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寒门祸害 第99章 苟知县

时间:2018-03-30作者:余人

    事物总会在变化着,哪怕是的石城县。

    石城知县林溪由于治理有方,税收有盈,已经调住他处任职。现在的知县姓苟名全,字大顺,号松山,举人出身。

    跟着进士官相比,举人官则是要弱势太多了。不上官不会看重你,哪怕是下属,对你的态度亦是不会那么恭敬。

    其实倒是难怪,举人大多都是有些岁数才会选择为官,一般会从九品做起,等熬到七品知县年纪已经很大了,往上难再进寸步。

    对着这么一个没有前程的上官,而且这上官一般又没有什么政治资源,甚至还受到官场的排斥,下面的人自然少了那份畏惧。

    苟全四十二岁到吏部候补,四十五岁得到了广西某县教渝一职,熬了好几年才做上县丞,现在五十多岁终于熬到了这个石城县知县的位置,恐怕这也是他最后一站。

    在前来上任的当天,在县衙大门口就给刁民泼了盆冷水,让到苟知县感冒了数日,知道这是下属欢迎举人官的惯用手段。

    不过他似乎也没有做一番事业的豪情壮志,只想平平安安地做完这一任,找些机会贪些钱财好安度晚年。上任的这段时间以来,他在石城没做什么好事,亦没做什么恶事。

    “这案情很是明朗,从刺令郎的位置来看,那个阿云有杀人之机,自然当定为故杀,按律当斩!”苟知县将手上的酒杯放下,一本正经地道。

    “呵呵……如此便谢过松山兄了!”江举人拱手感谢,又是给仆人打了一个眼色,仆人将几锭白银放到了桌面上,江举人朝着他又笑道:“略表心意,不成敬意!”

    “哈哈……那我却之不恭了!”苟知县笑得如同菊花般灿烂,眼睛闪过一抹贪婪。

    “松山兄,不知明日可否上堂过审?”江举人微笑着问道。

    “明日是放告日,不若……”苟知县斟酌一下,觉得明天不合适,会有很多案子呈上来,只是听到师爷咳嗽一声,而抬头看到江举人的脸色阴沉,当即改口道:“好,那明日便开堂会审。”

    “呵呵……松山兄果真是雷厉风行之人,佩服佩服!”江举人端起酒杯,笑着给他敬酒道。

    “江兄谬赞了!”苟知县举起酒杯,亦是很开心地道。

    呵…自然是谬赞!

    江举人端起酒杯,眼角噙着一丝不屑。只是酒杯送到嘴边,却是偷偷倒在手上的棉团中,然后笑盈盈地望着苟知县,一副相饮甚欢的模样。

    青云街和衙前街相邻,从富贵酒楼侧边有条巷能通回衙前街。

    “堪怜堪爱,倚定门儿手托则个腮,好伤则个怀,一似那行了他不见则个来,盼多则个少,万紫千红明媚色,桃花一刚开,杏花一刚开,交我无心戴,也是我命该,也是我命乖,也是我前生少欠他相思债。”

    苟知县喝了酒,胸前攥着银锭,这时极是快活的模样,竟然是唱起了曲。有人是志在总督,有人志在入阁,但他对这个的知县却已是很是知足,觉得日子如同神仙般。

    瘦矮的师爷无奈地跟在他后面,看着他走反了方向,还帮着他将身子反转过来,任由着他悠哉美哉地走着。

    或许刚拿了银子心虚,平时喜欢走县衙大门的他,这次走向了后门,直接走回了属于他的内宅。只是才刚进门,一个书吏却是来报,有人方才要找他。

    “秀才?就我睡下了,让他改日再来!”苟知县扶着额头,一脸不满地挥手道。

    “他是林晧然!”书吏心地提醒道。

    “林晧然?这名字怎么这么熟?”苟知县揉了揉脑袋,嘀咕了一句。

    “大人,你忘记了?咱县的三元啊!”书吏又是提醒道。

    “他呀?我刚答应了江举人,不见他!”苟知县带着几分酒意,又是用力挥手道。

    “大人,怕是不行呢!”书吏又是皱眉道。

    “为何?他的面子就么大!”苟知县有些烦躁,当即拉下脸来道。

    “除了他之外,还有新科的四位生员和十几位童生,以及一大帮学子,他如果你不方便到半间酒楼,那他们就一起过来拜见大人!”书吏心有余悸地拱手道。

    咦?

    苟知县当即倒吸了一口气凉气,虽然他是石城的父母官不假,但若是将这一大帮读书人得罪,那他的官声就要臭了。

    若是官声臭了,不在这位置上呆上三年,能呆到明年春,都是一个奇迹。这就是举人官的悲哀,进士官狗错没法,他们出点纰漏就乌纱帽不保。

    “我想睡觉!”

    苟知县仰望天空,眼睛呛着泪道。

    只是面对着这一大帮有影响力的读书人,他不得不又摇摇晃晃地往着半间酒楼而去。他自然知道这间酒楼,只是富贵酒楼的老板更懂得孝敬,所以倒不曾进过这个酒楼。

    酒楼外面很普通,大厅也很是寻常,不过上到两楼却是另一番光景。

    走上楼梯后,他看着众书生都是团团围着一个年轻的书生。这个书生长得唇红齿白,倒是一个英俊的少年郎,而且有着好口才,正将应试的心得跟着众书生出,话间并提及了唐知府和宋提学。

    咦?

    苟知县听到这话后,酒顿时是醒了一半。

    这个还真不是一般的秀才,不能等同待之。

    林晧然在府试,被唐知府点为了案首。在院试中,又被宋提学点为案首。先不论他的才学得到证明,极可能会考中举人,单是这点就证明他得到了上司的上司唐大人的赏识,另外还有一位四品的朝廷大员的青睐,不然怎么会点他为案首嘛?

    一念到此,他当即就惊出了一身冷汗,幸好没有听从江举人的建议,真避着这个三元不见,不然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苟知县,你来了,请上座!”林晧然仿佛是才见到他一般,当即就邀请他上座,态度不卑不亢,适当地表现出一种少年得志的意气风发。

    “好!好!”苟知县不敢摆架子,显得很是亲和地应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