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寒门祸害 第232章 审卷

时间:2018-03-30作者:余人

    ,精彩小说免费!

    考试结束后,阅卷便开始了。

    在徐阶的建议下,此次殿试的阅卷地点转移到了西苑的值庐中来。

    殿试的试卷会进行“糊名”,但却不会进行“誊录”,所以呈到阅卷官手上都是一份原卷。在理论上,阅卷官只要有心,还是能从中找到某个特定考生的试卷。

    只不过殿试并没有主考官,设有八名品阶极高的阅卷官,共同对这些试卷进行评判。自正统朝以来,规定非执政大臣不得担任,故而这些都是朝廷大员,保证了一定的公正性,大大削弱了舞弊的可能性。

    像这一次殿试的审卷成员构成有:内阁次辅徐阶、礼部尚书吴山、工部左待郎严世藩、詹事府詹事薛忘远等,无疑都是极为有份量的大人物。

    在八位读卷官中,设有首席阅卷官,而这个职位由次辅徐阶担任。

    他的职责除了带领大家进行审卷工作外,还需要从中挑选出最好的十二份试卷呈给皇上,由着圣上裁决三甲,即状元、榜眼和探花。

    在殿试结束的第二天大清早,审卷流程便开始运作。

    徐阶带领大家叩拜过孔圣人后,八人便回到内阁直庐开始阅卷子,为着这三百五十七份试卷定优劣,从中找出最好的十二份试卷。

    监视官由锦衣卫左都督陆柄担任,只见他取来了存放试卷的箱子,然后给八位阅卷官分配下去,一共被分成了八捆,每人得到一捆。

    八位阅卷官围着一张大桌而坐,每审阅完一份,就会递交给右手边的阅卷官。同样地,右边的阅卷官审完试卷,亦会将试卷交给他右边的阅卷官,这种审阅的方法叫“转桌”。

    审卷官在卷子上面写下自己姓氏来标示,并各加“○”、“△”、“\”、“1”、“x”五种记号来评分,以“○”为佳,“x”为劣,共分为五等。

    为防止审卷官出现打压或者作弊现象,所以允许阅卷官的评级等次有别,但却不允许差得太多。

    比如“○”与“x”出现在同一份卷子中,那监视官会提卷,一旦发现存打击或作弊行为,这位阅卷官会受到严厉的处罚。

    只是任何制度都会存在着漏洞,后面的阅卷官批阅卷子时,都会小心提防出现重大分歧产生。这样便出现了“圈不见点,尖不见直”的现象,大家默契地将分歧保持在一个可控范围内。

    严世藩年过四旬,但身上充满着锐气,体型短胖粗,独眼,但目光带着一份狡黠,似乎看谁都不顺眼,鼻子还时不时地吸了一下。

    虽然他的职位在这帮朝政大员并不显眼,但奈何有一个好爹,故而人称“小阁老”。

    他没有跟着坐下来,而是扯着粗嗓门对着徐阶道:“徐阁老,这次殿试的考题你亦是看过了,不去向皇上请示一个态度,让我们怎么审嘛?”

    这话一落,其他六人亦纷纷望向徐阶。

    虽然有时不屑于严世藩的嚣张,但这话确实是在理。如今这里八人中既有“开海派”亦有“禁海派”,所以基调不统一的话,怕最后还是要闹到皇上那里去。

    徐阶虽然作为大明次辅,但冲着严世藩微笑地拱手道:“小阁老所言极是,我这就是去面见圣上,诸位还请稍等!”

    徐阶的前脚才刚走,严世藩擦了一把鼻涕,当即朝着大门挖苦道:“就这点事还让人来教,真是给我爹提鞋都不配!”

    其他人听到这话,都装着没听到,在大殿找蜘蛛网或蚂蚁来了。

    吴山抬眼望了严世藩一眼,对他的嚣张早已经习以为常。

    只是心里却涌起一份同情,在上次见识过徐阶的手段后,他知道严世藩远远不是徐阶这只老狐狸的对手,迟早会栽在那笑面虎手里。

    不过,他倒没有什么同情,毕竟这严世藩亦不是什么好东西。

    在这边人各怀心思的时候,徐阶已经到了大殿中。

    “朕出这道题?”嘉靖像是在追思,然后声音才悠悠从纱幔后面传来道:“就是为了解惑,想知道这开通市舶司是不是真能解决倭寇之患!”

    徐阶领命而回,当即将原话传给这七位阅卷官。

    七位阅卷官都是智慧之人,在想到这话后,便知道该如何去做了。

    那些支持“倭寇之患起于市舶”的考卷,无疑是要全军覆灭了,虽说不会全部被打入三甲,但注定是进不了那十二份试卷的大名单。

    因为圣上的观点已经很明确,他需要的是能够解惑的试卷。

    故而,大家便马上开始进行审卷,工作量亦大大地减轻,只需要从“倭寇之患起于市舶不开”中挑可合适的卷子即可。

    “倭寇之患起于市舶?……这个三甲!”

    “倭寇之患起于市舶不开?……这个不错!”

    ……

    在对题目定了基调后,审卷显得极为顺畅。

    殿试的审卷时间是:卯时进,酉时出。值得一提的是,这八名阅卷官不能回家,而是要在礼部居住,次日再前来西苑继续审卷。

    第二天中午,十二份试卷便被找了出来,全部都是支持开海的试卷。

    其实这些试卷的文采不是最好的,但在支持开海这派中,却是表现最好的。就如同在官场中,能力是一方面,但关键还得站对队。

    只是十二份试卷虽然是挑出来,但在一份试卷上却出现了争执。

    这事倒要怪严世藩,坐在他左边的是詹事府詹事薛忘远,这位小老头给一份试卷评了“○”,结果到严世藩手里却评了个“x”。

    “我看你是好糊涂了,这种两面三刀的卷子,还跑到那种鸟不拉屎的地方重开广东市舶司,我都想直接黜落了!”

    “你想咱大明又出现另一个张雷复吗?这分明就是谋国之策,哪怕试子不送给皇上亲阅,亦当得起二甲之列!”

    严世藩跟薛忘远当场就吵了起来,似乎谁都不服谁。不过到这个时候,薛忘远亦是不能退让,否则就等着挨舞弊的板子,只能说严世藩做事太嚣张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