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寒门祸害 第345章 清廉、凶悍

时间:2018-05-15作者:余人

    林晧然虽然有些抱怨,但却没有挥袖离开,而且他对这吃食亦没有太过于讲究。*随*梦*小*说 .la

    掌柜是一个老实憨厚的矮子,或许是看到林晧然身穿着六品的官袍,很是热情地将一边桌椅重新擦拭一遍,这才请他们坐下。

    虎妞咽着口水说这里的水饺很好吃,然后就叫了水饺,阿丽直接要了一碗云吞,铁柱要了包子和清汤,而林晧然闻到香喷喷的猪杂粥,便要了一碗。

    东西陆续送上来,份量都很足。

    由于粥滚烫,林晧然显得不急不慢,很有闲情逸致抬头打量着街道。看着拉着瓜果的板车,又看到挑着干柴的柴夫,顿时有种回到粤西的错觉。

    这个草棚子虽然很是简陋,甚至还能闻到马匹经过时所散发出的气味,但这粥却很香,在这里确实别有一番风味。

    有时不得不承认,虎妞这个丫头很会找地方,让他感受不同的吃食氛围。

    四人正在享用早餐的时候,一个身穿七品官服的中年男子在桌子另一头坐下,跟着掌柜很熟的模样,朗声道:“陈掌柜,老规矩!”

    “好咧!”那个矮子掌柜应了一声,便是忙碌起来。

    这个官员四十多岁的模样,皮肤黝黑,身材干瘦,脸容显得刚毅,目光炯炯有神,留着梳理整齐的短胡子,整个人颇有官威。

    在坐下之后,他才发现林晧然的存在,诧异地打量了林晧然几眼,似乎亦是吃惊林晧然会在这种草棚子用餐。但马上又别过脸去,好像没有跟林晧然结识的意思。

    林晧然其实已经是想拱手打招呼了,但看到对方的举动,猜到了对方的意图,便默不作声地继续享用着猪杂粥。

    虎妞正在津津有味地吃着水饺,白皙的额头渗着汗珠子,先是诧异地望了一眼那个官员,然后又夹了一个水饺到林晧然的碗里。

    她喜欢这里的水饺,除了这里的水饺好吃外,还有就是这里的价格很实惠,比那些饭铺要便宜一倍以上。

    掌柜送了一块铬饼过来,那个官员用手撕着往嘴里送,吃几下又会夹一筷子咸菜往嘴里送,那胡须上下蠕动,吃得津津有味的模样。

    林晧然有意无意地观察着,原以为这人的小菜没送上来,但很快发现是猜错了。这个官员只叫了一个铬饼,在这种草棚子吃饭,竟然还是最低消费,让人感到匪夷所思。

    在吃掉半块铬饼后,他用布巾包了起来,打开随身带的包袱,冲着掌柜朗声道:“李掌柜,咱将先前的账都结了!”

    “雷大人,你们发俸禄了?”掌柜擦掉手上的水迹,笑盈盈地过来问道。

    “屁!净一帮蛆虫,一个还比一个无能!”仿佛是被人戳到痛处,那个干瘦的官员当即破口大骂。

    掌柜却是犹豫了一下,最后冲着那个官员笑道:“雷大人,我们不是说好了吗?等你发了俸禄,咱们再结清!”

    “今天不跟你结,明天你就得到广东那边找我了!”那个官员冷声道。

    “原本雷大人是要外放,恭喜……”陈掌柜原本想说些恭维的话,但看着对方的脸色及神态,便是怏怏地收住了话。

    结了账,这个官员便拿起包袱,大步地离开了这里。

    掌柜看着那个官员离开,却是暗自神伤,感慨这朝廷又失去了一个好官。

    林晧然目睹着这一切,亦是无奈地摇了摇头。

    这大明朝其实有很多跟海瑞一般清廉的官员,但他们似乎正被大明的糟糕财政折磨着,竟然要跟一个摊贩赊账,还吃最廉价的东西。

    在那官员离开不久,林晧然亦是结了账。

    他跟在西长安大街的街口分开了,虎妞这丫头要到国子监刻坊那边帮他监工,对国子监刻坊的那些设备还保留着浓厚的兴趣。

    林晧然今天首先要前往的不是西苑,亦不是翰林院,而是东江米巷的户部。跟着上次兼任司直郎不同,这次却是升了官,所以需要对档案进行变更。

    古来如此,越高的衙门越是难进。

    县衙是七品,府衙是五品,这些衙门对普通百姓是高高在上。而六部属于二品衙门,在普通官员眼里,同样是高高在上。

    在六部之中,又以吏部最难进。他们掌管着天下官员的升迁,这里每天都有官员或举人前来拜见,门前经常性聚着一大帮官员。

    虽然还是大清早,但这里已经聚了不少官员,在这里等候着传见。

    在吏部衙门前,设有一处凉棚和桌椅,一个书吏正在这里负责收费。

    林晧然来过几次吏部,所以知道这里的这个规矩。只是今天略有不同,先前一同吃早餐的干瘦官员正在那里跟那名收费的书吏发生争执,吵得还很激烈的样子。

    只是他向来都不是多管闲事的人,当即让铁柱去送帖子,而他刚走向凉棚,意外地看到高拱便打招呼道:“见过高学士!”

    高拱的目光亦是复杂,他从庶吉士一路熬过来,这才成从五品的侍讲学士,而眼前这个年轻人,却已经是翰林侍讲。

    不过他今天将成为从五品的翰林侍讲,心情亦是很不错,当即邀请林晧然坐下。

    那边的战况骤然升温,却看到那个官员大声指责道:“你在骗鬼啊!这些钱压根一文钱都没有进户部,分明是你们这些蛆虫在中饱私囊,老子偏就不给钱,怎么着?”

    那个书吏亦是见惯了各种官员,对官员少了那份畏惧,更别提眼前这个小小的七品官员,当即就用湘语骂了几句。

    那名官员当即勃然大怒,一腿踢在书吏的下裆处,只听到“嗷”地一声怪叫,那书吏便捂着下裆,整个人如同虾米般跪在地上。

    那名官员却还是不解气,一把揪着书吏的头发,扬起手便狠扇着那书吏的耳光,嘴里大怒道:“我让你骂我老母,我让你骂,我让你骂!”

    那名官员很是精瘦,但是力度十足,将那书吏的得披头散发,满嘴是血,狼狈不堪。

    “大胆!住手!”

    顺天府的官兵听到动静,便是急步赶来,指着那名官员大声地喝斥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