对后世那些浪费粮食的人表示深深的谴责。

    虎妞低着头喝着粥,很是小心地吹着热气,显得很是满足,特别是这碗粥的饭粒很多,她不用一粒粒地吃了,可以任性地扒上一扒。

    在吃到一半的时候,她拿出一贯女汉子的作风,突然故作洒脱地仰头道:“哥,要不你把我卖到江府做丫环吧!”

    这句话其实是酝酿了好久,从她扒第一口粥开始,就已经想着该怎么说,用什么语气,配合什么运作。只是真正操作起来时,她的语气还是没能达到平时那般自然。

    虽然今天白天时很是抵触,不愿意到那个恶人家做丫环,但她却是清楚家里的状况。如今家里想要好好地过下去,单靠她放牛的那点收成显然不行,最好的办法还是将她卖了。

    不管是为了这个家,还是为了她那最后的一丝尊严,她都觉得最好由她主动提出。

    “你叫我什么?”林晧然愕然地抬起头,目光直视虎妞。

    “哥呀!”虎妞没想到会是这个反应,但还是很自然地脆声道。

    林晧然望着这张带着少许坚强的稚嫩脸蛋,以及这双清澈而坚定的眼神,心里的柔软处像是被什么击到了,突然间有种哭的冲动。

    虎妞眼睛眨动了一下,发现哥哥有些不对劲,不由得有些担心起来。

    林晧然却一把将她抱住,紧紧地抱着这暖乎乎的小身子,眼泪忍不住溢了出来,哽咽地说道:“放心好了,有我在,我必定会让你过上好日子,绝对不会让你给人家做丫环!”

    两辈子为人,这是他第一次感受到了亲情。倒不知是他对亲情的渴望,还是体内残留着原主人的情感,对这个小丫头真切地视为了亲妹妹。

    对,这是上天赐给他的,一个活生生的亲人!

    呜呜……

    虎妞坚强的伪装被撕碎了,在他怀里忍不住痛哭起来。

    她何尝想去给那家恶人做丫环,只是现实所迫,她无力去扭转这种命运。如今得到了一个保证,她悬着的心才安定下来,心里的委屈才得以宣泄。

    她,不想去做丫环,不想离开这个家!

    哪怕在这个家会经常饿肚子,哪怕每餐只能喝一碗没几个饭粒的稀弱,但她仍然想要呆在这里。

    哭着哭着,她突然脆脆地问道:“什么东西,怎么这么硬!”

    林晧然这才松开她,然后有些得意地从怀里掏出了几个有棱角的东西道:“我都差点给忘了,你看我给你找到了什么好东西?”

    “杨桃?谁家给的?”虎妞欣喜地接过杨桃,这杨桃青翠欲滴,放在鼻间便闻到一股清香,让她很是惊喜。

    “给你就吃,别管谁给的!”林晧然伸手摸了摸鼻子,敷衍地说道。

    虎妞有着一口雪白的好牙,咬下了一大口,然后瞟了他一眼,长睫毛上的晶莹显得几分调皮,有些得意地仰起脸说道:“这么甜,我知道是谁家的了,嘻嘻……”

    “谁家的?”林晧然怀疑地望了她一眼。

    虎妞坐在长凳上得意地晃着小短腿,一本正经地进行分析:“我们村只有三棵杨桃树,小丫家是酸的,七婶家的还很小,所以这肯定是石头家的。”

    林晧然正想点头承认是石头家给的,但虎妞的话却没完,她的眉毛微微扬起,笑着望他一眼,补充道:“我还知道这杨桃……肯定是偷的!”

    咳咳……

    林晧然被杨桃汁呛到,万万没有想到给虎妞如何轻松识破。如今家里都沦落到这种地步,他可没有那般高尚,既然借不到那就只能去偷了。

    这饿着虎妞这丫头事小,饿了他事大!

    当然,如今他觉得虎妞也很重要,同样不能让她饿着。

    咯咯……

    虎妞看着林晧然紧张的反应,手上捧着那个大杨桃,坐在木凳上吃吃地笑了起来,晃着那双小短腿,活脱脱的一个没心没肺的可爱丫头。

    “不许说出去!”林晧然缓过劲来,故意板着脸说道。

    “嗯,我不说,这是我们的秘密!”虎妞爽快地点头,但那双明亮的大眼睛还充满着笑意,仿佛是发现新大陆一般。

    她发现这个哥哥真的变了,不仅肯跟她平分食物,而且还没那么迂腐了。她可清楚地记得,有次她就在树底下捡了杨桃,结果就挨了一顿揍。

    如今哥哥却为她去偷人家的东西了,说明他心里已经有了这个家,甚至可能心里有了她。

    正月的夜晚,还带着透骨的凉。

    林晧然跟虎妞本来是同房不同床,但假借着天寒的缘故,他将褥子搬到了虎妞的床上,然后二人合着睡在一起了。

    虎妞并没有抗拒,反而隐隐有些欢喜。初时还一本正经地平躺在另一边,但很快就蹬被子,如同八爪鱼般缠住了他。

    只是林晧然失眠了,眼睛一直盯着屋顶。月光从屋洞和墙洞照进来,整个房间有些敞亮得过分,这房子百分百会漏雨。

    斯是漏室,唯吾德馨。

    这是圣人的境界,但他从来都只是一个凡夫俗子。

    怎么生存?

    林晧然躺在床上,认真地思索着最为现实的问题。只是这个问题令他头疼,不说现在家里没有田产,哪怕有田产也无法解决燃眉之急。

    而若靠借或靠偷,在这种贫穷的小山村,似乎也不是长久之道。

    一阵轻微的鼻鼾传来,怀里的丫头整个身体暖乎乎的,身上还带着一股香气,让人很是舒服,仿佛她就是一件无价之宝。

    一定要让……妹妹过得很好很好!

