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寒门祸害 第143章 接济

时间:2018-03-30作者:余人

    ,!

    咚……

    一声脆响,清鸣入耳。

    大堂中,不管是沮丧还是欢喜的书生都刷刷地往着对面望去,却见珠帘后面已经端坐着一个倩影,那个窈窕的身影让人浮想联翩。

    琴声如同那大珠小珠落在玉盘上般,在这座青楼中徐徐响起,仿佛拥着一种强大的魔力,原来剑拔弩张的大堂,这时都在静静地聆听。

    咦?

    虎妞正是无聊之时,这时听到对面传来的琴音,先是一愣,但马上伸长脖子张望,那张稚嫩的脸蛋写满了惊讶,嘴巴还微微张开。

    她有听过村里的九伯拉二胡,还曾经跑到江村看人家唱大戏,但跟着这里一比,发现根本是天壤之别。她终于明白,哥哥他们这些人为什么喜欢来这里了。

    很多书生的目光炯炯,温和地望着对面的珠帘,微微晃着脑袋,当真是如痴如醉。

    呼!

    林晧然轻轻地吐了一口浊气,发现小瞧这时代的琴师了。虽然乐器要逊色于现代钢琴,但也得看是谁在演奏,这无怪大家要捧这女人当花魁了。

    一曲作罢,大家还在意犹未尽之时,一个身穿绿色裙装的丫环却走进大堂,径直来到林晧然身边道:“我家小姐说,有请林公子到房间一叙!”

    “她家小姐是谁?”

    “是……是木兰!”

    “怎么可能?花魁木兰?”

    ……

    有人初是疑惑,但有人认出了这个丫环的身份。当将真相说出来的时候,大堂的众多书生都大为震惊,同时羡慕地望向了林晧然。

    林晧然跟木兰算得上是旧识,说起来她能有今天的成就,还真多亏他当初在潘仙诗会赠给她的那首《木兰词》。

    不过话又说回来,他其实亦是沾了她的光,不然《木兰词》不会传得这般广和获得如此高的好评,他林晧然亦不会在广州府中扬名。

    据说现在《木兰词》已经传到了淮河两岸,林晧然之名在江南亦小有名气。

    “哥,我也想去!”

    虎妞却是一个好奇宝宝,这时很是兴奋地仰着脸说道。

    “好!”

    林晧然轻轻地点了点头,虎妞想见识一下花魁,他自然不会拦着。

    丫环微微诧异地打量了一下林晧然和虎妞,但终究没有多说什么。

    木兰的房间是在三楼,整座楼宇的西南角,显得很安静。

    林晧然带着虎妞跟着绿衣丫环走进了房间,丫环让他在客厅稍等片刻,然后揪开珠帘走进里面通禀。

    客厅并不大,但收拾得很干净,空气飘着一股檀香,让人闻之提神。墙上挂着很多字画,虽然不是大家之手,但亦是不凡。

    虎妞却如同一个好奇宝宝,大胆地打量着这个客厅,注意到正中央摆放着一张木琴,当即就迈着小短腿走了过去。

    她先是眯着包子脸审视一番,然后按捺不酌奇,伸出一根肉肉的手指头轻轻地捅了一下琴线,手几乎在“咚”的琴音响起的同时缩了回来。

    似乎觉得很有趣,亦想是发现了新大陆一般,抬头望向林晧然,眉毛轻轻扬起,眼睛一片雪亮,显得很是惊喜。

    正常而言,林晧然应该约束一下虎妞,让她不要乱动别人的东西。只是林晧然却没有,而且他似乎亦没有这个资格。

    他坐在备好的酒桌前,方才光顾着聊天没有吃东西,看着满桌的佳肴,肚子亦是咕咕地叫了起来,便抓起一块羊排吃了起来。

    这对兄妹进到这里,似乎一点都不显生分。

    里屋的珠帘传来了声响,却见一个美人走了出来。一张标准的瓜子脸,五官精致,一双明亮的眼眸,肌肤白皙如雪,身穿着花色的长裙,散着淡淡的清香。

    “道者未来盗者来!”

    木兰的眼眸落在他手上的羊排上,俏脸仍旧如霜。

    林晧然闻言,低头望了一眼手上的羊排,突然却哑然失笑。显然是针对先前难倒李学一的对子,如今亦是完美对上了。

    她想要邀请的“道者”没有来,一个偷吃的“盗者”却是来了,用最文明的方式打了他的脸。

    “木兰花魁,请问这后面的盗是哪个盗呢?”林晧然却亦不生气,反倒厚着脸皮问她道。

    “自然是道德君子的道,难道公子对这点没信心,以为自己会是偷盗者不成?”木兰莞尔一笑,如同化掉了千年的冰雪一般。

    林晧然望着那张精美的脸蛋,发现这花魁真不是花瓶,明明就是骂了你,结果让你一点马脚都抓不到,还让你不得不笑颜相对。

    “烟锁池塘柳呢?”他又是咬了一口羊排,笑盈盈地问道。

    木兰却是翻了一个白眼,装着没听到一般,望向那个刚刚偷偷玩琴的小丫头,看着小丫头的模样,心里直呼好可爱。

    虎妞看着有人出来了,这时亦是不敢再碰琴,那双明亮的大眼睛亦是好奇地打量着木兰。

    “你是虎妞,对不对?”

    木兰看着她似乎有些担忧,开口轻轻地笑问道。

    虎妞认真地点了点头,同时疑惑地扭头望向了林晧然,林晧然亦是疑惑地抬头望向木兰,却不知道这个女人是怎么知道虎妞的。

    “你是不是喜欢琴,姐姐教你弹琴好不好?”

    木兰却是装着没看到林晧然探究的目光一般,微笑地走向虎妞道。

    “好呀!”

    虎妞重重地点头,她对这个新鲜的东西确实很感兴趣,很想跟着这位姐姐一样,能用这琴子弹出刚才那种好听的曲子。

    好好听的声音!

    木兰心里又是一亮,发现虎妞的声线极好。

    羊排,不错!

    叉烧,可以!

    醉蟹,美味!

    ……

    林晧然一个人坐在桌前,面对着满桌的佳肴,大块朵颐,满嘴的油渍,吃得不亦乐乎。

    在他的旁边,却是一个绝世美人在教着一个小女孩弹琴,那小女孩的眉毛微扬,显得极是兴奋,偶尔还传出咯咯的天真笑声。

    呃……

    林晧然喝了一口汤,发现再也吃不下,打了一个饱嗝,扭头看着那二个女人道:“你们继续弹,我到下去喝酒了。”

    “去吧!”

    “哥,我一会下去找你!”

    虎妞跟木兰同时说道,相视一笑,然后又继续在那里玩琴。

    哎!

    林晧然望了一眼二人,无奈地摇了摇头,然后转身离开。

    只是他突然发现事情有些不对劲,这花魁请他过来干什么来着,好像一直都没有说呢!莫非是怕自己穷得没饭吃,特意接济自己一顿饭?

    思忖几秒后,他摸了摸光秃秃的下巴,觉得这种可能性极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