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我是绝世树仙 第三百八十章 自作孽不可活

时间:2018-06-26作者:沧海有龙

    ,精彩小说免费!

    “邵军,你又在发什么疯?”

    汝艾荞回过神之后,恼怒地瞪着邵军。

    “爸爸,您年富力强的,干嘛这么着急要立下遗嘱?女儿只希望祝福爸爸身体永远安康。”

    邵初晴对父亲递过来的所谓遗嘱,连看都没看一眼,不管父亲反常的原因是什么,总归要安慰一下。

    “呵呵……”

    邵军不由得一阵苦笑。

    自己何尝想要发疯?

    自己何尝不想像邵初晴说的那样,身体永远安康,看着女儿一生幸福?

    可是啊,自己种下的苦果,只能自己尝。

    当年自己刚刚成为行署吏员时,也曾经立下誓言,做一名为民请命的清廉能吏。

    可是经过二十多年的从吏生涯,不但失去了当年的锐气,被磨去了所有棱角,同时学会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甚至同流合污。

    否则的话,如今也不会发生生命受到严重威胁的事情了。

    “邵军,很多秦州上流社会的人都参与了瓦解树人集团的行为,难道你也……”

    汝艾荞毕竟任公司高管多年,头脑一点儿也不次于任何一位社会精英,她看到现在邵军的表现,结合刚才他的一系列表现,就猜到是怎么回事了。

    “爸爸,是这样吗?”

    汝艾荞能猜到,继承了她优秀基因的邵初晴,自然也能想到。

    “呵呵……”

    邵军又是一阵苦笑,瘫坐在沙发上,一副听天由命的样子。

    “不行,我得给杨木打电话,劝他收手,就算他不肯收手,至少要看在我妈妈的面上,求他放过我爸爸!”

    邵初晴说着,这就准备给杨木打电话。

    “初晴!”

    汝艾荞厉声喝止了女儿。

    “妈妈……”

    邵初晴用哀求目光望着母亲,接着将视线转移到就像是接到死刑宣判垂头等死的父亲身上。

    “初晴,那些人的死,是不是真的跟杨木有关尚未可知,你凭什么打电话给杨木?再说,就算杨木真的在大开杀戒,你觉得凭着妈妈的面子,会让杨木停下吗,这就叫自作孽不可活!”

    汝艾荞在说出“自作孽不可活”时,邵军的头垂得更低了。

    “妈……”

    ……

    “这是个疯子!”

    高明萱怒了,甚至来向她汇报这个情况利剑成员,被她因为愤怒而爆发出来的气势压迫的几乎窒息。

    因为杨木在和齐明远通电话时,讲明他已经发现自己被利剑监视,令齐明远和监视杨木的利剑成员们都尴尬不已,高明萱不得已将人都撤了回来。

    可没想到,自己刚刚放所有跟随自己来秦州的利剑成员休假,杨木就闹出这么大的动静。

    治安行署那边已经传来消息,仅仅一夜之间,就超过上百人死于非命。

    对于不明真相的人来说,这些人死去的方式,实在是太过于诡异。

    全身被青色透明的火焰包围,直至生命耗尽为止。

    甚至已经有传谣,说死去的这些人,多年来在秦州上流社会作威作福,造下太多的孽,结果遭受天罚业火焚身而死。

    因为这些死去的人,有像是王龙彪和赵兵这类的靠着混社会起家的地痞,也有像是蒋千里这类冷酷剥夺底层人们血汗的资本运营者。

    过大的生存差距,让占有绝大多数的底层人,心中压抑着太多对秦州上流社会的怨恨。

    天还没亮,就已经开始有人利用网络通讯软件传播这个消息并弹冠相庆,并祝福帮他们出口恶气的存在万寿无疆!

    高明萱作为在另外一个层面维护华汉平安的力量代表,自然不可能坐视事态继续发展和发酵,直接一个电话打到齐明远这里,向他施压。

    “齐明远,秦州地界归秦州支部管,你是不是该做点儿什么?”

    显然齐明远早有所准备,不慌不忙道:

    “上级,属下办事不利,请求被撤职。”

    “你……齐明远这不应该是你的态度!”

    “上级,你的态度也不是一点儿问题没有,你明知道我无法阻挡杨木,仍不顾我的难处甚至我们的死活向我们施压,既然这样,索性你撤了我好了,反正我年纪大了,早就想颐养天年了。”

    “齐明远,你听我说,你是清楚咱们利剑和修炼者之间不成文的约定的,如果杨木跟武道界或者修法者动手,我们肯定不插手,但是现在杨木对世俗的人出手了,我们必须出面,现在杨木大开杀戒,你真就坐视不理吗?”

    “我当然没有坐视不理,高队长,我的意思你还不清楚吗,我们无力阻止,是到你这位上级发挥作用的时候了。”

    “你……”

    “高队长,我建议你和赵队长,以及跟在京都的总部其他的上级商议一下,这正是利剑向杨木抛出橄榄枝的机会,至于死去的那些人,纯粹是咎由自取,诚然这些人推动了秦州的经济,但借助时代的大势,连头猪都能飞起来不是吗,我相信经过这件事,整个秦州上流社会一定会洗牌,风气也会更加清正一些……”

    ……

    齐明远和高明萱你来言我去语交涉了足足有一个小时。

    最后高明萱被磨得没有脾气了,不得不放弃试图对齐明远施压,事实上被齐明远这一扯皮,这一夜也就过去了。

    “爸……”

    齐明远一夜未睡,天一亮,齐劲和齐骄兄弟,加上齐素月都过来看望齐明远。

    齐劲没有休息好,脸上略带憔悴。

    齐骄和齐素月叔侄女虽然都修习武道,体魄比常人强悍得多,但因为经受了不小的压力,看他俩的样子,比齐劲好不到哪去。

    “嗯,情况怎么样了?”

    齐明远倒是老神在在的样子,甚至亲自冲泡功夫茶。

    “来来来,你们这一夜肯定都没有睡好,尝尝别人送我的乌龙茶,据说一斤五千块呢。”

    说着话,齐劲、齐骄、齐素月每人面前都被齐明远放下一盅散发出类似花蜜香气的茶。

    “爸爸……”

    齐劲呷了了一口香茶,略酝酿了一下准备开口。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没有证据能够证明,秦州上流社会人员突然大批死亡跟杨木有关联,所以你就不必操心了,而且我可以保证,从此往后在秦州经济领域乱象会越来越少。”
小说推荐