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我是绝世树仙 第三百二十八章 争先讨好

时间:2018-05-31作者:沧海有龙

    韩赢反应,显得有些激动。

    除了方江曹在一旁眼巴巴地看着,不住地偷偷咽口水,其他藏药谷的其他人,心里均不以为然。

    因为在藏药谷众人看来,别说杨木赠给韩赢一枚什么上品聚气丹,就算杨木塞给他一颗狗--屎,他也得装成受宠若惊的样子接受。

    只是……韩赢你此时的表现,也太的狗腿了吧。

    对杨木说声感谢,哄他高兴,免得被他摘了脑袋,我们都理解你,作为堂堂的炼丹大宗的现任当家人,不至于因为赠予一颗丹药,激动成这个样子吧!

    杨木似乎根本就没注意到其他人微妙的反应,只是淡淡的“哦”了一声,然后说道:

    “你觉得这聚气丹算上品?”

    杨木之所以管韩赢手中的这枚丹药叫小聚气丹,是因为藏药谷的珍藏药材品级太低,用来炼制的聚气丹药效,比起真正的聚气丹,还差了那么一些。

    可是看韩赢的反应,不像是装的。

    “当然是上品,前辈您知道我们藏药谷炼制这种上品聚气丹,要花费多少力气吗,每年,只能成功炼制十枚,十枚啊!”

    不大一颗丹药,韩赢却用双手捧着,因为激动,眼中还带着泪花。

    刚刚还对韩赢的表现有些部分的藏药谷众人,也开始注意韩赢手中的丹药。

    距离远的,当然看不出所以然来。

    站在韩赢左右的几位长老,全都耸了耸鼻子。

    就算藏药谷的人,在杨木看来,根本都是一些不入品的丹徒,但常年沉浸在炼制各种丹药之中,早就练成了能够辨别药物好坏的灵敏鼻子。

    其中一位长老闻到从韩赢手中丹药散发出来的药香之后,脸色一下子变了。

    “上……上品聚气丹!”

    另外一位长老也哆嗦着,双眼盯着韩赢手中的丹药,要不是身旁有人拉着他,甚至会忍不住冲过去将韩赢手中的丹药抢下来。

    由于韩赢和他左右两位长老的神色有异,有更多的人壮起胆子,往韩赢的近前凑。

    越来越多的人嗅到上品聚气丹散发出来的药香,并发出惊叹。

    “果真,是上品聚气丹!”

    “我感觉这药力,要比我们藏药谷的还要精纯!”

    “你是在捧这位前辈还是在捧谷主,你敢这么肯定,难道你吃过?”

    “我是没吃过,可是我高低也算是中品丹师,凭着鼻子就能闻出丹药的品级!”

    “我说你能不能往旁边让一让,好东西就应该大家分享,让我也闻上一闻!”

    “……”

    “一看你们就是没眼力,人家前辈炼制上品聚气丹,是举手之劳,光知道盯着韩谷主手里的东西,就没人想着怎么哄前辈高兴,让前辈也赏赐你们吗!”

    方江曹看着藏药谷众人盯着韩赢手中那枚上品聚气丹,一个个眼睛放光的样子,嗤笑了一声,一副“我就喜欢看你们没有见识的样子”的表情。

    “对啊,我这是被贪心蒙蔽了双眼,这上品聚气丹是杨前辈赐下来的,我老是盯着谷主,岂不是本末倒置!”

    “那我们还在犹豫什么,赶紧向杨前辈表忠心啊!”

    “你先等等,让我来!”

    “哼,从前我什么事都让你先来,今天,在一份天降机缘面前,我决定任性一次!”

    “说得好听,我们一同进藏药谷,从药童做起,哪件事你不是你争先,说得好像多高风亮节似的。”

    “你自己争不过我你怨谁!”

    “都别吵了,你们没见已经有人抢先向杨前辈叩头了吗!”

    “你们谁都别动,让我先来!”

    “你别拉着我……”

    “我没拉你,倒是你,别推我啊!”

    ……

    藏药谷众人这一被方江曹一句讥诮给提醒之后,陷入一团骚乱之中,争先恐后向杨木示好,希望能够得到杨木的赏赐。

    众人一阵拉扯推搡,面红耳赤,有的甚至还开口骂娘,跟市井无赖无异。

    方江曹面对这一场面,顿时无比尴尬。

    他做梦也想不到,往常在武道界甚至玄门修法者面前,老是一副仙风道骨模样的藏药谷众人,竟然也这么一面,真替他们臊得慌。

    “怎么会这样……”

    “杨木,你究竟是什么样的妖孽!”

    “我们韩家最强大的靠山,就这么被你彻底征服了吗?”

    ……

    被藏药谷弟子带到这里的韩流云,往日的风流、干练、妩媚,此时全都一扫而空。

    经过多日的绝食静坐,尽管在藏药谷弟子的看管之下,被迫服用一些滋补之物吊命,现在显得非常憔悴和羸弱,脸上的颧骨,和脖颈下的锁骨都非常显眼。

    完了。

    也许华南韩氏数百年的气运,开始没落了吧。

    韩流云眼睁睁看着藏药谷众人,在杨木赐给韩赢一枚丹药之后,就像是着了魔似的,都争先向杨木献媚,感觉到心凉透了。

    她之所以能支撑这么多天,不仅仅是因为藏药谷提供的滋补品药力强劲,更是因为她的心里还存着一丝幻想,希望藏药谷能够最终战胜杨木,为整个华南韩氏免去一场破家之灾。

    现在看来,是自己想多了。

    杨木的强大,远远超出自己的想象。

    可笑自己当初还跟韩凊一起,试图挤兑杨木。

    哪怕当众辩丹输了,只要有藏药谷这个靠山,就算不兑现相当于韩氏药业一半资产的资金这个赌约,杨木也不会把华南韩氏怎么样。

    可最终的结果是,庇护韩氏药业百年兴盛的藏药谷,现在对杨木摇尾乞怜。

    既然自己不想也不敢活着继续面对这一切,那么还剩下一条路,那就是死!

    韩流云绝望地闭上眼睛,抬手撕了一下衣领。

    看似普通的衣领,经过特别加工,特别容易被撕开,事先藏在里面的一颗黑色药丸滚了出来,只有黄豆粒大小。

    这是一枚剧毒药丸,原本是藏药谷在试制丹药时的失败品,韩流云手里的这一粒,足可以毒死一头大象,如果服用,就凭韩流云这孱弱的身板,根本撑不过一个呼吸,便会香消玉殒。

    “永别了。”

    韩流云心一横,樱口微开,猛地一下将手心里的剧毒药丸往口中拍去。

    然而托着剧毒药丸的手,距离张开的樱口还有不到半尺远时,从旁边伸出一只手,将这只手腕捉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