    林晧然将眼睛缓缓闭上,心里有着一个无比坚定的执念。

    第二天清晨,白雾弥漫在田野间,明媚的朝阳正从小山头升腾而起,在那山头的松树枝头,喷薄出壮丽的晨曦。

    林晧然从柴房中找到了一把柴刀,然后跟着几个砍柴的汉子一起上了村边的一个山头,这是他想了一夜的谋生方式。

    砍柴并不是轻松的活儿,不说他本就不是吃苦耐劳的性子,这具身体着实也羸弱了一些。别人砍了一捆柴,他还在跟着几根松枝较着劲。

    这真是刀吗?

    林晧然用力挥舞着手中的柴刀,结果一根仅鸡蛋粗大的枯枝,足足砍了十几刀都还没砍断,反倒最后刀刃卷了。

    一个异常健壮的黑大个观察了他良久,这看着他的刀刃卷了,当即就跑过来要过了柴刀,从竹筒倒了一点水,在旁边的石头就磨了起来。

    这样砍!

    黑大个举起磨好的柴刀,做了一个示范,倾斜着砍向一根枯枝,仅是几下就砍断了。然后露出满口善意的白牙,又将柴刀塞回给他。

    林晧然在一番尝试后,渐渐掌握了要领,虽然仍然跟不上其他人的速度,尤其是那个黑大个的速度,但却已经能够轻松驾驭这把柴刀,能对付一根又一根的枯枝。

    他的速度终究还是太慢了,善良仿佛融入了这些村民的骨髓,又或许是同宗的情谊比金竖。黑大个带着其他三个小伙子过来帮忙砍柴,并帮他将柴捆好。

    响午已经悄然过去,大家各自用餐,然后会一起去卖柴。

    林晧然走到了山下,先是洗了洗脸和脖子,然后双手捧起山泉水喝了一口。

    今天他没有准备午饭,也没有回去做饭吃的打算。他是这时代活生生的穷人,为了生存下去,如今只能够选择开源节流。

    当他返回山上时,其他人围成一团,正在烤着东西。上前一瞧,竟然是在烤着肉乎乎的虫子,这些虫子大的有食指般大,长相有些让人反胃。

    原来他们砍了旁边的山菠萝,从树干中得到了这些大小不一的虫卵。

    山菠萝,因果实形似菠萝而得名,是四季常青的分枝灌木,叶簇生于枝顶,先端渐狭成一长尾尖,叶缘和背面中脉均有粗壮的锐刺。

    当地一种飞虫喜欢将卵产于此树干中,虫卵吃着树干的肉汁成长,只是顶在食物链顶尖的人类又成了虫卵的上面一环。

    黑大个给他塞了一条串好的虫子,是最大最肥的,其他人都很是羡慕。

    林晧然脸露苦笑,但却没有辜负这番好意,如今的处境容不得他挑剔。让他十分意外的是,这种虫卵咬嘣在嘴里,很是香甜可口,绝对不比鸡肉差。

    吃过这场虫宴,大家就挑着柴火去卖,排成一队顺着羊肠小路下山。

    林晧然的劣势再次出现,落到了人群的后面,但前面的人有意等他,黑大个甚至还跑回来帮他挑了一段,善良的品德似乎融入他的骨髓中。

    这里的山美,水更美。

    从山上下来很快就看到了一条清澈的小河,小河上有一座坚实的木桥,桥下的清水徐徐而流,能听到哗啦啦的水声,几尾鲤鱼在桥下的荷叶处打着水相互追逐,像极了一副自然的墨水画。

    若不是挑着重物,这沿途的风光都值得好好地欣赏一番。

    卖柴的地方很近,就在隔壁的江村,二条村子同饮一河之水,但贫富却天壤之别。

    江村的历史只有十几年,据说是从江南迁移过来的,只有十几户人家,但财力极是雄厚,如今在外做着丝绸、陶器等生意。

    跟着这种富裕的村子相邻,倒不算什么好事。

    江村在这里有扎根的愿意,不仅雇人开拓了土地,还设想在这一带购买田产。这谁家没有点变故,也有一些好吃懒做的汉子,江村从一个贫瘠的村子,渐渐成为了当地的最大地主。

    长林村还好一点,因为老族长极力遏制这种田产交易,更是将想卖田产的懒汉吊起来狂抽鞭子。只是终究还是耐不住这种蚕食,如今村内的一半田产已经归为江村江府名下,包括林晧然家的田产。

    现在附近的很多村民沧为了佃户,帮着陈府种地,每年按时交租子。

    林晧然走进这个地主的村庄,当即就瞠目结舌。

    这里都是古式的砖瓦屋,道路铺着严密的青砖,四周种着很多的花花草草,路边没有牛羊的粪便,简直就是文明乡村的典范。

    更令人感到震惊的,还当属那座气势非凡的府邸——江府。

    谁能想到,在这偏远的山村,竟然盖着一座占地近二十亩的建筑。朱红色的大门,高悬的红灯笼,墙壁有精致的雕花,白墙灰瓦,里面阁楼叠叠如影。

    交易很是顺利,将柴送进了江府大宅的后院,一个家丁利落地将钱结清。不过跟着镇上相比,这里每担柴才三文钱,以致很多村民宁愿挑到镇上卖。

    林晧然倒没有埋怨,拿着辛苦换来的三文钱,心里无限的感慨。为了这三枚铜币,他握柴刀的手冒了水泡,挑柴的肩膀磨破了皮,更是付出了一整天的辛劳。

    只是他却是明白,生活从来都不易,特别是出身低微的时候。

    上一辈子,他也是从一无所有开始,慢慢才熬成了人样,权当是重新开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