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我是绝世树仙 第三百五十八章 快死了这条心吧

时间:2018-06-17作者:沧海有龙

    最快更新我是绝世树仙最新章节!

    “活了!”

    这个声音极为响亮,可是更多的人,仍沉浸在胜利的狂欢之中。

    “他……他活了!”

    又一个声音接踵而至。

    “什么活了?”

    有人头也不回地接话。

    赵兵正在看着莫小鑫那副无助的样子,心里正在惋惜,杨木尸骨无存,如果能把奄奄一息的杨木再折磨一通,那就更完美了,突然自己的肩膀被人用手拍了一下。

    “干什么,没看我正忙吗!”

    赵兵现在急于压迫莫小鑫屈服,一把将拍自己肩膀的手给打了回去。

    “他……他……他真的活了!”

    再次有人说出类似的话,只是在极度惊骇的情绪的支配下,好像被结巴附身似的。

    “怎么回事?”

    越来越多的人察觉到不对劲,纷纷转身,当转过身的这些人看到电视屏幕上的情景时,都忍不住地长大了嘴巴,脸色也变得难看起来。

    气氛,一度变得有些诡异。

    “嗯?”

    赵兵终于肯转过身了,他分开两位阻挡视线的人,看着宽大的电视屏幕时,当即被吓得一个激灵,要不是极力忍着,只怕要尿在当场。

    蒋千里稍微收起脸上得意的笑容,好奇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也转过身,看看发生了什么事,当他也看清楚电视屏幕播出的情景时,当即觉得双膝发软,脑子里轰轰作响,脸上呈现出极度惊骇的表情,就像是遇到了最不可思议、最令人恐惧的事情,随后胸口发闷,接着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莫经理,您快看,杨木他……”

    赵巧儿的眼睛尖,虽然她的位置距离墙壁上的那台高清液晶电视比较远,但隔着人头,还是能看清楚已经夷为平地的环江山九号别墅现场直播情况。

    一个负手而立的少年人形象,就像是一丝曙光,强而有力地撕破了赵巧儿内心的黑暗。

    “杨董事长怎么了?”

    莫小鑫所在的角度,虽然正对着墙壁上的高清液晶电视,但此时他正垂头纠结,反而没有最先发现转机。

    受到赵巧儿的提醒,他赶紧抬头看向高清液晶电视的屏幕。

    “董事长!”

    当莫小鑫看到那道熟悉的身影时,就像是走失的孩子,找到自己的父母似的,一激动,被热泪模糊了双眼。

    “嗯,怎么会这样?”

    对比于其他人的震惊,凌震表现得却淡定了很多,只是一皱眉,脸上呈现出不可思议的表情来。

    “不……不会的,一定是……图像延迟传送,我们看到的是杨木被消灭之前的图像!”

    赵江流站在得意忘形的云端上,还没站稳,就一下子跌入到恐惧的深谷,对比于凌震则差劲了许多,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

    徐扬扭头看了看赵江流,眼睛里流露出一丝不屑,仿佛耻于跟这个白痴为伍似的。

    就连其他人看着赵江流的眼神,也像是看着一个白痴。

    图像延迟传送?

    亏他想得出来,那你怎么解释如果是图像延迟传送,那被夷为平地的别墅你怎么解释?

    “凌大哥,看来我们有些小瞧杨木了。”

    徐扬也多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多少少有些担忧,撇开赵江流,走到凌震的近前,虽然没有继续说话,但分明是在向凌震讨主意。

    “这样难道不好吗,我原本就想跟杨木较量较量,结果小小地失望了一次,最后失望有变成了希望,这回真有得玩儿了!”

    凌震的脸上露出一丝玩味的神情。

    徐扬看着凌震,不再言语。

    对于京都徐家的实力还有站在背后的修法宗门,徐扬多少还是知道的。

    普通世家或者人丁单薄的宗门,面对杨木这种妖孽,也许会很麻烦,但是修法凌家,对于杨木来说,恐怕就是一块硬骨头,贸然啃下去,弄不好会硌坏一口牙齿的。

    “不会的,一定是假的,一定是假的……”

    一个有些疯疯癫癫的声音,非常抢戏,将众人的注意力从电视屏幕上吸引了过去。

    是赵茯苓,她看清楚电视屏幕上显示出来的现场情景之后,她的反应,就像是走夜路被鬼吓到的妇人一样,显得有些魔魔怔怔的。

    “茯苓,别怕,朗朗乾坤,他不会把我们怎么样。”

    杨廷东同样被吓得够呛。

    无论换做谁,知道自己有一个对自己带着刻骨仇恨,本领又惊天动地的儿子,当然没法淡定。

    可是到了这种时候,自乱阵脚对于保命没有任何帮助,因此杨廷东扛着内心的恐惧,小声安慰赵茯苓。

    “大侄,我……我要跟你一起回京都,我想你爷爷了!”

    赵茯苓突然从疯癫状态下清醒过来,冲到赵江流的面前,一把抓住他的胳膊,任凭赵江流如何挣扎也不肯撒手。

    “姑……你这是干什么?”

    赵江流对这个从小没见过几面的姑姑,几乎没有什么感情,现在又被对方当成救命稻草死死抓住不放,心里非常不喜。

    “江流,我们想回京都看望一下老爷子,顺便再跟你爸爸商量一些公司上的事情,要不咱们现在就动身走吧。”

    杨廷东如何不明白赵茯苓的用意。

    京都赵家家大业大势力大,回到京都躲在赵家的羽翼之下,相信杨木不会轻举妄动也未必能得手。

    “得了吧,我还不知道你们在打什么主意?一个是杨木的生父,一个是杨木的继母,要不是你们当初太对得起杨木了,你们至于惹了这么大的篓子吗,尤其是你,花了好几千万买了两枚假药,想让我爷爷早死吗?我告诉你们,杨木跟咱们赵家的仇,就是来自你们俩,现在你们俩觉得脑袋保不住了,就想投奔我爸爸和爷爷,我明白地告诉你们,赶快死了这条心吧!”

    赵江流来秦州之前,对于杨木的来历,也做了一番详细的调查,因为杨木的父亲杨廷东是京都赵家的女婿,很容易就调查到杨木跟父亲之间的恩怨,自然就弄清楚了在妖龙坑一行,杨木为啥这么不待见京都赵家,以至于将爷爷的救命药开出一丸药一个亿的天价。

    因此在赵江流看来,杨木对京都赵家的仇恨,就是杨廷东夫妇拉来的,现在这两位惹了祸,就想让家族帮他们擦屁股?

    呸!

    赵江流最终挣脱了赵茯苓对他的纠缠,甚至连衣袖都撕烂了,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

    “廷东,他不带咱们走,那咱们自己走,快,我就不信了,老爷子会不管自己女儿的死活!”

    赵茯苓在跟赵江流拉扯的过程中,脚下的高跟鞋一只挫断了鞋跟,一只不知去向,发髻也散落了下来,乱蓬蓬的真像个疯女人。

    但她不但没疯,反而清醒地意识到自己跟丈夫的处境,急切地拉着杨廷东的手往外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