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寒门祸害 第277章 修检厅第一炮

时间:2018-04-12作者:余人

    徐远平的心头当即涌起一股怒火,朝着最右侧望去,说话的正是同为修撰的林晧然,一个顶着文魁光环的状元郎。

    这小子先前不愿意给自己做小弟亦就罢了,如今竟然敢跟他唱对台戏,这如何不让他感到恼火?若是自己将来得了势,必定要让这小子粉身碎骨。

    “就是啊!我们都得养家糊口,如何不能谈论了?”

    “我们这些穷翰林可没你们徐家那般富裕,家有良田万亩。”

    却不是所有史官都怕徐远平,如今看着林晧然出了头,便亦有二个老资格先后嘀咕道。而这“徐家有良田万亩”,隐隐是将徐阁老亦绕了进去,显然是知道徐阶家族在松江府的情况。

    徐远平先扫了那两人一眼,然后望着林晧然当即厉声指责道:“林修撰,如今俸禄的事情木已成舟,你带头讨论此事意义何在?你分明是故意在修检厅蛊惑人心!”

    却是难怪他能在修检厅当老大,这颠倒是非的能力确实是不俗。先是将林晧然指责成“带头闹事”之人,然后直接扣了一顶大帽子。

    修检厅的众人闻言,亦是微蹙眉头,都纷纷担忧地望向林晧然。林晧然虽然是修撰之一,但给他们最直观的印象,那就是太年轻了一些。

    “这事如何没有讨论的意义了?若户部真克扣了我们的俸禄,咱翰林院的直堂银是不是应该做一些补偿?多派一点直堂银给我们?”林晧然翘着二郎腿跟徐远平对视,淡淡地回应道。

    经过这些时日,他已然看穿徐远平这人。虽然他在翰林院拥有极深的资历,亦拥有着徐阶这个政治资源,但其实就是一个草包。

    却不知道这货是怎么混的,说是跟徐阶是族亲,结果连徐阶的半分忍劲都没学会。明明还没有半点根基,结果在修检厅就作威作福了,这种人如何能够在险恶的官场生存?

    正是如此,林晧然并不惧怕得罪于他,亦没有将他当成今后官场的死敌。之所以义无反顾地站出来,一是要打消徐远平的气焰,二是在修检厅抖一抖属于他林修撰的威风。

    说到底,他跟徐远平同是翰林修撰,并没有上下级之分。..

    “多派直堂银?你别光会耍嘴皮子,有本事现在就去找掌院说这事,他今天一直都在翰林院呢!”徐远平冷哼一声,指着外面挑衅地道。

    这其实是一个小小的陷阱,出于对吴山性情的了解,吴山必然会反感这种锱铢必较的行为,肯定不会同意增添直堂银。这小子若去提这种建议,必然会遭到吴山的反感。

    “有何不敢!”林晧然猛地站了起来,先是傲然地望了一眼徐远平,然后朝着在座的史官拱手道:“那今日,我便代表诸位走这一遭,跟掌院申请多添些直堂银。”

    虽然他很赞同吴山“初入官场要低调”的教导,但他亦是知道,有些时候亦得高调一下。只有适当发出自己的声音,这样才能立足于官场,才能让别人将自己当个人物。

    特别他跟宁江几个有所不同,宁江他们是六部最底层官员,注定是要学会低调和隐忍。但他担任次六品修撰,在修检厅是最高长官之一。

    正是如此,他低调的同时,亦要学会高调,让别人知道修检厅有他林修检这个长官的存在。

    如今他同意去找吴山争取直堂银,既有他个人养家的需求,亦有笼络人心的打算,确立他在修检厅中占据一席之地。

    “劳烦林修撰了!”

    一些史官进行回就应,对林晧然的好感亦是大增。

    林晧然又是望了一眼徐远平,看着他瞋目切齿的模样,心里不由得暗笑。自己本就有计划高调一下,他倒亦是配合,主动跳出来让自己踩一脚。

    没有丝毫的退缩,他大步向门口走去,打算直接去找吴山商谈这事。只要将这件事办成了,那他在修检厅的第一炮,亦算是打响了。

    徐远平看着林晧然离开,恨得牙根痒痒,忍不住大声挖苦道:“才进翰林院不足一个月,还真将自己当盘菜了!”

    在修撰厅中,资历是徐远平的资本,却是林晧然的软肋。

    却难怪徐远平如此嚣张,若是在正德朝以前,翰林院实行着严格的考满制度。若想要升迁,必须要老老实实呆九年考满,极为讲究资历。

    只可惜,到了正德朝的时候,这种“规矩”被不靠谱的正德所打破。而到了现在的嘉靖朝,只要是青词写得好的,别提什么九年考满了,“超迁”随时都会砸在你头上。

    但不管实际情况如何,翰林院这里还是保留着按资论辈的传统,故而徐远平自认为身份要凌驾于其他翰林修撰之上。

    “不管结果怎样,那也比那些尸位素餐的人要强!”徐渭突然间开口,这话无疑是含沙射影,矛头直指徐远平的不作为。

    徐远平那双凌厉的目光瞪着徐渭,只是徐渭有着胡宗宪幕僚的经历,如何会惧怕没有多少能耐的徐远平,跟着他的目光相撞。

    他之所以站出来,却不仅是为力挺林晧然,而是对这人早就看不顺眼。他平生最是讨厌这种只会讲大话,却办不了一件实事的官员,简直就是大明官员中的败类。

    “要是真有能耐,那就该为我们谋些福利,而不是整天在这里装腔作势!”事情并没有完结,诸大绶亦是站出来道。

    “就是!有本事的人做事,没本事的人只会嚷嚷!”陶大临亦是开口,立挺他的同科诸大绶。

    徐远平却是没有想到,徐渭跳出来也就罢了,诸大绶和陶大临亦跳了出来。没有再跟徐渭瞪眼,目光扫向诸大绶和陶大临,但最终没有发作。

    在这一刻,他没有多恨诸大绶这些人,而是将愤恨转移到林晧然身上。若不是那个小子带头,这些人如何敢站出来反对自己。

    不过,他心里已经有了打算,等那小子失败而归时,再好好地数落他一顿,以发泄心中的这股愤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